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人心的天堂歌聲——創作歌手凱蒂‧曼蒂克

文/懷特(J.H. WHITE) 翻譯/陳遇
Katy Mantyk
創作歌手凱蒂‧​曼蒂克。(James H. Smith – Cartio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6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8月16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J.H. WHITE美國紐約希望山採訪報導/陳遇翻譯)凱蒂‧曼蒂克(Katy Mantyk)是一位非常特別的人。

我第一次聽到凱蒂的音樂是在一間叫做Foundry42的咖啡廳,距離紐約市有幾小時的路程。她彈唱了原音版的《不再苦苦尋找》(Search No More),這首歌後來成為她第一首國際單曲,就在幾週前正式發行了。

我和幾個朋友一起去的,原本只是想朋友之間互相見面捧場,我並不知道凱蒂‧​曼蒂克是誰。但她的演出令我驚豔。

在凱蒂彈奏《不再苦苦尋找》時,我們靜靜地陶醉在她的音符和清甜的氛圍中。

「不用再尋找,這是你一直在等待的……」

當她唱完樂曲最後一個長音,掌聲和歡呼聲隨之響起。看著那天晚上用手機拍攝的Instagram影片,當時的景象又重回到眼前,一種生活和安詳、情感和平靜的組合,一種深入心底的幸福感。在咖啡廳裡,我們一起呼吸、一起流淚;我們被療癒了。這就是凱蒂唱歌的獨到之處——她讓你感到幸福美滿。

「(當我開始創作音樂時),我並沒有很想上台演出或展現我的才能」,她在訪談中向我說道,「這是不一樣的動機——只是想要幫助人們能夠感覺舒服、感到更好、提振精神,協助他們思考生命中重要的事情,例如神,我們是誰,以及我們如何做更好的人。」

凱蒂的民謠流行歌流露著鼓舞人心的信息,像是一個不期而遇的朋友,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給我們一個溫暖的擁抱。

「她的音樂非常甜美;我覺得對我的心靈是有益的」,她的一位粉絲、電影導演潔西卡‧​克耐普(Jessica Kneipp)在電話訪問中說道,「在我想要尋找更多勇氣或提醒自己『天下無易事』、『隨其自然』,或者要『後退一步,思考大局』時,我就會聽她的音樂。我也和很多身邊的朋友分享(凱蒂的音樂),在他們面對失去親人或和另一伴分手的低沉時期。我和他們分享,希望能像解藥一樣幫助他們感到更好。這是一種很好的音樂治療。」

凱蒂有這樣的功力是因為音樂成就了她。她只是將對自己的療癒過程透過音樂和更多人分享。

「花時間在音樂上,尋找我的心靈和我的個人哲學,創作出美麗又充滿意義的歌曲,(作曲)確實也療癒了我。」她說。

Katy Mantyk
創作歌手凱蒂‧​曼蒂克(Katy Mantyk)近期發表了第一首單曲。(James H. Smith – Cartio提供)

與生俱來的音樂魂

凱蒂成長於新西蘭的最北端,四周環繞著海灘、原住民文化,和具有渲染力的音樂環境。

「新西蘭人基本上都是很務實、心胸開闊,總是精神飽滿的」,她說,「新西蘭人愛好音樂;新西蘭的原住民毛利人是非常棒的音樂家和歌手,喜歡一起唱歌。這是我從小參與也非常享受的一種文化。我非常喜歡這種文化。」

凱蒂的母親曾告訴她,她在學會說話之前就在聽音樂了,常跟著唱和打節奏。在小學的時候,凱蒂學了很多毛利族的音樂,那些歌曲的曲調都非常優美,至今仍非常清楚地烙在她的腦海裡。在教會中,音樂則和敬神密不可分。

「我們的教會是那種歌唱得非常歡樂,拍著手並讚美主的教會」,她接說,「在我的人生中總是充滿著團唱。我喜歡加入大家一起唱歌。那是一股很美的能量。」

凱蒂待過的其中一所學校緊連著一座教堂,裡面有一架大鋼琴。由於她的雙親都是老師,所以凱蒂常常在學校待到比較晚,自己學練鋼琴。

「我只是一個小女孩,在一間偌大空蕩的教堂裡,自由自在地彈著鋼琴,沒有人打擾我」,她回憶道,「我很幸運能以這麼舒適的方式、在這麼溫馨的環境探索音樂。」

在哥哥的幫助下,凱蒂也獨自學會了吉他。

「我最年長的哥哥很有音樂天分;他遠遠超越了我」,她說道。當時哥哥才16歲,她10歲,她偷偷看他是怎麼彈的。「就是個煩人的妹妹」,她說。他會示範一些和弦給她看,然後她就回去自己練習。

「接著我開始能弄清楚歌曲。我的耳朵很好,可以聽出歌曲的旋律;即便年紀還小,我就可以聽一首歌或一段旋律後,自己用鋼琴、直笛或吉他彈奏出來」,她說道。

她甚至還記得在5歲的時候,就能夠用直笛將錄音帶中的整首歌曲重新吹奏出來。「找到正確的音符就好像一個有趣的拼圖遊戲。」

高中的時候,凱蒂曾有一天坐在美術教室裡,突然聽到「非常民謠、有點藍調、充滿靈魂的非裔美國歌手演奏美麗的吉他作品。音樂瞬間打動了我;整個人都被它催眠了」,她回憶道。

那位歌手是班‧​哈波(Ben Harper),之後凱蒂就開始學習他的音樂。那是尚未有YouTube的年代,沒辦法像現在直接上網找教學影片。所以她就聽,暫停,繼續放,暫停,這樣一步一步地搞清楚整首曲子的每一部分。

「那是發展出我個人風格的關鍵起點:一點鄉村和民謠,一點靈魂樂」,凱蒂說道。

儘管她熱愛作曲,她從沒想過未來要當一位職業的創作歌手

「我個性內向。我並不喜歡在台上演出,儘管我熱愛演奏」,她說。但當她知道自己可以成為一名音響工程師,在幕後錄製並製作音樂時,她整個欣喜若狂。她接著便進入了兩年的音訊工程學程。

「以工程師或製作人的角度製作音樂,似乎是進入那個世界務實的方法」,她說,「那是我人生中最棒的時光。」

凱蒂不僅具備了音頻工程師和製作人的技術,在天公造化下,台下幕後又巧巧地發生了一連串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遇到了很多非常棒的人,我們幾乎成了靈魂伴侶。他們熱愛音樂,並且幫助我融入外部世界。他們鼓勵我,督促我不要害羞,要做音樂而不是自己嚇自己」,她說,「我開始寫歌,嘗試做有頭有尾的完整曲子。很自然而然地做……我想我心底一直有一個祕密心願,就是要真實做自己,但我從來沒有認真想過或考慮這是我真的會從事的事。」

Katy Mantyk
凱蒂‧​曼蒂克的首支單曲在Spotify和所有數位平台上都可以找到。(Si Gross提供)

尋找自己的路

就讀音頻工程學位時,凱蒂遇上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

幾個月後,凱蒂在新西蘭最北部的奧波諾尼(Opononi)參加跨年派對。她當時是21歲,正準備邁入成人生活。

「當時我對生命的意義和我的使命感到很迷茫」,她說道。她離開了派對去散步;走到了一座懸崖邊,俯瞰著大海。

「我朝著懸崖邊緣走去,天空是如此的寬闊,那是一個美得令人窒息的夜晚。星星是如此地明亮;真的非常美麗、開闊又很明亮、很明亮的天空。然後我看到底下的海洋延伸到很遠;除此之外我什麼也看不到。天很黑,只有天空的閃閃星光反射在海面上」,她說,「那個時候我覺得很接近神,接近創世主,因為當你看到那種美的時候,真的會讓你想起創世是多麼美麗的事情。」

她問了上帝人生的意義為何,儘管她幾乎不確定上帝是誰。

「我曾以為我知道,但現在我對於自己對神和其含義的認識更加謙卑了。我謙虛地問了宇宙、神、創世主,『無論您身在何處,請協助我找到我人生的意義,讓我得以實踐我註定該做的事,而不是迷失自我。』我想要找到一條路;這是我的禱告。」

幾個月後,一位學校的朋友向她介紹了法輪大法,一個來自中國的修煉功法,包含了緩慢、像太極一樣的氣功動作。

「他告訴我宇宙的道理是『真、善、忍』。他說去看看所有宗教和精神信仰,他們都有類似的準則」,她說,「聽起來是不錯的準則。我讀了書,發現他是如此地窮奧。」

多年來,凱蒂一直時不時地和憂鬱症搏鬥——「我感到失落,並且無法了解生活的動力是什麼」,她說道。但她總是「深深相信在宇宙中,有比生活在這一小片塵土上的人類更神奇、更神聖的力量存在」。

當她開始學煉功法並將「真、善、忍」的準則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她的整個人生開始發生了變化。半年之內,她身體的毛病,包含慢性背痛和坐骨神經痛、神經根病變、腿麻,和非常痛苦的經痛都消失了。她的氣喘好了,不再需要吸入器了。

Katy Mantyk
凱蒂‧​曼蒂克在她的音樂短片《不再苦苦尋找》中示範了法輪大法的第五套功法。(Katy Mantyk授權使用)

「書中的能量非常強」,她說,「我曾有一次想抽大麻,突然明確地感受到一股黑色的煙飛向我的頭,圍繞著我和我的周圍。我從未有過這麼差的感受。」從此以後她不再抽任何菸了。

她的憂鬱情緒也慢慢退去。「我腦中那些奇怪的想法,令人困惑的憂鬱和負面思想也慢慢被清掉了。我開始變得更加快樂、更健康。所以我便持續下來了,因為他很好,因為他很真實。」

修煉也開始影響凱蒂的創作。她開始學習中國傳統文化,這也成了她音樂具有療癒功效的祕方。舉例來說,中文的「藥」這個字,就包含了「樂」在裡面。

「據我所知,製作音樂的人必須擁有非常良好的心理狀態和良好的意圖」,她說,「他們的能量,真正的能量,並不是假想的,而是一種電能般的能量能夠傳遞給聽眾,特別是在現場演奏的時候。」

凱蒂意識到將這些準則融入生活能夠改善她的內心世界,進而融入到她的音樂中,從而提升她自己和聽眾的心靈。

「我並不是受過古典訓練的音樂家,而是自學的,所以我對自己的技巧保持謙遜態度。人們可能會批評我的技術水平」,她說,「所以我試圖做的就是創造出和我水平相稱的好東西。我能做的最好的部分就是優美的旋律,帶著明確的信息和清楚的歌詞。」

一位幼稚園老師蒂莉‧​內斯比(Tili Nesbitt)也是凱蒂的粉絲,她在電話訪談中和我談到,她對這種療癒、充滿共鳴的音樂也很有同感。一天晚上,在忙了一整天之後,蒂莉覺得自己很空虛,甚至有點無望。她不久前發現了凱蒂的音樂,就利用走到火車站的途中播出來聽。

「它完全消除了那些感覺;不論是什麼都完全消失了。我感到:『我並不孤單——凱蒂了解我』,蒂莉說,「凱蒂觸及到了所有人共同的掙扎,我們在生活中都會遇到的面向,然後她告訴了我們解決方法。你可以感受到她總是在歌詞間引入宇宙的通則,美德、慈愛、隨其自然,找到自己的路。我覺得沒有其他藝術家能像凱蒂那樣深深地打動我。」

katy Mantyk
凱蒂‧​曼蒂克(Lina Zuur提供)

音樂是靈丹妙藥

隨者凱蒂成長和成為一位作曲家,她或許要面對許多人生難關。而音樂成了她前進的途徑。

在今年底,凱蒂將發行另一首叫做「流星」(Shooting Star)的新歌。我問她是否願意談談這首曲子背後的故事。

「這很難講」,她說,眼淚就奪眶而出了;她強顏著微笑,「它仍令我非常難過。」

曲子的開頭是這樣的:

「當葉子在秋天飄落,
颼骨冷風開始吹入,
我知道時節來來去去,
但你永遠留在我心上。」

凱蒂的這首歌是獻給她剛過世的嫂子,也是一位非常親密的好朋友。

「這擊垮並傷透了我們的心。大家都非常愛她,這讓我們心碎,我們沒辦法幫助她走出黑暗之地,而她感到唯一的解答就是結束自己的性命。事實並非如此,真的不是。她原本可以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她會度過那個艱難時刻的。」凱蒂說道。

疑雲壟罩著凱蒂一家人。「是我們的錯嗎?我們大可做點什麼嗎?我們是否忽視了她的痛苦?我們都經歷了很大的痛苦,尤其是我的哥哥,他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和妻子」,她說。

凱蒂寫這首歌是為了療癒自己,但同時也是激勵她的哥哥和家人一起度過這場悲劇。她說:「我感覺我哥哥已經無比痛苦到開始懷疑人生了。我想要寫一首曲子,提醒我自己和他,還有希望的存在,我們會再次感受到愛,生命仍會非常美好,我們會度過一切,即使我們非常想念她。」

半年後,凱蒂的哥哥把妻子的音響從倉庫拿了出來。他重新播放了她輕生前聽的音樂光碟。他整個人快要崩潰了。那是一首以自殺為主題的歌,整首歌不斷重複著關於自殺的歌詞。

「在那音樂中怎麼會有那麼駭人、那麼扭曲負面的信息。在現今世界上有那麼多精神疾病。聽這種音樂真的會讓人生病」,她說。

凱蒂以吃垃圾食物會傷身,或吃健康食物會滋養身體做比喻。同樣的道理,正向的、滋養心靈的音樂能夠提振並穩定人心;負面信息只會讓我們更失落。

「一個人創作的音樂通常和他們的天性、他們的性格和信仰有關」,她說,「我是一個充滿希望的人;生活中有很多值得希望的事物。我偏好讓音樂充滿希望或解方。」

像道家學說談相生相剋的宇宙哲理一樣,在凱蒂的音樂架上也同樣能找到一種平衡。她即將發行的下一首歌是樂觀快樂的夏日歌曲,叫做「像鳥一樣自由」(Free as a Bird)。

「無論我走到何處,我都會全力以赴,
旅程的開始總是令人非常興奮。」

凱蒂的音樂事業才剛剛開始,我認為我們很幸運能夠一同參與這場旅程。如果您正在尋找一位能夠提振心靈、創作優美曲調,重新歌唱古老智慧故事,並且在溫柔仁慈中提供人生解答的藝術家,就別再苦苦尋找了。凱蒂‧​曼蒂克或許就是我聽過最好的了。

更多資訊請參閱凱蒂‧​曼蒂克的臉書或KatyMantykMusic.com

作者簡介:

懷特(J.H. White)是藝術、文化和男性時尚專欄作家,目前居住在紐約。

原文A Singer-Songwriter Has Come to Lift Our Spirit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明星、政客皆不能倖免,近日媒體報導多位名人確診,包括曾參演《復仇者》電影的英國型男演員伊德瑞斯·艾爾巴(Idris Elba)、出演《權力遊戲》的挪威演員克里斯托弗·希夫朱(Kristofer Hivju),以及巴西經濟部副部長馬科斯·特洛伊喬(Marcos Troyjo)。
  • 曾以《重慶森林》、《一代宗師》等作品風靡影壇的香港導演王家衛,15日獲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頒發的「榮譽大獎」。當他從香港編劇家協會主席莊澄手中接過獎座時,還亮出了他一筆一劃手寫的原始劇本,以此澄清他拍戲無劇本的傳聞。
  • 在經濟狀況較好的寶島台灣,通常人們一餐吃上100—200元台幣並不覺得鋪張。而據吳鳳近日的親身體驗,在台灣有很多弱勢家庭一整天的餐費都不足100元。那麼每日100元三餐,在台灣究竟可以吃到什麼樣的食物呢?愛玩客主持人吳鳳來帶你體驗……
  • 台灣藝人李宗盛近年來致力於公益活動,日前他捐售媽媽留下的北投祖屋,作為興建長照培育中心的款項,貢獻約億元經費。對此,李宗盛表示:「決定把媽媽給我的愛留在這世上。」
  • 《魯冰花》是一部1989年上映的台灣電影,獲得了第二十六屆金馬獎。影片中的兩個小童星黃坤玄和李淑楨催人淚下的表演,讓人印象深刻,那麼20多年過後,他們又在做什麽呢?
  • 從跑龍套起步,整整20年,他都是個無名演員,直到2009年一舉拿下7個影帝。香港影帝張家輝把他的成功歸功於妻子——曾為港劇皇后的關詠荷。他說:「太太是我在娛樂圈裡最大的收穫。」這對明星愛侶攜手已近28年,譜寫了香港演藝界動人的愛情童話。
  • 當身處影像世代,光影加聲刺激人的感官時,人們捧起書本靜靜閱讀的時間漸漸減少。但對時代的變遷的記載,文字始終能作為載體,讓今天的人一窺「過去」的世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