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明日天涯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蓮花(王嘉益/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7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靜靜聽著愛人,我為你唱一首歌,當你明晨醒過來,再也尋不到我的蹤影,你會知道,我已離你遠去……,我原想與你消磨一生,無奈生命如此短促……」1973年邵氏公司出品「明日天涯」電影,主題曲,由依達填詞,顧嘉輝作曲,羅文原唱的這首淒美的訣別歌。

此曲在一位84歲老先生的心底迴盪,一聽到就老淚縱橫,思念已故愛妻,2年多來獨守空房,孤苦伶仃,藉歌消愁,愁更愁!寂寞悲苦難熬,如何是好?

老先生近半年,腸胃脹,胃堵,噁心,心下灼熱感,食少,甚至毫無胃口,越來越瘦。兒子已成家,在外地工作,事業繁忙。女兒已出嫁,雖住同一城市,也不好意思去打擾。喪偶的悲傷,沒有隨著時光飛逝而變淡。

「明日之歌」常迴盪耳邊:「我去了,我去了,明天的花兒一樣香;我去了,我去了,明天的太陽一樣光……,分別了,分別了,明天的歌曲你獨唱。」這些都是老伴愛唱的拿手曲。以前的歌詞,變成當前日子,活生生的寫照,當初不識曲中義,再聽已是曲中人,情何以堪!

女兒自己困在乳癌的病魔中,自顧不暇,老爹外表看去好像還好,只是瘦了點。過年了,女兒邀請老爹到家裡吃團圓飯,但是即使煮了老爹愛吃的幾道菜,老爹都沒怎麼吃。大家在新年的一片歡樂中,一直拍照。忙得團團轉的女兒,到了晚上才得以歇下來,欣賞一下照片。這時才發現,所有老爹的相片,沒有一絲笑容,還眉頭緊鎖,頓時才警覺,老爹好像不對勁。自己來門診時,也把老爹帶來看診。

瘦乾巴的老爹,身形佝僂,步伐沉重,唇周圍色深暗,中間夾點鮮紅。四肢枯槁,合谷穴的肌肉下陷,印堂有雜直紋,鼻準頭銳小暗青色,嘴旁法令紋鎖口,手背、手掌心很熱,面目黧黑憔悴。切脈,右關獨大,重按如豆,左關弦滑。用手按腹部腸區軟而無力,胃區相對硬而崎嶇狀,肝區腹肌緊張。看去,心肝胃腸系統好像都有問題,恐怕不妙,請女兒帶老爸去醫院做檢查。

檢查結果:老爹是胃癌末期,腫瘤大大小小長滿了胃,屬瀰漫型胃癌。醫生說無法手術,也已無法治療,老爸不知情。

台灣特產(慘)之一,就是癌症發生率高,擠進全球十大國家,排名第十位,在亞洲僅次於南韓,排名第二位,台灣之災啊!台灣癌症盛行率每10萬人口有296.7人。

2018年,胃癌,每10萬人口發生率9.46人,排名十大癌症第九名。40%胃癌確診時,多為晚期,5年生存率僅能5%。2017年針對191個國家網路調查最宜居住的國家,台灣榮獲世界第一名。抑鬱是癌症最喜歡的窩巢,伏邪成巢。生長在美麗的福爾摩沙島的人,最宜居住的地方,怎麼有那麼多人的心理、生理不美麗?

女兒和先生特來診所,面色凝重的詢問老爹的事,該如何處理?我聽了也很沉重的說:「化療的療效低,可能會增加一點生存時間,可是那痛不欲生的慘痛,對老人家來說,簡直是酷刑,慘不忍睹啊!」女婿馬上急著問:「老丈人還有多少時間?」

我推測:「不到3個月,超過的是他的造化福報了。」女兒悲痛的問:「我們該怎麼辦?」我回答:「此時老爹可能最需要親情,子女隨侍在側,比任何特效藥都好,他孤苦太久了!陪他走人生最後一段路,能善終,希望老爸不要太痛苦的走,到最後劇痛時,打嗎啡。」

針灸處理:

重大疾病的發生,多因五行中的水火土出了問題。胃癌是生化太過,初期用木克土,增強水生木以克土。疾病末期,以守不攻邪,土病先治水,使水不克火,火得以生土,以求得病不加速、加重。開天門以納宇宙精氣,針百會穴,並提補諸陽氣上升。

提振生命元陰元陽之氣,針氣海、關元穴;胃癌患處,只求得能進飲食,期望最末不要劇痛,針公孫、內關,或上脘、中脘、梁門穴,輪用;呃逆,針內關、中脘穴;活血化瘀,雖已緩不濟急,治多少算多少,針血海、三陰交穴。

增強消化力、體力,針合谷、足三里、梁丘、養老穴,輪用。老爹大部分是晚上6~7點來診,為酉時,重大疾病按時辰開穴,針陰谷穴,藉以補水,平低燒,無水之土,無法生長化收藏。以五運六氣針法,此時節氣走到立夏,少陰君火,針少府穴,輕瀉君火,緩胃焦土。如果老爹精氣神還承受得住,加解鬱疏肝,針太衝、印堂穴。

儘管女兒和夫婿,假裝若無其事的,時間到就帶老爹來針灸,一周2次,但臉上的眉頭掩不住愁緒陰霾,聰明的老爹自然猜到自己病況嚴重。針灸一個月後,老爹人比較舒服,雖然食量少,至少可以吃得下,會覺得餓。精神好一點,可以出外散步,還曾到郊外旅遊,甚至主動找朋友聊天。親朋好友多說他氣色好多了。

五運是指木火土金水五行之氣,在天地陰陽中的運行變化,配合十天干,可推算每年的歲運。六氣是指風寒暑濕燥火六氣氣化,氣候變化規律對人體發病的影響,人與天地相參,配合十二地支,推算每年的歲氣。2019年為己亥年,上半年氣化,司天屬厥陰風化,各類病情多困厄。

梅雨原本雨季一個月,卻下了二個半月,下到人都發霉了,生重病的人更是倒了霉!下半年,一般病情會回穩。宇宙之氣,交節必鬱,而後通。節氣的節,是一個關卡。久病人在交節時,難通過關卡,所以交節前三日多亡,宇宙大氣鬱,人也鬱。老爹是否熬得過此節氣?

女兒問:「老爹狀況好像好轉很多。」我凝重的說:「老爹尚未脫離險境,他的唇色中間,越來越紅,胃好像快燒焦了。他的舌中心,舌苔剝落又有裂紋,表示胃氣已敗。你們要不要趁他意識清醒時,問一下終生大事:到最後不插管,不氣切,不急救。全身而退,有尊嚴的走。」說完大家都沉默了,無限哀淒!父母是孩子前半生,唯一的歡喜觀眾;孩子是父母後半生,唯一的悲痛觀眾。

儘管老爹來診時,都是行動自如,還面帶笑容,聊上幾句,可是那個唇色比口紅還紅,印堂灰黑,眼尾帶青色。印堂候肺,為生門,色黑屬水,為腎的真水上氾,水漫金山,生死大劫,陽要走了。黑也是陰物之氣,陰間生命體靠近了,是黑白無常嗎?

老爹的時間可能不多了,我告訴女兒:「要不要幫老爹買件他喜歡的新衣服,或選他中意的衣服,回老家的時候穿。」民間傳說人往生那天所穿的衣服,在另外空間會一直穿著往生那天穿的衣服。有些老人家知道自己的末日,當天自行吃飽後,洗好澡,穿上漂亮的衣服(所謂的壽衣),說要上床休息,就回天鄉了,這是有福報的人的完美結局。我有一個朋友的阿婆,就是這樣回天鄉的。

屈指一算,也快3個月了,老爹突然全身無力,走不了幾步,所以無法來診。老爹躺在床上,食物吃得很少,吃下易吐,由還是醫學生的孫子,幫爺爺注射營養針。孫子在夢中,看到奶奶前來接引爺爺了。幾天後,老爹把兒子、女兒、女婿叫到床頭,交代後事。

明日天涯的旋律又響起:「當你閉上眼睛,笑聲永遠留在耳邊,……你我會在天涯相逢!」明日之歌也伴聲:「忘了吧!忘了吧!明天不再哀傷……」老爹除了全身無力,沒有任何身體的痛苦。

有一天,女兒忙著廚房,要給老爹用餐時,才發現,老爹已安詳的壽終正寢,已赴老媽千年之約,在黃泉路上,與老媽再度相逢相守。@

選自《六指醫手——為無明點燈》/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六指醫手
六指醫手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蓮花
    我立即回答:「你是你自己最好的醫生,你的堅強意志是特效藥。下次要2度關開門時,先按合谷穴,等一下,告訴自己:我要作自己的主人,開了門直接走出去,關了門直接走進房間。要洗手,照平常洗法,要再洗時,等一下,按合谷穴,通關密語:我要作自己的主人,關上水龍頭,就離開浴室。」少年仔傻了眼,這算什麼治療?
  • 荷花 蓮花 花卉 植物
    一位47歲的男士,一張苦瓜臉,眉頭深鎖,雙唇緊閉,雙手緊握,滿臉失落的樣子,坐在診椅上,一語不發。我問:「先生,你哪裡不舒服?」他好像才從恍神中回神,回答:「我每天晚上都無法入睡,吃了安眠藥,還是睡不好。」為什麼會難以入眠,一定有原因。年幼,青少年時期,多是倒頭就睡著了。為什麼長大了,就有失眠的問題?我又問:「你從什麼時候開始不能入睡?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 半年後,老天送來喜訊,喜獲麟兒,固然是皆大歡喜。妊娠時期常感冒,孕媽也沒時間去看醫生。隨著時間成長,出生6個月大的寶貝兒子,卻面無多大表情,太乖了,好像有點不對勁。小倆口忙生意,也沒多想。但兒子2歲了,動作遲緩,反應慢半拍。小夫妻的憂心,在殘酷的現實下,默默的承受著。
  • 每個人都有一個念頭死角,自己走不出去,別人也走不進來,必須等待自己轉彎轉念,才有轉機。有人卻像刺蝟一樣,豎起尖刺,刺傷自己,也刺傷別人。
  • 弟弟生長發育一切正常。不知道哥哥是不是出生時衝得太快,衝得太急,到一周歲學走路時,動作很不協調,步態不穩常跌倒。弟弟視力正常,沒近視。哥哥眼球會顫動,看東西不是歪著頭,就是斜著眼看。弟弟早已會走路了,哥哥還是笨手笨腳的,好像不對勁,媽媽帶哥哥到醫院去檢查。
  • 蓮花
    一位19歲大學生,和同學相載,騎機車出遊,乘風呼嘯飛馳,啍著青春的歌,痛快加爽快,多逍遙!大地一聲響起,不是春雷,是撞車碰碰聲,還沒來得及反應,到底是怎麼回事?被載的大學生已倒地,當場昏迷,急送醫院。
  • 蓮花
    一位40歲家庭主婦,家管,生得一雙盈盈秋水,雙瞳剪水的眼睛,眉飛眼笑,個性開朗,人緣很好。有一天,買菜回來,右眼睛痛到睜不開,趕緊去看眼科,醫生說眼角膜破損。
  • 蓮花
    衣服的功用是什麼?穿衣的藝術,代表的是人心的寫照嗎?古代以衣為蔽體,衣輕乘肥,錦衣玉食,衣錦還鄉,彈冠振衣,衣冠楚楚,天衣無縫。講究的是佛要金裝,人要衣裝。
  • 白荷花
    幾天以後,才飽嚐到大漠獨特的氣候,白天熱呼呼,夜晚冷颼颼,日夜溫差竟高達40度C。強勁的風,伴著攔路虎,就把年輕人絆個翻筋斗。
  • 蓮花
    一位35歲小伙子,是中草藥研究愛好者,隨著野地認識藥用植物的樂趣,穿梭錦繡河山,漸成登山愛好者。假日總徜徉在崇山峻嶺,綠水青山,遠山含笑之美,空山不見人之廣,雲深不知處之幻,坐看眾鳥高飛盡,但看孤雲獨去閒之幽閒。隨著登山次數的累積,從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到見山是山,心靈境界與高山一起參天,脫離「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的困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