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絲夢遊仙境

作者:路易斯·卡洛爾(英國)
《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白兔先生。(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一個金澄澄的夏日午後,頭枕在姊姊腿上昏昏欲睡的愛麗絲,突然間看見一隻拿著懷錶趕時間的白兔,滿懷好奇心的她追著兔子,一起跳進了樹籬下的兔子洞,隨後展開了一連串的奇幻際遇……

掉下兔子洞

愛麗絲和姊姊一起坐在河岸上,無所事事,有點倦乏。她朝姊姊看的書瞄了兩眼,既沒圖又沒對話。

「一本沒圖、沒對話的書有什麼意思呢?」愛麗絲想。

她心裡正想著(勉為其難,因為天熱讓她昏昏欲睡,腦子轉不動),編雛菊花環的樂趣值不值得讓她費勁爬起來去採雛菊,突然有隻粉紅色眼睛的白兔跑過了她身邊。

愛麗絲沒當回事,她還聽到兔子自言自語說:「哎呀!哎呀!我要遲到了!」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後來回想起來,突然意識到她應該對此感到詫異,但當時一切彷彿都很自然)。

不過,當兔子從西裝背心口袋裡掏出懷錶看了看又急匆匆往前趕時,愛麗絲跳了起來,因為她猛地想到過去從來沒見過穿背心或者掏得出懷錶來的兔子。在強烈好奇心的驅使下,她追著牠跑過田野,看到牠跳進了樹籬下的一個大兔子洞。

愛麗絲跟著跳了下去,完全沒想之後要怎麼出來。

兔子洞一開始筆直得像條隧道,然後突然往下墜,愛麗絲還來不及多想,就已經朝深井般的洞裡墜。

不是井非常深,就是她墜落得很慢,因為她下墜時還能從容地打量四周,猜想接下來會怎麼樣。她先朝下看,想看看會掉到哪裡去,但底下太暗,什麼也看不見;再看井壁,發現全是櫥櫃和書架:到處釘著地圖和圖畫。她從經過的架子上隨手拿了一只罐子,上頭貼著「橘皮果醬」的標籤,結果是空的,讓她很失望。她不想把罐子隨手扔了,怕會砸死下面的人,就等再經過一個櫥櫃時,把它放了上去。

「好吧!」愛麗絲想:「這樣跌落過以後,再從樓梯上滾下來也沒什麼了!家裡人都會覺得我真勇敢!嗯, 就算從屋頂上摔下來我也不會吭一聲的!」(這倒很可能是真的。)

往下掉啊,掉啊,掉啊,會不會永遠也掉不到底啊?

「不知道這時候我掉了幾公里了?」她大聲說:「我快掉到地心了吧!讓我想想:那就是六千三百公里,我想……」(愛麗絲在學校課堂上學到了一些這樣的知識,儘管現在沒有一個聽眾,不是展露學識的好時機,但多背背也是挺好的練習。)

「對,應該有那麼深,但不知道我到了什麼經度和緯度呢?」(愛麗絲根本不知道「經度」和「緯度」是什麼,只是覺得這兩個詞說起來顯得有點厲害。)

她接著又說:「不知道我會不會穿過地球!從頭下腳上走路的人當中冒出來多好玩啊!我想,他們叫做對立人……」(這時她慶幸沒人在聽,因為她自己也覺得這個詞用得不對。)

「不過你知道的,我得問他們那是哪個國家。」

「這位女士,請問這裡是紐西蘭還是澳大利亞?」(她說的時候還試著行了個屈膝禮。想想看,一邊在空中往下墜一邊行屈膝禮!你行嗎?)

「這樣問她會覺得我是個無知的小女孩吧!不行,不能問,說不定我能在什麼地方看見寫著國家的名字。」

因為愛麗絲沒事可做,很快又說話了:「我想今天晚上黛娜一定會很想我!」(黛娜是隻貓。)

「但願他們喝茶的時候記得給她碟子裡倒點牛奶。我的好黛娜,要是妳現在和我在一起就好了。我想空中是沒老鼠,但妳能抓蝙蝠吧!妳知道的,牠們長得很像老鼠。不過,貓吃蝙蝠嗎?」

這時愛麗絲有點昏昏欲睡,像說夢話似的喃喃自語:「貓吃蝙蝠嗎?」有時還說成了「蝙蝠吃貓嗎?」反正這兩個問題她都答不出來,怎麼吃都無所謂。她迷迷糊糊要睡著了,開始夢見她和黛娜手拉著手走著,她很認真地問:「嗯,黛娜,跟我說實話,妳吃過蝙蝠嗎?」

突然就「砰!咚!」摔在了一堆枯枝敗葉上。

終於不再往下掉了。

愛麗絲毫髮無傷,立即站了起來,她往上看,頭頂上一片漆黑,眼前是一條長長的通道,還能看見白兔正在前頭跑著。沒時間耽擱了,愛麗絲像風一樣追了上去,只聽得到兔子在拐彎時說:

「哎呀,我的耳朵和鬍子完了!實在是太晚了!」

她都快追上牠了,可是一轉彎兔子就不見了。她發現來到了一個又長又低矮的大廳,天花板上亮著一排吊燈。

大廳四周都是門,每個都鎖上了,愛麗絲來來回回試了每扇門,一扇也打不開,只好悲傷地走到大廳中間,擔心再也出不去了。

突然間,她看到一張三條腿的小桌子,整個是實心玻璃做的,桌上除了一把小小的金鑰匙以外別的什麼也沒有。愛麗絲心想那大概是大廳裡某扇門的鑰匙;可是,不是鎖太大,就是鑰匙太小,沒有一扇能打得開。不過,當她轉第二圈的時候,她注意到了一個先前沒看見的低矮布簾,簾子後頭有一扇大約四十公分高的小門,她把小金鑰匙插進鎖孔裡一試,對了!真讓人開心!

愛麗絲開了門,門裡是條比老鼠洞大不了多少的小走道,她跪下來,往走道那頭看去,裡面是個無比可愛的花園!真想走出這個昏暗的大廳,到鮮豔的花壇和清涼的噴泉間漫步啊,可是她連頭都進不了門口。

「就算我的頭鑽進去了,」可憐的愛麗絲想:「肩膀過不去又能怎麼樣呢?唉!真想像望遠鏡那樣可以縮起來啊!我覺得我是可以的,只要我知道該怎麼做。」

如你所見,經歷許多怪事後,愛麗絲開始認為幾乎沒什麼事是不可能的。

在小門旁乾等不是辦法,於是她走回小桌,有點希望桌上能再有一把鑰匙,或者有一本教人怎麼像望遠鏡一樣縮起來的訣竅的書也可以,結果這回桌上有個小瓶子,(「之前肯定沒有。」愛麗絲說。)瓶頸上繫著一張小紙標籤,寫著漂亮的兩個大字:「喝我!」

「喝我」說得很好,但聰明的小愛麗絲不會貿然行事。

「不,我要先看看,」她說:「看看上面有沒有標明『有毒』。」

她讀過幾個充滿危險的小故事,說的都是小孩被燙傷、被野獸吃掉,或別的慘劇,皆因沒記住朋友教他們的簡單規則,比如燒紅的撥火棍拿得太久了會被燙傷、手指被刀割深了會流血;她還牢牢地記著:如果喝了瓶身標著「有毒」的東西,保證遲早會感到不舒服的。

然而,這個瓶子上沒寫「有毒」,於是愛麗絲鼓起勇氣喝了一口,發覺很好喝(實際上有點像櫻桃派、奶黃醬、鳳梨、烤火雞、太妃糖和熱奶油吐司的味道),一下子就把它喝完了。◇(節錄完)

——節錄自《愛麗絲夢遊仙境》/時報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英國泰晤士河
    一個死而復活卻無法言語的女孩,三個渴望彌補喪親之痛的破碎家庭,跨越人間與冥界的河流,會帶著他們迎向什麼樣的命運……即使故事在本書的最後一頁宣告落幕,河畔的人們仍將繼續在雷德考的渡口操舟行槳,讓眾生的故事交織匯集成生生不息的巨流河……代代相傳,直到永遠。
  • 一個冬日的下雪天,待在溫暖屋內的愛麗絲與小黑貓玩「假裝」遊戲,玩著玩著,卻爬上了壁爐檯,穿過如薄霧般的鏡子,來到了一切都與現實世界顛倒的鏡中世界。鏡中世界是個大棋盤,愛麗絲成了當中的一顆棋,想成為西洋棋后的她開始下起了這盤棋……
  • 一段追尋智慧、真心(愛)、勇氣與家的奇幻旅程……
  • 彼得和喬留下了兩則傳奇。一則是他們偉大的努力,以大膽、輕量的創新方法攀登高峰,第二也是更為持久的成就是他們寫下並流傳的書。從他的登山生涯開始到最終,彼得的寫作天分顯露無遺。
  • 故事從主、僕兩人的漫遊之旅展開,一路上他們談論宗教、階級、道德、男女……這趟旅程既幽默又荒誕。故事中表達出作者昆德拉對自由的嚮往、嘲諷自己的祖國捷克遭到蘇聯入侵、作品被禁等殘酷現實……昆德拉:「我們始終不如我們所想像的那麼獨特,一切的不幸都因為我們汲汲營營地追求差異。」
  • 「韮山花坊」是遠近馳名的花坊。今年,花坊增加了一位生力軍——因故輟學的表妹芽依。芽依在工作之餘發現了隱藏於花朵之下的花語世界,也因為她,韮山家成員塵封多年的心結化解了……
  • 從一八九四年到一九○一年期間,夏洛克‧福爾摩斯十分繁忙——可以這麼說,在這八年內發生的疑難公案,警方都曾向他諮詢過;他還在千百件私人案件的調查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其中一些案件的案情錯綜複雜,結果出人意料。許多驚人的成就和一些無可避免的失敗是他這一段時期的結果。
  • 擁有一切傑出家事女僕特質的菲莉希黛,辦事俐落、進退有度、誠實忠心。可是,伴隨她的卻是一次次的挫折。她在失去依託與尋找的過程中卻仍保持著簡單的良善之心……
  • 美,就是對編年紀事的棄絕,就是對時間概念的反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