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政府投資科技領域的成與敗

人氣 283

【大紀元2020年09月30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ob Zeidman撰文/張雨霏編譯)六十年代孩童時期,我的偶像是宇航員。1969年6月20日,我努力保持清醒,觀看尼爾‧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在月球上漫步的情形。

我製造並發射了模型火箭;我有一個馬特‧梅森少校(Major Matt Mason)動作人偶空間站;我最喜歡的電影是《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我最喜歡的電視節目是《星際迷航》(Star Trek);我最喜歡的作家是科幻小說作家亞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我收藏了宇航員的親筆簽名照片。你已經明白了我的意思。

可以說,我對太空計劃的痴迷激發了自己對科學和工程學的興趣,以至於把它帶入了我的職業生涯。大學畢業後,我的第一份工作是設計計算機半導體芯片。我從小就知道,半導體的存在歸功於政府資助的太空計劃。

我從記事起就一直是自由市場的積極倡導者,但是我也主張政府投資的研究,因為我從許多政府手冊中了解到,沒有政府資助就不會存在半導體產業。

不要誤解我的意思。我喜歡太空計劃。我現在支持這個項目,雖然與那時候相比,少了一些進入未知領域的風險。我承認,多年來政府的資助推動並加速了許多技術的發展。但是,半導體是從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的研究部門貝爾實驗室(Bell Laboratories)起家的。

研究工程師和科學家組建了自己的公司來製造這些驚人的設備,其中包括肖克利半導體公司(Shockley Semiconductor)、飛兆半導體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國家半導體(National Semiconductor)、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s)、西格尼蒂克(Signetics)和英特爾(Intel)等等。美國政府只是他們的眾多客戶之一。

毫無疑問,太空計劃為航空業的成功做出了貢獻,儘管這些公司始於上世紀40年代和50年代,尚未引起約翰‧肯尼迪總統的重視。

民主黨人和其他進步論者想讓我們相信,科學與工程學的進步需要政府的援助。還記得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著名的演講詞嗎?他說:「那不是你建造的(You didn’t build that)。」

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是谷歌公司的前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奧巴馬總統競選的主要捐助者和顧問,也是多個總統委員會的顧問,同時還是美國國防部國防創新諮詢委員會(由奧巴馬總統創建、其成員全部是學者和左翼科技商務人士)的現任主席。

最近,施密特聲稱,美國「放棄了」創新,因為美國政府在研發方面的投資太少,尤其是與中國相比。但是,政府投資真的會刺激創新嗎?

浪費錢?

在上世紀80年代,日本以其快速發展的經濟和高效的製造業,被普遍視為對美國商業領導地位構成威脅。長期以來,日本一直被指控為技術鄰域的模仿者,因此該國決定投入經費將自己打造成世界科技的領導者。

日本政府向第五代計算機系統(FGCS)投入了數十億日元,這是創建下一代計算機硬件和軟件的一項舉措。效果如何呢?日本蓬勃發展的經濟在上世紀90年代陷入蕭條。日本以外的私人公司仍控制著大多數計算機硬件和軟件技術。日本之所以白白浪費那麼多錢,是因為政府永遠無法像私人公司和傑出人士那樣促使技術進步。

施密特和其他美國技術領導者應該明白這一點,因為上世紀80年代,比爾‧蓋茨(Bill Gates)和保羅‧艾倫(Paul Allen)使微軟從利基市場發展成為一家全球性企業;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使甲骨文變成一家全球領先的數據庫公司;上世紀90年代,谷歌將一個大學研究項目培育成歷史上最大的公司之一。

從中得出的教訓是,在政府投資於已知技術和先進技術的同時,突破性創新卻來自於住在車庫和宿舍中的創新者,以及才華橫溢、具有創意的工程師和科學家。

不幸的是,美國政府也在量子計算和人工智能領域浪費掉10億美元的投資。當然,人工智能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技術,它形成了精準投放廣告、搜索引擎以及幾乎每個人在互聯網或手機上進行交互的基礎。這就是為什麼它不需要政府投入大量資金的原因。

人工智能是每一家美國技術巨頭和許多其它美國公司的支柱。臉書、谷歌、微軟、亞馬遜和許多其它公司都需要這些技術,並具有巨大的動力和豐富的資源來投資人工智能研究,而不需要花大量納稅人的錢。

量子計算(Quantum computing),或者我喜歡稱它為「quandary computing」(二難計算),是構建依賴電子量子態的計算機的概念。量子計算機採用的是海森堡的不確定性原理(Heisenberg Uncertainty Principle,又譯海森堡測不準原理)。也就是說,量子計算機將比傳統計算機更快地產生結果。唯一的問題是答案將不確定。

物理學中最糟糕的領域是弦理論(String Theory),該理論的研究聘用了當今大學中大多數理論物理學家,並獲得了大量政府資金,但四十多年來,甚至沒有人能設計出一個實驗來證明它是否正確。弦理論之所以被稱為「連錯誤都不夠格(Not Even Wrong)」,是因為科學原理需要提出一種科學理論來解釋一些原本無法解釋的現象,而弦理論一直在尋找一種現象來做解釋。任何一種現象。超過40年了。(譯者註,Not Even Wrong是哥倫比亞大學的數學家Peter Woit的一本著作。)

備受矚目的項目

人們經常引用太空計劃或曼哈頓計劃作為政府資助研究的成功案例。這些都是很好的例子。對於備受矚目的項目,尤其是戰時或緊急救援,可能需要政府大量撥款。太空計劃的特定目標是製造火箭,以載人進入太空,然後到達月球。曼哈頓計劃的設立是為了基於物理學的特定原理來製造原子彈。

近來,美國政府正在這個非常關鍵的時期為研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治療方法和疫苗提供資金。聯邦政府可以以非常具體的目標來協調這些項目,但不應是模糊的,例如以某種方式從綠色能源中高效地生產能源,並使它們與化石燃料相比具有成本競爭力。在危機時期,政府的效率低下和任人唯親可以被視為商業成本,但是其它時間你也不想接受這樣的事情。

如果具有特定的目標和時間表,特別是在國家危機期間,政府的科研撥款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在其它時間,這種投資就應該受到限制。從長遠來看,私營行業一直做得更好。

原文Government Funding of Science: When, Why, and How Much?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鮑勃·澤德曼(Bob Zeidman)擁有康奈爾大學的文學學士和理學學士學位。他是一位發明家,同時在硅谷創立了澤德曼諮詢公司(Zeidman Consulting)、軟件分析和鑑證工程(Software Analysis and Forensic Engineering)等成功的高科技公司。他還從事小說創作,最近出版了政治諷刺作品《善意》(Good Intentions)。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投資移民是經濟復甦一劑良方
【名家專欄】股市是美國外交政策的工具
【名家專欄】中共用債務陷阱掌控美國「後院」
【名家專欄】一帶一路 中共萬億美元的大錯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袁弓夷:共產害西方 川普抽沼澤
【一線採訪視頻版】大陸民眾:慶幸早退出中共組織
【橫河觀點】美定3批黨媒為外國使團 有何特徵
【紐約調查】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 與中共有瓜葛嗎?
【重播】川普佛州集會 支持者現場過夜等待
【役情最前線】電郵門當事人指證拜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