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中共的雅貪政治 張曉明一字賣470萬

石山

人氣 3271

【大紀元2020年09月28日訊】《有冇搞錯》。9月28日。

我們欄目一直都在談政治、經濟和軍事,今天談點別的話題,說點雅的。今天談「雅貪」,就是文人,尤其是那些文人政客,可以用一種看起來很文雅的方式,謀取利益。

雅貪」這個詞,不是我說的,是大陸媒體財新提出來的。

財新最近有一個報導,說的是中國書畫家協會的主管趙長青的問題。

2019年10月28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央宣傳部紀檢監察組和山東省監委發布消息,中國書法家協會(下稱「中國書協」)原分黨組書記、原副主席趙長青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了。他是中國書法家協會創建以來,首位被查的「事實一把手」。

報導說,2019年10月18日,趙長青帶著16名書畫家,浩浩蕩蕩去了遼寧省北票市大黑山旅遊景區,當地市委書記、宣傳部長、副市長等官員全部都陪同參加。趙長青滿頭銀髮,穿著中式藍色唐裝,現場揮毫,一蹴而就,寫了「德耀北票,人文川州」8個大字,送給北票市政府。

大陸媒體還大肆報導,當成一件文化界的雅事,但是僅僅10天後,這位有官員身分的「著名書法家」就落馬了。

2020年8月12日,趙長青的案件開審。趙長青被指控收受各類財物,折合人民幣2,486萬餘元。案情透露,趙長青在中國書協任職期間,「把入會做成了生意」,為他人獲批中國書協會員、當選理事、協調工程牟利,還「打著書法的幌子大肆斂財」,多人以買字為名向其輸送利益。

打著書法的幌子,買字輸送利益!

除了趙長青之外,中國美術家協會,就是畫家協會的副祕書長杜軍,中國書法出版傳媒集團公司董事長李世俊、中國書法雜誌社副社長郭志鴻,都因為差不多的問題被調查。因為這些人,從事的都是文人雅士的工作,寫大字,畫畫,用這個來謀財貪污,所以就被稱「雅貪」。

雅貪,當然關鍵是後面的這個「貪」字,但貪污受賄,本身和寫字和畫畫無關,而是和他們的官員身分有關。

中國的書法家協會和美術家協會,都是半官方組織,當頭的,都是高級官員,所以才有貪的問題。他們可以用官方名義舉辦活動,可以批准誰是書法家,進入書法家或者畫家協會。但賺大錢,還是要靠寫字和畫畫。

書法和畫畫怎麼賺錢?還是以趙長青為例,趙長青並不是因為寫字寫得好進了書法家協會的,而是當官當好了,被派到書法家協會當地一把手。他說,因為做祕書的時候每天都要用毛筆寫信封,所以練出了書法。他的書法作品,在2011年可以賣幾千元,2017年可以賣幾萬,2018年12月16日,趙長青一幅書法賣了220萬。

這個事情,讓我想起另外一位人物,也是當官的,也是喜歡寫字,他的墨寶,也可以賣到好幾千萬。就是前香港中聯辦主任張曉明

2014年,時任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寫了一幅「駿程萬里」,在民建聯籌款晚會籌得1,380萬元。兩年後,2016年,張曉明再為民建聯籌款晚會寫了一幅「度德而處」,成交價竟然達到驚人的1,880萬元,平均每字值470萬元。比趙長青厲害多了。

張曉明的字,是在慈善晚會中賣掉的,所以這個可以有很多說法,畢竟不是進入個人腰包,還可以有爭議的地方,是出價的人可能是為了慈善,而不是賄賂,對吧。

不過,別人寫一幅字,能一個字賣470萬元嗎?比如,當天,國學大師饒宗頤的書法「上善若水」,由世茂房地產主席許榮茂以300萬元投得,每個字只有70多萬元。比張曉明整整少了400萬元。

90年代,大陸有一個非常有名的電視劇《走向共和》,裡面有一個情節,說慈禧六十大壽,要修建頤和園,一位商人負責供木材,但政府不給他錢,非常頭痛。他就去當時戶部尚書(掌管財政)翁同龢那裡賄賂,每次都不得門路,被義正詞嚴地趕走。

翁同龢是光緒皇帝的老師,為人正直。這位商人找到李蓮英商量怎麼辦,李蓮英罵他笨蛋,賄賂只想到用錢,李蓮英說,名利名利,名在利先。這位商人茅塞頓開。翁同龢是書香門第,三代都是文人,而且以書法著名。這位商人找人寫了一本書,專門談翁同龢家族的字,然後去找翁同龢,以書法向他請教。老翁當然極為歡喜,以為找到了知己,但他是清官,所以當場把兩百兩銀子付給商人,說免得別人有口舌。

大家可以想到,隨後翁同龢撥款幾十萬給了這位商人,北洋水師的海軍軍費,就這麼樣去了頤和園,被那位商人大賺特賺。

名利名利,名在利先。

翁同龢在商人出版那本書之前,就已經是名滿天下,未必是為了要以此謀私貨牟利。翁老先生,因為人性的一個弱點,被人鑽了空子,據說後來相當自責。

但現在的官員,可能就不一樣了。

以前,曾有清代的瓷器拍賣,拍出驚人高價,比明瓷和宋瓷的價格都高出很多。我採訪了一位玩家,專門收藏古代瓷器的,算是專家了。

他告訴我說,清代瓷器,尤其是乾隆和康熙年間的瓷器可以拍出高價,原因是有足夠的數量,而明瓷宋瓷賣不出價,因為太少了。我當時很不解,不是越少越稀有,越貴嗎?他大笑說,清代瓷器不少人手上有,而且他們都是一個圈子的,拍賣出來的價格,就是一個市場的參照,也就是一個錨點,一個市場價值標準。你賣的時候,我花大錢買下,我手裡的存貨,價值一下子就大幅上升了。

反過來,比如宋瓷,世界上只有兩三件,炒高了價格,對自己其實沒有什麼用處,因為自己並沒有「升值空間」。

這種內情,當然都算是圈子裡面的祕密啦。

咱們看張曉明,中聯辦前主任,國務院港澳辦公室現任副主任,一個字可以賣出470萬。確實,那是一個慈善拍賣會,價格做不到市場參照,但究竟是一個錨點,一個參照了,張主任的大字,值這麼多錢啊。

今後,張主任如果落魄江湖,搞到沒錢喝酒,大可以像唐伯虎、鄭板橋一樣,當場揮毫寫字,400萬賣不到,10萬總可以吧。可能也可以和唐伯虎一樣,留下一段風流佳話。

這是中國文化陷入專制政治的官場泥潭文化的表現,完全應了財新所說的,根本就是所謂「雅貪」的一種。

咱們計算一下,就算張曉明的字,藝術水平和國學大師饒宗頤一樣,每個字價值75萬港幣,那麼470萬減掉75萬,等於395萬港幣。也就是說,因為中聯辦主任這個職位,寫出的一個字,等於是395萬港幣。在中國做官,確實比文化藝術要值錢而且重要得多了。

大家很難想像,美國川普總統的「墨寶」能賣幾百萬港幣吧。

其實,中國的「雅貪」,遠遠不止在書法和美術界。在所有的學術界,都是這樣的。比如當了國家領導人,一句話,就可以成為學術聖經,甚至升級成為哲學或政治學的最高水平,這在中國,難道不是更嚴重的貪腐嗎?

以前,曾經在中國的一本金融研究專刊上,看到洋洋灑灑的上萬字的論文,專門研究鄧小平的金融理論。文章從歷史寫到現實,從理論寫到實踐,圍繞的核心,是鄧小平的一句話:「要把銀行辦成真正的銀行」。說起來,這位論文作者,平均用了一千多字,去解釋鄧小平的一個字,而鄧小平的那句話,根本就是一句大白話,就是一個常識。

這是中國共產黨式的政治學術腐敗。今天的中國大陸,這樣的事情不是少了,而是越來越嚴重,越來越多了。習近平的講話,不但是指示,不但是理論,而且已經上升到了政治哲學和思想的高度,全名叫做:習近平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這當然也是政治學術和哲學學術的中國特色貪腐。而且這種貪腐,是中國所有貪腐的基礎。

有一段時間,大陸有理論認為,中國官場貪腐盛行,是因為官員人工太低了,所以提出要高薪養廉。事實證明,中國這種官本位制度不改,專制政治體制不變,山一樣高的薪資,只能養出天一樣高的貪慾。

比較起來,趙長青也好,張曉明也罷,都不過是貪腐大山上的小石頭而已。

責任編輯:連書華 #

相關新聞
【有冇搞錯】台獨始祖是中共
【有冇搞錯】中共不承認的台海中線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有冇搞錯】古巴豬灣大失敗 川普揭美國之痛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司法部查亨特說明3點 五中釋信號
車評:雙色多變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聞看點】備戰總動員?五中公報洩習近平心頭患
【拍案驚奇】美大選「神算」開口 中共甩鍋新招
【珍言真語】金鐘談紅二代羅宇 中共體製造悲劇
【重播】最後衝刺 川普及夫人訪賓州五地演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