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加國法律適用所有加拿大人嗎?

抹去歷史 加國無視公共破壞行為的高昂代價

人氣 832

【大紀元2020年09月21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Gerry Bowler撰文/程航編譯)八月下旬的一個星期六,蒙特利爾陰雨綿綿。一小群「最和平」的示威人群,舉著「黑人、土著人和有色人種聯盟」的橫幅,以毀壞約翰·A·麥克唐納爵士的紀念碑,結束了他們的活動。

麥克唐納是加拿大第一任總理,他的雕像被那些年輕示威者用繩索、鉗子、扳手等工具,推倒和塗鴉。

這位加拿大開國元勛在示威者散發的傳單上,被描述成:「白人至上主義者、通過建立殘酷的住宿學校制度來策劃對土著人的種族滅絕,並倡導其它攻擊土著人及其傳統的措施。」

麥克唐納爵士(Sir John A. Macdonald,1815年1月11日—1891年6月6日,加拿大首位總理)。(維基百科)

上述事件有太多讓我們擔憂的地方。

首先,這種做法是斯大林曾慣用的手法。喬治·奧威爾(George Orewll)在反烏托邦小說《1984》中寫道,一名異議人士被「老大哥」(蘇聯)的官員這樣訓誡:「我們不允許死者復仇……你將從歷史中被徹底抹去。我們將把你變成氣體,讓你進入平流層。剩下的有關你的一切——你在記名簿中的名字、活人腦中對你存留的記憶,都將被全部抹去。你在過去和未來都不存在,你將永遠消失。」 蒙特利爾暴民也想以同樣方式,抹殺我們的過去和歷史。

然後這些罪犯又得到一種獎賞——來自公眾的集體沉默,人們沒有對暴行給予公開批評。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英國廣播公司(BBC)和我們在全國發行的報紙,都給這些蒙面的破壞者及其觀點,提供了活動空間。對於他們所持的幼稚觀點,沒有媒體去採訪民眾的意見,而只採訪了個別當選官員。文章稱這些人是「年輕的活動家」……

值得加拿大人注意的是,在有些時候,警方和/或政治大佬們判定,對這樣的群體和破壞行為採取執法行為不是必須,而是可選項。

在蒙特利爾的遊行中,十幾位警察在看到破壞行為發生時,選擇了(或被受命)不介入。這種光天化日下的違法行為是幾年來發生在加拿大的類似事件的重演——示威者或靜坐、占領、堵塞公共設施或採取恐嚇手段,已達到內心的滿足。令人關注的是,對「進步派」示威者不採取行動的這些警員,會對批評和反對這些示威者的人,採取執法行動。

對警察的尊重在左派中已經消失;現在,這種侵蝕正延伸至中間派和右派人士。面對公路、鐵路被示威者封鎖,城市交通被迫中斷、藝術作品被毀壞,警方的被動態度讓許多中產階級感到恍惚,是否加拿大的法律確實適用於所有的加拿大人。

對無視法律與秩序的做法視而不見,會讓沉迷於破壞行為的團夥及支持者,無視以合法渠道進行抗議、忽略政治程序、法院系統,以及為說服加拿大同胞接受其觀點應首先付出的努力。

此外,歷史的教訓不可被輕視:一派的極端行為可能會掀起另一派的極端行為。

1920年在德國城市和街道上,共產主義准軍事成員每晚與納粹黨和社會民主黨民兵的作戰,讓德國人失去了對憲法的信心,於是將選票投給了希特勒,盼望結束這種無法無天的情形。在今天的美國,我們看到安提法(Antifa)的暴行在波特蘭和基諾沙也導致了反對者的警惕和暴力行為。

難道加拿大人真的希望我們的政治被暴民和武裝團夥在街道上演繹嗎?如果我們不希望這樣,加拿大人的民選代表(官員)和執法力量就該負起責任,捍衛我們歷經數百年建立起的憲政和民主制度。

作者Gerry Bowler是加拿大歷史學家和公共政策前沿中心資深研究員。原文刊登在英文大紀元。

本文的觀點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代表大紀元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3):毀人36計
川普再發推文 抨擊白思豪領導下紐約治安不佳
老師給學生洗腦?美警察成三K黨和奴隸主
【名家專欄】川普痛擊對手 將大獲全勝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五中全會 十四五接續十三五大失敗
【重播】川普訪賓州三地演講:民調在上升
【時事軍事】台灣鋪路爪雷達 掌握中共空中活動
【直播預告】美大選日 17小時接力直播
【遠見快評】谷歌搜索暴增:我可以更改投票?
【新聞看點】五中大戲登場 專家預測川普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