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中國教職員工被查性侵信息的背後

顏丹

人氣 1156

【大紀元2020年09月21日訊最近,中共最高檢、教育部、公安部這三部門聯合下發公文,要求以下四類機構對相關人員「進行性侵違法犯罪信息查詢」。

其一、中小學校(含中等職業教育和特殊教育學校)、幼兒園在新招錄教師、行政人員、勤雜人員、安保人員等在校園內工作的教職員工時,應當對其進行查詢;

其二、教師資格認定機構應當對申請人員進行查詢;

其三、教育行政部門應當對在職教職員工進行篩查;

其四、「規定」高校和面向未成年人的校外培訓機構對其教職員工、工作人員進行查詢。

其實,不難看出,此舉又是司法部門出的餿主意。「性侵」是「違法犯罪」行為,本該通過司法來加以懲處、遏制。怎麼能把杜絕教師性侵孩子的艱巨任務派給教育機構呢?更何況,高比例的性侵案發生在校園裡,是因為領導在招錄教師時,沒把他們的背景、底細查明嗎?這種背著外人的自查,就不會有徇私舞弊?

在腐敗盛行的中國大陸,沒關係寸步難行,進學校謀職也是一樣。校方在招人時,所關心的並不是應聘者的道德、品行,而是他們所仰仗的權勢與關係。只要校領導認為有利可圖,才不管他是性侵犯還是變態狂呢!

於是,在中國大陸的校園裡就曾上演過這樣的奇景:某性侵孩子的老師在東窗事發後,竟然理直氣壯的叫囂「我教育局有人」。也就是說,包庇、縱容性侵犯的很可能就是教育部門。而這樣的部門下發一紙公文,就能對性侵者起到震懾作用?

此前已有諸多案例顯示,教師性侵學生時「主要發生在上課期間」。更令人震驚的是,這種狀態持續的時間往往很長,受害學生的人數也很多。因此,校方不可能完全不知情。不小心讓流氓混進學校,可能是疏忽大意、無心之失;但縱容性侵長期發生、不管不問,那就是校領導在故意瀆職、犯罪了。況且,中國性侵孩子的校長「層出不窮」,那麼讓這種禽獸一躍成為校長的又是誰呢?

難怪中共三大部門在提要求時,只能加上「應當」二字。這一「應當」,就更沒啥約束力了。這也不奇怪,後果明確的法律條文都沒讓性侵犯有所顧忌,如今這個既無強制力、又無後果的公文式「意見」,也就更只能拿來當擺設了。

問題是,中國的司法部門為何需要這樣的擺設呢?答案很明顯,不過是為了轉嫁矛盾,想把燙手的山芋扔掉。今年4月,大陸某網在《兒童性侵案的困境》一文中指出,中國的「性侵兒童案有一半是按猥褻兒童罪定罪處罰」;「刑期多分布在1年以下,占案件總數量的60%以上」。

性侵者被輕判,被性侵的兒童也很難獲得賠償。2016年6月1日,有陸媒撰文稱,「被性侵兒童在爭取民事賠償中面臨重重困難,截止當時,沒有一起受害者提起的民事索賠獲得法院支持,賠償額最高的一例僅5萬元,且是以『調解』之名」。

可見,中共司法部門並未保護受害者的權益。相反,倒是給十惡不赦之人壯了膽。如此奇葩審判進行了多年,司法部門也沒解釋一下,為何會對殘害「祖國花朵」的流氓這般手下留情,任由無辜的孩子慘遭蹂躪?

從另外一些數據中,或許就能看出端倪。被判一年的性侵者很多,被判5、6年的性侵犯卻極少,僅占總數的1%以下。如果說,在中共國的法官眼中,性侵根本不算什麼重罪,那麼,另有0.67%的性侵犯被判死刑的理由又是什麼呢?他們與上述被輕判一年的60%的邪惡之徒之間到底存在著怎樣的差別?

曾有人說過一個悲傷的笑話:女孩被性侵後,與其指控那個禽獸性侵,不如就說他反對政府、搞煽顛、台獨什麼的,更容易讓他被抓捕、被重判。這個笑話之所以讓人感到寒心、悲涼,就是因為它決不是不可能發生的玩笑,而是可以在中國大陸存在幾十年的現實。中共不解決問題,只解決發現問題的人;中共不怕人無恥下流,就怕它自己政權不保。對於這樣的現實,早已淪為中共奴僕的司法部門又何嘗不知!

嫖宿、性侵幼女、甚至強迫其賣淫的,有很多都是中共的黨官。其實,縱容市井小民當流氓,也是為了遮掩有權有勢者的下流行徑。大張旗鼓的查老師有無性侵前科,就是想讓人以為,性侵孩子的都只是師德敗壞的老師,而非官員、甚至是知法犯法的司法人員。

2017年,「紅黃藍」幼兒園發生的猥褻兒童案就很有指向性。陌生的「醫生爺爺」、「醫生叔叔」能堂而皇之的走進幼兒園、並在私密的房間裡接觸到孩子,決非是在該園打工的教師所能做到的。案件被揭露到幼兒園園長及其有軍方背景的丈夫時,就戛然而止了。北京警方還出面給說法,「經調取涉事班級監控視頻存儲硬盤,發現已有損壞……恢復約113小時視頻,未發現有人對兒童實施侵害」。但最終,人們對這種蹩腳的解釋,卻只有「一萬個不相信」而已。

該案涉及到幼兒園領導、警方、軍方,司法部門卻不敢動其一根毫毛。連媒體都不敢揭開其全貌,只因是中共的家醜,不可外揚。中共本就是流氓集團,家醜太多,就算偶爾被曝光、證據確鑿,也不會被重判。在一個司法服從極權的國度,老百姓永遠都只能是受害者,權貴及其家屬就算濫殺無辜,也不會承擔太嚴重的後果。

反之就不一樣了。P民若是違法、犯罪,不託關係、不招人、不塞錢,那就是重罪。尤其是,一旦得罪了權貴,沒罪也變成了有罪。連是否會被判死刑,也全憑中共的需求和喜好。可能這個性侵犯的器官被匹配成功,中共就認為他的死期到了。

此外,被中共扣上「嫖娼」帽子的教師、教授可多了去了,這些人只因講真話而被恐懼自己倒台的中共視為「異己」。有正義感、有良知的教師能被「嫖娼」,就能被「性侵」。帽子的樣式不同而已。中共為了封口,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此次對「教師隊伍」搞篩查,就是一種赤裸裸的警告和威脅。

在各地財政吃緊的情況下,教師工資被拖欠或許會愈演愈烈。不發工資,抗議之聲就會此起彼伏。四面楚歌、搖搖欲墜的中共此時最恐懼的,就是中國人對政權的批評、反對和抗議。與其將來調動警力鎮壓,不如現在就用公文敲打、震懾,將民怨眾怒及時「扼殺在搖籃裡」。

中共出台任何法律、公文,都是因為有要「動刀」的打算。對於中國這個最大的黑社會集團來說,「動刀」決不是為了懲治惡人、匡扶正義,而是為了排除異己、消滅自己的政敵或假想敵。中共一動就是要作惡;但只要一作惡,就會加速自己的滅亡。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安徽潛山小學校長性侵9名女童 最小僅6歲
大陸雲南禽獸教師性侵8女生 最小僅5歲
再曝校園性侵案 廣東教師辦公室猥褻兩女生
雲南曝校園性侵案  一教師猥褻6名小學女生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拜登父子貪腐叛國?7大疑問3聚焦
【紐約調查】敲詐、賣假貨 華人因這些重罪遭遣返
【紐約調查】美禁共產黨員移民 入籍多年也被追查
【薇羽看世間】更多爆料 拜登本人要懸?
【重播】川普賓州講話:拜登贏就是中共贏
【新聞看點】川普拜登衝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