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政權至習近平而止

王赫

人氣 95201

【大紀元2020年09月27日訊】固然,習近平能在聯合國大會的視頻發言中高談2060年中國力爭達到碳中和,也可在即將召開的五中全會中闊論「十四五」和2035遠景目標,但是,中共的命能有這麼長嗎?習自己都是誠惶誠恐的。

當今中共,處於十面埋伏之中。無論習想保黨,還是被迫棄黨,這個黨都是非亡不可了。為什麼呢?中共本質邪惡,作惡太多,積重難返,不能回頭,只能一條死路走到底。起家史的罪惡暫先不談,竊國之後,中共之亡實則有三,一亡於毛澤東「文化大革命」(1966—1976年),二亡於鄧小平六四大屠殺(1989年),三亡於江澤民迫害法輪功(1999年)。「多行不義必自斃」,中共絕不能逃脫的!中共現今的狀況,正是「自斃」的表現,別說絕無起死回生之可能,就是殘喘也苟延不了幾天。

習近平上台接盤後,無論主觀意願如何,所做作為都是在加速中共的覆滅。從正面講,習若自救救國,必須與中共切割,不為中共既往的罪惡揹鍋(習既不是始作俑者,也非迫害元凶),撥亂反正;從負面講,習若保黨,就猶如掉在沼澤裡,越掙扎死得更快。天意冥冥,習無可逃避。

中共政權之止於習近平,先從黨史論。迄今,中共五位最高領導人毛鄧江胡習,實際上只是三代。鄧比毛小11歲,跟著毛竊國建政,也是「第一代領導集體」的成員之一,本質上都是一路的,只是表現形式上,毛鄧者,「矛盾」也(習所謂的「前後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道出的卻是實情)。江比鄧小22歲,中間算是隔了一代人,江比胡大16歲,算同代人,大哥與小弟的關係。江從鄧手中接過大權,卻不捨得傳給胡,胡再窩囊也是有權力慾望的(否則到不了這個位置),江胡鬥洵非虛言,江胡者,「江湖」也(俗語「江湖亂了套」),亦「糨糊」也(俗語「搗糨糊」)。習1953年生人,雖比胡小11歲,卻比江小27歲,更重要的是中間隔著1949年這個坎,「生在紅旗下,長在紅旗下」,與江胡比算是一代人了。

習與江胡還有一個極大的不同之處。習是正宗的「紅二代」、「太子黨」,是「嫡庶」的嫡,是嫡嗣。江則是漢奸之子,假稱過繼給「烈士」叔叔,一直把自己的真實身世緊緊捂著,生怕被揭蓋子。胡的父親則是茶葉店主,文革中被批鬥、關押,1978年去世遺體權厝,1997年方由兩位女兒將父母二老遺體合葬於家鄉公墓,胡作為兒子竟無出面。

雖然,紅色出身不僅助習爬到了權力金字塔的頂點,同時也給了習睥睨江湖、直追毛鄧的底氣(「太子黨」多瞧不上江胡,視其為看家護院的),「毛澤東情節」和「紅衛兵烙印」影響習良多;但是,紅色政權的宿命也遺傳給了習,習者,「析」也(「分崩離析」),「熄」也(熄火)。也就是說,中共政權到習而至,是上天註定了的。

一說「上天註定」,有人就不愛聽了。其實,在中國傳統文化裡,「天命」一詞絕非神祕的、莫測的,而是實實在在的、可以體認的,一點也不「唯心」,在古老的典籍《尚書》中,不就說了「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嗎?而今日中國民眾超過3.6億人公開聲明「三退」(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就是「天命」——「天滅中共」的鮮明詮釋。

歷七十餘年至習近平而亡,應該說,上天對中共實在是太慈悲了。從中國歷史看,「共產黨起家是其積中外邪惡之大全的過程」(《九評共產黨》語),超過「虎狼之秦」許多倍,秦朝二世而亡,僅僅十五年。然而,中共之能維持七十餘年(20世紀,世界上也存在專制政權「70 大限」現象),不僅不感恩上天,反而變本加厲,自恃活了七十多年,更要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惡貫滿盈,人神共憤,其之被追債、天譴,一定會比「虎狼之秦」所遭受的嚴厲無數倍。

中共至習而亡,已經不是推測、預言,而是現實了。外有美中新冷戰、「全面脫鉤、去中共化」、全球剿共,內有經濟多年持續下墜、財政危機、民憤至極、「三退」大潮、內鬥激烈,又兼香港抗暴、台灣堅守「中華民國」之國體;今日中共的處境,堪比垓下之圍,一戰即可斃命。

中共滅亡,乃天命所在、大勢所趨;然而,習近平也「與有功焉」。具體政策分析,本文都不說,只說習近平為自保、為保黨所做的兩件為中共「絕後」之事。

第一件事,瓦解「太子黨」。著名政論家陳破空對此有精闢分析:習近平深知,相對於江派和團派,那些太子黨和紅二代,才是對其權力的真正威脅;因此,習分三步,使17大、18大與江派、團派形成三足鼎立之勢的「太子黨」,在19大煙消雲散。第一步,2012年,借王立軍事件,拿下薄熙來。第二步,18大後,通過人事重組和軍隊改革等措施,先後讓一系列太子黨人物、尤其軍中太子黨人物,明升暗降、卸任、直至退休。第三步,十九大前夕,精心布局,太子黨和紅二代,幾乎全部「落選」黨代表,也就是說,連人民大會堂的門都不讓他們進。

第二件事,取消「接班人」潛規則。文革結束後,中共對毛的做法進行了一定程度的反思和修正,在對最高層權力限制方面,一些做法漸漸成形,比如任期制、「集體領導制度」、隔代指定「接班人」潛規則等等。習在做儲君的5年裡小心翼翼,上台後第一個五年裡通過「偉大鬥爭」終於成為了「核心」,於是大刀闊斧,先是2017年19大前夕對兩個潛在接班人,一個拿下(孫政才)、一個壓住(胡春華);接著,19大政治局常委清一色「50後」,平均年齡62.86歲,沒有一個能當「接班人」(這是過去二十多年中共政治的一個關鍵角色);再爾,2018年春「修憲」,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從此,檯面上「接班人」話題成為當局禁忌,台面下黨內各派政治勢力則拼死拼活。

為中共「絕後」,這問題極其嚴重,使習近平無意中扮演了天意「執行者」的角色(當然並不限於此)。對習近平天意「執行者」角色更形象的說法,是人們稱習為中共滅亡的「總加速師」。這的確非憑空起論。網友戲稱:把一件事做壞,並不十分容易,而習能把所有事都做壞(為保黨),就是奇才了。

筆者固然不贊成有的論者所稱「習近平現在幹的都是壞事,沒有任何華麗轉身機會」,卻也確實認為,習現在岌岌可危,能夠「轉身」的空間和時間已經非常小、非常少了,雖尚還存在。

不管習轉不「轉身」,中共都將轟然倒塌。「轉身」,習亡黨救國救己;不「轉身」,習為黨殉葬,害民害己。習其善擇之!

▼ 相關影片

紀元播報】製作組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共外交部批川普聯大發言 被指謊言連篇
中共在聯合國遭遇逆風 西方各國齊聲討
美助卿:美國不再聽信中共的自我標榜
紅二代與習近平決裂 對習殺傷力非常大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紐時圍川普救拜登 中共五中換人?
【一線採訪視頻版】遊青島返粵 民眾遭強制隔離
大疫下解救有道 歷史啟示帶您闖過中共肺炎
【珍言真語】梁錦祥:拜登醜聞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錯】一帶一路遭毛思想打擊
【大選觀察】拜登的燙手山芋:擴充最高法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