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于溟:揭大陸恐怖囚室 憂12名港人

人氣 1255

【大紀元2020年09月16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遭到中共海警拘捕、祕密關押於深圳的12名港人,目前仍音訊全無。曾因堅持法輪功信仰,先後遭到中共關押4次、長達12年的旅美前大陸企業家于溟再度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中共擁有整套集古今中外之邪惡大全的整人方式,異見人士或社會運動者等等,一旦遭到關押,即面臨中共警察所謂的「四大工作法則」,「打擊自尊,貶低人格,損害健康,最後一個就是毀滅靈魂。」

港人應如何救12名手足?大陸正義律師可幫忙

「我非常知道中國大陸看守所、監獄和勞教所當中的那些非人的待遇,也為這些被關押的手足擔心。」于溟以自身經驗建議這12名港人的家屬,將目前所知的相關情況儘量曝光與傳播,讓外界知曉。並前去積極營救,要求會見,有條件的話,可尋求大陸正義律師幫助,「他們會非常盡心、用心的去爭取當事人的權益。」

于溟曾受到大陸人權律師王宇、王全璋、董前永及江天勇的幫助。而被釋放後的于溟也曾參與營救被囚的法輪功學員。他強調,依據中共的法律規定,獄方或看守所無權拒絕家屬或律師要求會見受關押者,「它不讓見肯定是違法的,我們就逐級挨個,到哪兒都去控告他們。」

「香港的手足家屬也要去,它不讓你見,你要記住誰不讓你見的,他是誰、什麼職務、警號是多少,把這些全部記錄,走到哪一步,就把這些東西及時的公布天下。」于溟建議家屬透過微博、臉書、推特等,借眾人的力量傳播信息,「邪惡就是怕曝光」。

而目前因「港版國安法」受美國及國際制裁的中共,也會因害怕再受制裁而有所忌憚,「儘早的這樣去做,可能就會有一個很好的結果,不能讓它肆意的踐踏被關押的人。」

邪惡迫害下 如何克服恐懼

于溟原是一名大陸成功的企業家,擁有一家時裝公司,旗下有100多名員工。1996年修煉法輪功後,遵循「真、善、忍」經營事業,業績出奇平順地蒸蒸日上,他還提供大量國營企業下崗工人工作機會。1999年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于溟因此家破人亡,家敗業衰。

「1999年開始打壓法輪功修煉者的時候,我們內心也是一片空白,不知道應該何去何從,不知道該怎麼辦。」于溟第一時間想到法律可以主持公義,想到至各級政府上訪,以刷洗法輪功的清白。但這不僅徒勞,還為他帶來牢獄之災。

「我被抓了以後,也是非常恐懼的。」慢慢沉澱思維,于溟回憶自己修煉後的變化,「法輪大法教我與人為善,說真話,做真人,經營企業的時候童叟無欺。我賺錢,我為社會做了很多很多善良的事情。我沒違法!」

于溟決定絕食抗議。長達9個月的絕食期間,于溟遭到非人的待遇,獄警將一條長達1.5至2米左右的膠皮管插入他的鼻孔,直到胃管裡,並來回地抽插。于溟痛苦地將剛被灌食的玉米糊吐了出來,獄警則又將這些嘔吐物再強灌入于溟的胃裡。

「它就是這樣侮辱你,就這樣貶低你的人格。很痛苦的,那真的是很痛苦也很恐懼。」于溟的鼻腔、食道因此長著厚厚的繭。多年後的今天,于溟講話仍然沙啞,鼻子裡的息肉常令他無法順暢呼吸。

一回,他看見一名絕食抗議的女法輪功學員遭到獄卒灌食,「我很恐懼,我看著她。」而這名女學員卻出奇地冷靜,一臉的平靜,沒有絲毫恐懼,「她是淡定和從容。我看到她那種狀態,非常震撼。一個弱小的女子能在強權面前,表現得那樣平和良善,使我銘記在心。」

這一幕讓于溟掙脫了恐懼,他決定不再聽從黑牢裡的任何指令與指使。他繞著勞教所的操場一邊跑一邊喊:「中共邪黨破壞信仰!法輪大法好!我要堅持信仰!」他成了勞教所懼怕的「頭痛人物」,後來被單獨關押,「它們嚇得……很害怕。」

偷拍、越獄 揭露勞教所奴工黑幕

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期間,被關押在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中的于溟,計劃了一場越獄行動。他成功地與兩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裡偷拍到的所方虐待、強迫被關押者當奴工的影片,傳播到國際社會。

他認為國際社會讓中共舉辦奧運會,是敦促其改善人權與民主狀態。然而他卻目睹中共為舉辦奧運,清除北京低端人口,「抓了很多人,還把很多人都關到各個勞教所當中。」他們被強迫做奴工,若沒達到要求,即遭到暴力摧殘:電棍電擊、全身綑綁,「用各種方式侮辱你,很邪惡很邪惡的,有被打得不成樣子的,這些殘暴的事情想起來都是非常令人痛心的。」

中共派出大量人力抓捕于溟等人。難逃抓捕,于溟與太太遭到嚴重的酷刑折磨。當時已傳播到國際的奴工影片,也因顧慮于溟的安危,暫且未公開,直至2019年于溟輾轉逃亡至美國後,才公諸於世。

而不再心生畏懼的于溟,在往後的勞教所裡還策劃了多場的越獄行動,直到獲釋。期間他因此被單獨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我是單獨關在一層樓,下面是女子勞教所。」

他說,中共為隔絕他,居然將他關押至女子勞教所,這也間接證實了多年前傳出的消息:馬三家勞教所將女法輪功學員,關到男性勞教所裡任他們蹂躪性侵。而其中就有他熟識的友人,「她叫做尹麗萍。有些人還質疑此事真假。能把我關到女子勞教所,想想它們什麼壞事做不出來,是不是?」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中共主導的國家犯罪

獲釋後,于溟於2018年底至2019年初冒險走訪多家大陸醫院,身上隱藏的密錄器錄下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珍貴證據。再次受訪,于溟為《珍言真語》帶來2020年3月至美國國會「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的新聞發布會上,展示中共活摘器官證據的視頻。

影片中火箭軍總醫院醫師李朝陽說,每一至兩週就有一台器官移植手術,「我已經做了五六百例了」。他還拿出手機,出示儲存的器官照片,「你看這個肝,這是極品肝……」他還直言:「北京的軍隊醫院只有武警醫院能做(移植手術)。」

中國所有的武警醫院隸屬武警部隊,而武警部隊是一支忠於中共的武裝力量。于溟取得的第一手證據與「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調查不謀而合: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中共主導的國家犯罪。

在火箭軍總醫院拍攝的影片中,還出現一名接受肝移植的病人,他直言不諱地說,他直接向醫生要求移植30歲以下的法輪功學員的肝臟。管器官來源的醫生接受賄絡之後,「馬上就給他找了一個非常好的肝,是煉法輪功的。」于溟說,他暗訪的多名病患,至今仍留有姓名與連繫電話。

活摘器官 由法輪功擴展到其他群體

他還從調查中發現,2006年至前些年,中共活摘器官的對象以法輪功學員為主,而後逐漸擴展到新疆人身上及其他群體身上。「中共建立了新疆的活體DNA的血樣、血庫。那麼包括後來從2019年開始打壓香港民眾之後,有很多香港民眾也失蹤了。」

他說,今年初中共官方媒體報導的幾例器官移植手術,指稱器官來源於廣東省。而經「追查國際」調查,「發現廣州幾個醫院也在做,包括中山醫大醫院,廣州那幾家醫院都在參與做這件事情。」

「我們現在可以說,法輪功學員這是第一位的,包括新疆人、香港民眾,包括那些政治異見者,他們所謂的良心犯,都有這樣(活摘)的情況發生。」于溟說。

迫害法輪功積累經驗 複製至其他群體

來到信息自由的西方社會,于溟發現,「這些年來,中共迫害法輪功積累的經驗、手段和策略,已經複製推廣到鎮壓其他群體或者是團體身上了。」

2019年英國廣播公司BBC拍攝的新疆「思想轉化營」影片,教室明亮,綠葉滿園,猶如校園。裡面内務整潔、口號嘹亮,猶如置身於軍營,「有這樣一群人他們宛如天使,像老師對待學生,像醫生對待病人,像家長對待孩子一樣對待他們……其實它(中共)就是對外宣傳,但是在當事人的眼裡,它們就如惡魔一般。」于溟說。

他說,中共監獄和勞教所的制度,將被關押者進行洗腦、酷刑折磨,「它就是把被關押者變成非人。而這個制度的實施者們,他們也不自覺地被轉化了,已經變成魔鬼了。」

他深信不久的將來,這些獄卒同樣會受到法庭審判,「這個審判不是為了報復他們,而是為了公義。」

「囚徒困境」 抗爭者信任合作最重要

中共的專制政權,往往投入鉅資營造恐怖氛圍,「使它認為可能威脅其權力的那些人,生活在恐怖的氛圍當中。」于溟說,「中共有計劃的鎮壓個人及活動,並且利用國家宣傳機器,營造群起而攻之的氛圍,在這樣的環境當中,持不同政見者的處境,就等於是恐怖分子、叛徒一樣。」

在如此的壓迫環境中,普通市民也漸漸地噤聲,抗爭也漸漸減少。「抗爭者可能面臨逮捕、審訊、審判以及其它的鎮壓行動。」他說,中共治下的審訊者總以邪惡手法,「來恐嚇最勇敢的和最有經驗的活動者。最常見的策略被稱為『囚徒困境』。」

他說,中共往往將抓捕來的人分開關押於不同房間,「它說如果你認罪,並且提供其他參與者的名單,可能只關你一個星期;如果你不這樣做,至少入獄三個月或者更長的時間。」

「審訊者也把同樣的條件,告訴了參與當中的你的朋友。」在這種情況下,誘使受審訊者認為「最安全的策略可能就是認罪。」以心理戰術,離間挑撥彼此,也施以「殘酷的手段強迫或誘導你認罪。」

經他多年的經驗,得出結論,「運動參與者相互間越不信任,中共就越容易使運動參與者認罪和從他們那裡得到更多的信息。所以說中共使用的『囚徒困境』策略,讓人認罪其實是非常容易的。同時也說明一點,運動參與者之間互相的信任和合作的重要性。」

中共逼迫下造就「真英雄」

身在自由世界的于溟,積極地接受國際媒體採訪,參與國際會議、記者會、公聽會等,公布取得的第一手中共涉嫌活摘器官的證據。他冒生命危險拍攝影片,經常被讚許為「真英雄」,「我說:不是,我們就是一個平凡的人,是中共把我們逼得不平凡了。」

受盡酷刑折磨,他曾被關在一個特製的鐵籠子裡,長達三個月,既不能站立,也不能躺下睡覺。一次,他被警察故意拽下樓,臉朝下,他的頭被狠狠地敲在每一級台階上。2008年于溟在遭受酷刑迫害後、臥床不起。

他也曾面對中共策劃的一場親情折磨。老父親跪地要求他放棄信仰。他強忍內心的痛苦,告訴父親:「我從小您就教育我,教我做人要正直善良,要敢於說真話。那麼今天我堅持我的正義。不是我不想回家,是它們不讓我回家。」勞教所先對于父進行洗腦,以此折磨于溟。

事過多年,于溟仍感慨不已。他說,蘇武遭匈奴扣押,在天寒地凍的北海牧羊19年,始終不曾屈服。他還引述孟子所言:「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就是人生的大義,是我所需要的,在生命的尊嚴和義不能一起兼得時,你就只能捨生而取義。我説現在的人都不能理解這些了……」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連書華 #◇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安華托帝:中共將器官供體分為三等級
【珍言真語】于溟:大陸器官充足 港人失蹤是謎
【珍言真語】袁弓夷:中共高官海外資產不敢認領
【珍言真語】王岸然:中共是股市最大操控者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再訪密西根演講 雙方爭奪激烈
【珍言真語】馬仲儀:港康碼將上路 免檢有漏洞
【遠見快評】司法部查亨特說明3點 五中釋信號
車評:雙色多變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聞看點】備戰總動員?五中公報洩習近平心頭患
【拍案驚奇】美大選「神算」開口 中共甩鍋新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