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進步會」資助BLM創始人設立新機構

舊金山華人進步會資助「黑人未來實驗室」兩者對共產主義有共同的渴望

人氣 2015

【大紀元2020年09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美國紐約報導)「華人進步會」資助BLM創始人加爾薩成立了一個「黑人未來實驗室」!日前這份調查報告一出,主流媒體紛紛報導,在社交媒體上也瞬間吸引了眾多中西方人士的眼球,特別是「華人進步會」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備受關注。

美國保守派刊物《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15日報導了美國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岡薩雷斯(Mike Gonzalez)的一個調查,其中特別指出,「華人進步會」是中共在美國的合作夥伴,幫助其在美國宣傳和推動對其有利的議程。

岡薩雷斯並列舉了「華人進步會」代表中共政權推動的一些活動。其中包括讓中共國旗飄揚在波士頓市政廳上空,以紀念中共占領中國的所謂「國慶日」。

岡薩雷斯寫道:「很明顯,『華人進步會』與中共政權一起合作,在美國推動其議程,並經常受到中共官方喉舌的讚揚。」「從這個角度來看,為什麼『華人進步會』會資助加爾薩的新組織,也就是顯而易見的了:他們都對世界共產主義抱有同樣的渴望。」

本報記者登陸「黑人未來實驗室」(Black Futures Lab)的捐贈頁面,果見上面白紙黑字地寫著,「這是華人進步會(CPA)的一項財政資助項目。 CPA是501(c)(3)免稅組織。」

「黑人未來實驗室」的創始人加爾薩(Alicia Garza),也是「黑人命也是命」(BLM)的創始人,她是公開的馬克思主義者。該組織的聯合創始人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公開表示,她和其他組織者都是「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而「黑人命也是命」在美國正在加劇的種族衝突中的突出作用和暴力行徑,紐約居民在過去兩個月中已經有所了解。

「黑人未來實驗室」的創始人加爾薩(Alicia Garza),也是「黑人命也是命」(BLM)的創始人,她是公開的馬克思主義者。
「黑人未來實驗室」的創始人加爾薩(Alicia Garza),也是「黑人命也是命」(BLM)的創始人,她是公開的馬克思主義者。(Black Futures Lab網站)

「華人進步會」的歷史

提起「華人進步會」,相信唐人街許多老一輩的華僑和新移民都不會感到陌生。該團體產生的社會政治背景,正是中共對世界輸出革命的時代。在上個世紀60年代中期,中共輸出毛主義來推動革命高潮,甚至成為中共對外工作的主要任務。

當時不單中國在搞文化大革命,整個世界都在革命。中國的青年在「造反」,美國的青年學生亦高喊變革,加之種族騷亂高漲,東西方這些運動遙相呼應,對正處於思想和價值觀塑造關鍵期的華裔青年大學生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研究馬克思主義的學者勞敦(Trevor Loudon)2018年在英文大紀元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華人進步會」的創立者是華人組織「義和拳」(I Wor Kuen,IWK)的干部。「義和拳」以舊金山和紐約為據點,宣稱要「將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科學地實踐於美國革命」。

根據維基百科「義和拳(美國)」詞條的介紹,義和拳是1969年末於紐約唐人街成立的、亞裔美國人的馬克思主義激進派團體。義和拳借鑑了青年貴族和黑豹黨的意識形態,最初由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生組成,還有其他華人激進分子。成員受其名稱以及毛澤東的啟發,免費放映中國的紅色宣傳片。

舊金山的第一個華裔青年新左派團體「紅衛兵黨」是以黑豹黨為藍本組織起來的,成立於1969年2月。其宗旨是爭取美國亞裔社群享有自決的權力,口號是「敢於斗爭,敢於勝利」。

但是他們提出的革命鬥爭口號無法獲得華社居民的認同。1971年,「義和拳」從美東來到美西發展,但與「紅衛兵黨」的遭遇一樣。維基百科上寫到,他們還常常為中華公所之類的華裔社區所反對,後者指責義和拳的革命活動在唐人街是動亂。

1978年「義和拳」和芝加哥馬列主義組織「八二九運動」一起解散,並建立了新組織「革命鬥爭聯盟」。

根據學者勞敦的研究,1990年,「革命鬥爭聯盟」分裂為兩個派系組織:人數較少的叫做「社會主義組織網絡」(Socialist Organizing Network,SON),堅持毛澤東式的街頭運動;人數較多的叫「統一組織委員會」(Unity Organizing Committee,UOC),其訴求是藉美國民主黨的力量實現社會主義。

1994年,「社會主義組織網絡」加入了美國最大的親中共組織「自由道路社會主義組織」(Freedom Road Socialist Organization,FRSO),但是FRSO的活動非常隱祕,大多數成員都未暴露身分。

加州的「華人進步會」後來參與促成了「草根亞裔崛起」(Grassroots Asians Rising)計劃,這是「自由道路社會主義組織」一系的網絡,成員包括「華人進步會波士頓分會」、紐約市「亞裔反暴力聯盟」(CAAAV:Organizing Asian Communities)、紐約「南亞聯盟組織」(DRUM Desis Rising Up Moving-South Asian Organizing Center)、費城「亞裔聯合會」(Asian Americans United)、波特蘭市「俄勒岡亞太裔網絡」(Asian Pacific American Network of Oregon)等等,所有這些組織都鼓動亞太裔選民投票反對川普。

收斂鋒芒 但宗旨不變

在激情過後,唐人街的激進派團體看似收斂了激進鋒芒,接受了美國主流政治的游戲規則,轉為開英文及入藉班、發動華裔選民登記,並與其它移民團體結盟提升政治影響力。但「進步會」的宗旨並無改變,其倡導的一些理念亦與社會主義近似,與美國左派的思想意識相通。

例如,紐約市府擬在華埠圖書館旁增設毒品注射針頭交換站,華人傳統社區反對,而第三社區委員會的衛生委員會投了贊成票,該委員會主席正是「華人進步會」行政總監李寶霞。在紐約的「進步」運動中,民眾也可找到「華人進步會」的身影,例如2012年的「占領華爾街」運動。

又免稅 又免監管 兩邊好處占盡

加州的「華人進步會」是501(c)(3)免稅組織,不可以為政客背書,但所有捐贈都能享受免稅政策。而「黑人未來實驗室」是501(c)(4),可以參加政治活動、為政客背書,而政府對其募款無監管。

因此,這兩家的合作就不簡單了。直接給「黑人未來實驗室」的捐贈不可抵稅,但通過其聲明為「華人進步會」的財政資助計劃捐款,捐助者可以獲得減稅(見收據),而政府又無法監管其募款,這兩家機構兩邊好處占盡。

直接給「黑人未來實驗室」的捐贈不可抵稅,但通過其聲明為「華人進步會」的財政資助計劃捐款,捐助者可以獲得減稅。(Black Futures Lab網站)

「華人進步會」的錢從哪來?

目前,「華人進步會」在舊金山、紐約和波士頓均設有機構。從「黑人未來實驗室」捐贈頁面提供的報稅號碼看,為他們提供資助的是舊金山的「華人進步會」。

「華人進步會」並未在其網站上提供其最新的990報稅申報表副本。其2018年之前的990報表可在非營利機構門戶網站Guidestar上公開獲得。顯示舊金山的華人進步會(CPA)的毛收入年年上升,近三年更是增幅巨大,從2011年的逾83萬美元上升到2018年的逾524萬美元,2018年光捐款就收了近472.6萬元。2018年他們用於影響立法機構的遊說支出達12.4萬元,其它免稅目的支出逾386萬元。

舊金山和波士頓華人進步會2018年以前的990報表可在非營利機構門戶網站Guidestar上公開獲得。(Guidestar網站)

值得一提的是,舊金山的「華人進步會」2020年還申請獲得聯邦政府35萬至100萬美元的PPP疫情紓困金。

「華人進步會」的財務報表中沒有透露捐款人名稱,但本報記者從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網站上查到「華人進步會」在2019年獲得該基金會23萬美元,用於深化和擴展「黑人未來實驗室」的工作。

福特基金會是美國最大的私人基金會之一,和索羅斯為了推進「進步主義」而設立的「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有非常深的聯繫。

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網站上可查到「華人進步會」在2019年獲得該基金會23萬美元。(福特基金會網站)

為紐約市監獄改革提供藍本和方向的「司改委報告」,就是在福特基金會、開放社會基金會的資助下完成的。該報告建議紐約市府關閉現有的雷克島監獄,而投入數十億美元在全市四個中心點,包括在唐人街哥倫布公園旁建造40層豪華摩天監獄,和孔子大廈同高,建成後將成為全世界最高的監獄。

福特基金會過去30年也向中國各機構團體捐助近3億美元。根據美國之音的報導,福特基金會平均每年向中國各類組織提供1,500萬到2,000萬美元。#

責任編輯:陳玟綺

相關新聞
「暫停接受移民60天」對H1B影響  今天下午在線舉辦
華社21日網上解疑「暫停移民60天」行政令
移民身分可領取聯邦補助?紐約律師解答
加州親共社團及涉欺詐中企獲美國紓困金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再訪密西根演講 雙方爭奪激烈
【珍言真語】馬仲儀:港康碼將上路 免檢有漏洞
【遠見快評】司法部查亨特說明3點 五中釋信號
車評:雙色多變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聞看點】備戰總動員?五中公報洩習近平心頭患
【拍案驚奇】美大選「神算」開口 中共甩鍋新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