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中共無「芯」之窘

人氣 6188

【大紀元2020年09月25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有朋友希望我在節目開頭報一下日期,我想了一下,還是不播報了,但是我會把日期以字幕的形式放在屏幕的下方,大家可以自己看。

最近,聽說中共國在大搞芯片開發,差不多要來一場芯片大躍進了。號稱投資10萬億元人民幣,開發5G、芯片、人工智能這些高科技產業,給芯片企業開綠燈。這個政策一下來,你想一下,會有多少人想要分食這塊大蛋糕?

全國掀起一股投資芯片開發的風氣,安徽、浙江、福建等十多個省制定了積體電路產業規劃,建半導體工業園區,吸引投資。聽說到這個月初,全國有13萬8,000個註冊的芯片設計公司,另外芯片設計行業的工資也暴漲,業內人士不斷因為高薪挖人而跳槽。

看似熱鬧,其實都是想從這10萬億國家投資裡分一杯羹。武漢千億級半導體項目弘芯說是資金出現缺口,樓還沒蓋完就沒有下文了,還有陝西坤同半導體、南京德科瑪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我記得有個網友留言,說中共以為有錢僱人就能做成事,狠命砸錢,請一個人做要一年,我就請12個人,一個月就可以搞出來。就這種思維方式來發展高科技芯片產業。結果,聽說現在各地出現爛尾。整個中共國就是像搞大躍進砸鍋煉鋼造飛機大炮,現在是投資蓋樓造芯片。

這一場芯片大躍進發起的原因大家都知道,華為被制裁,芯片短缺,這個月初美國國防部消息又說,因為中芯國際涉軍方背景,美國政府考慮將中芯國際列入貿易黑名單。現在還不知道美國對中芯的制裁將達到什麼程度,估計這類制裁可能涉及三個方面。

第一,停止向中芯提供新的更加高精尖的光刻機等芯片製造設備;第二,禁止美國公司為中芯已有的光刻機繼續提供技術服務;第三,禁止美國企業以及使用美國設備和技術服務的外國企業向中共提供中高檔芯片,這樣的芯片中芯造不了,從外國公司也買不到。

中芯國際是中共國最大的芯片製造商,這個消息出來後,中芯股價暴跌,市值蒸發超過60億美元;它的三大客戶之一高通,已經傳出要把給中芯代工的晶圓訂單轉給台積電或者其它公司;一家已給中芯貸款二億多美元的國際銀行又開始重新評估這筆貸款的風險將升高到什麼程度。

看來大家都已經領教了川普總統說到做到的特點,馬上就開始盤算著跟中芯分手,中芯當然著急了,馬上就聲明自己跟中共軍方沒有瓜葛。但是中芯國際最大的股東之一是大唐電信,大唐電信在中芯國際保有董事會席位,也是中芯的客戶,為中共軍方提供光纖通信和微波通信設備,設計需要通過軍工二級保密單位認證,說明中芯也為軍工單位服務。就憑這一點,美國政府就會將中芯國際列入制裁清單。

有人說,一旦美國對中芯國際採取行動,對中共的芯片產業來說,就是斬首效應。這不是危言聳聽。如果大家了解中共的芯片產業發展現狀,它們的芯片技術產業鏈,以及中共軍方對芯片的需求程度,就會知道,沒有芯片對於中共國來說,是什麼概念——火箭發射,導彈發射,甚至核武啟動程序都會癱瘓,沒有芯片就相當於沒有神經中樞。

所有電子產品的核心都是半導體組建,也叫集成電路片,隨著這個集成電路片越做越小,運算速度越來越快,後來就叫芯片,在這個電子工業時代,芯片無所不在。我們用的手機、電腦、汽車、家用電器,還有軍用的飛機、導彈、艦艇、衛星,都是通過芯片作為神經中樞來控制。

我們平時聽說的IC產業就是芯片產業,包括三個方面,通常叫做上游,中游,下游。上游就是芯片設計,芯片設計是難度最高的,中共目前還只有低端芯片的設計能力;設計好了給到中游去加工,就是芯片製造,用光刻機來生產芯片,而這個光刻機本身又是工藝和技術很複雜的設備,中共國還沒有能力自己生產,只能靠進口現成的設備,現在全球只有荷蘭艾司摩爾(ASML)有能力生產這種頂級紫外線(EUV)光刻設備,一台光刻機就要1億美元,比一架波音飛機還貴。去年他們一共賣出26台光刻機,一半賣給台積電,另一半賣給了英特爾和三星。下游就是對芯片進行測試和封裝,相對比較簡單。

中共曾經也想自己開發光刻機,在1990年,還搞了一個908芯片工程,結果投了20個億,歷時7年時間,等到97年投產的時候,已經比人家國際水平落後4、5代,投產當年就虧損2.4億,低技術加高成本,根本沒有辦法立足市場。

中共之後也一直對芯片產業進行財政支持和稅收減免,想要發展出自己的芯片,2002年,還把光刻機列入重大科技攻關計劃,都是無果而終。最後不得不放棄,改成進口光刻機生產芯片。

中芯國際就是那個時候創辦的。中芯國際的開創全靠台灣人張汝京,張汝京曾經在美國最先進的半導體公司德州儀器擔任了20年工程師,1997年回到台灣創建了世大半導體,後來世大被大股東瞞著張汝京賣給了台積電。

1999年,雄心壯志的張汝京從台積電離職,和漢鼎亞太風投徐大麟打算在香港推行「矽港」計劃,因為被香港輿論質疑「炒地皮」,港府最終沒有撥地。這個時候,上海以近乎免地租和五年免稅的優惠措施,吸引這個計劃落地,就這樣,張汝京在上海創立了「中芯國際」。

1949年,張汝京的父親張錫綸帶著200名冶金學徒,從南京撤至高雄,建立了規模龐大的高雄六0兵工廠;2000年,張汝京從台積電帶走三百名芯片工程師,從台北到上海,建立了大陸最先進的芯片製造基地。據說,當年張汝京從台積電挖走技術人才,被台積電的張忠謀告上法庭,結果因為中共國務院某領導打電話給張忠謀,說如果想在上海松江設廠,就對中芯手下留情。

在中芯國際和台積電的專利糾紛中,法院陪審團調查發現,在65個有爭議的專利項目當中,中芯國際非法使用了其中的61個。迫於中共的壓力,台積電放棄了8億到10億美元的賠款要求,同意中芯國際向台積電支付2億美元現金的裁定。

張汝京2009年從中芯國際離職,離職的原因據說有兩個,一個是因為跟台積電的官司;另外一個是因為大唐電信入股成為最大股東後,將原班人馬邊緣化,實際上就是搶奪技術。中芯國際是靠張汝京的人脈才獲得設備來源,能得到國際廠商供貨也是因為張汝京承諾只生產民用芯片,不涉及軍工。結果,大唐電信成為最大股東後,中芯國際成了中共軍方的加工廠。

應該說是張汝京為中共做了嫁衣。中共自己沒有技術研發能力,而台灣的半導體產業走在世界的前列,中共發展芯片產業都是靠台灣人的技術。甚至利用台灣人當技術間諜,竊取外國芯片產業的尖端技術機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晉華公司。

晉華公司原本兩手空空,它先從台灣挖高科技主管來主持公司發展,然後從美國的美光科技挖技術人才「帶槍投靠」,然後讓技術間諜從美光盜走了九百多份技術機密和專利檔案。美光公司發現技術機密被盜後,對晉華公司提起訴訟,隨後,美國對晉華公司宣布技術和零部件出口禁令。那幾個幫晉華充當間諜的台灣工程師也被判刑。

可以說中共的半導體就是台灣人幫著做的。中共用高薪吸引了很多台灣的人才,包括台積電的前研發處處長梁孟松就在2017年加入中芯國際,成為中芯國際的救命稻草。

今年8月初張汝京在一個會議上談到,2000年建芯片廠時,小布什政府對中國比較支持,逐漸開放了一些限制,當時中芯國際從美國獲准引進0.18微米和0.13微米級別的技術、設備和產品;克林頓任期內對出口中國的芯片製作技術和設備減少了限制,中芯因此得以從美國先後進口了90納米、65納米、45納米以及32納米的芯片製造設備,這套32納米的設備製程可延伸到28納米。

這一系列光刻機就是中芯到現在為止製造芯片的設備條件,因為美國的制裁,最近聽說中芯國際從荷蘭艾斯摩爾公司購買一台紫外線光刻機,卻因美國禁令,至今沒有拿到。用原來的設備生產低端的芯片還好說,用來生產高端芯片,技術和設備的局限性很明顯。

中共在高端通用芯片方面,每年進口的二千多億美元芯片中,處理器和存儲器這兩類高端通用芯片占七成以上。中芯現在正在研發14納米的處理器和存儲器這兩類高端芯片,這類芯片主要是提供給軍方,14納米芯片是軍方提升軍用設備性能的必要零部件。

聽說中共的研究一直陷入瓶頸無法突破,但是在前台積電的梁孟松加入後,短短300天就突破困境。中芯國際的第一代14納米製程已經量產,N+1製程也有突破。不過,中芯的14納米比起台積電的14納米從技術上起碼差了6年。沒有紫外光光刻機,中芯永遠都不可能生產出7納米和5納米芯片。

中國芯片製造業的技術水平,和國外水平起碼相差兩代以上。世界上芯片產業的28~14納米芯片工藝已成熟,14~10納米製程已進入批量生產,而英特爾、三星和台積電都宣布10納米芯片量產,並繼續投資建設7納米和5納米芯片的生產線,台積電5納米預計在今年量產。

世界上芯片製造業的技術更新換代非常快,芯片上可容納的元器件數目約每隔18~24個月就增加一倍,性能也提升一倍,所以芯片的納米級別必須不斷升級。當國際市場上領先的芯片大企業不斷實現技術升級時,以中芯為代表的中國芯片企業今後的技術水平只能在原地踏步,跟國際芯片製造技術差距隨著時間的推移將不斷加大。一旦失去美國技術的定期維護和調整,中芯現有的光刻機設備就會面臨大量故障或失靈,導致芯片合格率會大幅度下降,甚至停產。

這意味著,中共在中美冷戰的軍事對抗領域,技術落後造成的裝備老化將很快暴露出來。中共試圖通過發展芯片產業來滿足擴軍備戰需要的意圖就會落空。

搜狐有一篇關於中共國防軍工芯片發展現狀與趨勢的分析,是今年2月份發表的。其中談到,軍用芯片應用在軍用計算機(電腦)、導航、航空、航天、雷達、導彈等多個領域。軍用芯片很大程度影響信息化裝備的作戰效能,已成為中共軍方信息化作戰能力發展瓶頸,將得到優先和快速發展。

中共軍用芯片的研究整體起步較晚、由於缺乏高端人才,在核心元器件設計、製造設備、製造工藝水平等方面較落後,在高端元器件領域大多仍依賴進口。

2015年,美國商務部決定對以中國超級計算機「天河」為業務主機的三家超級計算中心和「天河」的研製者國防科大採取限售措施,限售的產品就包括「天河二號」上裝配的英特爾「至強」CPU。

天河二號的工程新聞發言人李楠認為,因為中國大陸自家研發的處理器和英特爾的處理器存在軟件兼容性問題,而且兩者之間的性能差距有目共睹,因此運算節點仍不得不使用英特爾的處理器。那麼一旦它現有的英特爾的芯片出現問題,天河就面臨無法更新、維修和升級的問題。

天河二號主要用於科學研究、工業設計等目的,比如材料科學、經濟學、基因測序、環境治理,還有國安信息處理。這些方面將來都會因為高端芯片短缺而出現問題。

說這麼多,也就不難理解中共在國內掀起的芯片大躍進了,其實就是病急亂投醫。無芯之國,將分崩離析。

好,今天說到這裡,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薇羽看世間】花木蘭受爭議  好萊塢被赤化
【薇羽看世間】中共垮台三種方式 哪種最靠譜
【薇羽看世間】平權論文遭轟 華裔教授被辭退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上)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賓州講話:拜登贏就是中共贏
【橫河觀點】川普總統的疫情應對和科學
【新聞看點】川普拜登衝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拍案驚奇】川普勝負看十指標 拜登選前隱身
【新唐人晚間新聞】川普促司法部查拜登家醜聞
【遠見快評】習近平兩因素決定攻台時間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