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二十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你的情誼,使我幸福

作者:宋闈闈
福吉谷(Valley Forge)的木屋。(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5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這樣的一封信,深深地溫暖了將軍的心。雖然將軍沉靜少言,自小就具備強大的自我約束能力,素來喜怒不形於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於肉體凡胎,只要是人,就會有對於冷暖和傷痛的感知。在內外交困的鍛造谷,他對內需要安撫無力舉炊的軍隊,對外需要面對國會和同僚對他百般設限的刁難。

1777年冬天的鍛造谷,華盛頓將軍帶領士兵們搭建的軍營,兩千餘座木屋,規格方正,序列整齊,營房和序號的分類,都是一道道筆直的林蔭道作為界線劃分。雖然是龐大,卻毫不錯雜,若是站在山谷高處俯瞰,一目了然,歷歷在目。每個木屋的規格,都是一致的,室內均配置有烤火的火爐,士兵和軍官們的床位分配,則按照軍階實施。總之,走在鍛造谷的山谷裡,就猶如走進了一個規整的大的社區或城市。只是,城市的街道兩側的房子裡,充滿了憂患,飢餓和病痛。還有的在戰場上中了槍傷的士兵,則在肉身苦痛的磨難中苦捱。在修建鍛造谷的過程中,華盛頓司令部則設在軍營附近的一座磨坊裡,磨坊裡另設有一座打鐵舖,用來鍛造農具和冷兵器,鍛造谷的名字,便是由這而來的。夜晚,華盛頓將軍就在磨坊的壁爐前休息。

康威陰謀

而鍛造谷之外,「康威陰謀」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康威作為一名剛剛來到新大陸,投身戰爭尋找機會的歐洲人,因為他的聰明和擅長交際,僅僅一次參戰,就獲得了國會的嘉獎,晉升為少將,並且被任命為大陸軍的監察官。而華盛頓將軍向國會反覆懇請,給予軍中的美國本土的英勇將士,譬如本尼迪特·阿諾德等人,本土的驍勇善戰之士,也理應受到褒獎和提升。也許,正因為康威認為華盛頓將軍一度阻擋他的好事,所以,他的四處拉攏和遊說,就愈發來勁了,因為有復仇的快意在其中。

而身為北方兵區司令的蓋茨將軍,在薩拉托加大捷后,獲得了更高階的晉升,心態複雜的國會議員們努力遏止大陸軍將士對總司令「盲目的」忠實擁戴,便有意賦予了蓋茨新的權力,新發明了一個機構,任命他為戰區的總統領,身為北方兵區司令,蓋茨的權力管轄區,和當時也在北方的全軍總司令,是有許多重疊的。而晉升之後,蓋茨所擁有的權利,甚至是高過總司令。因為,只要有士兵,有軍營和戰線,這地方都屬於戰區,只要是戰區,則是屬於蓋茨總統領的權力管轄範圍之內,大陸軍和總司令自然也不例外。

前文我們提到過,康威寫給蓋茨的信件中,用惡毒的言詞批評了華盛頓,這封信的內容,最後也被呈上華盛頓的案頭。而如何送達的,則有兩種說法,一是說,蓋茨的副官將信的內容複製給了他的好朋友,而他的好朋友又複製給了另一個人,另一個人將信的內容送到華盛頓將軍案上;另一個說法是,這封信被支持華盛頓將軍的軍官們給截獲了,並且鬧到了國會,要求給一個公斷。而華盛頓將軍本人,他讀完了這封指責他指揮無能懦弱怯戰的信件,並不為之所動,依然保持著他的平和的沉默。一如一年之前的新澤西撤退途中,陰錯陽差地,他打開了副總司令李將軍寫給華盛頓司令部副官里德的私信,讀到信中肆無忌憚地誹議他擔任總司令一職,是大陸軍的不幸,美國的悲哀,當時的華盛頓將軍讀完這封信,只是把信原樣放好,送到信的主人那裡——這一次依然,他什麼都沒有做,什麼都沒有說。

拉法葉特的信

回到華盛頓司令部的拉法葉特,目睹了這正在上演的一幕又一幕,他心頭充滿了一個正義之士油然的憤怒,也充滿了悲哀,因為這一切,都讓這個飄洋過海來到美國,為支持人權自由而戰的青年,倍覺失望。也許最真摯的,最嚴肅的情感,只能用書面語言來表達,拉法葉特給將軍寫信,表達了他對眼前這一切的傷心:我不需要去贅言,對於眼前這一切,發生在你周圍的背信棄義,我是感到多麼遺憾。同時,我也為這場獨立戰爭深感遺憾,原來,同樣抱著追求自由,同樣維護天賦人權的人們之間,是這樣的不同,品質有天差地別之遠。我遺憾於這些串謀者不懂得你,不懂得你之於美國的價值。我可以斷定地說,如果美國失去了你,對於這支軍隊,是一種不可承受之痛!因為除了你,沒有人能在這樣的境地中,攏住這支軍隊。如果有人取代了你,不需要六個月的時間,這個軍隊就會解體。

分析了這一番,在信的末尾,一如任何一個火氣旺盛的年輕人那樣,拉法葉特在信中怒罵蓋茨將軍是一個卑鄙小人。罵蓋茨將軍的同時,他也痛罵了國會的處事不公,議員的見識淺薄的濫權。他們合力在做的,正是敵人樂見其成的,是英國政府想要的:美國人自己內訌起來,自己打自己,人心渙散,自毀城牆!

這樣的一封信,深深地溫暖了將軍的心。雖然將軍沉靜少言,自小就具備強大的自我約束能力,素來喜怒不形於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於肉體凡胎,只要是人,就會有對於冷暖和傷痛的感知。在內外交困的鍛造谷,他對內需要安撫無力舉炊的軍隊,對外需要面對國會和同僚對他百般設限的刁難,他自然是千難萬難的。而拉法葉特,一個和美國並無瓜葛的異鄉人,一個一派天真,毫無機心的年輕人,走上前來,這樣姿態鮮明,毫無貳志地對他表白他的忠誠,對他的同情、憐惜和懂得。這一切,都深深地抵達到將軍內心。一如他在回信中表達的,對於拉法葉特的動情和感念——你贈與我的溫暖情誼和精神支持,我始終懷有最純淨的感激和珍惜,這樣的情感,始自於我們第一次相見,昨天你的信件便是持續的見證,而這情感將會在時間裡持續,直到永遠。你的存在,你和我的情誼,都是我的人生最重要的部分,並且使我感受到幸福。◇#

點閱【華盛頓將軍系列】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國畫家 George Caleb Bingham 的油畫作品《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公有領域)
    華盛頓將軍不但要面對大兵壓境,更面臨著大陸軍內部更大的難題要解決。打完了勝仗的大陸軍,眼看就要難以為繼——因為國會制定的兵役期,大部分士兵的服役期都到年末最後一天為止,估計要離開超過六千人。在飢寒交迫的軍營中硬挺了這麼久的士兵們,早就歸心似箭了。
  • 天黑了,康沃利爵士下令停止進攻,明早再戰。當晚的軍事會議上,有軍官提醒康沃利,在紐約的布魯克林高地,大陸軍一夜之間渡過東河的往事——說不定今夜又會重演,所以,應該連夜再度發起進攻,不然,明早華盛頓將軍和他的士兵就不見了。但是,康沃利爵士很自信,明天一早,包圍大陸軍,則有如囊中取物一樣容易。
  • 圖為美國畫家約翰·特倫布爾(John Trumbull)的作品《1776年12月26日在特倫頓俘獲黑森軍》
    特倫頓一戰,從根本上扭轉了戰局,大陸軍俘虜了所有活著的黑森兵,敲著鼓吹著號,押著他們回營,過了幾天,這些戰俘又被押著在街頭遊行了一次。所經之處,人民歡呼鼓舞,高興極了,也打破了「美軍畏懼黑森軍」這一謠傳。而已經在聖誕節踏上返回英國的海船的康沃利爵士,又被豪將軍的緊急軍令叫下船,回到紐約,帶領了上萬精兵,急行軍前往新澤西普林斯頓,展開反撲戰。
  • 《獨立宣言》的作者托馬斯·傑弗遜,作為人類歷史上最智慧的,同時也是最不愛開口說話的那個人,他說出的話多是金句,他是這樣表達對法國的情感的——我們美國人都有兩個祖國,一個是美國,一個是法國!
  •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Trego的油畫《進軍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領域)
    1777年的冬天,華盛頓率領部隊來到費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讓軍隊休養生息,渡過美國東部漫長的寒冬。後來的史書傳記都說,這個冬天大陸軍處境最為淒慘,日子最不好過。
  • 那段驚心動魄而又溫暖人心的空中救援行動,已成為歷史中的輝煌一筆,記錄下全世界聯手抵制共產主義獨裁的智慧和勇氣,始終閃耀著追求和平自由的人性光輝。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這,也是當今世界裡,人們所需要的。
  •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領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譯為福吉谷,也有直譯為鍛造谷,而這兩個名字,都蘊含著深刻天意,十分寫照現實。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陸軍的鍛造之地,淬火錘鍊之地,是絕境中的華盛頓將軍在白雪皚皚的森林深處,單膝下跪,獨自對天哀鳴禱告的祈禱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鍛造谷的大陸軍,已然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當後世的人們回望這場歷時八年的獨立戰爭,會油然慨歎:鍛造谷,的確是獨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華盛頓將軍高貴的純金一樣閃亮的人品,在軍隊裡擁有的絕對的感召力,也是國會的諸位議員們所畏懼看見的——他們既忙著趕走一定要對他們行使統治權的英王喬治三世,也提防著喬治·華盛頓成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這樣一種微妙心態下導致的制衡和對華盛頓將軍的壓制,在獨立戰爭期間從來沒有停止過。
  •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曾經計劃以會爆炸的老鼠摧毀德國納粹的工廠。這種看起來像007電影的點子最終並沒有摧毀任何納粹工廠,但卻起到了耗用納粹的資源與打擊其心理的作用。
  • 圖為美國畫家約翰·特朗布爾(John Trumbull)的油畫《伯格因將軍投降》。(公有領域)
    阿諾德指揮有方,將幾乎已經突圍成功的伯格因軍隊又給堵了回去。戰爭中,阿諾德的坐騎被打死,他摔下馬來,一顆子彈擊中了他的左腿,即便如此,他坐在馬的屍體上,依然指揮部署部下的進攻。他的勇猛無畏,大大地激勵了戰士們的士氣。末了,被團團包圍,走投無路的伯格因只得搖白旗投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