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樂做「老派」人物

作者:方靜
「老派」生活的通關密語應該是:少一點、慢一點;更簡單、恬淡的過日子。(fotolia)
  人氣: 332
【字號】    
   標籤: tags: , ,

與即將升國二的侄子聊天,問他:暑假都在做甚麼?小夥子回答:上午玩一下手機、電腦;下午去補習班。他表示,這樣的日子還不錯!

接著,孩子反問:姑姑小時候如何過暑假呢?這個問題把我帶回到那個遙遠的年代──寫完功課後,就是「玩」了!放風箏、跳格子、去圖書館,還有騎單車到處晃,在風裡、雨裡穿梭、流連,真是無憂無慮的快樂時光。

沒想到,少年竟然覺得這是「老派」人物的方式;當今,新世代在高科技領域中能夠虛擬實境、瞬間穿越時空,那才叫新奇、有趣!聞言,「夏蟲不足以語冰」一詞,立刻浮上腦海;或許,面對「老派」人物,孩子也作如是想吧?!

不諱言,現代科技確實創造出豐富的物質、帶來許多便利,大大提升我們的生活品質。然而,科技是一把雙面刃,它所衍生的弊端也讓人怵目驚心、惴惴不安,那就是耽溺於便利,使人失去很多選擇的機會和能力,因此,人也成為現代科技的一部分,被制約或操控而渾然不知、甚至還沾沾自喜。

所以,慶幸自己曾經歷過「老派」生活,在這科技一日千里、突飛猛進,又處處尋新獵奇、爭先恐後的時代,還能樂於做「老派」人物。而老派生活,想找回的正是那種「踏實」的生活感,以及人與人、與環境之間「和諧」的依存關係。

因此,物品破損了,不急著買新的,手工修補後,可以再用;沒有絢爛、刺激的感官之娛,書中自有一個奇特、美妙的心靈之旅;不趕時間,且安步當車徐行於小徑上迎晨曦、送落日,別有一番閒情逸致;偶爾朋友們聚會,說喜怒哀樂、訴悲歡離合,彼此陪伴與支持,多麼的溫柔、溫馨!

如此看來,「老派」生活的通關密語應該是:少一點、慢一點;更簡單、恬淡的過日子。孩子不識「老派」人物之樂;自己卻唯恐陷入現代科技太深,以致無法企及呢!@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徐志摩擅長於生活中捕捉形象、發掘詩趣,從而構成較高的美學境界...
  • 一天,孔子的一個學生在門外掃地,來了一個客人問他:「你是誰啊?」他很自豪地說:「我是孔先生的弟子!」客人就說,「那太好了,我能不能請教你一個問題?」學生很高興的說:「可以啊!」他心想:你大概要出甚麼奇怪的問題吧?客人問:「一年到底有幾季啊?」學生心想,這種問題還要問嗎?於是便回答道:「春夏秋冬四季。」客人搖搖頭說:「不對,一年只有三季。」「哎,你搞錯了,四季!」「三季!」
  • 在古代世界文明史上,瑪雅文明似乎是從天而降,經歷了輝煌繁盛,又神秘消失。瑪雅人掌握著精深的天文學知識、完善的曆法系統、繁複的數學運算以及高度抽象的思維方式。其曆法的精確與完善最令人驚歎!
  • 我深切的認同這樣的話:人與人最大的差距,不是地位、貧富、學歷或者美醜,而是價值觀的差距。
  • 桑樹是很常見的一種植物,桑樹的果實——桑葚則是酸酸甜甜的滋味,可以直接食用也可以拿來做果醬,而「滄海桑田」是與桑樹有關的著名成語。
  • 細膩刻畫戰時點滴,不過真正讓這部初試啼聲之作一鳴驚人的,還是納粹空軍轟炸倫敦時期,雜誌社小助理艾瑪琳的聲音。烽火中的悲喜之作,輕快活潑、心碎沉痛兼具的好書。
  • 端午節豐富的民俗文化內涵,為歷代繪畫界提供了很多創作靈感與素材。轉眼就是端午節了,讓我們在享用應景美食之餘,也一道來品賞這些獨特的、具傳統民俗意味的畫作!
  • 清人繪《雍正十二美人图》之消夏賞蝶,人物以那拉氏為原型。(公有領域)
    她死後,雍正傷心至極。從皇子到貝勒爺、和親王,再到皇帝,多少凶險和風雨,都是她陪雍正走過來的。
  • 咱們中華的傳統文化,從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說起,到三皇五帝創建文明,再到後來,有道家、佛家修煉文化的弘揚,幾千年來,可以說我們在天地神明的護佑下,演繹出了輝煌璀璨的文明。因而,傳統文化也叫作神傳文化。秉性善良的古人,敬天地、拜神佛,保持著高尚純樸的道德修養;而歷史上信佛尋道的修煉人,也同樣是層出不窮,他們共同奠定了中華博大精深的修煉文化。
  • 紛繁亂象中,神的安排從未偏離,神掌管著一切,巨細無遺地查看著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對每個人是否公義的檢驗,在自救無效的當下,離神太遠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歸正對神的敬畏?我們是不是要真心懺悔:我們享樂縱慾的生活,是否早已背離神為我們做的安排?「政治正確」與道德相對主義是否讓我們喪失了原則與道義?我們的文化藝術是否越來越不辨善惡美醜,越來越墮落變異?我們的商業貿易裡有多少傷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祕密?在與倫理道德不符的科學領域裡,我們是否扮演過反神的角色?我們是否迷信神靈,卻從不遵守戒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