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同:中共甩鍋海鮮的後果

——多地海鮮銷量暴跌9成 入行20年從未如此艱難

人氣 361

【大紀元2020年08月05日訊】自中共病毒爆發以來,大紀元調查發現,中共病毒長眼睛,病毒針對中共而來,但是中共堅持欺騙世界,欺騙人民,隱瞞疫情真相。肺炎在北京二次爆發以來,中共為了鼓吹自己抗疫有方,領導英明,利用黨媒宣傳海鮮是新發疫情的傳染源之一,導致消費者談海鮮色變。雖然有人嘲諷說「老子(三文魚)連肺都沒有,哪來的肺炎?」

「不管是什麼,國內的還是進口,只要是水裡養的,一律不吃。」這是很多民眾的心聲。

從年初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到北京新發地農貿市場的相關海鮮產品,從厄瓜多爾生白蝦,到最近的大連凱洋海鮮,海鮮行業一直處於風口浪尖。

有大連的海鮮行業從業者表示,這是自己從業20年來最艱難的一年。當地疫情二次爆發後,公司的進口海鮮產品銷量與6月份相比下跌了70%。前不久定下的「今年不賠錢」目標即將破滅。

北京新發地三文魚事件後,有從業者上百萬的貨被扣在海關過檢,有些產品過了保質期還沒到他手裡。近來,他的店鋪流水僅有正常時期的10%。

進口海鮮被爆出帶有中共病毒,影響的不僅是進口海鮮企業,而是整個產業鏈。海外供應商、冷鏈物流、進口貿易商、國內經銷商、普通商戶以及餐廳,全部受到波及,無人脫險。

進口海鮮行業的勞動者們一直在努力自救。有的把鮮貨變凍貨,延長保質期,減少損失;有的想盡一些辦法清庫存,或是轉換國產海鮮跑道;還有的通過餐飲、零售、電商等業態去積極尋求替代解決方案。但是海內外疫情仍處在非常不確定的狀態,未來並不可期。

「不虧錢」已是奢望

「有一個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前不久還在我們辦公室談了一下午業務,萬幸的是公司無人被感染。」回想起來,文到現在還是心有餘悸。

文是大連某進口生鮮企業高管,這是他從業20年來最艱難的一年,「連非典那年都沒這麼慘。」

原以為苦熬到下半年疫情即將結束,可現實遠沒有那麼簡單。本輪大連新冠肺炎疫情1號確診病例石某,就職於大連凱洋海鮮,該公司的主營業務與文所在企業重合度極高,都是海產品進出口貿易和銷售。

大陸疫情二次爆發後,尚未恢復元氣的進口海鮮行業再度迎來重擊,進口海產品的銷量一夜之間遭遇「滑鐵盧」。

與凱洋海鮮一樣,按照中共防疫部門的規定,文公司的進口冷鏈海產品也都進行了抽樣調查和檢測。

在這期間,除了等待中共管理部門的通知,什麼都做不了。「有個貨櫃已經到港口一週了,還在排隊等待查驗,貨都積壓在港口,資金鍊就斷了。現在海鮮都是冷鏈運輸,電費每天就要1000,無形中我們虧得太多了。」

有門店店主跟他反饋,有些市民已經談海鮮色變,不管是什麼,國內的還是進口,只要是水裡養的,一律不吃。據文了解,7月份公司的進口海鮮產品銷量與6月份相比下跌了70%。

現在,文的公司已經把海鮮產品提前進行冰凍放入冷庫裡。在過去,只有對快要死亡的海鮮,才會做這樣的處理。據悉,冰凍後的海鮮價格大約是新鮮海鮮的三分之一,有些甚至還沒有三分之一,但是總比直接把海鮮倒掉損失要小一點。

在中共病毒二次爆發之前,由於中共宣傳國內疫情的好轉和恢復,公司近幾個月已經在向海外廠商要求加大供應,可如今銷量驟減,需要緊急與國外的供貨商商議如何取消接下來的大批訂單。「可以預見,還要掏一大筆違約金,但這個錢必須要拿,在這個階段,貨物運過來我們賠的更多。」

進口海鮮被爆出帶有中共病毒,影響的不僅是進口海鮮企業,還有整個產業鏈。

為了防控疫情蔓延,國際航班大量停飛,跨國集裝箱運輸量明顯下降,這是原產地海產品大量積壓、上游產品價格暴跌的主要原因。漁民揹負經營壓力,又要面對各項開支,不得不斬倉出貨,導致原產地產品價賤如泥。

除了上游供應商,下游經銷商的日子也不好過。

「這行可能已經做不下去了。」一位批發商吐槽。他說,此前因疫情已經損失慘重,好在之後市場有了些起色,資金也逐步開始流轉,所以他湊了點錢,重新入場,然而在這一遭之後,資金鍊很快又斷裂了。當下,他希望當地的進口海產品市場能夠早日開放,使得流通也能夠逐步恢復。

之前,文的公司基本上在每個省都有合作夥伴,貨物抵達國內之後,直接運輸到各省。「以前要10噸的,現在只要1噸了;以前要1噸的,現在只要幾十公斤。」

文一直嘆今不如昔,以前貨物在歐洲、日本一裝船,中國這邊就訂完了,現在每天海上都漂著他們的貨,到貨之後銷售也很慢,甚至還要虧錢賣。

「爭取不虧錢。」這就是很多公司今年的目標。其實在疫情二次爆發前,好多公司還是有機會盈利的,但現在肯定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上週末,公司安排所有員工進行核算檢測,「公司現在不能有任何失誤了。」

扛過冬天,卻「死」在夏天

一次次的打擊,讓進口海鮮行業的光環逐漸消失。在今年,民眾對進口海鮮安全性的質疑,切實影響了市場需求。

據挪威海產局統計,2020年第29週,挪威向中國出口約68噸冰鮮三文魚,較2019年同期下降81%。厄瓜多爾水產養殖協會預計,七月份中國市場出口量,將下降至4990噸,不足五月份的10%。中國市場幾乎「不復存在」。

用北京的海鮮行業從業者的話說,就是扛過了冬天,「死」在了夏天。

受二次疫情影響,最先「倒楣」的是三文魚行業。北京新發地海鮮市場三文魚檢出新冠病毒的消息,也曾讓三文魚產業鏈受到重創。一時間,三文魚從各商場下架,餐桌上也消失不見,連三文魚概念股也一度受影響。

6月13日起,中國多地市場進行了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三文魚產業鏈「長舒一口氣」,但被波及的海鮮從業者們早已損失慘重。

據了解,截至6月中下旬,北京全市共消殺農貿市場276家,關閉地下、半地下農貿市場11家。北京地區商超、日料店已下架三文魚產品,其它多地也在不同程度停售、下架三文魚。

三文魚事件爆發時,趙一度覺得自己的貨到不了他手上了。他從歐洲進的三文魚就被扣在了海關,過了好久才被放行。

「海關只有保鮮庫,我有上百萬的貨被扣在那裡,只能做凍三文魚,如果過了保質期還沒到我手裡,魚都臭了,我連凍貨也做不了」。趙說,這種損失不是第一次,今年疫情剛爆發的時候,三文魚也被扣在海關一段時間,那次就有上千件的損失,「一件兩千塊,一千件就是兩百萬,只能銷毀。」

在疫情期間,趙已經關閉旗下3家門店,接下裡可能還要繼續關閉其它門店。在「三文魚事件」前,他旗下店鋪流水已經大約恢復到正常時期的60%,近來,趙的店鋪流水僅有正常時期的10%。「以前我這家店一個月的流水好一點有50多萬,差一點也有40來萬,這幾個月好的時候10多萬,差一點只有幾萬塊。」

趙還表示,如果10月份還沒有恢復正常,企業現金流就真的撐不住了,因為那時候基本上就到了年底,員工工資、商鋪續租都要有一大筆支出。

行業恢復進入「漫長等待期」

「現在,大家都在瘋狂去庫存。」進口海鮮經銷商李表示。

在疫情初期,他已經清過一次。年初,中共病毒在國內爆發,進口供應鏈陷入了將近兩個月的低谷期。「那段時間基本上沒有出貨,都壓在冷庫。當時還沒有復工復產,港口運輸不通暢,港口冷庫爆滿,沒有地方入庫。因此,報關延誤,貨品積壓。」

壓貨的同時,港口費用驟增。多停留一天,一個集裝箱港口費用就有1000多元,多的時候他們公司積壓了數百個集裝箱,一天的成本就增加了幾十萬元。

據他介紹,當時同行們為了能夠「止血」,大部分經銷商只能低價出貨,造成了市場的進一步混亂。如今,這個場景有可能再次出現。

國產海鮮的遭遇也不如人意。

在北京多個商超裡,商戶即便掛出了「國產海鮮」的牌子,銷量也未有起色。攤位前只有零零散散的消費者,部分海鮮產品檔口甚至已經暫停營業,或者換成了其它產品。

同時,為了減低風險,發往北京的海鮮產品也有所減少,進貨價格隨之上漲,沒有什麼人買的海鮮價格不降反升,更是「勸退」了消費者購買力。

此前,新發地三文魚案板上被檢出中共病毒之時,消費者也普遍談三文魚色變,很多商家直接表示,他們銷售的並非三文魚,而是國產虹鱒魚。

實際上,這些普通商戶是遭疫情災害最廣的。數據顯示,中國共有海鮮相關企業39.30萬家,其中企業狀態為在業/存續的共有26.07萬家。從企業類型來看,個體戶的比例非常高,達34.59萬家,占比88%。

從近期的三文魚事件、厄瓜多爾白蝦事件,到國外多家肉類加工廠接連爆發聚集性疫情以及凱洋海鮮事件,多項疊加因素衝擊了消費者信心,將導致消費者減少進口海鮮的購買。

中共病毒的出現,打斷了近兩年來中國海鮮消費的強力增長勢頭,有可能成為長期影響因素。

有行業人士表示,海內外疫情仍處在非常不確定的狀態。疫情的影響是全方位的,它不光影響到消費者的飲食心理,也影響到消費能力,包括供應能力、物流能力。這些方面的全方位恢復,無法預測需要多長的時間。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林曉旭:北京爆疫情 中共自食惡果
【新聞看點】病毒攻北京 中共緣何四處出擊?
十足目虹彩病毒侵台  竹市白蝦養殖業者嚴陣防範
中共下令全國禁售厄瓜多爾白蝦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拜登兒子通中俄 疑涉賣淫人口販賣圈
【重播】川普:辯論前須驗證拜登是否吃藥
【直播預告】2020美大選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思想領袖】參議員克魯茲:推翻中共的戰略
【大選觀察】拿下必贏?看預測最準的搖擺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