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袁弓夷:港府延選犯法 加速滅共

人氣 1343

【大紀元2020年08月03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採訪報導)7月31日晚,就在立法會參選人提名期結束的當天,林鄭月娥以疫情為由,在記者會上宣布動用《緊急法》押後選舉一年,此前報名的參選人將作廢,議會真空問題由人大作決定。8月1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聲明譴責稱,沒有如此漫長的拖延的正當理由,並敦促香港政府重新考慮這一決定,使選舉儘可能接近9月6日,以反映香港人的意願。

香港實業家、時事評論員袁弓夷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熱點直播欄目連線採訪時表示,中共怕建制派選舉失敗,拖延一年再選根本就是犯法,自從國安法施行之後,完全破壞了《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簡直什麼都任由中共做了,這也會促使美國加快加大制裁,因此未必是壞事。中共不接受普世價值,不會讓民主派控制立法會,只要中共不滅,什麼選舉都是假的,更多精力應該放在滅共主題上。

「取消了9月的選舉,押後明年再舉行,這本身就是破壞了人權,因為立法會議員是老百姓選出來的,四年到了,他們的權、那個立法權就沒有了,那不經過老百姓選舉,就授權一幫它們(中共)揀選的新人做立法會議員,這本身就違反了人權,也違反了自治。然後她還問人大常委那裡怎麼辦,那你說這還叫什麼一國兩制呢?」

中共最近在香港明目張膽不斷行惡,「又炒了戴耀廷,又逮捕了四個人,又DQ候選人,又押後選舉了,總之壞事做盡了。」袁弓夷認為,8月份就應該有東西看了,美國出手會比以前更重。

袁弓夷表示,現在香港公民黨包括一些泛民,還有些寄望,在想所謂接管立法會的控制權,實際上共產黨怎麼會容許呢?「它都公開講給你聽了,它們不怕醜,不會讓你贏。」「所以我們戲可以照做,但是我們內心一定要保持冷靜,一定要著重在滅共上。」

既然共產黨在香港已經窮凶極惡,那麼所謂選舉也就成了一場戲,不是真的。袁弓夷強調,時間是最寶貴的,「這個選舉花了我們很多精力,新聞報導也花了很多時間,年輕人應該懂得利用你們的時間,去做最緊要的事,就是滅共,對準最後的目標,其它的事全部都是過渡性的。」

「就像林鄭,我都不是很想聽她說話,她都不是主人,她只不過是在應付我們。」他說,「其實連習近平我都不怎麼想看,因為他不是決定我們中國人命運的人,決定我們中國人命運的是美國,這個你要看清楚,他們這一棒子打下來,打的多重,就決定了我們的命運。」

究竟美國的大招包括哪些?袁弓夷表示,不只是制裁中港官員這麼簡單,他們在考慮針對香港政府本身制裁,這是很緊要的,因為這個政府都不合法,不能代表人民,而其他很多人是無辜的,比如一些銀行,被共產黨逼得撐國安法。罪魁禍首當然是北京,香港政府是北京的代理。如果還沒有準備好和北京打,那就先要打香港政府了。

「舉個例子,香港有個金管局,你可以去制裁金管局啊。制裁金管局是一件很大的事情,那個港幣啊,當被制裁後,在外國的美金啊,儲備啊,都拿不到了,都動不了的了,分分鐘會被凍結的。」

現在美國表明了要帶頭圍堵中共,但仍有一些國家支持香港國安法?袁弓夷說,那些國家全部都是非洲「乞幫」,中共叫他們投哪個就投哪個,中共拿到的數字是多的,但那些全部是第三、第四世界的國家,根本就不是主題。美國實際對目前進展很滿意。

為什麼美國要為香港出力呢?很多人說袁弓夷天真。袁笑答,因為他知道美國走的哪條路,他知道目前白宮那些政治家的宗教信仰和理想,他們不是惱火錢的問題,而是在追求著理想,完全和北京著眼利益及霸權是兩回事,美中之間是意識型態、普世價值的精神之爭,袁弓夷形容:「實際上是一個理想的拚搏。有點像當時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是整個盟軍對軸心國的那種心態。」

此外,袁弓夷透露,美國對於聯合國被中共破壞成為一個污穢團體感到非常不滿意,正在考慮用一個新的國際組織代替聯合國,把「不可剝奪的人權」做為精神,而不只是強調尊重人權。而他正在進行遊說,等香港光復之後,這個全新的聯合國組織總部能設在香港,長期保護香港。因為「香港有個很獨特的地位,我們願意為人權自由法治而抗爭,這個是全世界都有目共睹的。所以我就用這個理由要求將來的總部設在香港,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象徵。我們香港人敢爭取,所以,我們有這個權,成立這個總部。」

對於網友提問,聽說今屆美國選舉可能用郵寄方式,存在作弊對川普(特朗普)不利。袁弓夷表示,如果川普想要延期的話,他要按照美國的法律,是否允許延期,可能還要經過國會的批准,就是人民授權,一定會經過這個程序,他在推特問是不是要延期,也是在看民意。而香港這件事丟給北京的人大,那就沒有了民選、民意的授權,所以根本就是犯法。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推遲選舉 綁架DQ 加快美國制裁

記者:現在香港的局勢,與您的滅共大計之間的關係?現在香港加大了DQ潮,和說因疫情要延後一年選舉。有記者問林鄭為什麼要推遲選舉,她說最關心疫情,她不看選情,就是在看疫情。您怎麼理解她的這番說話?

袁弓夷:當然是相反的,選情比疫情更重要。而且整個疫情是她造成的,她一手一腳造成的,這是不用說的了,明眼人都知道。這不是壞事,為什麼呢?你取消了9月的選舉,押後明年再舉行,這本身就是破壞了人權,因為立法會議員是老百姓選出來的,四年到了,他們的權、那個立法權就沒有了,那不經過老百姓選舉,就授權一幫它們(中共)揀選的新人做立法會議員,這本身就違反了人權,也違反了自治。然後她還問人大常委那裡怎麼辦,那你說這還叫什麼一國兩制呢?

這件事不是壞事,原本全世界都在等9月份的選舉,看它有沒有「出貓」(作弊),那現在不用等了,已經「出了貓」了,變作美國那邊的制裁行動可以提早,香港違反了人權。楊潔篪在夏威夷答應蓬佩奧的事情,現在又破產了,總之習近平答應的事沒有一樣做到。那麼這又給全世界人看了,變成這樣制裁動作會更快。

8月份就應該有東西看了,而且出手會更重。它簡直明目張膽,又炒了戴耀廷,又逮捕了四個人,又DQ候選人,又押後選舉了,總之壞事做盡了。我今天也和他們有個會,和國務院有會議,人名我就不說了,就是討論這件事情,要去到什麼程度,挺好的,我覺得很正常,這都是攬炒的一部分,不是壞事。老實講,現在整個制度,包括林鄭,包括立法會,對於我們爭取自由的人來說,這個是過渡性的,怎麼說他們都還在控制著,只不過現在是過渡性的,大家就當看戲,最後的大結局呢,我追求的大結局就和美國一樣,反而大結局可以提早發生。

中共不讓泛民控制立法會 滅共比選舉更緊要

記者:公民黨郭榮鏗被DQ之後,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親自披掛,他要出來參選,他還是一個西人。你怎麼看現在DQ了郭榮鏗,連大律師公會主席都要出來,這會不會引起更大的反抗潮呢?

袁弓夷:我覺得現在沒有什麼好反抗的了,國安法是一個最大的違反,其它就算誰做plan B之類的事根本都是過渡性的,反正這場選舉都不會發生了,今年9月不會發生了。我們香港公民黨,包括泛民,他們都還有些寄望,還在想所謂接管立法會的那種控制權?但是我老實說,共產黨怎麼會容許呢?它都公開講給你聽了,它們不怕醜,不會讓你贏,不會容許這個事。所以大家在這裡做戲,不如實際點,你選舉,這是代表香港人民,但是我們心目中要有一個打算,這是一場戲,這不是真的。

我就是對準最後的目標,中間的事情我儘量少去想,因為我們沒有那麼多精力和資源,也沒那麼多時間。所以我們戲可以照做,但是我們內心一定要保持冷靜,一定要著重在滅共上。你花那麼多時間去搞競選,不如多花點時間在滅共上。我老實說,滅了中共,問題就解決了,現在這些完全是繼續在浪費我們的青春、在浪費我們的光陰。我七十幾歲了,也不剩多少年了,你們年輕人應該懂得利用你們的時間,時間是最寶貴的,一定要懂得如何去做最緊要的事,其它的事全部都是過渡性的。就像林鄭,我都不是很想聽她說話,她都不是主人,她只不過是在應付我們,所以我們就只看著習近平的命運就行了,以及美國。

美國打多重 決定香港的命運

袁弓夷:其實連習近平我都不怎麼想看,因為他不是決定我們中國人命運的人,決定我們中國人命運的是美國,這個你要看清楚,他們這一棒子打下來,打的多重,就決定了我們的命運。看著美國,真的要看美國,而且我們要和美國配合,當然我們沒有槍沒有炮,但是我們要告訴美國人,我們是要把香港要回來,讓我們自己來管理,這是唯一的希望,如果共產黨不滅,我們就需要和他們脫離,將那些共產黨員全部都趕回大陸那邊,香港就不應該有共產黨員,有共產黨員本身就是非法的,不然什麼叫一國兩制呢?這麼多黨員在香港。所以現在美國也是這個想法,你是共產黨員,麻煩你走開。

他們延遲了一年選舉,我的看法是,美國不需要一年了,幾個月就要出大招了。如果美國早點出手,可能會是真普選。

美國應制裁香港政府和警察

記者:你覺得美國出的大招包括哪些?

袁弓夷:我看他們的制裁就不只是針對中共的官員、香港的官員這麼簡單,我看他們就是針對香港本身,對香港政府本身,都在考慮制裁。這個制裁是很緊要的,為什麼呢?因為香港政府本身是個團體,是吧?也是一個法人。所以如果他們考慮覺得你這個政府是不合法的,不能代表人民,不基於《基本法》,也不合乎《中英聯合聲明》,她(美國)可以,我今天就會和他們在討論這個事,實際上制裁很多人。

有很多人是無辜的,好像一些銀行,真的是無辜的,被共產黨逼得撐國安法,真是無辜,罪魁禍首是誰呢?那當然是北京。如果你在還沒有準備好和北京「砌」(打)之前,那你就先要和香港政府「砌」了。因為現在做的所有的壞事,香港政府是北京的代理。所以,老實說你攻擊的目標,當下的官員啊,當下的警察啊,制裁那些警察也是要的,這些都是要做的。

但是,我經常都說目標,做事一定要針對目標。制裁其他的個人是沒有結果的。你要制裁香港政府,我舉個例子,香港有個金管局,你可以去制裁金管局啊。制裁金管局是一件很大的事情,當被制裁後,在外國的美金、儲備都拿不到了,都動不了的了,分分鐘會被凍結的。香港在美國的很多美債、很多基金、美股啊,都歸香港金管局。

如果你用這個目標來做就不一樣。我們都在那裡想「制裁、制裁、制裁」,到底誰是罪魁禍首?制裁凍結香港那個外匯,這件事就嚴重了。那你港幣完蛋了,港幣完蛋即是港股完蛋了!譬如我是美國的國務院,我給你30天,搞定全部事情,完全要按照什麼什麼的條件,你做我就不制裁,你不做我就制裁。這個是我在三、四個禮拜之前,一來到美國就這樣講的,就是說要下重錘制裁,不是個人報復,或者不給你做任何事,這些事已經太遲了,現在要制裁下來,直接是「讓你趴在那裡」,我的看法就是制裁你香港政府,直接制裁你金管局。這個是警告你,給你一段時間更正,不更正,就下來。你香港的錢趕快可以走,還有一段時間可以走,美國又可以撤資撤僑。

中共「丐幫」支持國安法沒用

記者: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最近也發表一些言論,要帶頭反對中共,他講到現在很多國家對於新疆很多人權問題,都跟他站在同一個立場,但是對於香港問題,支持國安法的其它國家的數字,他表示不滿,還有好多國家支持香港的國安法。你怎樣看?這一件事上面,美國是不是遇到點壓力?

袁弓夷:是的,不是壓力。那些全部都是非洲「乞幫」,「乞丐」的「乞」,是那些中共的「小兄弟」,叫他們投哪個就投哪個了!蓬佩奧要說老實話,中共拿到的數字是多的,但那些全部是第三第四世界的國家,所以根本就不是主題。他(蓬佩奧)實際對他的進展很滿意的。

聯合國被中共破壞 爭取未來新國際組織建在香港

袁弓夷:我這裡就有一個新的消息,美國政府對聯合國非常的不滿意。知道現在中共用人數,用非洲的乞幫、丐幫兄弟充數。美國正在考慮著組一個新的國際組織,代替聯合國。這個組織的基本精神,用「不可剝奪的人權」作為精神,現在的聯合國也是有精神的,就是個個要有人權,個個人要尊重人權。這個組織準備進一步叫做不可剝奪的人權,就是說這個是上帝給我們的,你沒有權利拿走的,不僅是尊重,尊重和不可剝奪不同。你看現在林鄭嘴上很尊重我們。但是,實際上已經剝奪了我們的選舉權了。

我現在正在遊說,將來希望這個新的國際組織,在光復香港之後,爭取將來這個國際組織建在香港,長期保護我們香港。我們的抗爭,表示我們是擁護人權的。你看其它的亞洲國家,日本、韓國那些所謂開明的國家,看到共產黨都不敢出聲,台灣肯出聲肯幫我們,但你知道聲音很小,其它的亞洲國家沒有一個敢出聲的。

我們香港有個很獨特的地位,我們願意為人權自由法治而抗爭,這個是全世界都有目共睹的,所以我就用這個理由要求將來的(新的聯合國)總部設在香港,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象徵。我們香港人敢爭取,所以,我們有這個權成立這個總部。一定要拚命爭取,你的道德高地越高,人家就越支持你。

白宮對北京是理想之戰 似盟軍對軸心國

記者:這是第一次聽你講,你現在提出,香港未來是新聯合國的一個基地。或是未來這個組織的基地在香港。是不是這個意思?我有沒有理解錯誤呢?

袁弓夷:是呀,我的意思是未來的總部,現在聯合國的總部在曼哈頓,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這個聯合國已經被中共全部破壞掉了,根本就是個非常污穢的一個團體。下面個個都給共產黨破壞掉了。美國覺得已經沒得救了,美國現在要聯合一幫與他志同道合的人,五眼聯盟、歐盟、日本,更多國家在增加,這幫人就是準備將來建立一個新的國際組織的人,要有理想的人,這幫是領導,你知道聯合國開始的時候就五個基本的國家。那時包括了中華民國,不是現在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啦,後來就被它偷換概念,就被中共代替了。所以呢,現在美國覺得需要重組,這事如果川普可以連任的話,2024年蓬佩奧就很有機會。做這件事的目標就是建立一個新的國際秩序。

為什麼美國要為你香港人出力?很多人都這麼說,個個都說我天真,說我無知。沒所謂。因為我看著她走的哪條路。很多人只是發生了什麼就去推斷了,但是我知道她的宗教,她的信仰,她的理想。她很惱火,惱火什麼?不是因為惱火那些錢的問題,白宮政治家,那些錢也不是他的。美國是分開的,金融是金融,他是管政府那攤人,那攤人是追求著理想。

所以這件事,完全和那個利益那個所謂的霸權是沒關係的。而北京在追求著什麼呢?就是霸權,權力和所謂的那個地區,一帶一路的意思不就是地區?南海那些不就是擴充?就是他們兩個是理想不一樣,實際上是一個理想的拚搏。這個是有點像當日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是整個盟軍對軸心國的那種心態。

中共不接受普世價值 面對邪惡不能中立

記者:所以某種程度上這是一個精神之戰了,就是我們可以說是意識形態之戰,美國他們是向神,與神同行,包括川普在疫情後也都在祈禱這樣,我們見到他們很多時候都是與神同行。包括我們這次的參選人,像我昨天採訪的中科的潘焯鴻,他說他的口號叫「替天行道」,袁爸爸你是「天滅中共」行動。那這個時候,大家秉天意而行,以及與神同行,你覺得在這場運動中,對於這個無神論的中共是一個什麼標誌呢?

袁弓夷:老實說中共就是明說了,公開說了,它們不接受普世價值。普世價值現在就是西方的價值,實際普世價值裡面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現在美國人叫做基督猶太精神,真是相信人是有權的。所以現在就是普世價值之爭,我們的普世價值裡面也有宗教成分在,因為宗教是主題,是最高那個主宰。

中國現在是什麼教都沒了,是吧?就剩下你們(法輪功)是唯一還可以站的住的。你看香港就知道了,那幫主教,除了陳日君之外,個個都被它(中共)搞掂了。那麼說等於沒有宗教了。那個又變成了政治性的「宗教」,不是真的宗教。它叫你說什麼就說什麼,叫你撐國安法就撐國安法。

那很多宗教還在這講什麼,說宗教應該中立。有沒有搞錯,中共搞成這樣你還說要中立,那你叫什麼宗教呢?真是離譜,對中共說要中立,那些人還叫宗教,不講良心的。

所以要明白美國為什麼要滅中共,不是我為了我自己想滅共才講,是因為她真的需要滅中共,這件事太危險了,你看一下它的滲透,真是讓人吃驚,中共的滲透,美國的CIA、國務院很多都被它滲透。

中共不滅 什麼選舉都是假的

記者:我們答應回答一些網友的問題,很多問題,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只能選兩三條回答。第一個是說,現在DQ了一大批民主派的議員,香港選民還有什麼選擇呢,還有什麼策略呢?

袁弓夷:我是這樣看的,盡力而為,我們不應該放棄,但是我們心裡要有準備,無論你選出了誰,它都不會給你管治香港,不給你做真的代表人民的立法活動,它是不容許的,以前這場戲做的隱蔽一些,現在直接是公開了,所以你們不要太認真。雖然你們有時間可以認真去做,但是用些時間想一下怎麼去滅共,這才是主題。中共不滅,以後什麼選舉都是假的。

香港拖延選舉不合法 美國如延期需人民同意

記者:另外有網友問,聽說今屆的美國選舉是用郵寄的方式,這個對川普不利,所以很擔心如果民主黨勝出的話,對中共有利,那美國今天所做的努力就會白費,想問你的意見。

袁弓夷:美國是這樣,國會議員的任期是到明年1月才結束的,我們香港一樣,香港立法會任期是到9月,9月到期就有新人代替,所以如果川普想要延期的話,他要按照美國的法律,是否允許延期或者可能還要經過國會的批准,就是人民授權。

香港這件事,把這件事丟給北京的人大,由人大常委決定,那就沒有了民選、民意的授權,9月份之後現任立法會委員如果還留任的話,根本就是沒有民意授權的,根本就沒有合法的立場的,所以根本就是犯法。

美國一定會經過這個程序才行。美國這場選舉是很激烈的,當然延期對共和黨是有利的,對我們也是有利的,變成他有多些時間對付中共,但這只是抛出來問一下,他(川普)的推特裡面都寫了幾個,是不是要延期啊,然後後面有幾個問號的。那就說他都拋出這些東西來看看民意。我看不容易延後,因為要很多程序,很複雜的,也要經過合法的程序,就是要老百姓同意的,不是說他一個人說了算。

記者:第三條問題就是Solomon Yue(俞懷松),他在社交平台說陳智思的匯豐銀行戶口被關閉,還有更多的戶口會被關閉。不過《明報》問陳智思,陳智思就說自己沒匯豐戶口,根本就沒戶口可關。您怎麼看他的回覆?

袁弓夷:Solomon Yue(俞懷松)呢,我同他很熟的。那Solomon Yue就是俄勒岡州的共和黨的主席,很難得的,有一個華人可以做主席就很難得的了。以及所有在海外的共和黨的黨員,他是CEO,他負責跟他們溝通的,那地位很高的。他呢就是等於他直接可以推特給川普總統的,那這個權大得不得了。就說他是在上面的,就是說在川普上面還有權,因為是人民,他代表人民嘛。但是他就不在華盛頓工作,他在岡州的首都沙龍,所以他實際對中共那個情況不是很熟。

香港像是匯豐銀行這些,就實際,陳智思是一個外國銀行不跟他玩,外國銀行叫他走,不是匯豐銀行。我估計Solomon Yue搞錯了,他以為是匯豐。

匯豐銀行現在真是進退兩難。美國也給壓力他,中國也給壓力他。所以為何匯豐銀行那些不肯接受,對不起,不肯接受那些人去開,新人不肯給開戶口呢?他就是怕麻煩。因為什麼呢?如果他接受了,改天共產黨又不給它刪戶口,美國又要制裁他。所以現在整個匯豐不是在講,怎樣可以把歐洲業務脫開。還有把香港業務、大陸業務去獨立。所以這件事很難做。

責任編輯:連書華 #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林曉旭:石正麗作政治秀 欲蓋彌彰
【珍言真語】梁家傑:DQ兼延選 中共為美上子彈
【珍言真語】潘東凱:押後選舉 尷尬放風測底線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重視香港 親共走投無路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