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歐洲經濟復蘇停滯不前

人氣 441

【大紀元2020年09月22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原泉編譯)歐盟委員會8月份的經濟景氣指標顯示,歐洲經濟復蘇正在放緩。

不僅經濟復蘇的步伐明顯放緩,西班牙的數據更反映出該國是歐元區內唯一一個環比指數下跌的經濟體。如果我們看看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簡稱經合組織)的領先指數,其變化也令人擔憂。

彭博社還跟蹤了大多數經濟體的日常活動,有證據顯示,大多數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在8月份都出現了經濟減速。相比之下,僅美國似乎有適度增長,不過復蘇進程的放緩也很明顯。

許多人可能會說,在6月和7月快速的反彈後,經濟復蘇減緩是正常的,但當大多數經濟體的產出在重新開放後仍比2月份的水準低10%至20%時,我們必須有所擔心,特別是6、7月份的快速增長完全是由於債務和政府開支的快速增加所致,而大多數企業和家庭收入遠低於去年同期。

為什麼會出現如此快速的變化趨勢?

通常所做的第一個、也是錯誤的分析是,將經濟放緩歸咎於影響旅遊和休閒業的旅遊旺季。當然,這是一個重要因素,但經濟的許多其它部分正呈現出趨勢的突變。此外,這些指標的惡化明顯反映在工業和消費者信心上,歐元區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放緩,西班牙甚至進入收縮狀態。

政府對未來經濟的信心不足和被迫關閉經濟,對經濟產生了深刻的中期影響。

政府關閉經濟造成了償付能力問題,對大部分商業結構造成嚴重的長期影響。在英國,每五家公司中就有一家被認為是「殭屍企業」,在美國也有近12%、在歐元區有超過15%的殭屍企業。西班牙銀行警告說,25%的西班牙公司處於技術性破產和企業倒閉的境地。

多年來,各國政府一直忽視私營部門的脆弱性,而企業債務和償付能力比率則創下新高。然而,更重要的是,政府沒有注意到小企業結構的弱點,有一個或兩個員工的數百萬家公司日復一日地生存下來,它們沒有債務或資產,但是卻被政府誤導和無效的強制關閉所摧毀,而不是因為企業主採取了錯誤的策略。

2017年和2019年的虛假增長和負債增長時期建立的產能過剩也在疲軟的復蘇中顯現出來。小企業因營運資金枯竭而死亡,和所謂的戰略行業因低利率和高流動性導致的殭屍化,是政府永久性經濟刺激帶來的兩個附帶損害,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我們也曾看到。特別在歐盟,大企業集團通常被政府視為隱蔽的社會保障體系,在很多情況下,它們的行為幾乎和國有企業一樣。

歐元區8月綜合製造業指數(PMI)也顯示出這種疲軟。從7月份的54.9惡化到8月份的51.9,雖然仍在擴張區間,但一個月來已經大幅下滑。根據彭博經濟社(Bloomberg Economics)公布的每日經濟活動指數,歐元區經濟活動仍比今年2月份疫情前水平低10%,重新開放後經濟復蘇速度放緩。

主要問題是,這一切都發生在歐元區成立以來規模最大的一系列刺激措施還在執行期間。歐洲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已從年初歐元區GDP的39%飆升至8月的55%,遠大於美聯儲占美國GDP33%的資產負債或英國央行的32%,但與日本央行的瘋狂負債程度120%相比仍相差甚遠。

通過設置負利率,歐洲央行已經購買了大多數成員國20%以上的未償債務,同時通過有針對性的長期再融資業務(TLTROs)向金融體系注入流動性,並在歐元區實施了占GDP近10%的財政刺激措施,然而,經濟產出甚至沒有達到2月份疫前的水平。

這些刺激措施並不能解決償付能力和銷售下降的問題。大多數企業倒閉的原因不是因為缺乏信貸,也不是因為利率高(恰恰相反),或是因為缺乏公共開支。它們之所以關門,是因為重新開業後的銷售額遠遠達不到支付不斷增長的開支和稅費所需的水平。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死於營運資本。

歐洲和世界其它國家必須明白,巨額刺激計劃可以掩蓋高負債國家的嚴重償付能力的風險,但並不能解決這個問題。

在某些時候,我們必須開始認識到,像目前這樣的時期正是最危險的時期。以處理危機為藉口,結構性失衡加劇,而生產率高效的行業卻被拋棄。

雖然我們經常讀到這些刺激計劃中突出的「支持企業」的聲明,但大多數資金只是給公司提供了一個借更多的錢來支付未來稅款的機會。

這一系列刺激措施和政府支出不會增強經濟。充其量,它將使那些在大流行之前就已經存在良好增長、高生產率和債務問題的部門變得死氣沉沉。

我們還有希望。法國等國家首次認識到,要想擺脫這場危機,它們必須採取的措施是進行包括減稅和行政改革在內的供應方改革,以吸引投資、就業和提高競爭力,例如減輕高生產率行業的稅收負擔,消除官僚障礙,減少所謂的社會費用和招聘成本,取消無用的監管限制,獎勵高生產率部門而不是補貼低生產率部門等。

結構性改革迫在眉睫,但歐元區和日本已從利用貨幣政策為實施結構性改革爭取時間的初衷,轉變為不實施結構性改革的藉口。

大多數發達經濟體都面臨著一個危險的兩難境地:是走債務停滯的道路,還是通過加強經濟以更強大的方式走出危機。不幸的是,第一種選擇對拒絕調整的政治部門有利,儘管從中期來看,它最終會讓債務和赤字變得不可持續,從而摧毀政治部門。

原文The European Recovery Stall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丹尼爾· 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資產管理公司Tressis的首席經濟學家兼投資官,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脫央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金融市場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著作。

本文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美元持續走強的幾大因素
【名家專欄】美國經濟強於歐元區
【名家專欄】拜登能源計劃恐扼殺五百萬藍領崗位
【名家專欄】四跡象凸顯通脹到來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袁弓夷:共產害西方 川普抽沼澤
【一線採訪視頻版】大陸民眾:慶幸早退出中共組織
【橫河觀點】美定3批黨媒為外國使團 有何特徵
【紐約調查】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 與中共有瓜葛嗎?
【重播】川普佛州集會 支持者現場過夜等待
【役情最前線】電郵門當事人指證拜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