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影評:恐龍題材以動畫呈現 也能很成功

蔡宜霖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劇照。(Netflix提供)
人氣: 1110
【字號】    

【大紀元2020年09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蔡宜霖台灣台北報導)《侏儸紀公園》是頗受好評的恐龍題材影視作品,除了在最近幾年推出了兩部全新的《侏儸紀世界》電影外,如今更推出了動畫影集《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Jurassic World Camp Cretaceous),本劇在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的監製下除了有良好品質,更將青少年冒險題材與恐龍元素做了出色結合,成為相當成功的動畫影集。

故事背景為,男主角達瑞斯是從小就對恐龍很感興趣的青少年,最大的夢想就是前往侏儸紀世界親眼見識活生生的恐龍,如今他也透過破解無人能破關的恐龍遊戲一舉圓夢,將與其他5位年齡相仿的孩子一同前往侏儸紀世界的所在地努布拉島。島上的旅程除了宛如恐龍主題夏令營外,更發生突發的意外事故,讓6位孩子面臨險境,能否順利獲救自然成為一大挑戰。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劇照。(Netflix提供)

登場恐龍眾多 足以滿足觀眾期待

恐龍元素勢必為觀眾們最期待的內容,《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對此的安排也展現了足夠的誠意,影集中輪番登場的恐龍種類繁多,除了溫馴的草食性恐龍及兇猛的肉食性恐龍均有多種在劇中亮相,空中飛行的翼龍及水生的蒼龍也均有表現機會,許多恐龍的戲份更是占比極高。同時,電腦特效的塑造上亦展現頂級水準,足以保證動畫的呈現方式,依然有不遜於真人電影的質感,仍能讓觀眾大飽眼福。

在電影《侏儸紀世界》中曾大放異彩的帝王暴龍,在本劇同樣得到登場機會,雖然牠不是戲分最多的恐龍,但登場時間已相當足夠,足以對得起肉食性恐龍愛好者的期待。此外,本劇更對以往罕有登場機會的「食肉牛龍」給予大幅度的戲份,體型不亞於霸王龍的牠,也十分稱職的扛起反派角色的重任,6位孩子如何從牠的獵殺中脫身,便成了貫穿影集的重要看點之一。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劇照。(Netflix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本劇還安排一隻年幼的甲龍寶寶「小鼓」擔任吉祥物。小鼓剛在實驗中心孵化時,就有幸與孩子們結緣,與一位白人男孩班尤其親近,幾乎等同於將班視為「母親」,這對一人一獸的互動,也屢次成為十分可愛的橋段。在動畫師的努力下,小鼓這隻幼龍也得以憑藉可愛外表,成為頗有觀眾緣的高人氣恐龍。劇中還用相當分量的篇幅,安排牠與孩子們一同冒險的情節,成功為影集增添看點。

以往的侏儸紀系列電影雖然始終不缺少小童星參與演出,不過《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最特別的地方在於,這是一部完全由孩子們擔綱主角的作品,成年角色始終只能扮演陪襯、花瓶之類的定位。不過,這樣的安排並不會讓冒險過程顯得過於幼稚或低齡向,男主角等孩子固然會犯錯或做蠢事,不過基本都在合理範圍內,同時他們的許多表現更不乏令人讚許之處,絕不會因為由未成年人擔任精彩冒險主角,就使劇情質感降低。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劇照。(Netflix提供)

角色刻劃各具特色 不乏亮點

就角色刻劃來說,也稱得上各具特色,達瑞斯是孩子們中,對恐龍最有研究的「恐龍宅男」,健二是典型的自大富二代,班則十分膽小怯懦、亟待磨練;3位女孩中,布魯克琳小小年紀就已是成功的Youtuber網紅,森美是典型的活潑開朗型女孩,小潔則冷若冰霜,但同時也是運動天分極的體育健將。諸位角色的特點,都在冒險的過程中不時得到體現,且形象也逐漸飽滿起來,足以成為成功的角色塑造。

就敘事的面相而言,部分情節也較具特色。例如,有關達瑞斯如何破解艱難遊戲,獲得前往侏儸紀世界的門票,就適時地運用電玩玩家的第一視角,讓觀眾們得以感受到更深入其境的臨場感,與男主角一同感受頗有戲劇張力的橋段,讓影集在開場不久就有一項小亮點。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劇照。(Netflix提供)

孩子們不聽大人勸告,違反規定從而引發危險,是影視作品的基本套路,《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也善用此一公式安排較具戲劇張力的戲碼,雖然劇情的發展會在觀眾們的意料中,使驚喜感降低,不過緊張感的營造仍相當成功。此外,兩次同一套路的接連運用,也展現了不同的風格,絕不會讓人感到乏味,也能透過肉食性恐龍的物種變換,使戲劇張力得到顯著升級。

值得一提的是,本劇還在故事中安排一定程度的懸疑性。從故事前半段就埋下了伏筆,讓觀眾們注意到某個孩子有怪異舉動,往後的劇情發展,更使可疑的程度進一步增加,使影集的故事多了一條令人好奇的支線。謎底的最終揭曉,也讓6位孩子內部掀起一定的風暴,合理的安排了角色間的衝突感。此一面相從開端、發酵到最終爆發以及逐漸平復的過程,相關的刻劃也有基本質感,在敘事上的表現值得肯定。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劇照。(Netflix提供)

孩子們的逃亡之旅 看點眾多

有肉食性恐龍從獸欄中逃脫,是恐龍題材中最常出現的內容之一,本劇在此事件發生後,緊張感也有顯著提升,劇情的性質正式從夏令營性質蛻變為攸關生死存亡的大冒險。部分內容雖然在以往的電影中曾出現過,如主要角色被帝王暴龍追殺,但《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對這類情節的塑造並不會因老套而顯得無趣,有達到舊瓶裝新酒的效果。

部分內容更頗有新意,例如6位孩子設法躲避食肉牛龍的目光,設法偷偷登上園區無人駕駛電車的橋段,就是以往的侏儸紀電影中所未曾出現的內容,足以充分吸引觀眾的目光。躲避翼龍的追殺以往雖曾多次出現過,但本劇結合電車這個舞台後,也得以有全新風格的面貌。蒼龍這項元素更沒有被浪費,孩子們設法划船渡過住著蒼龍的湖泊,就成功將緊張感推升的頗高,並讓部分角色展現英雄班的氣魄,同樣足以成為影集亮點。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劇照。(Netflix提供)

躲避食肉牛龍的追殺、並設法趕上最後一班撤退船隻,是本劇的最終高潮。導演與編劇的安排也足以令人滿意,過程中除了充分體現孩子們面臨的險境,脫困方法的醞釀而成,也能兼顧合理性,不至於為了讓主角們獲勝而使劇情質感降低。季終大結局的安排,更與以往的侏儸紀電影都相當不同,顯得不落俗套,並藉此為續集埋下絕佳伏筆。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作為侏儸紀系列推出動畫影集的首次嘗試,整體的成果足以令人滿意,在故事性、娛樂性、恐龍塑造上都有上乘水準。且還有迅猛龍、霸王龍等元素尚未充分發揮,足以成為往後劇情安排的潛力賣點,相信本劇最終獲得續訂的前景應十分光明。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劇照。(Netflix提供)

責任編輯:李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