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代京兆尹張敞不拘小節 為夫人畫眉留佳話

文/周曉輝
頤和園長廊彩繪:張敞畫眉(Shizhao/維基百科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789
【字號】    
   標籤: tags: , ,

漢朝時能夠做到京兆尹的人,那可一定不簡單,其地位就相當於今天北京市的市長,掌握著首都的行政大權。漢宣帝時期的京兆尹張敞就是這樣一位頗具治理才能的官員,史載,朝廷每有大的事情商議,他總能博引古今,拿出符合實際的舉措。不過,就是這樣一位國家重臣和能臣,卻不拘小節,甚至還傳出了每日為夫人畫眉的趣聞。

為官清廉 直言進諫

張敞,字子高,河東平陽(今山西臨汾西南)人。祖父張孺為上谷太守,後舉家遷徙到茂陵(今陝西興平東北),父親張福在漢武帝時期官至光祿大夫,所以他出生在一個官宦世家。起初,張敞做了一個鄉官,後補為太守卒史。由於為官清廉,他又先後補為甘泉倉長、太僕丞。其上司太僕杜延年甚為看重他。

當時漢昭帝駕崩,昌邑王劉賀即位,但他行事不符合法度,任人唯親,很讓人擔憂朝廷的命運。張敞遂上書進諫,批評其在當皇帝後不能「選賢聖承宗廟」,而且不但不重用輔政大臣,還任用其在昌邑時的小臣,這是很大的過失。

進諫十多天後,劉賀被廢黜,漢宣帝即位。張敞因為直諫出名,被提拔為豫州刺史。此後,他多次上書進諫忠言,宣帝以其忠心之故,擢升他為太中大夫,與于定國同為平尚書事。不久後,因為他的直言得罪了大將軍霍光,而被派去主管節減軍需用度之事,後又被調任函谷關都尉。

宣帝即位後,因為擔心劉賀謀反,就將忠心的張敞遷徙為山陽太守,暗中監視劉賀。山陽是昌邑王以前的封地,劉賀被廢後也居住在此。張敞經過仔細觀察,發現劉賀只是沉迷酒色,並無心思也無能力起事,便據實上奏宣帝,讓宣帝放心。

權傾朝野的霍光去世後,宣帝開始親政,還封霍光的兩個兄長為列侯、霍光的兒子霍禹為大司馬,自此,霍氏家族多人出仕。對此現象,張敞又一次上書,以史為鑑,指出因為霍光的緣故盛寵霍家,會使其驕縱、君臣之分不明,因此請求罷免霍氏三人的侯位等,並給出解決之策。宣宗儘管認為他說的是對的,但並未採納。後來霍氏家族果然因為恃寵驕縱、橫行霸道被滅。

漢宣帝
張敞因為直諫出名,被提拔為豫州刺史。圖為清 陳士倌 《聖帝明王善端錄(漢)冊.漢宣帝》。(公有領域)

張敞任山陽太守後,境內承平,五十萬的人口中盜賊都很少。當他聽說勃海、膠東盜賊很猖獗,就上書請求去那裡為官,以盡忠孝之節,並表示「願盡力摧挫其暴虐,存撫其孤弱」。

膠東是景帝之子劉寄的封土,傳至其曾孫劉音,少不更事,劉音母王氏,專喜遊獵,政務益弛,所以治安混亂。宣帝看到張敞的上書後,遂遷其為膠東相,賜黃金三十斤。張敞來到長安面見宣帝,說勸善懲惡需要制定賞罰標準,宣帝允許其自行處置。

張敞到膠東後,公開設賞金,如果盜賊悔過,可免除此前的罪過,而官吏衙役追捕盜賊有功者,俱得升官。很快,盜賊解散,吏民歙然。他還勸諫王氏停止遊獵,王氏從諫,自此深居簡出。

治理京城有妙招

張敞政績斐然,宣帝自是看在眼中。當時都城長安的治安一直不好,偷盜者尤多,老百姓為之所苦,換了好幾任京兆尹都沒有辦法解決。宣帝於是下詔讓張敞進京擔任新一任京兆尹。

張敞上任後,暗中查訪,並詢問長安城內的一些老百姓,終於查出偷盜之首原來是幾個家境很富足、外出時還有童奴相隨的人。他們的鄰里都以為他們是忠厚的長者。張敞馬上派人分頭將幾個盜首召至府中,列舉了他們所犯的案子,並要求他們將諸竊賊全部交出,以此贖罪。

盜首們擔心同夥生疑,就向張敞提出暫時授予他們小官職,張敞同意了。盜首們回去後,大擺宴席慶祝,邀請了所有的竊賊,這些竊賊一個個都喝醉了。按照約定,盜首們在每個盜賊衣服的背後都塗上紅色,好讓守候在門外的捕役辨認,這樣一下子抓捕了數百名盜賊。從此,長安城內秩序井然,幾無偷盜事件,宣帝對張敞大加讚賞。

因為為人敏疾、賞罰分明、見惡輒取,張敞在京兆尹這個位置上做了有八九年,算是比較長的時間。朝廷每有大事,他總能拿出合適的主張,宣帝基本是言聽計從。

因為為人敏疾、賞罰分明、見惡輒取,張敞在京兆尹這個位置上做了有八九年。(薯餅/大紀元)

不拘小節 為妻畫眉

張敞為官不拘小節,經常在散朝後步行回家,有時還會經過青樓的所在地章台街,但他也不以為意。

京城達官貴人家都聽說他常常在早上為他的夫人畫眉後,才去上朝。他畫的眉毛很漂亮。據說,他的夫人幼時受傷,眉角有了缺陷。張敞夫妻恩愛才會有如此舉動。

有司上奏宣帝,宣帝就當著文武大臣的面問起此事。張敞答道:「臣聞閨房之內、夫婦之私,有過於畫眉者。」潛台詞就是閨房之中,還有比畫眉更過頭的玩樂事情,皇帝應該問的是他國家大事是不是處理好了。宣帝聽後,一笑置之。而張敞畫眉這件事也被載入正史,流傳後世,多用來比喻夫妻之間感情好。

治世之能臣

其後,因受讒言被誅殺的光祿勛楊惲牽連以及致手下小官吏死亡,張敞被宣帝削職為民。在其離任後幾個月,京師的治安又出現了大問題,而冀州也出現了大盜賊。宣帝不由得再次想起了張敞,就派使者去其家宣召。

使者到張敞家中時,其家人都十分惶恐,有的還哭了起來,唯有張敞卻鎮靜自若,笑著說:「我已是平頭百姓,郡吏就可以抓捕我。如今朝廷派使者來,必是天子要再度起用我。」隨即跟隨使者入朝,並向宣帝懺悔自己的罪過。宣帝任命他為冀州刺史。

張敞到任後,境內的廣川王宮接連發生盜竊案,可是總破不了。他就派密探偵察盜賊的居住之地,並殺掉了賊首。他根據偵察所得的情況了解到,廣川王的內弟及同族宗室劉調等人都與盜賊有關係,王宮是盜賊的庇護所。於是,張敞親自帶領冀州的官吏,出動數百輛車,包圍了廣川王宮,並直接指揮,將劉調等人從宮中搜出,當即全部斬首,並懸首級於王宮門外。張敞在冀州任職一年多,當地的盜賊就絕跡了。

後來,宣帝又任命張敞為太原太守,實際任職僅一年,便使太原郡秩序井然。

宣帝駕崩後,元帝即位。待詔鄭朋向元帝舉薦張敞,說他是先帝時的名臣,可以輔佐皇太子。元帝徵求前將軍蕭望之的意見,蕭望之認為張敞是治煩亂的能臣,但「非師傅之器」。元帝遂派人徵召張敞,想任命他為左馮翊,但遺憾的是,張敞剛剛因病去世。

一代能臣,在輔佐完宣帝,完成自己的使命後離去,但在歷史的書頁上業已留下了清晰的印記。

參考資料:《漢書‧張敞傳》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房玄齡常常告誡他的兒子們:「不能驕奢,不可沉溺於聲色;一定不可以用地位門第,去欺凌他人!」他彙集了古今聖賢的家誡格言,寫在屏風上,令諸子各取一扇,對他們說:「你們如果能留意這些家誡,就足以保身成名。」又說:「漢朝的袁家,歷代保有忠節,是我所崇尚的,你們也應該傚法。」
  • 曾短暫擔任中華民國總理的錢能訓,字幹臣,是清末人,1869年出生於浙江嘉善縣,是吳越武肅王錢鏐的第三十六代孫。他的父親錢寶廉是道光年間的進士,曾任吏部侍郎和刑部侍郎,為正二品官員。
  • 房玄齡十八歲時,本州舉薦他應進士考,及第後被授羽騎尉。吏部侍郎高孝基,一向被認為有知人之明,見到房玄齡後深加讚歎,對裴矩說:「我見過的人多了,還從未見到像這位郎君那樣的人。他將來必成大器,但恨我看不到他功成名就。他會位高凌雲。」
  • 在西漢史學家司馬遷撰寫的《史記‧循吏列傳》中,春秋時期楚國的令尹(宰相)孫叔敖被其列為「循吏之首」。「循」意思是遵循道義、順應時勢,也就是說,孫叔敖被視為遵循道義、順應時勢的官員之首。
  • 《三國演義》中有寫到一幕是諸葛亮到江東舌戰群儒,在這群儒生中有一位是少年成名的陸績,字公紀。他從小就非常孝順,年紀輕輕就頗有名氣,後被拜為太守,其為政清廉,深受百姓愛戴。
  • 作為名臣,張養浩是元朝三俊之一;作為文學家,他更是元曲作家中的泰斗。今人對張養浩的了解,大概就是從那首《山坡羊·潼關懷古》開始的。
  • 自孟子道出「我善養吾浩然之氣」的千古名言,其剛正、博大的氣魄深受歷代文人仰慕。他們甚至化用這句話為名取字,時時激勵自己,其中最知名者有唐代的孟浩然,還有元代的一位名臣兼文學大家——張養浩。
  • 于成龍
    于成龍是清朝著名的廉吏,45歲才出來做官,當過知縣、知州、知府、道員等地方官,較高層級則為藩臬按察使、布政使二司、督撫大員。到哪他都勤政廉潔,到哪都深得民心。史書對他的評價是:「得民心如此,古史罕見。」
  • 唐朝安史之亂後,唐皇增添了許多節度使,節度使管轄的地區稱為藩鎮。在隨後的一百多年間,藩鎮的形勢是比較穩定的,但與安史之亂前的大唐盛世相比,中央政府並不能完全控制節度使,因此,唐朝中後期時有節度使叛亂。而在中唐的亂局中,一位「戰王爺」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
  • 劉大夏曾有兩句名言,一是「居官以正己為先,不獨當戒利,亦當遠名」;二是「人生蓋棺論定,一日未死,即一日憂責未已」。前一句的意思是:做官要首先正己,而後才能正人。只有不圖名利,才能真正做到清正。後一句則是說:嚴於律己要自始至終,不可有一日鬆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