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風在哪裡

作者:Oriole

今年時序剛入四月,台灣各地的油桐花便已漸漸出現白花花的景致。(大紀元記者林谷均攝影)

font print 人氣: 452
【字號】    
   標籤: tags:

你天真的問
風在哪裡?
滿山的油桐搖擺
綠色的舞裙一層覆一層
水面的漣漪游向
天光的湖心一波連一波
枝頭的黃鶯引吭
四季的協奏一曲接一曲
疑惑在畫布上
線條牽引著光與暗黑與白
顛顛倒倒飛舞狂奔
無限無極
然後,
我看見你的髮絲
在風中,天真的
笑了@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是一隻隨風漂泊的小船, 經常停靠在姥姥的臂彎。 姥姥的臂彎就是我的港灣, 輕輕的搖晃和拍打就像海浪親吻著船舷。
  • 晨霧經過時 陽光從林梢遞出一束光柬 聊開了一片盎然 輝光吃進氤氳繚繞的舞動
  • 那天從夏日的煩躁經過 看見一盆滿天星 在我心裡迸開 點點雪花嘆成一杯白酒
  • 也是,風的執著吧 遠從海的彼端通宵達旦 穿越一個又一個的山頭 渴慕的心始終馬不停蹄
  • 有著開闊的夢繫於釣桿尾端 時間長河日夜川流而去 兩岸無岸 耳朵張成望海的貝殼
  • 究竟是天上的雲朵落入了湖心 還是湖畔的白蝶渴慕著天青 這優雅這芬芳 這水氣中瀰漫的
  • 窗外的微雨 又在呼喚晨曦起床 古老的巷弄 依舊催促時間掠過
  • 水聲兀自引導疲累 來到澗溪旁坐下 耍著水花的石塊 依然杵在澗溪等待
  • 溢滿夜色的窗櫺 終於滴進幾滴告白的傷懷 斟了太滿的夏,在南國的 絮語裡凝睇著熱遮蘭城的淒涼
  • 生活是道路 有奔馳 有休息 有思考 奔馳的顫慄擁抱 夢裡的孤單結穗 都在注視一個標誌 活下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