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在激情政治時代呼喚理性話語

人氣 279

【大紀元2020年09月1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Gary L. Gregg撰文/秋生編譯)一個政黨聲稱自己是唯一能夠將國家從混亂、暴力和經濟衰敗中拯救出來的政黨,另一政黨則聲稱自己是挽救科學、尊嚴和民主自身的唯一希望。

美國正在開啟一場近代史上最令人悲觀的總統競選。為了獲勝,民主黨需要描繪一幅分裂的美國圖景:黑暗勢力已經掌權,因此必須剷除;為了拯救美國的未來,我們不能再浪費時間了;從執法醜聞到瘟疫大流行,唐納德‧川普(特朗普)註定是一切不幸事件的罪魁禍首。

為了在瘟疫大流行以及嚴重的經濟衰退期間贏得連任,共和黨人需要把對方最黑暗的一面描繪出來,聲稱他們是那些決心要摧毀美國,甚至也許是,整個西方文明的激進分子所愚弄的對象。

在2020年,兩黨都希望他們的基地被恐懼和焦慮動員起來,就像白細胞被激活來擊退並殺死入侵體內的病毒一樣,政治基礎也被雙方武器化了。

兩大政黨都對自己的最佳利益進行了權衡,可是這符合美國人民的利益嗎?這就是我們在分裂的21世紀所能期待的嗎?這樣一場令人悲觀的選舉會有怎樣的後果?

信任被侵蝕

讓我們先從後果說起。兩黨都在培養一種心態,這種心態在選舉後的環境中可能被證明是極其危險的。雙方都已經擔心對方正在竊取選舉。

民主黨人開始在政治辯論中傳播謠言,說川普正在與外國人合作;說他企圖關閉郵政服務,以阻止人們投票;說他即使輸了選舉,也將拒絕辭職。

川普聲稱,通過郵政投票是民主黨竊取選舉的一種方式,他的一些支持者甚至提出冠狀病毒是一個虛構的陰謀,將在選舉後消失。

無論誰贏得選舉,會有多少美國人拒絕承認選舉結果合法?這是我們這一代人所見過的對體制的最大威脅。當很大一部分人不相信選舉結果時,人們怎麼能指望一個以代議制民主為基礎的共和國能夠生存下去?

如果我們的政治領袖鼓勵其中一方將其他美國人視為危險、媚外、執意摧毀他們所珍視的一切,美國人民怎麼可能有希望成為一個團結的民族呢?如果每一個決定和每一個問題都是透過政治懷疑的鏡頭來看的,並且假設對方總是出於錯誤的理由做錯誤的事情時,我們怎麼能團結起來同外敵作戰呢?

我們在疫情中已經經歷了這種情況,似乎沒有人願意相信對方。口罩是公共衛生需要的嗎?還是反自由的陰謀?把我們的孩子送回學校,對他們和他們的教育來說是最好的事情嗎?抑或這是一種精心策劃的政治舉措,為的是在疫情大流行期間營造一種正常的氛圍?

一定要這樣嗎?

最基本的辯論

為了找到答案,我重新研究了美國憲政最開始時的最基本的辯論。我向大家推薦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的《聯邦黨人文集》第一篇。這篇文章是在制憲會議簽署新憲法的幾週後寫的,也是在關於批准新憲法的全國性辯論剛剛開始的時候,它開啟了一項由美國人書寫的最重要的政治哲學著述計劃。

賭注再高不過了。正如漢密爾頓自己所說,其後果「不亞於聯邦的存在」和「一個帝國的命運。」他說,當時的事件將證明:人們是否真的有能力通過「反思和選擇」自由選擇政府形式,或者是否他們註定永遠受制於意外和武力的擺布。

儘管賭注如此之高,漢密爾頓還是建議參與辯論的人要謙虛適度。由於眾多原因,人們會有錯誤的認識,有太多的成見和偏見,以及能把任何人引入歧途的不良信息,因此,他說,每個人「無論多麼相信自己是正確的」,都應該以適度的態度對待爭議。

他進一步警告了黨派精神的危險性:「沒有什麼比缺乏容忍更錯誤的了,雖然這種精神在任何時候都是各政黨的特徵。」

正如他的美國同胞在1787年所需要的一樣,我們在21世紀也需要這樣一個教訓。他警告說,政治上的威脅、武力和懲罰都無法改變人們的信仰,「因為在政治上和在宗教上一樣,企圖用火和劍來使人改變信仰都是荒謬的,兩種異端邪說都很難通過迫害來治癒。」

在我們的憲政剛剛建立之初,在利害關係與今天一樣高或更高的情況下,漢密爾頓敦促他的美國同胞們用理性和冷靜的思考,而不是過於激烈的言辭和分歧,作為辯論的工具。他主張用一種反思的言辭,而不是激情;適度而不是偏狹。

而如今,我們的政黨領袖,就像他們經常做的那樣,試圖利用我們的分歧、我們的激情、我們的偏見和我們的偏執來為他們自己的利益服務。憑藉社交媒體的擴音器,更激進的政治基礎如今成了我們當中聲音最響亮的一些人。隨著我們把彼此逼得越來越遠,美國的自由政府實驗也陷入了危險之中。

1787年,漢密爾頓領導了一場政治運動,為美國人民制定了全新的政府形式。他的言辭既博學又冷靜。他不僅保持了他的斯文和理性的原則,而且他和他的聯邦黨夥伴也贏得了辯論。

或許我們目前的政治辯論並非不可避免。如果我們給它一個機會,並且要求我們的黨派領導人也能照做,也許理性的聲音仍然可以贏得勝利。

原文A Call for Reasoned Discourse in the Age of Impassioned Politic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加里‧L‧格雷格是即將出版的《反思與選擇:聯邦主義者、反聯邦主義者和定義美國的辯論》的編輯,也是麥康奈爾中心播客節目的主持人。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美國總統和他們的軍事決定
【名家專欄】媒體炒作迫使政府擴大支出 (1)
【名家專欄】從2020年視角審視麥金利當選
【名家專欄】美國大選:老年選票是關鍵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鮑威爾為何離隊 她為誰而戰
【新聞看點】拜登宣布「內閣」?川普兩線包抄
【遠見快評】史詩級訴訟開打 鮑威爾為何單挑?
【拍案驚奇】過渡開始未言敗 川普有祕密武器?
【十字路口】川普重磅訴訟啟動 中共3經濟風險
【西岸觀察】川普同意交接 以退為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