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私人太空競賽 花費大大減少

人氣 482

【大紀元2020年08月09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Stossel撰文/秋生編譯)本週美國宇航員返回地球。他們的這次太空站之行是美國近10年中的第一次載人發射。

是美國宇航局完成的嗎?不是,當然不是。

這次太空飛行得以實現的原因是政府不管。一個由奧巴馬政府組織的委員會曾經得出結論,認為發射這樣一個飛船需要用12年,耗資360億美元。

但是這個火箭只用了一半的時間,耗資不到10億美元(是預計費用的1/36)。

這是因為它是由埃隆‧馬斯克的私人公司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 X建造的。他做事快,成本低,因為他花的是他自己的錢。

「這就是自由企業的潛能!」航空工程師羅伯特‧祖布林在我的最新視頻中解釋說。

當然,多年前美國宇航局的確把宇航員送上了月球。

祖布林說,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它是受目的驅使,因為美國要讓全世界看看自由人能實現什麼,讓他們感到震驚。

可是從那以後的50年裡,雖然交通工具不斷進步,計算機也越來越小,越來越便宜,可是美國宇航局幾乎沒有進步。

慶幸的是,奧巴馬總統允許私人公司在太空領域進行競爭。他說「我們不能繼續像過去那樣做同樣陳舊的事情。」

隨後,競爭把太空之旅的費用削減至過去的一部分。

為什麼國家宇航局做不到這樣呢?

因為登月成功之後,它變成了一個典型的政府機構,預算超支,進度落後。祖布林說美國宇航局的目標似乎就是「向不同的供應商提供資金」。

供應商們也樂意配合。

祖布林曾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工作,在那兒他曾經發現了一種方法可以使火箭的載重量翻倍。「我們去找管理層、工程師說『你看,我們可以讓有效負載能力翻倍,成本只需要增加10%。』可是他們說『你看,如果空軍讓我們改進泰坦,那他們會付我們錢!』」

美國宇航局支付承包商的開發成本,然後外加10%的利潤。成本越高,承包商的利潤就越大。因此承包商幾乎沒有創新的動力。

美國宇航局都承認這是一個問題。在它的2020年預算申請中,局長吉姆‧布里登斯廷承認「我在控制進度以及控制成本方面一直做得不好。」

美國宇航局在創新方面也做得不好。祖布林說,他們的技術太落後以至於「宇航員帶著他們自己的筆記本電腦進入太空,因為航天飛機的計算機已經過時了。」

我問道,「既然美國宇航局看見了宇航員攜帶他們自己的電腦,那為什麼他們不更新?」

「因為他們有一種整體觀念,認為所有的組件都要進行太空評級。」他解釋說,「太空評級廣泛涉及官僚體系,成本非常高。」

宇航局不在乎高成本,只要航天飛機能在許多議員的選區組裝就行。

「宇航局掌握著大量的就業項目。」航空律師詹姆斯‧鄧斯坦說,「通過把它的中心散布在全國各地,宇航局就會得到更多的不同議員的更多的支持。」

議員們甚至拿宇航局取樂。蘭迪‧韋伯(德克薩斯州共和黨籍)開玩笑說,「我們隨時都歡迎宇航局回到德克薩斯州來花錢。」

私人公司花得少,做得多。馬斯克節約成本的創新發明之一是可重新使用的火箭助推器。

多年來,宇航局都是把助推器丟入海洋。

「他們為什麼要扔掉它?」我問鄧斯坦。

「因為他們一直都是這個做法!」他回答說。

祖布林二十年前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曾經建議設計可以重新使用的助推器。他的老闆告訴他:「想法很可愛,但是如果我們賣出去一個,我們就得倒閉。」

祖布林解釋說,「他們想要維持太空發射的成本居高不下。」

謝天謝地!既然有自負盈虧的企業家參與競爭,太空旅行的成本將會降低。馬斯克不會浪費一個美元,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 X必須與傑夫‧貝佐斯的藍色起源公司、理查德‧布蘭森的維珍銀河、波音、洛克希德‧馬丁等其它公司競爭。

私人企業總是能夠找到政客們無法想像的做事的辦法。

政府不會發明人們買得起的汽車、飛機、蘋果手機等等,這些都要靠企業家們相互競爭、追求利潤來滋生出我們可以擁有的好東西。

必須消滅政府壟斷,因為只有以盈利為目的的競爭才能給我們帶來生活中最美好的東西。

原文The Private Space Ra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約翰·斯托塞爾是一位獲獎新聞記者、暢銷書作家,新近出版著作《他們不該這樣做:為什麼政府輸了,個人贏了?》

本文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從太空返回地球 法宇航員:手拿電話都困難
【視頻】美宇航員搭乘「龍飛船」返回地球
NASA局長:美國狀態很好 飛船會成功返回
NASA說明火星直升機將怎樣工作
最熱視頻
【直播】川普向美國工人發表勝利宣言
【有冇搞錯】五中全會 十四五接續十三五大失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