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早已「腦死亡」

王赫

人氣 6137

【大紀元2020年09月28日訊】如何看待當前中共的頻頻出手?例如:利用疫情加緊打造監控鐵幕,偷偷「刷臉」;幾十年來首次發文,高調統戰民企(過去是只作不說、少說);紅二代任志強、蔡霞分別被重判18年和取消退休待遇;頻繁軍演,軍機大規模越過所謂台灣「海峽中線」,公開聲稱「海峽中線」不存在;強推港版國安法,推遲立法會選舉一年,大肆抓捕民主抗爭人士;中美本屆聯合國大會隔空較量,新冷戰方興未艾……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這些動作,表明中共的咄咄逼人還是以攻為守?是耀武揚威還是色厲內荏?是健壯有力還是困獸猶鬥?

其實,以上二分法的描述並不是十分妥當。如果一定要給中共的當今狀態定性的話,恐怕這個詞還比較合適: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什麼是死而不僵?我們先看個醫學上的觀察:那種還有心率,器官仍有功能,脈搏還在跳動的屍體,儘管已經處於事實死亡的狀態(腦死亡),但如果走運且得到相應的幫助,仍可能存活數月,在一些個案中甚至可維持數十年。當然,維持這些屍體的醫療成本已經達到天文數字。

如果用「有心跳的屍體」來詮釋「死而不僵」,那就太形象了。筆者寫過《中共之亡實始於1999年》一文,現在進一步明確:21年前中共就已經腦死亡了。從1999年7月開始迫害法輪功至今,中共的一切行為都只是「有心跳的屍體」的本能。

中共腦死亡這個說法並非筆者首創。早在2008年,就有論者撰文提出中共腦死亡,稱這「只基於兩個論斷:中共無法實現價值的更新,中共無法實現有效率的決策。」本文同意第二個論斷,但認為應把第一個論斷的表述修改為「喪失對現實的應對能力」,並且把腦死亡的時間明確為1999年。

為什麼要修改那第一個論斷呢?因為,共產黨的本質是一以貫之的,不論是哪個共產政權,或者無論哪個共產政權在任何時期。也就是說,自從1848年馬克思、恩格斯發表《共產黨宣言》以來,共產黨的價值認定就已固化了,根本就不存在價值更新的問題,只是在不同階段、不同國家有不同的表現,就像水在不同的條件下可以分別表現為固體、液體和氣體。

那麼,「喪失對現實的應對能力」又怎麼講呢?從中共歷史來看,1949年前,為竊國,詭計百出,令人防不勝防,硬生生地把國民政府趕去了台灣島,表現出一種邪惡的活力。1949年後,毛時代,不論是中共的高層和全部官員階層,還是整個國民,都被毛玩於股掌之中,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現實成為玩物。

毛死後,鄧時代,搞「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改革開放),搞「韜光養晦、有所作為」,客觀上給國家鬆了綁,中共恢復了些活力。但六四又把這點活力給摧殘得差不多了。中共實質性的「改革開放」就此終結,中共對現實的有效應對能力也就幾乎玩完了。

1992年鄧南巡,江澤民轉向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一切向錢看」,「悶聲發大財」,整個國家迅速墮落。就在這時,法輪功傳出,「真、善、忍」拂去人們心靈的塵埃,7年間上億人修煉,開創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信仰傳播的奇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使中國真正開始走向了穩定。這給了中共政權唯一一個能夠新生的機會:只要不干涉法輪功群眾,任其自由修煉做好人。但是,妒忌心和狂妄變態心理,竟使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對國家良性發展趨勢的暴力截斷,這也算是一種對現實的應對能力吧,雖然是反面的。但正因為是反面的,就從此使中共喪失了對現實的正確感知能力,而沒有正確的感知能力,必然使中共變得越強硬和僵硬,不僅無法自我糾錯,反而為掩蓋決策錯誤,不斷地投入資源加碼鎮壓,用一個謊言套一個謊言,無限循環,再也「無法進行有效率的決策」,從而使中共自身最終被這個錯誤所吞噬。

這就比較好解釋,為什麼江澤民之後,後繼接班人都為江迫害法輪功的錯誤接盤,胡錦濤如此,習近平至少目前也是如此;因為,如果不想為江背黑鍋,就只能拋棄中共這具「有心跳的屍體」,胡錦濤沒做到,習近平迄今也沒做到。

我們也可以再舉「改革已死」這個例子。六四之後,「改革開放」的口號雖然仍高歌入雲,但也就僅此而已了,並沒有實質性的措施落地。2008年,一些知識分子在香港出了兩本書,一本書是《中國改革的末路》,另一本是《改革之死》,還有個口號「改革已死,憲政當立」,鬧出了個2008憲章事件。

2013年,北大教授張維迎在「中國留美經濟學會2013年會」上公開表示:過去十年(胡錦濤時代)既是中國經濟最好的十年(來源於前25年的改革所產生的制度紅利),也是社會和諧最壞的十年;從體制改革角度,無論經濟體制改革,還是政治體制改革,可以叫做基本停止,甚至倒退的。

而2009年著名經濟學家陳志武的一篇文章《從2049年看中國》,稱西方金融風暴使中共信心滿滿,2009年之後改革動力快速退化(在金融危機之前打算進行的許多基本制度改革被無限期推遲),預言「國富民窮」局面繼續惡化;財政稅收占GDP之比繼續上升;國內民間消費需求繼續下降,到2018年居民消費只占GDP的30%左右;到2018年,嚴格意義的金融危機還沒發生,只是在國有經濟的安排下,潛在的金融危機已經被轉變成財政危機。十年之後(已是習近平時代),預言都被一一證實了。

2018年12月29日,大陸社交網絡流傳了一篇很快就遭封殺的文章——「中國百位公共知識分子發表『改革開放』40年感言」,鮮明地表達了中國知識分子的焦慮:改革已死,前途何在?中國現狀,的確如有論者所指出的:「改革曾經是反對專政左派的利器,現在卻成為專政右派攫取暴利的工具。」

通過以上舉的兩個事例——「改革已死」和「繼續迫害法輪功」,中共「喪失應對現實的能力」和「無法實現有效率的決策」,大體上應該明了。由此,中共的腦死亡也就可以確診了。

最後,補充一點,本文是說中共腦死亡,不是說中共黨員腦死亡,中共九千多萬黨員,包括習近平在內,都是現實生活中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具有人所天生的良心、智慧、勇氣和決斷,那麼,為什麼非要受制於中共這個「有心跳的屍體」呢?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川人:四面出擊,中共挑事背後的末日心態
體制內人士:中共「改革已死」
國際人權日 看中共迫害法輪功至今仍慘烈
王赫:中共政局——三病纏身 死前喪智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在密西根州大選集會發表演講
【薇羽看世間】朱利安尼曾獲讃「掃黑英雄」
【遠見快評】巴雷特就職:美向右 習加速左轉
【重播】美智庫研討會:解救被奴役的中國民眾
【新聞看點】中共再施陰陽手 10指標測川普贏
【一線採訪視頻版】從反川到挺川的美國華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