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亞省旅遊之八

秋意凝寒山──落基山的秋韻

文/王穎

秋日的落基山脈霜重寒凝,而山色一樣地明豔欲流。(Sunny/大紀元)
人氣: 63
【字號】    

【大紀元2020年09月17日訊】落基山(Rocky Mountain),英文的意思是墜入凡間的仙石,而她也確實被亞省人當作是神予人的豐厚饋贈。這幅巨大的立體山水畫卷,玲瓏剔透,變幻萬千,在寒來暑往的交迭中,把她那醉人的景致悄無聲息地蔓延開來,浸潤在你的眼底,起伏在你的呼吸中,銘刻在你的記憶裡……

秋季的班芙(Banff)和嘉士伯(Jasper)兩個國家公園氣溫轉低,乍來的秋寒使遊人少了許多,不過在高山白雪映照之下,山色一樣是媚態橫生,明豔欲流。

霜落樹流丹。(Sunny/大紀元)
長雲暗雪山。(Sunny/大紀元)
波上寒煙翠。(Sunny/大紀元)
天南地北歸飛客。(Sunny/大紀元)

露易絲湖

冰原大道(Icefield Parkway)是連接班芙和嘉士伯的主路,被評為世界上五十條不能不走的道路之一。上個世紀初, 由250多名築路工人歷時8年鋪就了一條230公里的礫石路,專為旅遊所用。

冰原大道兩邊儘是加拿大落基山聞名於世的美景,露易絲湖(Lake Louise)更是大自然鑽石級的經典之作,遊人必去之地。清晨的露易絲湖宿雲未散,朝霧尤濃,水面上覆一層薄幕輕紗,作小女兒之態,朦朧中無法窺其全貌。湖對面的冰川也半藏在雲中,些許的光耀下,乍陰乍陽,極具變化。

冰川融化的雪水形成了如今的露易絲湖,每年春夏,湖水似加入藍色的牛奶,原因是乳白色的融冰匯入湖中來不及沉澱所致。深秋之後,冰川不再消融,湖水慢慢清澈,直至冰封,又待來年。

臨湖的山上有一條上下七公里的山道,非常易走,山上還有一個瀑布,兩個美麗的小湖可供一觀。半山腰處建立了一個小咖啡屋供遊人歇腳,一杯香濃的咖啡,一碟可口的甜點,面對如此湖光山色,夫復何求?咖啡屋每年只開四個月,工作人員生活在咖啡屋的閣樓裡,一切用品皆由直升機運送,生意火紅。

距湖不遠的露易絲湖滑雪場是世界級的滑雪勝地之一,雪道從易到難,任何人都可一試身手,從高山之巔,一路風馳電掣而下,體驗一種自由飛翔的感覺。不過初學者最好參加學習班,此項運動雖然好玩刺激,危險係數也大,根據自己的水平選擇路線,不涉險地,安全最為重要。

夏季的露易絲湖,湖水似加入藍色的牛奶。(Sunny/大紀元)
秋季的露易絲湖,已露寒氣逼人。(Sunny/大紀元)
寒山失翠。(Sunny/大紀元)
白雪無古今,乾坤失曉昏。(Sunny/大紀元)

哥倫比亞冰川

從露易絲湖一路北上,途中會經過哥倫比亞冰川(Columbia Icefield),冰原大道因此得名。大道上冰川覆蓋的面積有325平方公里,為整個北美提供了清潔的飲用水。

如果你想近距離接觸寒冰,了解一下這個久遠年代殘留的冰河遺蹟,可以乘坐特製的大巴到冰川高處看一看,想像一下冰河時期的落基山脈。冰川孕育了生命,然而冰川周圍的生存環境卻非常嚴酷,這裡的植物生長期很短,一棵看似平常的小松樹往往經歷了幾百年的歲月。

可乘坐大巴上至冰川高處。(Sunny/大紀元)

班芙和嘉士伯國家公園內的瀑布湖泊星羅棋布,野生動物種類繁多,不必特意去找,公路兩邊的風景就足以讓你大飽眼福。如果你發現前方的車輛速度減慢,99%是動物阻路造成的,這裡的羚羊、鹿群往往是交通事故的罪魁。長久以來,加拿大人對野生動物的保護非常完善,落基山脈是世界上最好的動植物生長場所之一。

落基山是野生動物的天堂。(Sunny/大紀元)
一匹孤獨的狼。(Sunny/大紀元)
步伐端莊的羚羊。(Sunny/大紀元)
悠閒的麋鹿。(Sunny/大紀元)

美琳山谷

距嘉士伯鎮不遠的美琳山谷(Maligne Valley)堪稱是落基山的縮影,雪山、湖泊、溫泉、動物應有盡有。

美琳湖(Maligne Lake)是落基山最大的天然湖泊,湖中有一個小島──精靈島(Spirit Island),天然神秀,是落基山的象徵。如果你看到這樣的照片:一片秀美的湖水,遠處雪山遙遙相對,中間一個小島,只有一小叢松樹挺立其上,十之八九就是精靈島。

美琳湖。(Sunny/大紀元)

而美琳山谷中的藥湖(Medicine Lake)以非同尋常的地質特徵吸引著人們前來探奇。藥湖並非真正意義上的湖,更像一個大浴缸,夏季冰雪消融,聚水成湖,而深秋融冰不再後,湖水會隨天然地下通道流失。上世紀70年代,研究人員用一種可生物降解的染料探測地下河的廣度,結果發現染料出現在眾多的湖泊河流中,證實該地區的地下河流系統是世界上最廣泛的一個。

深秋的藥湖,湖水隨天然地下通道流失。(Sunny/大紀元)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秋日的落基山距離冬季僅一步之遙,在季節的交替中,迎接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

秋山秋水秋氣清。(Sunny/大紀元)

責任編輯:趙明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