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卡自由黨州議員競選人Adrian Travers 談訪:傾聽和服務是我的工作

人氣 66
標籤: , ,

【大紀元2020年08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程志毅北卡報導)一個星期天的下午,在Cary一間開放室內座位的Starbucks 見到Adrian Travers 先生。 作為竟選州議員的侯選人,如何讓北卡的經濟能回歸成為我們的第一個話題。

Travers 認為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病毒,政府和居民都被嚇壞了,就像站在懸崖邊上而惶恐。其實政府和人們都應該離開懸崖邊,安靜下來,讓人們自己作出自己的決定。雖然病毒確實很兇猛,給美國及北卡造成巨大損失,但我們不應該總這樣,應該開放經濟。

他說,北卡在過去的兩個星期內,對中共病毒的檢測量已超過過去兩年對流感病毒的檢測數量。人們不應該慌張,其實病毒影響最大的是老年人群。

Travers 說,「如果我當選,我會為北卡,為社區的重新開放而奮鬥。我們要通過議會來限制州長的行政命,讓政府往後退一步。我們不因該讓北卡的經濟像兩腳同時在開一步車一樣,一邊加油一邊踩閘,最後這部車會廢掉。」

「參與政治是我生命中的一種安排」

長期以來「我總覺得我會參與政治,參與政治是我生命中的一種安排」。Travers 談到參加這次競選的原因。

Travers介紹,今年早些時候,我接到一個來自北卡共和黨的電郵,說是我的選票記錄很高,讓我代表共和黨參加北卡州議會的競選。不過過了幾天我又接到電話,問我要不要代表其它黨參加競選。我答應可以代表北卡自由黨來競選。

為甚麼離開共和黨而為自由黨競選,Travers說,我本人非常傳統,欣賞獨立思考,也願意與選民舉行開誠佈公的討論,而找到我們要解決的問題所在。我希望人們仔細的研究和分析每一位候選人,根據每一位候選人的實際情況來投票,而不是將票全都投給某個黨派。

雖然以前從來沒有參加公共職位的競選,但Travers從小就喜歡觀察和分析不同層次政治人物特別是家鄉鎮級官員處理當地事務的手法和得失。這些觀察和分析讓他感到政治很有魅力。

Travers回憶說,他在早些年參加過Oklahoma 商業管理學習,這種培訓提高了他與人交流的能力。在學習期間他幫助過同學競選班長,效果很好。後來班上為鼓勵他的組織協調,為他專門安排一個高級政治顧問職位。這些經驗讓他認識到現在的不少公共政治人物缺少一個基本的素質和能力,這就是怎樣作為一位與人們溝通的橋樑。讓你的選民表達他們真實的需要。

Travers 說:「成為一位與選民溝通的橋樑是我想做的。」他也批評一些現任的政府官員:「一旦成為政府官員,他們的心思就是怎麼樣利用和顯示他們的個人權利,而不是為選民工作。」

「我作為一名調酒師,我的工作就是傾聽和服務。」在五年多中,Travers結識大量的客人,這些客人由於喜歡他提供的服務成為他的忠實的顧客,有的還成為朋友。同時由於Travers忠誠的態度,也讓他成為位於羅利喜來登酒店除了老闆以外最長的僱員。
一旦從政,Travers說他會像一位好調酒師或經理,為選民提供服務。

「這一輩子在北卡生根了」

 

北卡自由黨州議員競選人Adrian Travers。(Adrian Travers 提供)

Travers 出生於弗吉利亞,在華盛頓州的海邊Sappho和Port Angeles 鎮長大。 Travers回憶說:「魚和蝦是我最常見的朋友。我可以一個人在海邊的樹林裡過夜。」雖然他很雅意這種簡單而誠樸的生活,但父親也沒有讓他和哥哥與現代城市的生活相脫離。週末父親常帶他和哥哥去見識西雅圖。

Travers和哥哥後來都參軍,哥哥在軍隊服務21年,在位於北卡的軍事基地Fort Bragg 退休。Travers原本計劃在五角大樓服務六年,但由於當時民主黨政府的軍事開支減少,也有於家庭的原因,服務三年後就離開了部隊。

2010年,Travers和哥哥在分別17年後在北卡的Fayetteville見面。知道Travers要找個新的地方開始新的家庭生活,哥哥帶他看遍了北卡東面的城市,了解住房市場。Travers最後選擇羅利作為安家點。

Travers 高興的說:「這裡東面靠海,西枕Appalachia山脈。是養育孩子的最好城市。」「我很難想像我和我家哪一天會離開北卡。」

Travers一家在位於大亞洲不遠的地方安家,在家附近有可以釣魚的池塘。在父親的教誨下,一對兒女也學會了釣魚,釣魚也成為Travers一家的愛好。他還說要把父親釣魚的傳家寶和技能傳下去。

Travers也常到大亞洲去購物,因此接觸了華裔社區,並時常有互動。他說他喜歡大亞洲,也喜歡在那裏購物的人們。

提高教師的素質是教育之本

讓居民爭取到更廣泛受教育的機會是北卡自由黨三大理念之一。Travers 說實現這一理念的途徑是讓居民上交的稅錢跟著學生走。

按照北卡目前的法律,居民交的地產稅都分配到居民所在學區。如果學生離開本地的學校到私立學校或其它公立或特許學校上學,這些錢就不會跟著學生走。自由黨認為這種法律限制了學生選擇學校的權利。

Travers 同時也認為這一法律讓公立學校發展受損,讓公立學校老師也失去提高的動力。

他進一步介紹說,由於錢不是跟著學生走,而學校幾乎由教師協會所控制。這是公立學校最大的問題所在。 而提高教師的素質是教育之本。

「教師就像部隊上的尖頭兵,良好的教師隊伍才會教出好的學生,學生才會受到最好的教育。」

北卡要為教師提供良好的待遇,同時也對北卡的教師提出更高的要求,讓他們願意更加努力,更積極地提高自己的業務水平。讓北卡的學校形成這樣一種學術氣氛,把其它州有志的教師也吸引到北卡。如果不願提高的教師也可以自由流動。

給企業鬆綁,讓小企業有活力

Travers 根據自己的經驗和觀察說:「自由黨人和我都認為,政府的過度法規讓小企業變的僵硬而沒有活力。現在政府的大量法規都是由於大公司的遊說的結果,這些大公司不想競爭,只想讓保持市場優勢而繼續掙錢,轉而讓他們有錢請遊說人士繼續支持他們的議員,而這些議員更多的立法讓那些小公司無法立足。」

「作為一名調酒師及從業經理,我最熟悉酒精飲料控制(ABC)管理局的業務。現在全美只有十三個州的ABC酒的經營不是由政府控制的,而北卡的情況更是特殊,每一家ABC酒店都有一個由政府指定管理層,他們的工資也由政府支付。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系統。」

「作為我來講我極希望看到廢除這一系統。作為一位有五年經驗的調酒師,我有機會采樣,品嚐來自北卡的啤酒、葡萄酒及烈酒。在我工作的酒店有美國最好的一種烈酒Conniption Nagy Strength Gin,就是來自於達勒姆(Durham)。在北卡有不少了不起的工業,但是被政府過度的法規而窒息。如果廢除ABC管理系統,而讓私家企業自己決定來採購甚麼、賣甚麼。讓這些酒家來聯繫推銷自己的產品,而不是由ABC店來決定,這樣會讓釀酒廠和酒店都有機會發展和成功。政府應該放手,政府不應該隨手決定誰是贏家誰是輸家。贏家是因為你有錢贊助議員和政府官員的競選,政府又反過來讓這些贏家沒有競爭對手。我們的人們自己來決定誰輸誰贏,而不是由政府。這才是我們的價值。」

Travers 富帶感情的總結說「政府要對限制小企業的法規鬆綁,要廢除一些法規,讓北卡就像一塊松爽的表土,讓本地的企業能容易生根。讓我們的社區變得有活力,有生機。」

願為亞裔出聲

針對華裔很少參與公職競選的狀況,Travers 說他真心願意成為當地華人的聲音。

「我認為我們的社區缺少華裔的聲音。我對華裔注重家庭價值,注重家庭的緊密關係,及華裔勤奮的工作,對工作和事業的投入,以及不畏懼、獨立及高效的品德非常羨慕和尊重。這些也是我父母從小給我的教育。」

「就我所知,華人社區有不少是第一代移民。他們很多從政治角度上可能見到過最壞的也見到最好的表現。我能理解他們來到這個國家就是希望這個國家能讓他們盡情的發揮他們的才能而有所作為,而不是聽從政府的指令甚麼可做,甚麼不可以做。」

Travers 強調說: 「我發自內心的認可這些價值,我謙卑地希望能代表華裔社區出聲。」 ◇

北卡自由黨州議員競選人Adrian Travers和家人。(Adrian Travers 提供)
北卡自由黨州議員競選人Adrian Travers和家人。(Adrian Travers 提供)
北卡自由黨州議員競選人Adrian Travers和家人。(Adrian Travers 提供)

 

 

 

 

 

相關新聞
疫情衝擊經濟 美國最抗衰退的十個城市
危險熱浪襲擊美東 首都病毒測試點全關門
組圖:颶風伊薩亞斯侵襲美國東岸
伊薩亞斯襲美東海岸 致多人死 數百萬戶斷電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提名巴雷特為最高法院大法官
【重播】川普賓州「讓美國再次偉大」集會演講
【新聞看點】疫情嚴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萬
【拍案驚奇】李克強上頭版夾縫 中芯國際被制裁
【老外看中國】美議員克魯茲:台灣是自由燈塔
腿粗小腹胖?老中醫示範3動作 告別下半身鬆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