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從安謀中國鬧劇談三類中共科技間諜

人氣 1680

【大紀元2020年08月07日訊】芯片被喻為現代工業的糧食,也是中共的心痛所在。之所以痛心,一則中外差距太大,受制於人(中興、華為就是明證);二則,從間諜、合資到強制轉讓,手段使盡,卻見效不大;三則,給大陸企業再燒錢,也總趕不上趟。

雖然如此,中共死要面子、死撐,仍在搞芯片大躍進,不計血本。於是,鬧劇多多。就最近而言,以下兩則頗為火爆。

第一則,7月16日,中芯國際登陸科創板,一舉刷新了科創板的多個紀錄,從過會速度(19天)、市值排名(超過中石化)、募集金額(532.03億元)一時無出其右。眾所周知,中芯國際創立20年來,矛盾纏身,發展不暢,現與台積電等一線巨頭相比差距仍然巨大。

它之所以被熱捧,說明大陸股市扭曲太嚴重了,使人不禁想起「錢多人傻快來」這則笑話。而自今年6月以來,有陸媒說,獲批以及申請上市的「中國芯」公司,基本上是每週2個。

第二則,全球芯片設計巨頭安謀(ARM)與吳雄昂的安謀中國(ARM中國)合資公司爭奪戰仍在持續。吳雄昂是安謀中國的前董事長兼CEO,6月10日被安謀中國董事會免職,但吳拒絕離職,繼續控制公司。

7月8日,吳雄昂仍以董事長兼執行長身分召開新產品媒體分享會,公開叫陣安謀。7月28日,安謀中國還通過官方微信發布公開信, 安謀中國的員工集體懇請政府各級有關部門介入此事,請求政府保護好安謀中國「這把戰略資產的鑰匙」。

這兩則鬧劇不僅揭示了大陸芯片行業、企業和股市的亂象,更揭示了在中美新冷戰的大背景下中美科技戰的激烈,及其對中共產生的巨大壓力。

我們知道,像吳雄昂拒絕離職這類事件,在國際企業界非常罕見,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得出來的。因此,不能就事論事,而要就「世」論事。而且,吳雄昂拒絕離職事件也不是孤立的。

稍前,4月6日,在與安謀(ARM)一同被稱為「英國科技皇冠上的寶石」的另一家芯片巨頭公司圖像技術公司(Imagination Technologies)身上(採用該公司IP技術的圖形處理單元——GPU,應用於全球30%的手機以及總計110億台設備中),也發生了一件與中共相關的事情。

早在2017年,圖像技術公司被私募股權投資公司Canyon Bridge收購,而Canyon Bridge背後站著的是中共國企中國國新控股。當時,Canyon Bridge收購圖像技術公司,私下裡是做了一些保證的(這也是英國放行的主要原因之一,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那時已經對中共有動作了),但沒像軟銀收購安謀時那樣,把這些保證寫進正式合同。

因此,中共雖然收購了圖像技術公司,實際上並沒有公司的控制權,控制權在管理層手中。當時,中英關係也還處在「黃金時代」。

但進入2020年來,國際形勢劇變,中英關係也在重新定位中。現在,中共要謀求圖像技術公司的控制權了,方式是委任四位董事,通過控制董事會從而獲取圖像技術公司的控制權。

本來,公司所有者或大股東委任董事是通例,無可非議,但是,中共援引通例,實質是要否定它收購之時所做出的保證,這就引起公司管理層及有關方面的不滿。於是,英國政府介入進來,該公司董事會在召開前24小時被取消,中共「空降董事」意圖落空。

但是,之後中共也迫使該公司CEO Ron Black先生離職了。與他一起辭職的還有另外兩名高管:首席產品官Steve Evans和首席技術官John Rayfield。

據報導,Evans在辭職信中表示,「在仔細考慮了我們業務獨立性和員工未來的現狀之後,做出了這一決定」,「不願成為被中國(中共)政府控制的公司的一分子」。Rayfield則寫到,國新控股的舉動會損害到圖像技術公司在美國開展業務的舉措。

把發生在圖像技術公司和安謀(ARM)的兩件事聯繫起來,吳雄昂的拒絕離職和Ron Black的被迫離職,對比是不是太有戲劇性了?

固然,吳雄昂有其獨特、強韌的個人心理素質,這可以解釋其管理行為中的個性化特徵;但吳無懼職場規則、職業道德,拒絕離職,底氣何來?這就不是僅靠個人心理素質所能解釋得了的,背後一定有所依仗。

例如,因為美國禁令效應,安謀宣布對華為斷供,而吳雄昂控制的安謀中國卻宣布繼續支持華為。而吳雄昂拒絕離職後的一些做法,諸如訴諸「國家重器」「國家利益」、管理層聯名信、員工聯名信、籲請中共各級政府介入等等,手法熟練,中共味道十足,絕非國際職業經理人的正常行為。

本文並不想來解吳雄昂拒絕離職之謎,只是由這個事件,聯想到了中共科技間諜的海外布局問題。當然,這裡不是說吳雄昂就是中共海外科技間諜了,而是說,國際社會對中共的科技間諜布局,應有更強的警惕性和針對性。

上個世紀70年代末,中共搞「改革開放」,開始向海外派出大陸留學生。大家都知道一個現象,當時大約2/3的留學生沒有學成回國,而是留在了海外。這其中有些人,是中共特意讓其留下來的,讓其進入西方主流社會,建立自己的地位和影響力,掌握關鍵科技或重要信息,以備不時之需。

這裡可講個事情來做旁證。筆者的一位前同事,是網絡知名人物,交遊廣泛。他曾對筆者講,在他所知的那個精英圈子裡,不少人出國,國安部的人多曾來找過,有些話說得非常直白,要他們在海外好好經營,不一定非要回來。

從目前已經曝光的一些案例來看,中共的海外科技間諜大致有三種類型。

第一類,科學家間諜。他們長期在海外從事科研、教學工作,功成名就,利用各種機會,把海外重大科技祕密、科研成果帶回大陸。大陸的一些科技進步、中共軍事科技的重要進展,都與此密切相關。

曾有人說,中國GDP的多少多少(好像1/5)都是間諜創造的。2008年中共搞「千人計劃」,一些人暴露出來了,可以說是個大曝光。中共相當愚蠢的,當然,這個愚蠢的背後,是中共的殘忍,對他們只是利用,利用完了就扔了,根本沒把他們當回事、當個人看。

第二類,金融、科技複合型間諜。金融和科技,是西方的兩大優勢,中共羨慕、嫉妒、恨,精心培養金融、科技雙料間諜。我們舉個例子。被稱為諾貝爾獎候選人的著名物理學家張首晟,2013年創立丹華資本,投資逾百家美國具有影響力的科技成果和商業創新公司,自稱「要把前沿的研究方向帶回中國」。

美國2018年11月20日發布的更新版301調查報告,就點名了丹華資本。張首晟與華為關係密切。2018年12月1日,在華為公主孟晚舟加拿大被抓當日,張首晟突然死亡,死因成謎。其實,一些在國際上活躍的中資背景資本,以風險投資的名義竊取科技祕密,對西方國家來講,風險巨大。

第三類,科技企業家間諜。科技進步日新月異,經濟是主要推動力,而科技型企業是主要載體之一。對中共來說,掌控一家國際上重要的高科技公司,其價值遠遠超過了竊取單一某項科技祕密。因為在科技祕密之外,其科研平台和科研路徑、市場網絡、重要客戶資料及各類經濟資源等等,等於都向中共打開了大門。但經濟活動的複雜性,又使得這類間諜很難預防。

中共培養上述三類間諜,也不是一日之功,要長期進行,也是花了不小代價的。

在中美新冷戰的背景下,美國封殺華為,是項重大戰略行動,目的是摧毀中共謀求的全球5G領導地位,而芯片正是美國的利器。應對美國,中共失魂落魄、進退失據,拚命要捂住芯片落後這個致命傷口,就難免手忙腳亂了,而之前長期布局隱藏的一些棋子,現在就不惜拿出來。可是,這非但解決不了中共的實質問題,反而使其海外科技間諜網絡大曝光了。這也算是美國封殺華為所帶來的一個副產品吧。

我們可以預料,圍繞芯片行業,陸續會有一些好戲來上演。#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揭祕】滲透美八大領域 千人計劃遭美反擊
隱瞞參與千人計劃 美華裔醫生涉欺詐被捕
【圖解】美近一年曝光的中共科技間諜案
火燒文件 休斯頓中領館最急於銷毀什麼
最熱視頻
【大選觀察】拿下必贏?看預測最準的搖擺州
【珍言真語】霸氣哥:國際反共 始於香港
【有冇搞錯】中共的雅貪政治 張曉明一字賣470萬
【重播】川普介紹病毒新測試系統:快速簡單
【直播預告】美大選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