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維州政府連遭訴訟 親共成禍端?

目前,維州安德魯斯政府正面臨著三起集體訴訟。(Darrian Traynor/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9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奕墨爾本綜合報導)日前,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正因防疫處理不當、擅簽「一帶一路」等問題遭致多方抨击,各界籲其下台的呼聲不斷。

截至9月19日,維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奪去生命的病患占全澳死亡總數近90%,總感染人數占全澳近75%。

由於第二波疫情的反撲,維州迄今仍在施行澳洲最嚴格的防疫措施。自8月2日以來,大墨爾本地區實施四級封鎖令已有七個星期,居民沒有特殊理由不得離家,企業倒閉、家庭無力支付帳單的消息層出不窮。

上月底,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指出,維州政府在防疫問題上存在著「不可接受的失誤」;澳洲聯邦財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直言不諱地將導致維州確診病例激增的「一連串失敗」描述為「慢速車禍」。

維州政府面臨多起集體訴訟

迄今,墨爾本已連續第三週發生「反封城」抗議活動,數百名示威者公開露面,對維州政府抗疫措施表示強烈不滿。

與此同時,維州安德魯斯政府正面臨著三起集體訴訟。

據《衛報》報導,上週,Carbone Lawyers律師事務所向維州最高法庭提出集體訴訟,代表那些在第二波疫情下失去收入或遭受心理創傷的員工對維州政府提出索賠。這起訴訟的主要原告於8月14日被墨爾本圖拉馬林(Tullamarine)的一家倉庫裁員,上週三前,已有超過100名原告加入訴訟。

維州衛生廳的流行病學家阿爾普倫(Charles Alpren)證實,99%的維州第二波確診病例源自墨爾本的兩家隔離酒店。維州議會就中共病毒疫情和政府防控措施舉行了聽證會,包括州長在內的官員受到「拷問」。與此同時,媒體不斷爆出與隔離酒店計劃相關的醜聞,政府管理混亂、監管不力的問題層出不窮。

由於酒店隔離計劃失敗,上月, 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律師事務所代表倒閉或收入嚴重受損的企業對維州政府提起集體訴訟。墨爾本Keilor Park區的5 Districts NY餐廳為主要原告,預計維州將有數千家企業加入這一行動,索賠金額高達數十億澳元。

墨爾本自由黨成員兼莫寧頓半島(Mornington Peninsula)咖啡店老闆洛伊洛(Michelle Loielo)也在本月針對政府的宵禁政策提出訴訟,稱自己在墨爾本第四階段封鎖下失去了99%的生意,這位單親母親擔心自己無力繼續撫養三個孩子,並將失去房子。

在面臨法庭訴訟的同時,安德魯斯政府也感受到來自反對黨和選民的怒火。

9月17日,維州反對黨領袖奧布賴恩(Michael O’ Brien)在該州下議院提出了針對安德魯斯的不信任動議。

一項MediaReach民調顯示,安德魯斯政府在5個關鍵搖擺選區的支持率平均下跌14.35%,若該搖擺率在2022年維州大選中重現,工黨將一敗塗地,輸掉30個選區,其中包括安德魯斯自己的Mulgrave選區。

一週前,數萬名憤怒的維州人參加了「將丹尼爾踢走」(Give Dan The Boot,即州長下台)的網絡抗議活動,呼籲州長安德魯斯引咎辭職。

封城時間超武漢 維州防疫令全澳最嚴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自疫情爆發以來,和其它州相比,維州的防疫限制令就十分嚴格,其向違令的個人和企業開出的罰款金額也是全澳最高的,州長安德魯斯的人氣曾因舉措強硬而一度大漲。

在第二波疫情中,安德魯斯政府推出四級封鎖令(澳洲最高級別限令),甚至在墨爾本推出了史無前例的宵禁政策。到目前為止,墨爾本封城時間已經超過了武漢。

澳洲前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表示,維州的宵禁和禁止人們到離家5公里以外活動的規定,是除武漢以外,全球最嚴苛的封鎖措施。

人們不禁要問,如果維州的抗疫舉措一直以來是最強硬的,為何還淪為全澳的疫情中心?

有大紀元網友質疑如今的種種危機都是州長安德魯斯親共所招致的災禍。「州長鬼迷心竅,不肯拋棄『一帶一路』,引狼入室,令本州死亡人數不斷增加,經濟下滑,還影響全澳。 他什麼時候下台?」

「I hate him, not just coz his reaction to the virus, but he supports the one belt one road. 」(我憎恨他,不僅因為他對病毒的反應,還因爲他支持『一帶一路』。)

今年5月,《大紀元時報》在特稿中指出,瘟疫看似無常,其傳播趨勢鮮明點出了病毒的目標和目的:它衝著共產黨而來,淘汰中共及其因素。

一帶一路,還是一帶「疫」路?

安德魯斯政府是澳洲唯一一個不顧多方反對、執意與中共簽訂「一帶一路」協議的州府。

州長安德魯斯繞過澳洲聯邦政府,已與中共就「一帶一路」簽訂了兩份協議:2018年的諒解備忘錄和2019年的框架協議。

維州一意孤行簽訂「一帶一路」,被聯邦政府和分析家們批評為破壞澳洲的外交政策,而安德魯斯也被認為逾越了其州長職權範圍。

中共病毒疫情大規模爆發後,澳洲在四、五月份就牽頭推動對疫情源頭進行國際調查,並提議採取更嚴格的外國投資法,中共隨即威脅對澳經濟報復,並施以行動,遭到澳洲人的強烈不滿。

澳洲國際政策智庫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發布的民調顯示,超過九成澳洲人都希望擺脫對中國的經濟依賴。

在這樣的背景下,今年五月,安德魯斯卻依然堅持推進「一帶一路」,並說他「不會為一項為了增加維州就業的貿易政策而道歉」;其財長帕拉斯(Tim Pallas)也表示,他「不大支持」聯邦政府處理與中國(中共)關係的方式,並暗示澳洲因推動疫情獨立調查而「中傷了中國(中共)」。

今年六月,澳洲總理莫里森再次批評維州擅簽「一帶一路」,指其「與澳洲政府的政策相背離」,並敦促州長廢除該協議。然而,安德魯斯政府迄今都不肯讓步。

澳聯邦政府推《外交關係法案》 擬取消 「一帶一路」

目前,澳洲聯邦政府正在極力推動的《外交關係法案》將利用《憲法》規定的對外事務權力,強制取消各州、行政區以及大學與外國政府簽訂的違背澳洲國家利益的協議。維州簽署的「一帶一路」協議將是首當其衝被取消的協議之一。

作為全澳唯一一個和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州長,安德魯斯已被「邀請」出席參議院聽證會,解釋其與中共簽訂這一備受爭議的協議的原因。

《外交關係法案》參議院聽證會主席阿貝茨(Eric Abetz)希望安德魯斯能來聽證會解釋他堅持「一帶一路」協議的原因。

澳洲總理莫里森曾表示,澳洲各級政府在涉及與外國打交道的問題上只能有一種聲音。

據《太陽先驅報》報導,在工黨(安德魯斯所屬政黨)把持的Macnamara、Wills、Gellibrand和Scullin聯邦選區中,近三分之二受訪選民對安德魯斯支持中共的「一帶一路」表示擔憂。

維州工黨議員們也表示,由於安德魯斯政府與中共的親密關係,他們持續處於險境之中。

面對來自聯邦政府的壓力、黨內異見、選民聲討和法律訴訟,安德魯斯政府將何去何從,能否做出對維州人民最有利的選擇呢?我們將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