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數字維穩系統(八)

【獨家】打造監控鐵幕 中共偷偷「刷臉」

人氣 11179

【大紀元2020年09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螞蟻金服將上市圈錢的消息正傳得沸沸揚揚,同期業界流出的、螞蟻集團將海量中國人臉數據提供給中共視頻監控合作方的傳言,更加大了螞蟻及其力推的「刷臉支付」的爭議性。而大紀元近期獲得的內部文件揭示出一個罕為人知的祕密——中共早已打造出人臉識別的監控鐵幕,數年前就開始偷偷對中國人「刷臉」。

大紀元最近獲得了中共南京市各級「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視頻辦)」的部分內部文件,文件顯示,3年前中共南京市政府就興建了「人臉抓拍識別系統」。

地方文件曝光 中共技防網絡「三道電子防線」

南京市六合區視頻辦在2017年《南京市六合區升級版技防城建設實施方案》中指,為了落實2016年江蘇省綜治辦《關於轉發國家發展改革委、中央綜治辦<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十三五」規劃方案>的通知》,南京市要全面升級「技防」網絡。

「技防」的全稱是「公共安全技術防範管理」,實質是中共打造的全民監控系統。實施方案披露說,南京市六合區的技防網絡建設要升級「三道電子防線」。

2017年《南京市六合區升級版技防城建設實施方案》。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第一道防線,省市進出通道、治安卡口和主要治安節點全部建成「雙向道路高清監控系統和車輛號牌抓拍報警系統」;「出省、出市、出區道路口,安裝高清監控系統」。

第二道防線,在區內道路主要出入口和警務查報站「全部建成雙向道路監控系統和車輛號牌抓拍報警系統」,而且視頻監控的要求是全部覆蓋,包括機動車道、輔道、非機動車道和人行道,以及省市際交界處3.5米寬以上鄉村道路、橋梁、渡口等。

第三道防線,在政府核心區、大型交通樞紐、幹道、醫院、廣場、社區等人員密集場所「全部建成雙向道路高清監控系統和車輛號牌抓拍報警系統」;同時,「在核心區布設人臉抓拍識別系統」。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六合區視頻辦在文件中泄露了中共對行人監控的一個技術標準——「123」監控要求:行人分別每步行10分鐘、20分鐘和30分鐘即被拍錄一次以上。

實施方案還披露,黨委政府等重點單位的技防要求更高,要按照《反恐法》、《內保條例》等法律法規和《重點單位和要害部位判別標準》等有關規定建設。並且農村區域也不能放過,「視頻監控『村村通』工程全面完成」。

同時,實施方案還明確了,要「實現前端設備智能提升」,及「實現技防資源高度共享」。例如,具有虛擬布防、抓拍識別出入口、比對報警等功能的智能高清攝像頭,在視頻點位中的占比要提升到40%,而且還要有夜視功能,確保夜間圖像清晰可用;甚至要求在居民小區都部署抓拍系統。同時,按中共「雪亮工程」部署要求,推進視頻監控聯網。「雪亮工程」類似於「天網工程」,都是中共建立的視頻監控系統。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分析說,視頻辦的這些文件意味著,中共數年前就建成了一個全民監控網絡,從商場到馬路、從城市到鄉村,中國人被中共當作囚犯一樣嚴密監控著,甚至一舉一動都被偷偷攝錄下來。

文件披露2018年中共的人臉識別技術

南京市視頻辦2018年6月收到江蘇有線網絡發展責任有限公司棲霞分公司,針對棲霞區居民小區晶都名苑的《視頻監控升級改造方案》。該方案披露了,當年中共視頻監控系統的弱點和痛點。

該方案指,傳統視頻監控系統的成本高、效率低,預警準確度和場景適應性不強,監控數據未有效挖掘;因此提議使用海康威視公司的攝像頭,來升級晶都名苑小區的智能視頻監控系統。2019年海康威視因協助中共監控及迫害民眾而遭美國制裁。

江蘇有線網絡發展責任有限公司棲霞分公司2018年6月提交的,晶都名苑《視頻監控升級改造方案》。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該方案指,升級後的系統能實現人臉(黑名單)布控報警應用,對進出小區人員進行人臉抓拍、比對、身分核驗、布控報警、陌生人報警和人臉檢索等功能。

視頻辦另外一份「雪亮工程」文件《南京棲霞區齊民路社區雪亮平台建設方案建議書》還披露了,計劃將包括晶都名苑在內,齊民路社區內的居民小區門禁、視頻監控系統等各種監控資源進行整合,新建一套視頻整合平台。

另外,2018年南京市視頻辦還向轄下各視頻辦印發了《南京市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共享技術導則》。該導則披露,中共南京市政府按照「雪亮工程」部署,構建覆蓋全市黨政部門的政務視頻專網,並利用政務視頻專網,建設區級、市級部門、街鎮、社區各級分平台,實現監控(公共安全)視頻聯網共享。

公安報告泄底 中共視頻監控99%用於維穩

南京市區視頻辦的文件證明中共一直在強化對民眾的視頻監控。大紀元近期獲得的公安內部文件揭示出,視頻監控不但是中共打壓中國人民的重要工具,而且幾乎全部被用於維穩和鎮壓民眾。

例如,內蒙古烏海市公安局在2020年7月的《烏海市「雪亮工程」項目自查總結報告》中稱,公安機關「可隨時調用全市海量公共視頻監控資源」,每年運用「雪亮工程」偵破的案件已超過全年破獲案件總數的75%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該報告泄露了中共視頻監控的一個祕密:烏海市公安局利用視頻監控抓捕的人員中,真正的刑事犯罪人員不到1%。

內蒙古烏海市公安局2020年7月《烏海市「雪亮工程」項目自查總結報告》。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烏海市公安局的總結報告指,通過人像比對抓獲的人員中,比中了「烏海本地各類重點人員照片1158張」,「國保重點人六十餘名」,以及「各類刑事犯罪人員十餘名」。

中共定義的所謂「重點人員」,包括刑事犯罪前科人員、精神病患者,以及涉穩人員、上訪人員和法輪功修煉者等被迫害的民眾;其中絕大部分是涉穩、上訪等維穩對象。

儘管該報告並未列出公安利用視頻監控抓獲的總人數,但僅比較被公安「比中」的「本地重點人員照片1158張」和「各類刑事犯罪人員10餘名」這兩組數據,就可以推斷出,公安機關的視頻監控資源,99%以上都被用於抓捕中共打壓的維穩對象。

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烏海市公安局今年的「雪亮工程」總結報告充分證明了,中共的監控系統從來都不是用於公共安全,而是用於鎮壓人民和維穩。

李林一舉例說,2013年吉林長春市曾發生一宗轟動一時的「盜車殺嬰案」,當局斥資數億興建的視頻監控「天網」因在案件偵破中毫無作為,而被輿論譏諷為「睜眼瞎」工程。當時黨媒曾辯稱,天網工程首要目的「本身就不是打擊普通刑事案件」,而是「維穩」。

獨家:全民監控 中共運用人臉識別抓人的實例

烏海市公安局為突顯政績,專門列舉了一些利用人臉識別、視頻監控抓捕人犯的實例。

烏海市公安局利用人臉識別、視頻監控抓捕人犯的實例。圖為烏海市公安局文件截圖。(大紀元)

例如在2018年利用監控同行者抓捕甘肅籍逃犯陳軍鋒(2018年因故意傷害上網)的案例中,烏海市長途汽車站人像抓拍系統先是識別、比對出上網逃犯陳軍鋒,然後通過視頻監控識別出逃犯的同行人員,再通過旅店行業數據庫鎖定了逃犯同行者的手機號碼和互聯網活動,追蹤並控制住同行者,最後追問出逃犯藏匿住所,加以抓捕。

李林一表示,這個實例揭示出,從無處不在的視頻監控、人臉識別,到滲透到各行各業,甚至虛擬空間的大數據,中國大陸已被中共打造成一個沒有圍牆的大監獄;只不過,中共並不將這些高科技真的用於打擊犯罪、保護民眾,而只用於維持暴政和鎮壓人民。

2020年9月,亞洲知名企業家李開復無意中披露,曾幫曠視科技從螞蟻金服等公司手中獲取大量人臉數據的歷史。曠視科技因運用人臉識別技術幫助中共監控及迫害中國民眾,於2019年遭美國政府制裁。◇



2020 7乌海市公安局雪亮工程自查总结报告 (Text)



六视频办发〔2018〕8号升级版技防城建设单位验收考评工作方案 (Text)



六视频办发〔2017〕2号南京市六合区升级版技防城建设实施方案 (Text)



市视频办〔2018〕10号 南京市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建设联网共享技术导则 (Text)

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內幕】煙台遭遇雙重疫情 中共隱瞞
美中在拉美交鋒 蓬佩奧等促巴西警惕中資
青島普篩全陰性 分析:違背醫學常識的謊言
中共黨媒 兩大報社撤換社長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讓美國再次偉大」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片人
【新聞看點】戰狼變流氓 中共忙部署打台灣?
【遠見快評】拜登家醜聞4連爆 中共人質外交
【拍案驚奇】朱利安尼欲起訴拜登 稱或面臨風險
【西岸觀察】亨特電腦門曝中共慣用伎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