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我心為人

作者:青松
當我們心不是自私的,單純只為別人著想的時候,會變得格外寬容與理性。(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66
【字號】    
   標籤: tags: ,

週末,去辦公室加班。幾天前,收到郵件,說週末會有工作人員施工,去改造電路。我知道走廊裏可能會很吵,但是有些檔在辦公室的電腦上,所以我還是過去了。

可能大家收到郵件都知道會吵,,所以沒有人來,整層樓上只有我一個人。我在辦公桌前工作了一個多鐘頭,走廊裏不時傳來工作人員搬動架子和使用電鑽的聲音。我心思全在工作上,沒受太多干擾。

外面的噪音慢慢挪近,我猜到工作人員應該是就在我辦公室外施工了。果然,沒一會兒,有人從外面用鑰匙打開我的辦公室。門打開的那一刻,我看到一位穿工作服、戴安全帽的男士進來,我倆對視都是一臉驚愕。

我吃驚,是因為不知道他們有鑰匙可以直接進到房間裏,同時也覺得自己早就收到郵件,不應該出現在這裏的,耽誤了他們施工。他吃驚,大概是因為完全沒意料到會有人頂著外面的噪音在房間裏加班。

驚愕了一秒鐘,工作人員趕快對我解釋:「需要固定一個面板,很快就好。」我也趕忙回話,問:“我是不是應該讓開?」他笑了笑,連連擺手,回答:「不用,是我們打擾你了。」說話的空兒,他的同事已經進來,擺好了梯子和面板。

要動用電錘前,他提醒我:「要開始了,會吵一下。」我點頭,起身看著他們施工。電錘響了一小會兒,他們施工完畢,收拾東西出去。臨出門前,工作人員向我點頭微笑,謝謝我的配合。

其實,我並沒有配合什麼,只是禮貌地等他們施工結束而已。他的感恩,主要是因為我沒有因為他們施工的噪音表現出不耐煩。我也感恩,感恩他們沒有怪我在不該出現的時候出現在辦公室,感恩他們小心翼翼施工,儘量減少對我的打擾。

我們是擦肩而過的陌生人,但短短的交流中,都在為對方著想。這一點,讓我感動了許久。生活中,我們習慣性地考慮自我,為方方面面擔憂焦慮,人也會隨之煩躁不堪。而當我們心不是自私的,單純只為別人著想的時候,會變得格外寬容與理性。所以,我們應當時時反思,調整心態。我心為人,自己會更加平和,世界也會更加美好……@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縱觀歷史,許多具有大忍精神的人,他們是非善惡分明,對於懲惡揚善義不容辭;而恰恰是在個人的利益上,少爭鬥,多容忍,「難得糊塗」。
  • 在婚姻生活中,失去激情的雙方在日常生活中逐漸的表現真實的自我,忘了自己是生活在一個家庭中,只想改造別人,卻不願改變自己,導致婚姻生活「生病」。
  • 一到中秋,舉頭望明月,嫦娥奔月、吳剛伐桂和玉兔搗藥這些古老又長青的傳統神話故事就浮上心頭。這些天上來的消息,中秋神話故事,可能是帶著解除人間生老病死無盡苦痛循環的密訊、密碼?幾千年來一直讓人追索、探尋!年復一年……生命經過幾多年歲的追逐無解,沈靜一下心情,在中秋夜探索一下這些神話故事的弦外真音。
  • 若夫聞譽而喜,聞毀而戚,則將惶惶於外,惟日之不足矣,其何以為君子?
  • 襲人她就是人生本身,她是人生的七情六慾,是人生的五味俱全,是人生的有情有義,有滋有味,有笑有淚,也是生命的善惡同在。 襲人就像是一件貌似質樸暖和的麻布衣衫,可是,縫隙太大,質地太薄,既不能抵擋什麼,也不能真正帶給人什麼,
  • 《詩經.采薇》詩篇中的楊柳與行軍戍役有關。往後的世代,以「柳營」代稱軍營,另有一則讓人打心底讚賞的典故。
  •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一日,德國慕尼黑法輪功學員在霍亨索倫廣場(Hohenzollern Platz)舉辦信息日活動,讓民眾明白法輪功和中共迫害的真相。民眾了解情況後紛紛簽名,許多人感謝法輪功學員給他們帶來了真相。社會教育工作者米勒女士(Karoline Müller)表示,「法輪大法的準則(真、善、忍)太美妙了,這才是神和世人都應該遵循的」。
  • 傲慢與偏見
    廣受歡迎的《傲慢與偏見》背後,其實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它將愛情、家庭、友情等歷久不衰的主題,用詼諧有趣的方式呈現出來。這部小說讓我們笑看自己和社會的缺點,同時又激發我們去反思它們。
  • 三清山
    四伯侯根本不知道人家要幹嘛,還以為是如何如何,但不曾想紂王存心就是要殺他們。
  • 今年九月中旬,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一篇推文,是一位叫「逗士」的人寫的,說「推友因為川普分成了兩派:川黑和川粉,雙方都自稱是反共分子。」這種說法,也不算錯,因為似乎不管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川普的人們,現在都在反共;反正就是,中國共產黨如今是人人喊打,那就對了。但這位很逗人的先生接著說:「大家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如果您站在土共和習包子的立場,會不喜歡川普當美國總統嗎?他撕裂了美國四年,他在白宮外建了牆,連個瘟疫都無法控制,死人世界排名第一,大批人失業,退出國際組織,把世界的領導權拱手讓給土共,習共會恨他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