【獨家】郭美美爆料人揭紅會倒賣防疫品

人氣 9477

【大紀元2020年08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何堅採訪報導)居住在韓國,正面臨遣返風險的姜朋勇,沒想到自己與中共治下的紅十字會(簡稱「紅會」)是如此的「有緣」。

9年前曾曝光郭美美、死磕紅會的姜,並未料到會有同紅會做生意的一天;更沒想到,即使是遠走至韓國,也會因此面臨牢獄之災和生命威脅。

他告訴大紀元,「我妻子已經懷孕了兩個多月了,我不想讓我孩子生活在恐懼中」,「救救我,救救我未出世的孩子吧。」

而這一切的緣起,就是中共紅會,以及今年爆發的這場大疫。

曾因曝光紅會與郭美美 被逼背井離鄉

姜朋勇曾經在北京政府部門工作,他自稱自己也算是紅三代,出生於軍隊高幹家庭。他的爺爺是原衛生部副部長,享受高幹待遇,父親是一名空軍,當時屬於林彪那一派,文革中失去了視力,因此仕途未有大發展。姜朋勇因其紅三代的身分,自然很容易進入到太子黨富二代的圈子裡面,也讓他接觸到了郭美美,後來他辭掉工作做起奢侈品生意,直到現在做起跨境電商。

「所以比較熟悉他們內部的黑箱作業,包括輿情操控這些東西。」姜朋勇說。

其實,對姜朋勇而言,中共和紅會從來都不是善茬,無論是死磕它,或是和它做生意,代價都很慘重。

自詡年少輕狂的姜,當年爆料郭美美、揭露紅會黑幕後,受到體制內重壓和生命威脅;最後為了不連累家人,不得不遠走他鄉。

年輕時期的姜朋勇。(受訪者提供)

他回憶說,「在國內提出不同聲音,包括講真話,下場是非常非常慘的。」

姜朋勇從上次死磕紅會的經歷中得出一個教訓,那就是「中共解決不了問題,只會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不過當被記者問到,上次因紅會被迫背井離鄉,這次為何還會同紅會做生意?姜朋勇說他們(中共白手套)用了一個理由說服了自己:大疫之下,「中國的老百姓沒有口罩了,中國的醫生也都沒有口罩」。

疫情下 替紅會和中共在海外搶購口罩

大紀元曾經製作了一個「全球口罩荒」的專題(原文鏈接),揭露了中共在隱瞞疫情的同時,一個月內在全球搶購逾20億個口罩的黑幕。

根據姜的說法,他也是替中共全球搶購口罩的一員。他認為自己是為中國人搶購防疫物資。不過,姜朋勇承認,這種生意的背景並不單純。

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去年底在武漢爆發後,因中共瞞報,加上世衛組織幫助中共隱瞞,直到今年3月11日世衛宣布大流行之前,各國對病毒危險性知之甚少。等到疫情在全球爆發後,世界才驚覺口罩已被中共搶購一空,各國病患和醫護因缺乏口罩等防護品,使疫情雪上加霜。

姜告訴記者,自己參與全球搶購口罩的經歷,就是中共隱瞞疫情的證明。

他說自己的生意夥伴黃某,今年1月底就告訴他,政府知道「這個疫情已經擴散到不能控制了」,所以要在海外搶購防疫物資。黃某是浙江省杭州市某公司的法人代表,稱自己是代表浙江省慈善總會和多地政府採購防疫物資。

姜朋勇說,在1月27日黃某委託姜採購口罩時,黃某透露說,3週前(1月初)疫情已經擴散到杭州、溫州,並通過溫州華僑蔓延至意大利等歐洲國家,已經無法控制了。

姜說他們(中共白手套)對自己透了底,採購物資的目的有兩個,「第一個是為了黨政軍幹部、中共權貴們,要那個N95口罩,能夠保命」,多餘的就「高價賣給有錢人」。

再一個目的,是當時中共沒有公開疫情,他們要趁機提前採購便宜口罩,發國難財。姜舉例說,「他們想單價8元一個,採購1300萬個口罩,然後35元一個賣給政府,因為這35元的採購預算中央已經批下來了。」

中共白手套與姜朋勇(頭像為戴帽男子)的聊天記錄顯示,他們在替中共政府搶購口罩。(大紀元)

起初,姜朋勇說這是發國難財,是違法的,應該公開疫情,尋求國際援助。他們說不行,那樣國際會封鎖中國,而很多中共官員的資產和子女在海外,所以不能被封鎖。

姜說,他們最後用一個理由說服了自己,就是中國老百姓和醫護需要口罩。

不過,姜提出了條件,一定要有政府的「紅頭文件」,「並且這紅頭文件要開給你也開給我」,以免未來給他定一個「投機倒把,倒賣物資,或什麼罪名」。

姜朋勇展示了,中共白手套提供的,中共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衛健委開給姜朋勇,用於在境外採購防疫物資的紅頭文件。 (大紀元)

他的生意夥伴黃某,不但提供了「蘇州市吳江區衛生健康委員會」和「杭州市江干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等政府部門開給黃某的防疫品採購證明;甚至如他所願,給他出具了、專門開給姜朋勇的政府採購證明(紅頭文件)。

即便如此,姜說他的擔憂還是成真了。只不過,如今公安給他安的罪名不是「投機倒把」,而是「合同詐騙」。

絕境下反擊 再「死磕」中共和紅會

姜朋勇對於自己的處境十分擔心。他說中共現在不僅在大陸指控他,指示公安凍結了他在國內的銀行帳號;還凍結了韓國供應商的帳戶,迫使韓國供應商在韓國報案,從而禁止姜離境,甚至督促韓國政府把他遣返。

面臨絕境的姜,說自己手裡有中共紅會貪污捐贈善款、倒賣救援物資的罪證,他要把這一切曝光。

根據姜的說法,黃某與中共各地的紅會、慈善總會和衛健部門關係匪淺,是中共衛健部門和紅會的「白手套」(代理人的俗稱)。

姜提供的聊天記錄顯示,今年2月1日,黃某告訴姜,委託訂購的350萬隻KF94口罩中,有300萬隻口罩是要發給湖北省慈善總會,是浙江省慈善總會給湖北的捐贈品;另外50萬隻發給湖北省黃岡市紅會的郭某、孝感市紅會的蔣某和武漢市江岸區衛生健康局的莫某等3個收貨地址。

中共白手套在同姜朋勇聊天中,提供了在中國的收貨方。信息顯示,境外採購的50萬隻口罩的收貨方,分別是湖北省黃岡市紅會、孝感市紅花會和武漢市江岸區衛生健康局。圖為聊天截圖。(大紀元)

大紀元經過調查發現,黃某提供的這3個收貨人,身分屬實;中共黃岡市、孝感市和武漢市政府的網站公告顯示,這3人的確是黃岡、孝感紅會和武漢江岸區衛健局的幹部。

中共黃岡市防疫指揮部2020年1月24日發布公告,公布了黃岡市紅十字會接收防疫物資的聯繫方式;其中的聯繫人郭某,就是中共白手套提供給姜朋勇的收貨人之一。(中共黃岡市政府網站截圖)

而且,大紀元還暗訪了這3名衛健部門和紅會官員,以及某地紅會市場營銷中心的張某。暗訪結果表明,這些衛健委和紅會官員的確與黃某熟識,儘管他們拒絕披露黃某以及與其交易的詳情。

指證中共倒賣防疫物資 大發國難財

姜還向大紀元揭露了,中共實施「口罩外交」,及壟斷並倒賣防疫物資的黑幕。

姜說,除了給黃某採購口罩外,自己還替其它多個地市的政府和紅會採購口罩,「那些交易都是用於捐贈的,本身沒有問題」。不過,在境外採購過程中,姜發現了更大的祕密。

「我在馬來西亞、越南等多個國家採購口罩,說是給中國捐贈防疫品。當時馬來西亞答應為中國緊急製作口罩,但缺乏原料熔噴布。那時候熔噴布主要產自中國,而中共並未配合出口原料。」

姜朋勇為中共白手套、從韓國搶購的類似N95的KF94口罩,姜準備將口罩發貨至中國長沙市。圖為姜採購的KF94口罩。(大紀元)

為何中共不願開放熔噴布,來增大普通口罩的產能?姜說,他發現中共其實並不缺普通口罩,而是缺乏能有效防範病毒的N95口罩。例如他替黃某採購的KF94口罩,就是類似N95的韓國標準的防疫口罩。

姜說,N95或等同功能的口罩,才是中共全球搶購的目標。他認為,中共通過「白手套」在境外搶購N95,目的就是為了在病毒擴散全球後,利用外國急缺N95來擴大影響力。

根據姜的指控,「口罩外交」只是中共的一個目的,另一個是中共權貴大發國難財。

姜說中共權貴們一方面欺騙境外的愛國華人和供貨商,以捐贈防疫物資為名、壓低進價;另一方面,在境內,衛健部門和紅會壟斷了口罩等防疫品的經銷渠道和價格,進行倒賣以牟取暴利。姜舉例說,自己給他們買的6.5人民幣一個的N95,在國內被他們賣到最高139元一個。

姜朋勇披露了他是如何發現其中的貓膩。

他說,為黃某採購的一批口罩原本計劃搭乘1月31日韓國首爾至中國長沙的救援物資專機,說是浙江省慈善總會捐贈給武漢市的抗疫品。然而臨上飛機時,黃某突然改口,說不走救援專機,改為私人貨運至杭州。

姜說自己當時就懷疑,黃某背後的紅會和中共權貴可能是在倒賣防疫物資。

姜朋勇提供的聊天記錄顯示,中共白手套黃某告訴姜的公司職員「已經基本都轉成企業採購了」。圖為聊天截圖。(大紀元)

後來黃某在聊天中向姜透露了,無論是口罩機、口罩還是醫用防護服,他們都是用防疫捐贈的名義去倒賣,背後的「客戶」就是當地的紅十字會和政府領導。

姜指出,即便倒賣物資也是需要政府批文的,尤其是在疫情期間,沒有政府授權和特別通行證,物資運輸是寸步難行。

回顧這兩次與中共紅會的交集,姜感概說,上一次他只以為是紅會的問題。但經過這一次的教訓,他現在認為「這是共產黨政權的問題」,「換什麼領導都沒用」。

「這一次我不會再逃」,姜說自己的想法跟9年前已完全不同。「我有義務講出真相。」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武漢紅十字會曝內情:12人年薪近300萬
武漢紅十字會爭議不斷 民營物流接手物資分配
紅十字會攔截醫療物資 揭中共體制黑幕
水災 中共紅會20天募2千 「人民覺醒了」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佛州選情膠著 民主黨公開買選票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