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人氣 2537

【大紀元2020年09月24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美國總統大選越來越近,在這個時期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會影響到美國大選。9月18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87歲的女權鬥士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她的去世絕對可以說是一枚重磅炸彈,引爆了美國政壇。

我在社交媒體上就看到很多議論。當然基本是分成兩派的。右派的基本都感覺很神奇,認為是天助川普。左派就氣急敗壞地大罵,表示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阻止川普任命新的大法官。甚至有CNN的記者揚言要把這個國家燒成平地。為什麼一名高齡大法官去世會成為這麼重要的事情?引發這麼多後效應?

首先我們要知道大法官這個職位的特點和職責。美國是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權分立的。其中立法權歸國會、司法權歸最高法院、行政權歸總統。國會由參眾兩院組成,負責立法但無權執法;最高法院由9名大法官組成,負責為法律做解釋、裁定,但是沒有立法和執法的權力;總統和他的內閣成員組成行政機構,總統雖然有實權,但是不可以隨便制定對自己有利的法律,需要通過國會同意。這樣三方面互為制衡,保證不會出現獨攬大權的現象。

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終身制的,由總統提名,參議院表決。每年最高法院要接到幾千件請願申請,但是處理的案子一般只有100到120件左右,因為他們只挑選牽涉到對憲法和法律的解釋產生爭議的案子。所以雖然最高法院處理的案子有限,但是因為這些案子在解釋法律的意義上具有代表性,所判的案例大多被各級法院所援引,作為判決的依據,起到示範作用。所以,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與其說是在判案,不如說是在不斷地用典型案例對現存法律做出他們的解釋和判斷。

除此之外,當國會在建立新的法律過程中引起爭議時,也是由最高法院依據憲法來判定這些新的法律能否成立。也就是說,對憲法的最終解釋權就在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手中。

由於大法官的任期是終身制,一名大法官的任免就很可能會影響今後幾十年美國社會的走向。比方說,如果九名大法官中多數是持有自由派理念的,那麼他們在裁決一個案件的時候,很可能會偏向自由派。

在美國總統大選上,這九名大法官在關鍵時刻會成為下任總統的決策者。什麼關鍵時刻呢,我們知道美國大選沒有到最後一刻都是會有懸念的,這次大選,我們明顯看到拜登根本就不是川普的對手,單從這一點來看是毫無懸念。

但是民主黨以疫情為藉口,要求大家郵寄投票,這就非常可疑了,有可能會降低選票的透明性,民主黨或者共和黨因為郵寄選票的事情對選舉結果產生質疑,那麼這個選舉結果就要經過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來裁決。也就是說,這個時候,總統的命運就掌握在大法官的手裡。而出現這種情況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那麼這9名大法官的人選就變得非常關鍵。在金斯伯格去世之前,最高法院有5名保守派大法官,4名自由派大法官,而5名保守派大法官中的首席大法官,在最近幾年變成了中間派,在判決時搖擺不定,應該說這是一種比較平衡的狀態,但是也讓很多事情有懸念。

當金斯伯格去世的那一刻,這個事情就出現了變化和轉機。只要川普總統在選舉前提名通過一名新的保守派大法官,這種懸念就會被徹底打破,出現6:3的情況,哪怕其中那名中間派左轉,也是5:4,勝券在握。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金斯伯格的去世就成了一條爆炸新聞。

川普總統在得知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後,不經意地發出一聲wow,臉上浮現出凝重的表情。然後說自己聽到這個消息很難過,並讚揚金斯伯格是一個了不起的女士,說不管同意與否,她都是一位活得非常精采的不同尋常的女士。

對於他的反應,很多媒體也在解讀。我從川普總統的反應中,感受到他真實的內心。我想,川普總統那聲不經意的wow是感慨天意,神的安排。然後,他臉上的凝重表情表現出了一個人應有的涵養,對生命的尊重。甚至,毫不吝嗇地讚揚了金斯伯格,為她的一生做了一個非常美好的定義。哪怕金斯伯格在川普任期裡一直在不停地給他製造麻煩。

從川普總統的表現,真的能看到一個有信仰的人,在任何時候流露出的真實內心都是平靜和溫暖的。他沒有表現得欣喜若狂,或者幸災樂禍,哪怕這個消息對他真的是個太好不過的消息。

我們也秉承川普總統對逝者的尊重,來回顧一下金斯伯格的一生,我儘量客觀表述她的故事,不做評價,大家可以自行去判斷。

金斯伯格的故事

金斯伯格1933年出生,年輕的時候是個大美人胚子。從康奈爾大學畢業後,嫁給了大學校長馬丁·金斯伯格。之後,她又去讀了哈佛大學的法學博士。1959年畢業後,她當了十幾年教師。

當時,全美都淹沒在平權運動中,追求種族平權和男女平權。作為美國民權聯盟婦女計劃的首席法律顧問,她在十年的時間裡連續出庭了六次美國最高法院,打贏了其中五場官司,因此聲名大噪。1981年,她被提名為哥倫比亞特區巡迴法院的法官。

1993年,她60歲的時候,被克林頓提名為最高法院大法官,在她擔任大法官的27年裡,推進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為「女權」而戰鬥。她說要幹到80歲,後來又表示要幹到90歲。

哪怕罹患結腸癌,她也沒有從她的大法官位置上退休;76歲的時候,她的胰腺癌發作,疾病的痛苦沒有擊垮她,她仍然堅持不退休。她堅持到了川普當選總統,並等待川普今年大選下台。雖然她對川普總統的公開批評受到質疑,但她最後給川普總統道歉了。

2018年,金斯伯格因在辦公室摔倒而跌斷了三根肋骨。出院後一個月左右,她又接受了肺部癌變結節切割手術。今年7月,她因為出現感染症狀接受了一天的治療。第二天出院後,她發表聲明說,她因癌症復發正在接受化療,但仍「完全有能力」繼續工作。

她果真在7月份,抱病對川普的稅表問題投出贊成票,允許地方檢察官獲得川普的個人財務與納稅申報記錄。金斯伯格臨終前對她的孫女說,「我最熱切的願望,是在新任總統就職之前,我不會被取代。」這位具有歷史性意義的女性大法官在她的崗位上高齡帶病堅持了很久,享年87歲。

金斯伯格的去世除了對總統選舉有非常大的影響,對美國未來幾十年的社會走向也會產生關鍵影響。為什麼這麼說呢?大家應該記得川普和彭斯在憲法日的演講中說,有些人試圖抹去美國的歷史、詆毀美國的成就,扭曲美國的價值觀,灌輸年輕一代極端的自由主義思想。美國的司法、教育、文化都處在一個十字路口。

美國處在正邪對壘的歷史關頭

可以說當前的美國處在正邪對壘的歷史關頭,9個大法官所持的理念是左還是右就顯得尤為重要。因為他們手上那每年一百來個案子每一個都是非常關鍵的。你會說,法官不是公平斷案嗎,不管他的理念是偏左還是偏右,法律是公平的,法官怎麼能不依照法律斷案呢。

我始終認為,法律是公平的,但法律是有漏洞的。法律是人在執行,法官也是人,人就是有人性的弱點。如果這個執法的人本身就人品有問題,道德敗壞,那麼很有可能他就會利用法律的漏洞,手中的權力去左右一件事情的發展。在獨裁政權下,這種事情天天發生,無解。在民主體制下,這種問題可以通過制度來抑制或者解決。比如說,川普總統可以通過任命右派的大法官來改變這種大法官整體左轉的情況。

可能是因為金斯伯格一直在跟癌症抗爭,又有這麼大年紀了,所以,對於她的去世,大家也早就有心理準備,甚至也在著手做一些實際的準備。大約10天前,川普總統就提出了一份20名大法官的可能人選,他表示將在週五或週六從五位女性候選人中提名下一任大法官,爭取在大選前讓這件事情塵埃落定。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納也表示會儘快對川普提名的候選人進行表決。

外界認為川普總統可能會提名他曾經讚揚過的兩名女性法官。一個是聯邦第七巡迴法院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另一個是聯邦第十一巡迴法院的拉格亞(Barbara Lagoa)。當媒體追問時,川普總統沒有否認。

巴雷特今年48歲,是7個孩子的母親,持強烈的保守宗教觀點。而拉格亞今年52歲,古巴裔,也是保守派。目前呼聲最高的巴雷特,一旦出線,將是最高法院第五位女性大法官,也是自43歲成為大法官的湯瑪斯(Clarence Thomas)以來最年輕的大法官。

我們可以看得出,巴雷特應該是最合適的人選,首先,她是一名女性,對於替換金斯伯格的位置來說,女性應該會得到更多人的認可,至少也不會出現像卡瓦諾大法官任命時候被人誣陷強姦罪。另外,她很年輕,才48歲,如果成為大法官,她會在未來幾十年中以她的保守派理念影響司法走向。美國未來會因此往回歸傳統、回歸常識方向發展。這簡直就是天助川普。你們說是不是?

一個人的生死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誰也不可能想再活500年就可以的,想多活一年都不可能,再有錢有權,在死亡面前都是無能為力的。金斯伯格一直努力地想活到至少90歲,可是上天沒有給她這個機會,而是以她的離開將機會留給了川普總統。

川普總統提名新的大法官,將會影響美國未來幾十年朝傳統方向走,哪怕川普卸任了,這個優勢還會一直保留。

正因為如此,民主黨就接受不了了。這幾天是傾巢而出、極力反對在大選之前提名新的大法官,認為應該保留空缺,讓下一任總統來提名。民主黨還在做拜登當選的美夢。如果拜登當選,他會提名什麼人呢?他曾經說過要提名一位非裔大法官,他曾經對媒體說願意提名奧巴馬來做大法官。這對美國來說是災難。

為了阻止川普提名,民主黨說在大選年提名大法官是不合適的。拜登還說,你看當年奧巴馬離任前就沒有提名大法官,這是規矩,他批評川普總統濫用權力。

大選年能不能提名大法官?綜觀美國的歷史,在大選年出現過29次總統提名大法官,其中19次是總統與參議院屬於同一個政黨主持,19次提名中有17次獲得通過。而10次提名出現在總統與反對黨主持的參議院框架下,那結果是只有一個提名在大選前獲得通過,兩個提名在大選後獲得通過。所以說大選年不宜提名大法官是沒有依據的。憲法規定了總統提名大法官的權力。

當年奧巴馬沒有提名大法官是他聽從了參議長麥康納的意見,估計他一方面是沒有把握獲得參議院的通過,另一方面也是他太過自信,認為希拉里勝券在握。

民主黨現在是自由派的各種代表、媒體、廣告、街頭抗議等等,全部出動。一名叫傑弗利·托賓的法律專家,甚至呼籲進行街頭暴動。民主黨參議員艾德·麻吉呼籲民主黨人和法官占領最高法院。有自由派代表在電視上呼籲用一切可以用的手段為自由派贏得時間。

佩洛西公然宣稱,不惜再次啟動彈劾川普來阻止他提名大法官。拜登公開呼籲共和黨參議員反水。不過,任他們怎麼跳腳,大勢已定,遊戲規則將改變。

把民主黨玩砸了的應該說是奧巴馬和金斯伯格,他們一起改變了最高法院的格局。

如果當年,奧巴馬在任期內能夠說服金斯伯格辭職,他就有機會任命一個年輕的自由派大法官。因為大法官是終身制,一旦被任命,只要不是本人自願辭職,就無法免職,所以新任大法官將有未來幾十年的任期。如果當年金斯伯格有一點點自我犧牲的精神,退休了事,在奧巴馬的任期中,最高院就能有一個年輕的左派,可以死撐至少幾十年。

現在已經為時太晚,因為無論是誰當選,新大法官的立場都會偏向保守派。民主黨積極推進的修改憲法、非法移民政策、過頭的平權法案以及墮胎合法化等議題都會因此而夭折,美國社會過去幾十年的左禍將告一段落。

現在唯一還有可能出現變數的是參議院這邊,因為參議院有幾個共和黨議員也不是鐵板一塊地支持川普,有那麼幾個是搖擺的。

2018年,川普總統在提名卡瓦諾大法官時,就險像環出。擁有51個席位的共和黨議員中,阿拉斯加州的參議員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出席但棄權了,另一名共和黨參議員戴恩斯(Steve Daines)因為參加女兒婚禮未能出席,幸虧民主黨參議員曼欽(Joe Manchin)倒戈,投下贊成票,才以50票比48票險勝通過,這才奠定了最高法院5名保守派對4名自由派大法官的格局,改變過去多年左派控制的局面。

不過,現在川普總統如果能夠成功再提名一個保守派年輕大法官,美國就有望回歸建國之父所構想的美國了。

這件事情,讓我深深地感受到,一切都是天意,神在掌控著一切。我們做那麼多節目揭露美國民主黨跟中共沆瀣一氣,把美國甚至全世界搞得一團糟,只有川普總統在努力地改變現狀,想要把美國引領到正確的方向,而川普總統也因此成為各方勢力打擊的對象。但好在,川普總統以強大的信仰,獲得神的眷顧,讓事情在關鍵時刻發生反轉,大選中最令人擔憂的部分已經被奇蹟般地化解,天意如此,要讓美國再次強大,世界也因此有希望。

好,今天就說到這裡,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薇羽看世間】花木蘭受爭議  好萊塢被赤化
【薇羽看世間】中共垮台三種方式 哪種最靠譜
【薇羽看世間】平權論文遭轟 華裔教授被辭退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上)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廣州度假村酒店現疫情被封
【一線採訪視頻版】上海人:很自豪早退出中共
【薇羽看世間】亨特中國行 神祕台灣人牽線?
【珍言真語】簡浩名:善惡有報 林鄭命運由天定
【重播】川普北卡集會演講 數萬人參加熱情高漲
【新聞看點】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勝選率大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