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影評:新恐龍現身 讓老題材有新看點

蔡宜霖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劇照。(車庫娛樂提供)
人氣: 2561
【字號】    

【大紀元2020年09月26日訊】「哆啦A夢」是日本最具人氣的動漫之一,也推出了多部電影,其中也不乏恐龍題材的作品,今年新推出的《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Doraemon the Movie: Nobita’s New Dinosaur)雖然再度以恐龍為題材,但絕不會顯得老套,仍是一部故事性有上乘水準的作品。

故事背景為,大雄某日意外發現一顆恐龍蛋化石,於是連忙帶回家中套上哆啦A夢的「時光布」,試圖將其復原為活生生的恐龍蛋,最終也順利孵化出了兩隻恐龍,且還是人類未曾發現的新物種!大雄也將兩隻幼龍命名為小Q和小妙,並試著扶養牠們長大。

然而,21世紀終究不適合恐龍生活,於是大雄、哆啦A夢、胖虎、小夫、靜香等一行人便搭乘時光機前往白堊紀時代,尋找小Q與小妙的同類。不過,此時也正逢隕石撞地球、恐龍即將滅絕!大雄能否挽救兩隻幼龍的命運,也成為一大考驗。

電影的首場戲的設計,就頗能切合故事所要闡述的恐龍主題,透過大雄、靜香、胖虎、小夫四人參觀恐龍博物館的情節,為劇情的調性打下基本的基礎。相關情節固然較生活化,但在導演的塑造下仍有一定的趣味性;同時,更為大雄發現恐龍蛋的化石這項關鍵要素,起到良好的鋪陳作用,以首場戲的營造來說,稱得上是有不錯的水準。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劇照。(車庫娛樂提供)

新恐龍的孵化 展現不俗看點

往後新恐龍被大雄孵化成功,相關情節也不乏看點。一顆蛋同時孕育兩個胎兒,在卵生動物中始終較為罕見,本片善用此設定,也能起到提升新鮮感的作用。新物種的設定也稱得上頗具特色,小Q與小妙均有翅膀,像翼龍般具備飛行能力,但外貌卻遠比翼龍來的可愛、討喜;新恐龍是屬於肉食性族群,但以魚類為主食,成年後的體型也不會比人類大太多,這也使牠們比一般的肉食性恐龍平易近人,更容易有觀眾緣。

大雄扛起父母的角色,設法照顧兩隻幼龍的戲碼,自然是《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中的趣味橋段。恐龍畢竟不同於貓、狗,養育起來需耗費的工夫也更大,哆啦A夢的道具自然也是克服問題的便利解方,在飼養兩隻恐龍時得以兼顧私密性與舒適性,同時也能讓大雄與哆啦A夢自行DIY、設計恐龍的家園,相關情節的觀賞性同樣有基本保證。

電影對於小妙與小Q這對雙胞胎恐龍的刻畫,亦能使可看性提升。兩隻恐龍自剛孵化起,在各方面均有著顯著區別,小妙相當好養,餵什麼吃什麼;小Q則相當挑食,大雄為了找到牠願意吃的食物,一度頗傷腦筋。兩隻幼龍的運動細胞同樣有著天壤之別,小妙幾乎豪不費力就掌握飛行技能,小Q的運動天分卻跟大雄幾乎同一水準,飛行對牠彷彿難如登天。這種為角色營造鮮明對比的方式雖然是常見的套路,卻相當管用,過程中的戲劇效果與娛樂性都因此有了上乘水準。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劇照。(車庫娛樂提供)

不起眼的伏筆 往後成意外之喜

往後大雄聽從哆啦A夢的建議,將小Q與小妙送回牠們所屬的白堊紀時代,也讓故事的舞台從平凡的人類社會,一舉躍升為冒險色彩濃厚的遠古恐龍時代,可看性的直接提升自然不在話下。而且在這項冒險剛啟動時,過程中就因為一項插曲而有了曲折,相關情節進行時還埋下了一個伏筆,事情發生的當下或許並不起眼,但往後卻創造出意外之喜,是成功的劇情安排。

來到白堊紀時代後,各類恐龍的現身自然也是觀賞性的保證。有時透過大場景的架構,一次讓眾多不同種類的恐龍現身,達成短時間內就能大飽眼福的良好效果。部分情節則透過攻擊性強的恐龍來塑造觀賞性,除了常見的霸王龍外,還包含體型驚人的巨型翼龍,後者所展現的威脅強度,更不亞於任何一種陸地大型掠食者,是不錯的角色安排。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劇照。(車庫娛樂提供)

哆啦A夢的道具如何在冒險過程中發揮作用,一向是本系列電影的重要看點,本片的安排相信也足以滿足粉絲的期待。一種名為「友情巧克力」的新道具,除了能完美替代以往常見的桃太郎飯糰、成功馴服恐龍外,道具本身的效果也略有不同變化,展現一定的新意。全新的露營用氣球,更是相當有創意的安排,讓一行人的野外露營得以有嶄新風貌。一種尋找腳印用的新道具,則對尋找小Q與小妙的同類,起到無法替代的價值,成為攸關故事發展的重要工具。

大雄一行人冒險的途中,也有較怪異的插曲在過程中浮現。一開始會讓人認為,這是在為反派角色登場做鋪陳,相關情節也有一定的懸疑性,讓人對新登場的神祕角色起疑心;胖虎與小夫獨自與這股勢力接觸的戲碼,過程中的氣氛塑造,更頗有深入敵營冒險的氛圍。此一面向的安排,也起到豐富故事面向的作用,往後的轉折也能讓這條支線維持基本質感,屬於成功的劇情支線刻劃。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海報。(車庫娛樂提供)

冒險過程  包含驚喜彩蛋

找到小Q與小妙的同族恐龍的過程中,還包含一項大驚喜,讓故事與第一集哆啦A夢電影達成連動,堪稱成功的電影彩蛋。新恐龍物種的棲息地,也塑造的頗有世外桃源般的討喜美感,為電影增添成功的面向。而小Q一直難以學會飛行的故事設定,也在此時起到增添衝突感與戲劇張力的作用,同時也透過大雄一樣缺少運動細胞的設定,營造角色共同成長的面向,展現不錯的故事質感。

恐龍的生存危機來臨,是牽動人心的最終高潮,相關情節除了戲劇張力達到商業大片水準外,也盡可能的在不改變歷史的前提下,達成喜劇收場的效果。雖然過程中選擇套用爭議性的「進化論」,未必會讓每個觀眾都願意買單,但若不考慮科學理論的因素,純就娛樂性的角度來看,相信仍算瑕不掩瑜。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做為第40部哆啦A夢電影,也是系列的50周年紀念作品,象徵性意義不可謂不高,電影整體來說雖然未必完美,但優點依然不少,足以對得起哆啦A夢系列多年來的金字招牌。◇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