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說謊成性 中共豈能代表中國人民

——中共不能代表中國人民的N個理由之三

袁斌

人氣 261

【大紀元2020年09月15日訊】1989年12月,時任中國國防部長的遲浩田訪美,在國防大學演說時,面對聽眾關於「六四」的提問,遲浩田竟當眾表示:「天安門廣場上沒死一個人」

此言一出,群情譁然。

事隔四年,2003年的春天,被瞞報許久的SARS已在中國大面積擴散,發展成為威脅到全世界七十億生命的可怕瘟疫。就在這種十分危急的情況下,4月3日,時任中國衛生部長的張文康竟然仍在新聞發布會上信誓旦旦的宣稱,SARS在中國已經得到了控制,「北京有12 例SARS,死亡3例」。但幾天後的4月19日,北京301醫院蔣彥永大夫向媒體提供的證詞即爆出真情:到4月3號為止,單是北京309醫院就已經接收了60個感染SARS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大大超過了張文康公布的數字。

消息公開後,世界輿論為之震驚!張文康因此被輿論冠名為「謊言部長」。

在中共歷史上,如此說謊遲浩田和張文康顯然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翻閱中共從起家到今天的八十多年歷史,可以說它是無時不撒謊,無事不撒謊,撒謊成性到了極至,謊言多得俯拾即是。中共的歷史完全稱得上是一部名副其實的謊言史。難怪大陸民眾譏諷說,「共產黨的報紙除了日期是真的,其它都是假的!」

中共不僅撒謊成性,而且建立了一整套系統精緻的「謊言保障機制」。正因為有了它,中共才敢於不斷的造謠,並得以成功的保證他們的謊言不被人輕易的識破。多年來直到今天,中共的謊言之所以一再成功的矇騙了那麼多人,而且把他們矇騙得那麼深那麼久,關鍵就在於此。 黑箱式的造假系統是這套機制中首當其衝的部分。

謊言最怕爆光,古今中外的謊言製造者都明白這一點,因此無一不竭盡全力對造假過程進行封鎖和保密,中共更是精於此道。在他們的操控下,所有的謊言造假過程完全都是黑箱操作,外人根本無從了解其中的內幕。而且,造假過程中所涉及到的所有人物,不管各自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均受到中共的嚴密控制,其人身安全、生活、工作、就學、前途,全部被脅持,配合中共是所有人唯一的出路。

「謊言保障機制」的另一個部分是不斷完善的說謊藝術。作為當今世界的謊言高手,中共不但集古今中外說謊藝術之大成,而且不斷的對它們加以改進和完善,甚至還有許多超越前人和同輩的發明創造。經過幾十年的反覆歷練,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今天中共的說謊藝術已經完全達到了爐火純青的水準,不是一般同類能夠企及的。藉助於它,中共謊言的所謂感染力和可信度明顯增強。

嚴密的信息封鎖構成了「謊言保障機制」不可缺少的另一個部分。一方面,中共不遺餘力地封鎖所有非官方的信息渠道,特別是來自國外民主國家的新聞報導,對一切敢於傳播被官方禁止的信息的人和所謂有關的「大案要案」,均予以無情打擊;另一方面,它們還竭盡全力壓制一切反對的聲音,不給被打擊的人任何辯解的機會,從而不讓民眾了解到任何非官方的信息。

無所不在的精神控制也是「謊言保障機制」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中共利用自己掌握的國家機器,長年累月和竭盡全力的通過各種形式,對大陸人民進行瘋狂的「洗腦」,試圖讓國人全盤接受他們荒謬不堪的「黨文化」,將一切與此有別的思想統統從自己的頭腦中驅除出去,從而成為他們的精神奴隸。在歷次政治運動中,這種「洗腦」更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從小到大所受的都是所謂「黨的教育」,久而久之,人們滿腦子裝的也都是「黨文化」的那一套,很多人的思想都被它禁錮,完全喪失了獨立思考和分辨真假的能力。

上述「謊言保障機制」的四個部分,既各有分工,又互相依賴和支撐,缺一不可。其中黑箱式的造假系統使人無法了解謊言編造的內幕,從而為謊言築起了第一道防護牆;在此基礎上,不斷完善的說謊藝術又巧妙的增添了謊言的所謂感染力和可信度;而嚴密的信息封鎖則成功的把人們隔離在了事實真像之外;最後,無所不在的精神控制又進而讓人喪失了對謊言進行質疑和辨別事情真假的基本能力。

不過,至今仍有人以為,說謊只是中共個別掌權者的所為,不是黨的責任;還有些人認為,現在的黨已經承認了過去的造假事實,改正了錯誤,不會重犯了。這些出於善意的看法,源於對中共的本質缺乏足夠的了解。其實,說謊是中共與生俱來改變不了的本性,不管誰掌權,也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或者將來,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就必定要說謊;而且一旦搞起政治運動,就會更加肆無忌憚變本加厲。

按照中共的「黨邏輯」,黨的利益高於一切,說謊不但不是什麼丟人的事,而且光榮無比;只要黨的利益需要,什麼謊都能說。中共從起家到今天之所以謊言不斷,根源就在於此。所以,如果有一天中共不說謊了,那它也就不是共產黨了。只要它還是共產黨,就必定要造假說謊,特別是在重大的善惡、是非問題上,就更是如此。

在《紅朝謊言錄》一書的序言中,陳奎德先生曾對同樣熱衷和擅長說謊的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做過一番精闢透徹的對比,他說,「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二者都是靠暴力和謊言來維繫(即毛澤東所說的『槍桿子』和『筆桿子』)。但仔細深究,共產主義那一套更精緻、更偽善,甚至常常還『敢於』訴諸道德情感。可以說,共產主義是有史以來虛偽到了頂峰的意識形態。換言之,共產主義所依賴的,是一套精雕細刻的謊言體系,而法西斯主義的話語脈絡,則粗糙得多,也不成體系。」「所以,在某種意義上,甚至可以說,共產政權對謊言的依賴,甚至超過了其對暴力的依賴。」中共的歷史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

試想,如此說謊成性欺騙世人的中共豈能代表中國人民?!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洪達:從國際笑話看中共造假
隋志:栽贓自焚案 中共害全國
專訪呂秉權:從疫情造假看中共體制的謊言
隋志:中共造假 謊言欺世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習紀念抗美援朝放狠話 六大動機
【一線採訪視頻版】無錫37訪民蓋手印 揭零上訪黑幕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講:拜登利用公職撈錢
【拍案驚奇】五中會場突增軍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珍言真語】王岸然:川普借「硬盤門」助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