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閒來找茶

作者:黃駿基
(龔安妮/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70
【字號】    
   標籤: tags:

那是座落於台北貓空的一間茶坊名字,環境與陳設一如其名典雅,傍山而築的設計,近谷底處竹依林繞;還聽得見流水聲。

山中多雨,長年可見雲霧縹緲的景致。置身其中,彷彿親臨不食人間煙火仙境。

退伍後,甫入社會的前幾年喜歡四處「找茶」,凡聽聞有喉韻佳、景點美、園藝設計獨特的飲茶處一定會想盡辦法並排除萬難的造訪該處,「邀月茶坊」及「寒舍茶坊」就是年少輕狂時醉愛的心靈旅點。

猶記得多年以前,同事Joe邀我初探貓空時,我們第一個找到的茶坊就是「邀月」,我們找了一處最接近溪底能聽見涓涓水聲的位置,當時的心情,因為對這裡的一切都充滿好奇與期待,所以是那麼開心而且快樂,那感覺就如同泡茶時的頭三回合,茶香濃郁香甜,好聞,底韻回甘,後韻直搗舌尖,茶味強烈有厚度,但缺乏圓融且有點傷胃!當時二十來歲。

事過境遷,而自己的年歲漸長,喝茶對我而言已不再追逐表象的氛圍,但仍執著於喉韻。

第二次造訪「邀月」,是婚後偕同妻子與岳母的一家人到該處遊玩。那時候三十多歲,婚後於工作中正充滿理想與幹勁的當下,個性難免衝撞與氣直,所以於職場上難免遭逢挫折、起伏!但人生閱歷漸增,態度經過修正與調整,在時間的琢磨下沉潛,反而漸有倒吃甘蔗之感。那感覺就如同茶已泡至四至五回合,喉韻雖淡但茶香猶在,茶味輕薄也算順口,回甘力道強。

記得當時,茶飲至黃昏,似乎有股幽香隱隱的自溪畔傳來,原來;那是野薑花的恬味啊!我向老闆要了幾束回家。

於是那一朵朵清新潔白的野薑,為我的客廳帶來了一整週的清新與歡愉。

而今,又是秋至,仲暑過後一陣雨一次涼!前年於田間水畔親手栽植的野薑又是芬芳滿園。每天清晨尋走於田園,返家時必定順手摘折幾束插養於玄關。

如今,小孩漸漸長大懂事,人生裡的風雨;事業上的順逆;生命中的悲喜早已逢遇多次轉折了,現在每每有好友約我上山泡茶,我總是直言:在家最好。縱使於假日或夜裡只有自己在家獨飲,於心靜下來的剎那,耳朵似乎聽見了溪畔的流水聲;眼裡似乎也看見了美不勝收的園藝;喉咽也沁潤著無比清甜的餘韻,也許那早已是回泡五、六次的茶湯,喝起來是那麼的淡淡、淡淡…!可是,不需要幾秒鐘,它回甘的喉韻是那樣的豐富又有層次,從年少到中年的況味,就一層一層地點滴湧至舌尖。

再忙,依然堅持每日必飲一杯台灣清茶,包種也好;烏龍也罷!金萱尤佳;東方美人更是了得!轉眼秋節將至,在全民皆烤的當下,今年…我不再邀月,只想邀你。

來吧!縱使我手邊的壺水已經回沖了十回,但是我可以保證,那經過九轉聚合、十全十虛的壺底早已深具湖之智慧,倒在你杯中的茶湯也許色澤如水,但是喝進你的口裡,必定是十分自在,回味無窮喔!@*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天地是爐,萬古唯夜,嗟我與人,居此何為。 我等為人,有身有心有本性有化情,有耳有目有手有足
  • 之前疑因力挺香港遭無線(TVB)封殺的視后李佳芯(Ali),在疫情下閉關三個月撰寫的新書《心之所往》將於6月28日在網上獨家預售。27日,她在臉書用「心知所向,披荊以往」道出書中主題。
  • 「客人來了,準備殺椅子、煮木屐!」總覺得那是當年那群人生活態度上的直接顯現:貧窮卻有尊嚴,匱乏而不絕望。
  • 上帝真的公平,拿走你身上某一部分功能的同時,真的會補上另一部分給你。
  • 這世間每個人的人生必然都是一本書,都是累積歷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因為最平凡的永遠最真實。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父母去世二十餘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隱痛。其實我與父母的情非兒女情,乃是質疑人生的一種縈繞不去的扯拽。
  • 暑熱之夏季,三伏已過二伏,偶爾之雷雨,帶來絲絲涼意與爽快。及至末伏,雨水天氣反倒頻仍漸次多了起來。立秋後接續的炎熱感,也緩解了太半。
  • 在一片綠油油的水田旁,赫然出現一座灰沉色的古井,水泥的外緣有乾涸的苔蘚,這景致讓我衝動地將它拍攝了下來,想必是一口深情的冷井吧!
  • 2017年8月,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再次失蹤,至今已經三年多。五天前,2020年9月21日,高智晟的女兒耿格,獲得邀請用視頻的形式,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用英文發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