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氣候危言如何劫持環保主義

人氣 915

【大紀元2020年08月20日訊】(英文大紀元Irene Luo、Jan Jekielek撰文/原泉編譯)多年來,專家們一直在預測氣候變化將帶來的災難。31年前,一位聯合國高級環境官員告訴美聯社,在全球變暖超出人類控制之前,各國政府只有10年的時間來扭轉這一危機。。

跟許多其他人一樣,邁克爾‧謝倫伯格(Michael Shellenberger)擔心氣候變化是對人類文明的生存威脅。他把生命中的30年獻給了環保事業,改善貧窮或發展中國家人民的生活。

16歲時,謝倫伯格為環保團體「雨林行動網絡(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募捐,曾為保護加利福尼亞州的紅杉樹而戰,他還前往剛果研究用木材當柴火對大猩猩的影響,他為亞洲工廠的工人尋求更好的工作條件,並推動美國政府資助可再生能源

現在,他認為氣候運動(climate movement)是激進的、危言聳聽的,會引起焦慮和抑鬱,特別是在年輕人當中。根據今年早些時候的一項大型全國調查,五分之一的英國兒童說他們做了與此相關的噩夢。

謝倫伯格在他的新書《災難永遠不會有:為什麼說環保人士製造的恐慌傷害了我們大家》(Apocalypse Never: Why Environmental Alarmism Hurts Us All)中指出,儘管全球氣溫在上升,人類活動是主要因素,但這並不意味著世界正在終結。

與媒體標題所暗示的相反,氣候變化並沒有讓自然災害變得更加嚴重。以火災為例,從1998年到2015年,世界各地的火災減少了25%。而加利福尼亞州和澳大利亞火災增加,最大的促成因素是人類允許柴火的堆積,並在森林附近建造房屋,而不是氣候變化。

他認為,關於作物歉收的說法也同樣被誇大了。人類已經為100億人口種植了足夠多的糧食,聯合國糧農組織(FAO)預測,作物產量將繼續增加。

全球海平面持續上升,但謝倫伯格相信人類可以在未來幾十年適應這一情況。荷蘭成功地成為了一個富裕的國家,同時適應了其三分之一的陸地面積在海平面以下的事實。政府間氣候變化小組估計,到2100年,海平面可能會上升2.7英尺,荷蘭的一些地區將低於海平面以下20英尺。

對謝倫伯格來說,氣候恐慌主義造成的問題比其解決的問題還多。它將核能等可行的解決方案排除在外,阻止了貧困國家急需的發展,並轉移了人們對嚴重環境問題的關注,如過度捕撈。

風能和太陽能不代表未來

2003年,謝倫伯格與他人共同創立了「新阿波羅」項目,這是「綠色新政」的前身,旨在將納稅人的錢用於可再生能源上。

「我沒有意識到,我想大多數人都沒有意識到,這需要多少土地。」謝倫伯格在接受《大紀元時報》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採訪時說。

謝倫伯格說,一個風力發電廠或太陽能發電廠平均需要300到400倍的土地才能產生與核電廠或天然氣發電廠相同的發電量。

正如謝倫伯格在《災難永遠不會有:為什麼說環保人士製造的恐慌傷害了我們大家》一書中所寫:「如果美國試圖用可再生能源生產它所使用的所有能源,那麼美國將需要25%到50%的土地。相比之下,今天的能源系統只需要美國0.5%的土地。」

太陽能和風能從根本上來說是效率低下、成本高昂的能源生產方式。他寫道:「它們不可靠,因此需要100%的後備電源,而且能量密度低,因此需要大量的土地、輸電線路和採礦。」

風電廠還對瀕臨滅絕的鳥類、蝙蝠和昆蟲造成毀滅性影響,尤其是當風電廠位於它們的遷徙路徑上時。風力渦輪機尤其威脅到大型瀕危物種,如隼、鷹、貓頭鷹和禿鷹。

謝倫伯格告訴《大紀元時報》,「我總是開玩笑說,沒有人比環保主義者更疏遠自然界的了。」

如果碳排放會產生活動人士聲稱的災難性後果,那麼排除最顯而易見的解決方案——核能是沒道理的。謝倫伯格說,2017年,瑞典95%的電力來自不排放碳的能源,主要是核能和水力發電。

相比之下,據彭博社報導,到2025年,德國將花費5,800億美元轉向可再生能源。但德國只有34%的電力來自風能和太陽能。

在備受關注的切爾諾貝利和福島核電站災難之後,許多人擔心核電的安全和潛在的輻射,但謝倫伯格認為,這些擔心在很大程度上是錯誤的。

據聯合國統計,只有50幾人的死亡可直接歸因於切爾諾貝利。5,000個甲狀腺癌病例與災難的輻射有關,但甲狀腺癌很容易治療,死亡率只有0.5%。

謝倫伯格注意到,在福島,輻射水平非常低,現在還沒有已知的因輻射而死亡的病例。

已知的因核電導致的死亡人數非常少。同時,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空氣污染每年估計造成全世界700萬人死亡。

至於核廢料,與其它形式的能源相比,核能產生的廢料很少。核能產生的廢料比太陽能少200到300倍。核廢物(即用過的核燃料棒)得到安全控制,而來自煤、天然氣和太陽能電池板的廢物則進入環境。

對謝倫伯格來說,能源是一個光譜,從低密度到高密度。「從低到高來排序,依次是木材和糞便到煤炭和水力發電廠,再到石油、天然氣和鈾。」他說。

能量密度越高的能源效率越高,對環境的危害越小,碳排放越少。他說,「我用一塊木柴能煮一鍋豆子;用一塊煤也許能給家裡供暖24小時;而用一塊鈾,就能給我整個需要高能量的生活提供能量。」

「如果那些提議禁止水力壓裂的人同樣提議建立大量核電站,這可能是個有趣的想法。但大多數情況下他們不會。」

謝倫伯格說,美國應該效仿其它天然氣資源豐富的國家,比如俄羅斯和阿聯酋。「建造核電廠來代替在國內燃燒的天然氣發電。然後將天然氣出口到國外。」這促進了美國的出口,也有助於各國從煤炭轉向天然氣,這對環境而言是一種勝利。

跛腳發展

謝倫伯格說,由於氣候運動的影響,如今許多富裕國家不再尋求消除貧困,而是試圖使貧困「可持續」。

從20世紀50年代到80年代,謝倫伯格說,「世界銀行和其它國際開發銀行會資助貧困國家經濟發展的基礎設施,主要是道路、水電站大壩、防洪、電網、污水處理系統。」

「在末日環保主義者對世界銀行施加影響後,世界銀行現在不再為發展提供資金,而是資助慈善活動。因此,現在不再為現代農業提供灌溉、拖拉機、化肥等資金,而是資助農業生態和其它基本上是讓人們留在農場裡的東西。」

然而,經濟發展正好幫助各國應對氣候變化的不利影響。

世界銀行現在把資金集中在太陽能和風能上,而不是水力發電、天然氣和核能。歐洲投資銀行(europeaninvestment Bank)宣布,將在2020年前停止為化石燃料項目提供資金。

謝倫伯格在書中寫道:「要求窮國走一條比西方國家更昂貴、因而更緩慢的繁榮之路,是虛偽和不道德的。」

「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那樣,不存在能源的跨越式發展。沒有富裕的低能源國家,就如沒有貧窮的高能源國家一樣。」

謝倫伯格說,不資助經濟發展也威脅到美國和歐洲的國家安全。

他說:「如果西方不打算為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的道路、發電廠、體育場館和所有發展項目提供資金,那麼中共將提供資金。」而「中國(中共)對自由和民主不感興趣。」

被掩蓋的環境問題

謝倫伯格說:「我們沒有對嚴重的環境問題給予足夠的關注,因為我們被自己的末日劇本嚴重束縛。」

動物數量減少不是因為氣候變化,而是因為熱帶森林被砍伐。發展中國家的人們仍然依賴木炭和有機生物作為燃料。他認為,解決辦法是幫助人們獲得液化石油氣和廉價電力。

除了棲息地的萎縮,他說,對野生動物的最大威脅之一就是「我們仍然吃很多野生動物」。過度捕撈危及野生魚類以及依賴它們生存的鯨魚和海洋動物。

「許多環保組織因為他們對大自然和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的浪漫情懷而實際上譴責養殖漁業。養殖魚業是我們拯救野生魚的方式。」

儘管媒體報導強調了海洋動物,特別是海龜,如何攝入潛在致命的塑料垃圾,但陽光能分解海洋表面的大部分塑料也是事實。

謝倫伯格認為,減少海洋中塑料垃圾的最佳方法不是禁止塑料吸管和塑料袋,而是幫助貧窮或發展中國家建立一個強大的垃圾收集和管理系統。一項研究發現,亞洲五個國家:中國、印尼、菲律賓、越南和斯里蘭卡,產生了世界上一半管理不當的塑料垃圾。

對謝倫伯格來說,現代氣候運動是由世俗准宗教驅動的。「人們應該不相信他們所聽到的關於拯救環境的要求,因為很多告訴你事情的人都被一種宗教所控制,而不是關注科學的論述。」

《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是《大紀元時報》的一檔節目,可在Facebook、YouTube和大紀元網站上觀看。

原文How Climate Alarmism Hijacked Environmentalism: Michael Shellenberg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阿塞拉德:美國如何贏文化戰爭
【思想領袖】梁家傑:大流行揭中共致命威脅
【思想領袖】眾議員格林:中共是友是敵?
【思想領袖】麥克法蘭:瘟疫驚醒 川普做3件事
最熱視頻
【新唐人晚間新聞】嫌犯被釋後性侵老婦 紐約保釋法惹議
【重播】川普北卡集會演講 數萬人參加熱情高漲
【薇羽看世間】美議員:全方位強化對台關係
【新聞看點】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勝選率大增
【拍案驚奇】五中前習換將 共和黨提滅共目標
【遠見快評】亨特電腦門新一輪風暴 谷歌被起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