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文允武一名將 名公子于仲文

作者:本木
金協中彩繪《三國演義》第五回插圖,發矯詔諸鎮應曹公。(公有領域)
于仲文布達假消息攻下金鄉城(示意圖)。圖為金協中彩繪《三國演義》。(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558
【字號】    
   標籤: tags: , ,

名公子于仲文卓越豪邁、英偉挺拔,生長於北周跨越隋朝,歷經三代,出身顯赫的公卿世家,為國家重臣。他帶兵打仗非常雄武,而且足智多謀,一生有許多勝戰功績,然而,于仲文的隕落也和戰爭有關,為何戰神不再眷顧於他?

從小與眾不同

于仲文,字次武。祖父于謹是北周名將,封燕國公、柱國大將軍。父親于曾擔任北周大左輔、柱國大將軍、世襲燕國公。于仲文則官至右翊衛大將軍、光祿大夫。一門皆精英,國之重臣,跨越二朝,歷經三代,是乃顯赫的公卿世家!

于仲文從小就非常聰明,入學以後,沉醉於閱讀,典籍讀完一冊又一冊,從不厭倦。對此,他的父親感到很驚訝,因為一般孩童大都喜歡玩耍,往往把讀書置之腦後,而他這個兒子與眾不同。所以仲文父親就說:「我這個兒子必會振興我們于家。」

九歲時,曾經在雲陽宮拜見宇文泰(追尊為文皇帝,廟號周太祖),太祖問他:「聽說你很喜歡讀書,書中到底有什麼?」仲文回答說:「有如何幫助父親,如何侍奉君主的道理,其實就是忠孝而已。」太祖聽了非常感歎與讚賞。仲文後來又跟博士李祥學習《周易》、《三禮》。

智慧破案  不畏強權

于仲文長大後,卓越豪邁,胸有大志,英偉挺拔,當時人們都稱他為「名公子」。他先是投在趙王屬下,沒多久就升遷為安固太守。于仲文任太守時,處理政務極為明快有智慧,並且不畏強權,凡事都依法辦案。有一次,郡中有任、杜兩家各丟了一頭牛,後來他的屬下找到了一頭牛,兩家人都認為那是他們家的牛,州郡官員很久都無法判決。益州長史韓伯俊就說:「安固于太守自小就很聰明有智慧,可請他來判。」

于仲文了解案情之後說:「這個很容易解決。」他命令二家各驅趕家中的牛群過來,並放出那頭找回來的牛,結果,牛向任氏牛群中走去。他又暗中叫人稍稍地打傷這頭牛,並讓兩家都來看牛的傷勢,只見任氏家人一再嗟嘆惋惜,而杜家人卻神色自若,沒當一回事。仲文因而喝斥杜氏家人,杜氏家人也就俯首認錯離去了。

始州刺史屈突尚是宇文護(北周權臣,宇文泰長兄宇文顥的兒子,在西魏末年和北周前期權傾天下,位極人臣)的黨羽,先前犯了案被捕下獄,但沒人敢辦他的案子。于仲文到本郡後,很快就把他審判治罪了。四川一帶都傳頌著他的德政:「明斷無雙有于公,不避強禦有次武。」

允文允武一名將

于仲文可謂允文允武,博學多才,不但處理政務非常有效率,還能帶兵打仗,而且足智多謀屢建軍功。北周宣帝時,于仲文為東郡(今河南五滑縣)太守,那時楊堅在朝當丞相。尉迥(周太祖宇文泰外甥,封蜀國公、相州總管)在益州起兵作亂,還派人去招降于仲文,于不從,尉迥為此憤怒極了,就派大將宇文威去攻打于仲文,沒想到宇文威的大軍反被于仲文擊敗。

不久,尉迥又派宇文胄和宇文威、鄒紹兩路去攻打東郡。敵兵勢眾,加上郡中有赫連僧伽、敬子哲率眾投敵,于仲文自度寡不敵眾,然而他心在社稷,只好把妻與子留在城中,帶領六十餘騎精兵從西門殺出重圍。敵軍一路在後頭追殺,于仲文且戰且行,隨從戰死十七、八人,最後終於歸還京師長安。尉迥怒而殺死他的三子一女。在京師,楊堅接見他,引入內室,為他的英勇愛國、為他的家屬犧牲流下了眼淚。

于仲文進位大將軍,領河南道行軍總管,並且受命從洛陽發兵征討尉迥所屬檀讓部隊。他這次出征又建軍功,大敗檀讓部,俘虜五千餘人,斬首七百多首級。

于仲文領軍至汴州之東的倪塢,與尉迥大將劉子昂、劉浴德遭遇,他快速進擊破了敵軍。途中臨時駐紮在蓼堤,距離梁郡(今河南商丘)七里。探子帶回情報說檀讓擁兵數萬,諸將心中膽怯,說:「我軍自遠地來到此處,人馬疲敝,不可決勝。」

但是,于仲文讓眾軍快快吃飯,然後列陣大戰。他先以弱師挑戰敵軍,偽裝敗北,待得檀讓軍驕傲輕敵,再派精兵攻擊敵軍左右翼,順利破了敵。諸將意外,都不明白疲憊之師能打勝仗的原因。于仲文笑道:「我們部隊中的將士皆山東人,擅於速進,不宜持久戰。乘勢進擊敵兵,所以能制勝。」諸將都甘拜下風。

檀讓帶著殘部屯兵城武(山東成武縣)。于仲文假裝到遠處書州縣屯兵,並且放話說:「大將軍至,可多積粟。」他用此計鬆懈檀讓的防備。檀讓真的中計放鬆了警戒,殺牛大宴手下。沒想到仲文精選的騎兵突然來襲,拔了檀讓最後的據點。

那時候,檀讓的手下大將高士儒率領萬人駐屯於永昌,另一名手下大將席毗羅領眾十萬屯兵於沛縣,就將攻打徐州。席毗羅之妻子則在他的原根據地金鄉。仲文遣人假裝是毗羅的使者,布達假消息,說明天中午檀讓將到金鄉宣達蜀公尉迥之令,賞賜將士,把金鄉城主徐善淨和鄉人騙了。隔日,徐善淨開城門要迎謁檀讓,仲文帶著精兵和假的尉迥旗幟到來,不費吹灰之力就擒下金鄉城主,並拿下了金鄉。

部將們都勸仲文屠城,仲文說:「這個城是席毗羅起兵之地,應當寬待他的妻子,城中士兵可自行解甲歸田。如果立即屠城,會讓席絕望之下亂屠殺。」眾人都稱善。

席毗羅知道金鄉被于仲文官軍攻下後,恃著兵力眾多,發兵攻打金鄉。于仲文背城結戰陣,並在離開軍隊數里的麻田中設下埋伏。兩方軍陣才交手,後方的伏兵就威猛助陣,曳柴鼓噪,塵埃瀰漫天日,好像軍勢強盛不可當。毗羅軍心驚結果大敗潰逃。于仲文乘勝追擊,賊軍走投無路,情急下投入洙水而死的人無數,水流都堵塞了。檀讓被俘,被裝入囚檻送回京師。席毗羅躲在滎陽人家中,也被捉住斬首。就這樣于仲文以兵士八千平定河南全境。于仲文回京師,天子設宴接見,拜為柱國大將軍、河南道大行台。

軍容整肅 突厥不戰自退

隋文帝建立隋朝,于仲文受命駐屯白狼塞,防禦突厥。次年以他為行軍元帥,率十二總管出擊突厥,遇到突厥部落,斬首千餘級,得牲畜數萬口。在護軍川北邊,他再次與突厥大軍相遇,突厥可汗見他軍容整肅,不戰自退。

仲文除了打仗的軍事才能,治理政務的才幹也很出色。隋文帝憂心吏多奸計,令他勘錄尚書省中繁雜的文簿,查找問題;仲文從文簿錄事中揭發甚多的奸吏,隋文帝嘉賞他的明斷。文帝又常常憂慮從江南運入京師的貨資轉運不及,仲文奏請決渭水開漕渠,並總成其事。

當時,晉王楊廣看中于仲文有將領之才,命他監督晉王軍府之事。突厥入侵時,楊廣為元帥,以于仲文統領前軍,大破突厥。仁壽年間,楊廣被立為太子,于仲文成為太子右衛率。楊廣即位隋煬帝之後,于仲文成為右翊衛大將軍,掌管文武官員人選之事。他也跟隨隋煬帝西征吐谷渾,進位光祿大夫,很受信任。

人生逆轉

于仲文一生戰功無數,然而在他人生中的最後一役——東征高句麗時,大嘗敗績。當時隋軍深入敵方疲弊厭戰,但他執著於建功,又軍中多頭主導,結果十萬大軍死傷慘重。于仲文積極促戰,成了眾將的替罪羔羊而入獄,憂憤致病。于仲文的失敗可說是非戰之罪,那是隋煬帝一朝「大樹將顛」的一個預兆。

一生忠心衛國、屢建奇功的一代名將,因為執著於勝利、建功,反而招來大敗之難,晚歲在牢獄中度餘生,直到病情嚴重才獲釋返家,卒於家中。留下《漢書刊繁》三十卷、《略覽》三十卷。

茫茫人世何所求?人生真諦在何方?留給後人細思量。

資料來源:

《隋書.卷六十 列傳第二十五》

@*#

(點閱【經典歷史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歷朝歷代皇家子嗣,除了繼承皇位的兒子外,其他皇子多被封為「王」,而凡是有王爵的人都可稱為「王爺」。與唐宋和清朝的王爺只是虛銜相比,明初王爺職銜的含金量很高。他們不僅有封地,還有官署和軍隊,而他們主要鎮守在邊疆及內地的主要城市。比如明成祖朱棣就曾被封為燕王,封地是今天的北京一帶。
  • 呂蒙正,字聖功,河南洛陽人,在宋太宗、宋真宗時三次擔任宰相,對上遇事敢言,對下則寬容有雅量,被人稱為一代賢相。他自幼受家庭影響,敬信神佛,敬奉佛法,為人仁慈厚道,參加科舉考試時金榜題名,狀元及第。以下為《宋史•呂蒙正傳》中記載的幾個小故事,給人以啟迪。
  • 漢朝時能夠做到京兆尹的人,那可一定不簡單,其地位就相當於今天北京市的市長,掌握著首都的行政大權。漢宣帝時期的京兆尹張敞就是這樣一位頗具治理才能的官員,史載,朝廷每有大的事情商議,他總能博引古今,拿出符合實際的舉措。不過,就是這樣一位國家重臣和能臣,卻不拘小節,甚至還傳出了每日為夫人畫眉的趣聞。
  • 在秦始皇統一天下後,開始設置負責監察的言官、諫官,官名為諫議大夫、諫大夫等。東漢時正式定名為諫議大夫,其地位雖然不高,但可「諷朝政之得失,諫皇帝之功過」。中國歷朝歷代都有名留青史的諫臣,唐太宗時期的諫議大夫魏徵就是典型例子。而北宋真宗和仁宗朝的「魚頭參政」魯宗道,也是一位錚錚諫臣。
  • 東漢和北宋名臣不凡的「雙城記」。看程昱怎樣把一個空城變回殷實之城?大洪水當前蘇軾怎變出治水大軍救下一城人?
  • 于成龍當羅城縣令時,戰亂後縣中居民才六家,遍地榛莽,沒有城郭,沒有官邸。于成龍卻用感人肺腑的精誠堅持下來,安撫殘餘百姓,捕治盜賊,寬免徭役,建立學校、養老院,依次施行興利除弊的措施,為官七年,縣中大治。
  • 唐代大詩人李白在讚美守疆戰士忠君報國的組詩《塞下曲》中有這樣兩句:「功成畫麟閣,獨有霍嫖姚。」詩中所言的麒麟閣在漢代未央宮中,因漢武帝元狩年間打獵獲得麒麟而命名。公元前51年,漢宣帝因匈奴歸降大漢,回憶往昔輔佐漢室的有功之臣,遂令人將十一位功臣的畫像置於麒麟閣內,「法其容貌,署其官爵、姓名」,以示紀念和表彰。這十一位功臣是霍光、張安世、韓增、趙充國、魏相、丙吉、杜延年、劉德、梁丘賀、蕭望之、蘇武。
  • 老子曾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孔子亦從「天無私覆,地無私載,日月無私照」引申出「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的至理名言,即世人應當效法大自然對待萬物的公平,不以一己之私和個人好惡、不屈服於壓力對待人與事,換言之,就是依照公認的道理或公平的標準待人處事,謂之「秉公」。
  • 北宋名臣范仲淹,以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感動無數仁人志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