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之害 農場主轉向露營地

人氣 20

【大紀元2020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達綜合報導)班戈小鎮的愛麗絲‧希克曼(Alyse Hickman)小型家庭酒莊,通常只靠現場賣葡萄酒和偶爾的婚禮活動來賺錢,受疫情之害,今年的經營極其慘淡。由於中共病毒瘟疫(武漢肺炎)大爆發,室內嘗酒和群聚叫停,他家(Hickman Family Vineyards)現在唯一來錢的辦法是把部分土地改造成露營地,以每晚約50美元出租帳篷或房車空間。

數以千萬計類似物業與Hipcamp簽了合約,這是以舊金山為基地的初創公司,在疫情下正以破紀錄的速度增長。這些營地在五一勞動節期間異常繁忙,秋季到來時估計也會是露營旺季。「這樣,我們至少可以還清帳單。」愛麗絲說, 她和丈夫於2002年建起了這座酒莊,「許多人回來兩三次,並且,把朋友也帶來了。」

Hipcamp從每個交易中收取10%的佣金和少量預定金費用,說,今年每個營地收入比去年多三倍以上,愛麗絲認為,她家比上年增加50%,即便整體收入減少了四分之三。

無論是酒莊、養牛場還是蔬菜農場,由於旅遊業、酒店業近乎崩潰、餐館營業額驟降、農場莊園的業主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因為這些企業依靠客流量來運行,加之社交疏離規則和對室內活動的限制,食品生產商則因餐館突然關閉和取消節日和現場活動而陷入供應過剩。

Hipcamp 通常被稱為露營Airbnb,這個類比有助於解釋其運作方式,也強調了旅遊經濟正在發生的戲劇性變化。而Airbnb業務多年來在大城市蓬勃發展,今年卻因大城市經濟封鎖而受到影響。然而,正如CNBC在8月份報導的,隨著城市居民尋找快速度假,農村地區房東的收入比2019年增長了25%。

疫情下的旅遊業

露營是瘟疫期間獨樹一幟的經營活動,廣受歡迎,只要有大量的空間,衛生間等設備保持清潔就行,但客流量密集的露營地受到疫情影響,有些已經關閉。隨著大多數夏令營取消,航空旅行減少約75%,家庭駕麵包車駛向曠野做短期旅行,這時,人們發現了Hipcamp。

公司創始人兼總裁阿麗莎‧拉瓦西奧(Alyssa Ravasio)說,公司成立於2013年,第一筆生意成交在加州,但在德克薩斯州等州迅速擴張,因那裡缺乏公共露營場地。8月下旬,Hipcamp首次跳出美國,收購了澳大利亞的 Youcamp,並進軍加拿大。「人們倦於鎖在室內,又不想住旅館、上飛機,安全第一。」阿麗莎說。

但在疫情早期,Hipcamp也曾遭受重創,當時人們亂了手腳,撤銷了一切旅遊活動,公司在4月間不得不裁員。露營預定下跌80%,公司復工很晚,因想要保障營地健康安全措施到位。然而,過去幾個月出現了戲劇性的轉機。

在希克曼酒莊,遊客可以玩特奧滾球 (Bocce),繫繩球(tether ball)等,還可以享用酒類和飲料。露營業務快速增長,即使她露營地從五個降到三個,以擴大空間,並確保遊客舒適地共用兩間浴室。

但,露營地經營並非沒有挑戰,其中最大一個就是氣候問題,從加州野火到龍捲風再到洪澇,如,東南部和高爾夫海灣(Gulf Coast)近年來就遭遇過這些天災。或有些地區過於炎熱等,每逢出現這些情況,就免不了出現許多退款現象。

這不是Hipcamp可以獨立解決的問題,但阿麗莎說,公司至少可以幫助客戶在其土地上進行再投資,並促進一種更可持續的旅行形式。Hipcamp 最近增加了一項功能,允許營地主人經營野餐晚餐、團體騎馬、瑜伽課程或生態之旅。「人們希望親近大自然,體驗野外生活。」

規則的束縛

在市場經濟中,企業發展常常找招來業界同行和政府的關注,法律法規不可避免的應運而生。Airbnb就一直受到住宅區短期租金法律的困擾,這是酒店業同行努力的後果,因後者抱怨前者有失安全、稅收失公。而Uber 和Lyft也在和加州的新法律作鬥爭,該法律規定司機必須被視為員工,而不是合同工。

阿麗莎坦承,Hipcamp必須面對一套複雜的規則,告誡業主:「做好功課,確保您遵守所有當地法律。」

但遵守規則並不總是那麼簡單。一位在加州北部海岸附近的一位露營地東家不想談話被錄音,因為擔心該州一項名為《威廉姆森法案》(Williamson Act.)的具體法律。該法允許:不對不在其大型農場上開發商業項目的業主徵稅。但卻沒有明確界定露營地和房車營地算不算商業項目。◇

責任編輯:朱涵儒

相關新聞
加州在南太浩湖確診5年來首例鼠疫
新澤西週末好去處(8月29日 – 9月20日)
加州火情最新進度更新
兩極分化 加首都經濟復甦不均衡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數字極權主義侵襲 最後的自由之戰
【珍言真語】張崑陽:痛心同伴陷囹圄 堅持抗爭
【新聞大家談】至暗時刻 重現奇蹟關鍵密碼
【財商天下】公私合營復活?「待割韭菜」出逃
【薇羽看世間】釋放大海怪 舞弊陰謀無處遁形
【微視頻】川普記者會正名 拜登社會主義改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