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十九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肝膽相照鍛造谷

作者:宋闈闈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領域)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Valley Forge,或直譯為鍛造谷)。(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716
【字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譯為福吉谷,也有直譯為鍛造谷,而這兩個名字,都蘊含著深刻天意,十分寫照現實。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陸軍的鍛造之地,淬火錘鍊之地。

格洛斯特戰役

1777年11月,槍傷初癒的小侯爵拉法葉特,加入了格林將軍帶領的一支隊伍,在新澤西的康登縣(Camden county),和英國人的軍隊,面對面、真槍實彈地打了一仗。

當時,拉法葉特帶領著三百五十人左右的由正規軍和民兵組成的隊伍,前往敵區火線打前鋒,當時敵方打前陣的是一支四百人左右的黑森軍。不知是哪一個細節造成的擦槍走火,拉法葉特的隊伍對黑森軍發起了突襲進攻,其來勢洶洶,勢如破竹,造成黑森軍的前方火線全部崩潰,集體往後潰退,奔逃中約六七十人被俘,還有傷亡。後方的康沃利爵士一看,前方居然交火打起來了,而且已經分出了明顯勝負,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呀。若不是他當機立斷派出擲彈兵,朝著拉法葉特和他的戰士們,一陣狂扔煙霧彈、手榴彈,濃煙滾滾掩護了剩下的黑森軍逃出生天,很可能打前陣的黑森軍會全部淪陷在這麼一個毛頭小伙子手裡。

夜幕降臨,拉法葉特帶著他完好無損的人馬回到軍營,格林將軍十分詫異:咋了,讓你小子出去打了個頭陣,你就自個兒把這場戰打完了嗎?

發生在1777年11月25日─26日的格洛斯特之戰(Battle of Gloucester),這次戰役中,拉法葉特第一次擔任了獨當一面的指揮官,因為有目共睹的勝利,華盛頓將軍特意向國會申請,授予小侯爵大陸軍少將(Major General)軍銜。

鐵血丹心

12月,天寒地凍的深冬天氣,拉法葉特到費城的主力軍營和華盛頓將軍匯合,也快樂擁抱了他的難兄難弟——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和約翰·勞倫斯,三個小伙子又快樂地聚在了一起,默契地說起了法語,像圍起一道籬笆,一道圍牆那樣,那是屬於他們三個人的語境,他們開心地躲在裡頭聊天。經歷過了真槍實彈、砲火連天的戰場,以及風雲詭譎的國會和大陸軍內部的人心變動、人事變遷,已經發生過的,正在發生的,這一切都在歷練著這幾個毛頭小伙子的赤心。在大雪紛飛的福吉谷(Valley Forge),回想到這一年的費城夏天,綠風吹拂的大暑天,他們都感覺出了其中的滄桑。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譯為福吉谷,也有直譯為鍛造谷,而這兩個名字,都蘊含著深刻天意,十分寫照現實。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陸軍的鍛造之地,淬火錘鍊之地,是絕境中的華盛頓將軍在白雪皚皚的森林深處,單膝下跪,獨自對天哀鳴禱告的祈禱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鍛造谷的大陸軍,已然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當後世的人們回望這場歷時八年的獨立戰爭,會油然慨歎:鍛造谷,的確是獨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當時的國會,因為蓋茨將軍與人謀劃著成為大陸軍總司令的「康威陰謀」,國會的要員們也一個個人心浮動。而為了不放棄費城,時時刻刻箝制英軍的行動,華盛頓將軍沒有像去年冬天一樣,將部隊帶到新澤西的莫里斯敦(Morristown)的農場過冬,而是選擇了距費城的城市不遠處的福吉谷(Valley Forge)。他向國會相關部門要求過了,在隊伍來到之前,國會需要為部隊蓋起適量的木屋作營房,儲備軍糧、禦寒衣物、毛毯和藥品。然而,許是辦事的人張羅不力,許是國會的要員們已經在內心將蓋茨將軍扶上了總司令的位置,以至於他們忽略了華盛頓將軍和上萬大陸軍士兵的生存要求。總之,將軍帶領他的部隊到達鍛造谷時,那裡什麼都沒有,既沒有軍營,也沒有糧草和禦寒的衣物和毛毯。總之,這座位於森林、河流、磨坊和農場之間的廣袤的屯兵之地,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而在士兵們自己動手伐下木頭蓋好軍營之前,所有人就生活在冷風冷雨的露天裡。1777年冬天,是饑餓、寒凍,是集體的虛弱造成的流行病在軍營的肆虐。因為革命勝負難卜,軍營周圍磨坊的農夫拒絕賣糧食給大陸軍,卻繞過重重關卡去賣給英軍。可以說,情勢的艱難,飢寒的折磨,死亡的恐懼,是1777年冬天,大陸軍的集體記憶。

就是在這樣的境遇裡,拉法葉特小侯爵回到了華盛頓司令部。當時的軍營,大雪天裡,常常因斷糧而炊煙不舉,華盛頓將軍自己也和士兵們一起挨餓。初見此情景,拉法葉特便將自己從家裡帶來的錢全都拿了出來,讓後勤去想方設法地採買。法郎和英鎊一樣,在北美是極受待見的硬通貨,在人們心裡,這才是真金白銀,比國會發行的那一批美元紙幣,可靠太多太多了。軍營周圍的農夫拒收美元紙幣,可是,不會和硬挺的法郎過不去。就這樣,極缺的藥品、麵粉、培根、生肉、溫暖的羊毛禦寒外套、襪子和毛毯,源源地供給軍營。

法拉葉特小侯爵,身為法國最富有的貴族,在他加入北美的獨立戰爭之後,一直這樣慷慨解囊,貢獻出自己的財產,無私地支持獨立革命,支持華盛頓將軍,直到革命勝利。他的善良、熱情和慷慨,一如他在戰場上的無畏無懼的英勇一樣,如此令人感動,他所經之處,人們總是不由分說地,集體愛上他。除了在司令部頻繁出入的將軍士官們喜歡拉法葉特,即使是軍營裡,一名最平凡的士兵,也能擁有拉法葉特的溫暖的友誼。後世的畫家們,創作過好多華盛頓和拉法葉特在鍛造谷的畫作。而最為生動的,流傳最廣的,則是1907年完成的一幅畫作。畫面的背景是白雪皚皚,朔風勁吹,雪地上生著熊熊燃燒的火堆,士兵們正圍著火堆,露天烤火。騎著白馬的華盛頓將軍,和他並肩同行的年輕的拉法葉特侯爵,二人都頭戴軍帽,身穿軍服,披著長長的黑紅披風,在馬上親切地交談著什麼,一起巡視軍營。一如我們前文說到的,拉法葉特和華盛頓將軍的故事,具備著普世的審美和情懷,滿足了人們對世間最美好的情感,對大丈夫之義的嚮往。在這幅畫作裡,人們看見了金戈鐵馬,鐵血丹心,也看見了鐵骨柔情,肝膽相照。也許,唯有用緣分,宿命,此生以前的誓約,才能解釋這感動所有人,又遠遠超脫所有人情的,華盛頓將軍和拉法葉特在Valley Forge的故事——那就是,在成為華盛頓將軍,成為拉法葉特之前,他們之間,一個生命和另一個生命之間,就早已建立了忠誠追隨的誓約。而1777年的鍛造谷,只是生生世世的途中一站。◇#

<文史>

點閱【華盛頓將軍系列】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拉法葉是個法國年輕將領,當年幫美國打獨立戰爭,這些年知道他的美國人已經不多了。
  • 美國畫家 George Caleb Bingham 的油畫作品《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公有領域)
    華盛頓將軍不但要面對大兵壓境,更面臨著大陸軍內部更大的難題要解決。打完了勝仗的大陸軍,眼看就要難以為繼——因為國會制定的兵役期,大部分士兵的服役期都到年末最後一天為止,估計要離開超過六千人。在飢寒交迫的軍營中硬挺了這麼久的士兵們,早就歸心似箭了。
  • 圖為美國畫家約翰·特倫布爾(John Trumbull)的作品《1776年12月26日在特倫頓俘獲黑森軍》
    特倫頓一戰,從根本上扭轉了戰局,大陸軍俘虜了所有活著的黑森兵,敲著鼓吹著號,押著他們回營,過了幾天,這些戰俘又被押著在街頭遊行了一次。所經之處,人民歡呼鼓舞,高興極了,也打破了「美軍畏懼黑森軍」這一謠傳。而已經在聖誕節踏上返回英國的海船的康沃利爵士,又被豪將軍的緊急軍令叫下船,回到紐約,帶領了上萬精兵,急行軍前往新澤西普林斯頓,展開反撲戰。
  • 《獨立宣言》的作者托馬斯·傑弗遜,作為人類歷史上最智慧的,同時也是最不愛開口說話的那個人,他說出的話多是金句,他是這樣表達對法國的情感的——我們美國人都有兩個祖國,一個是美國,一個是法國!
  • 1944年冬季,對二戰時期的美軍而言是一段最為煎熬的日子。雖然納粹德國已逐漸走向敗亡,但是這個時期美軍面臨著歐陸數十年來最艱苦的寒冬,前進的每一步都艱苦萬分。12月希特勒為求最後一搏,集結30個師發動了突出部之役,初期讓美軍遭受重大損失,其陣亡人數接近2萬,是美國在二戰所經歷最血腥的一役,堪稱是在勝利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
  •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Trego的油畫《進軍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領域)
    1777年的冬天,華盛頓率領部隊來到費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讓軍隊休養生息,渡過美國東部漫長的寒冬。後來的史書傳記都說,這個冬天大陸軍處境最為淒慘,日子最不好過。
  • 這樣的一封信,深深地溫暖了將軍的心。雖然將軍沉靜少言,自小就具備強大的自我約束能力,素來喜怒不形於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於肉體凡胎,只要是人,就會有對於冷暖和傷痛的感知。在內外交困的鍛造谷,他對內需要安撫無力舉炊的軍隊,對外需要面對國會和同僚對他百般設限的刁難。
  • 1950年的韓戰,是傳奇名將麥克阿瑟親自指揮的最後一場戰役,當時希望避免與中共或蘇聯產生直接衝突的美國杜魯門政府不顧一切地將他解職,之後麥克阿瑟到國會發表經典演說《老兵不死》,結束了他五十二年的軍旅生涯。
  • 寒冷的夜晚漸露曙光,亦如黑暗終將過去。12月25日早晨,蔣宋夫婦迎來聖誕日的萬縷光芒。燦爛的陽光,似乎帶來莫大的光明和希望。
  • 宋美齡提醒眾人,不能健忘共黨過去犯下的殘酷行為。今日,共黨雖然一時沉默,但是他們的存在對國家具有很大的危險性。共黨對國家構成的威脅的還沒有滅掉。更有人告訴宋美齡,共黨早已放棄了昔日的政策與行動。然而,宋美齡也不願相信這些無稽之談。她不僅提醒自己,也警戒西安人士,告訴他們勿要中了共黨的詭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