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觀】《林海雪原》楊子榮PK座山雕(下)

人氣 2372

【大紀元2020年09月26日訊】歡迎您再次光臨【欺世大觀】。

接上文

書接共產黨英雄楊子榮。資料顯示,楊子榮,1917年出生,山東牟平縣城南峽河人。4歲隨家長去安東(今遼寧丹東)謀生。後來因生活艱難,父親和姐姐留下,母親又領著他回了山東老家,省吃儉用供楊子榮讀了幾年私塾。

1929年楊子榮12歲的時候,母親安排他再去安東投靠父親。1931年九一八事變,日本占領東北前後十多年間,他在那裡討生活,七七八八幹過不少雜活,1943年到鞍山當採礦工。一次日本監工鞭打工友他看不過,奪下皮鞭打了工頭,之後只好逃回山東老家。

按照中共說法,楊子榮在山東曾加入中共民兵組織,此時已是抗戰後期,基本沒有大型戰役,中共黨史對此時的楊語焉不詳,只是稱他「積極參與抗日鬥爭,打擊日偽軍」。既沒事實數據也沒戰友作證,誰也不知道楊到底如何抗的日,打過幾個鬼子,哪怕抽冷子打了幾個偽軍,還是根本就是編故事?

老謝(謝文東,座山雕的原型)就算降過鬼子,有污點,殺鬼子無數也是真的吧,楊戴上「積極參加抗日」高帽,就是抗日英雄了嗎?喊過那句口號之後,筆桿子們都躲了貓貓,接下來就開始說他娘怎麼給他娶媳婦,過小日子,再下一句就跳到抗戰結束了。抗日英雄事蹟呢,對不起,那個沒啥要說的,翻篇兒。

1945年9月,日本投降。中共黨史稱,為應對蔣介石發動內戰的陰謀,實施「向北發展、向南防禦」的戰略,命令山東立即派主力部隊開赴東北,解放被日本侵略者鐵蹄踐踏了十幾年的東三省。

我就納悶它怎麼那麼會說:日本鬼子都投降了,用得著你去解放東三省嗎?鐵蹄踐踏的時候很需要你解放,那時候你在哪兒?當然張思德那集我們已經說了共軍在幹嘛,不再揭短。

那麼,楊子榮與座山雕又是如何產生交集的呢?

鬼子一投降,共軍羅榮桓部隊馬上到楊子榮家鄉招兵擴軍,28歲的楊9月參加了共軍膠東海軍支隊,11月下旬從龍口坐船到遼寧莊河登陸,改番號東北人民自衛軍遼南三縱隊二支隊,向北推進占地盤。1946年1月,楊子榮入黨,發誓隨時準備為黨獻身。別說,一年後,他還真就獻了命。

此隊共軍2月初到達黑龍江東部牡丹江地區的海林鎮。據稱座山雕就在附近。

好吧,說到倆主角的人生最後時光。

據楊子榮203分隊的人回憶,「智取」過程是這樣的:楊子榮冒充自己是另一支隊伍「九彪」的人,用道上黑話與座山雕的聯絡人搭上了線,先被引薦給了座山雕的副官和一名連長,二人答應帶他們進山;但連長對楊子榮幾人不放心,為防萬一想先下他們的槍,沒想反而被楊子榮帶的人給制服了。一起來到座山雕所在的棚子裡,楊子榮突然舉槍質問:為何讓手下冒犯自己,壞了江湖規矩,堅持要求座山雕下山向「九彪」道歉。

座山雕在江湖中有威望,覺得楊說得也有道理,為表示誠意,他槍也沒帶,一邊穿衣服一邊向手下說道:「是我們對不起人家,沒辦法了,去說說吧。」誰知,下得山來一看,傻了眼,等他的居然是共軍。老謝痛悔大意了,日本人都奈何不得的老江湖,只能哀嘆自己「打了一輩子雁,讓雁啄了眼」。

楊子榮利用江湖義氣騙捕了座山雕,一下揚名受獎,還被中共的《東北日報》以「戰鬥模範楊子榮等活捉匪首座山雕」為題,做了報導渲染。

然後,抗日英雄謝文東,拒絕中共勸降,1946年11月21日,謝文東父子被押解到依蘭縣城。23日,東北共軍頭目林彪還來電嘉獎了抓謝行動。12月3日,這位國民政府委任的上將總司令,竟被中共以罪大惡極的「土匪」罪名在勃利縣召開公審大會,然後槍決,連上軍事法庭的步驟也省了。

頭天晚上,老謝看到給他拿來酒和菜,按當時風俗,他知道共產黨要殺他了。他讓看守找來中共合江軍區司令部保衛科長王世芳,說:「我是中央國民政府任命的第十五集團軍上將總司令,我老謝頭兒當過抗聯的軍長,也參加過共產黨,打過日本鬼子。歷朝歷代、中國、外國都講投降不殺,優待俘虜,日本鬼子都沒敢殺我,你們共產黨就這樣說殺就把我殺了?我抗日有功啊!」這成了老謝留在人間的遺言,他的坎坷一生停在了59歲。

此後,共軍作家曲波創作了反派角色,老謝幾十年來被反覆污名化至今,配合來拔高騙捕他的楊子榮。

看官,我要說自古以來殺害忠良必遭報應,您可能會問:楊子榮遭報了嗎?我告訴您:真報了。您可能不知道,其實楊子榮也死得相當「不巧」。為不衝擊有些感情比較脆弱的看官,我試著用「不巧」來形容他的死法。

因為幾十年來,您看到的都是熒屏上楊怎麼智勇雙全、高大威猛,其實他也就是個普通人,從不甘心當一個揉饅頭炒大鍋菜的老炊事兵,際遇巧合,自告奮勇當偵察兵去肅清反共武裝,做了幾單活兒之後,受到賞識還當了排長。

騙捕了國軍抗日將領謝文東,受了嘉獎,登了報紙,信心爆棚,就有些忘乎所以,繼續領纓去抓殺其他反共武裝。可他沒想到的是,在謝文東遭屠殺的整80天後,1947年2月23日,在遭遇另一撥反共「土匪」丁煥章、鄭三炮的時候,小楊舉槍扣動扳機,槍沒響,據說槍機因酷寒凍住,無法打出子彈,於是被敵方子彈擊中胸部倒地身亡,時年不到30歲(一說30歲)。

如果按老百姓「冤魂索命」的說法,我想這是老謝來了。一句「還我命來」,小楊殺別人的子彈就凍住在槍膛裡了,別人的子彈卻打進了他的胸膛。信不信由您,共產黨無神論教育害了幾代人,我們卻從不認同,堅信善惡有報。

好了,咱就算不提報應說,還有更諷刺的。現在該給您抖開本片開頭繫上的包袱了。

楊子榮老娘宋學芝1974年去世,生前在銀幕上不知看過多少次《林海雪原》《智取威虎山》,可到死也不知道那就是演的她兒子。悲催吧,為啥,因為中共建政後,有老鄉舉報在東北見過他兒子和土匪混在一起,結果被當局收走了軍屬證,他老娘又成了土匪家屬。

更誇張的是,有關部門在楊死後20年間,多次調查,竟查不出楊子榮的身世。直到有個美國人大衛獲邀與周恩來一起看戲,說戲中的楊子榮很像他們西方的英雄佐羅(Zorro),向周提出要到楊子榮家中看看,周欣然答應,可一問手下,不知楊何方人士,大國臉面怎麼丟得起呢?逼得周下死命令挖地三尺也得給我查出來,結果幾乎傾舉國之力,才輾轉找到牟平峽河村,拿著一個送到日本翻拍的合照的照片,放大給楊子榮大哥楊宗福辨認,才確定楊子榮就是他弟楊宗貴。

楊宗貴為啥報名當共軍時登記改名楊子榮,而且神祕到死也沒告訴任何人,包括他的上司曲波,這成了永久之謎。如果不是美國人大衛將了周恩來一軍,共產英雄楊子榮可能到現在還是一塊浮雲。

這樣細究起來,楊宗貴和共產黨是有二心的,當時參軍報名造冊時是防了一手。不然怎麼直到他死,戰友只知楊子榮,不知楊宗貴,最雷人的是連他朝夕相處的上司曲波都被他蒙了,所以寫《林海雪原》小說裡也絲毫沒有提及。

按照我們了解的程序,入共黨得填表加入組織檔案吧?就算戰爭年代從簡,至少新黨員倆介紹人和支部書記談話、履行手續完成,本本上也要記一筆吧:真名、化名、曾用名,性別、年齡、哪裡人。然而,這一切竟無人知曉,楊死後也沒人深究。這不正常啊!

所以不免讓人質疑,小楊真入過黨嗎?入過怎麼什麼都支支吾吾呢?為什麼多年後曲波拿他寫了《林海雪原》,謝鐵驪導演了《智取威虎山》,江青深度介入的樣板戲,造成小楊身後名聲大噪,被黨做了洗腦工具,還是沒找到真身,直到黨魁之一的周恩來被美國佬大衛拿住,發生浩大的尋人工程,最後才得以驗明正身?不是因為沒入黨太難看,趕緊內部追加個黨籍貼上金箔好賣高價吧?

假如楊宗貴真的入了黨,那問題來了:幫規是明確要求對黨忠誠,欺瞞罪不可赦,那就是騙黨啊,了得嗎?可小楊入黨時都沒向黨坦白交代自己隱瞞了真名,按照現在給落馬官員加裝的罪過,那就是對黨不老實,對組織心懷二心,對吧?如果不是他騙抓了座山雕老謝,遭了報早早死掉,混到三反、五反、鎮反、文革,總有一款革命運動等著革他命,給他安上混進黨內的敵特,假黨員真土匪,企圖顛覆新生革命政權,等等罪名,共軍、公安、民兵、紅衛兵一定羅織起來等著扣他頭上。在哪場運動中死於非命也未可知。這樣看,他騙殺了謝文東,然後早早去給他還命謝罪,說不定也算個應得的歸宿。

遺憾的是,楊宗貴報名參加共軍時為啥謊報楊子榮,他到底是怎麼想的,到今天也只能成為揭不開的謎底了。

欺世大觀》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林輝:還原中共「英雄模範」之吉鴻昌
林輝:還原中共「英雄模範」之楊子榮
【欺世大觀】六四屠城 中共首腦躲在哪裡?
【欺世大觀】董存瑞炸碉堡另有故事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議會舉行選舉誠信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