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觀】王進喜如何被利用「感動」中國的

人氣 3657

【大紀元2020年10月12日訊】各位看官好,歡迎您再次光臨【欺世大觀】。

中國大陸2009年出了個洗腦的大事:為了包裝共產黨員為黨獻命的故事,中共大內宣做了個大活兒:先評選出100個為中共建政做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又評出100個建政以後的「感動中國人物」。

我們發現,中共黨宣費盡心機推出這個「雙百」大活兒,不僅是給這些人樹碑立傳,更想抬高非法政權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所以【欺世大觀】有必要拿出自己對這些「英雄」和「感動」的調查和分析,分享給大家獨立評判,目的只有一個:還原歷史真相,拒絕造假洗腦。

本集說說上個世紀60年代紅透中國的「鐵人」王進喜。您可以自我測測今天看片之後還感動不感動。

好,言歸正傳。

1963年,老毛發布一項指示「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全國學人民解放軍」。之後,「鐵人王進喜」作為大慶油田「先進人物」代表走入千家萬戶。到文革後期的1974年,長春電影製片廠又拍攝了一部反映石油工人的影片《創業》,男演員張連文飾演的周挺杉,就是現實中王進喜的模特。

影片中,打出大慶油田第一口油井的採油隊隊長周挺杉被描摹成一個無比「光輝、高大」的形象,他帶領著石油工人戰天鬥地、艱苦創業、篝火下學馬列、跳進泥漿池堵井噴等。鐵人形象被攝影機和音樂推到激情高峰。

那麼,電影外的史實果真如此嗎?讓我們看三個情節。

據當年的石油工人回憶,王進喜從甘肅調到大慶油田時,油田已經打出了20口油井,並不是像《創業》裡為拔高的那樣,說他打了第一口井。也就是說,為了「感動」中國,黨樹立了既定目標人物,事蹟嗎,編湊就好了,黨說誰打出第一口井就是誰;打出前20口油井那些老鄉都不夠感動中國的格,只當配紅花的綠葉好了。

大慶油田官網「發展歷程」只說了:1960年初,全國數萬石油工人湧進大慶「大會戰」,也提了王進喜,可卻沒提第一口井這回事。筆誤筆誤啊,咱們這麼想就好。

另外,用泥漿固井只是當時開採油井時的一道工序,並不是發生井噴時,才要採取的緊急措施。這事牽扯石油鑽探專業領域,本片不多說,有興趣的朋友可以google,看看是不是電影《創業》應該表現的那樣。

按照當事人的話說,由於當時的技術十分落後,也沒有大型混凝土泥漿攪拌設備,用泥漿固井的效果很不好。而且當時的石油工人普遍沒有文化,也不懂用泥漿固井的基本常識。也就是說,井噴不井噴,只要開鑽機幹活,當時就需要泥漿固井這道工序,泥漿池是個必備的所在。可以看圖了解啊。這是其二。

接下來,是個諷刺關鍵點。當時,大慶油田第一口油井採油隊的兩位技術人員(其中一位姓劉),注意啊!不是工人,也不是隊長,是他倆出於對工作認真負責的態度,沒有攪拌機,就不顧一切地跳進泥漿池,用身體攪拌泥漿。這才有了大慶第一口油井的成功運作。

顯而易見,這一切與王進喜根本沒有一毛錢關係。但跳泥漿池攪拌這個動作卻讓《創業》劇組腦洞大開,這是多給力的鏡頭啊!於是,一舉嫁接給老王,感動了中國。這個經典情節,2009年還被翻拍到名作家劉恆、名導尹力聯手製作的所謂史詩級電影《鐵人》裡,作為重頭戲。那兩位始創人體攪拌泥漿的技術員呢?對不起,我們只知老王,您二位是誰呀?

再細究下去,《創業》電影中的王進喜模特張連文跳進油井後,兩隻胳膊在表面劃拉,很明顯是導演外行,為了鏡頭好看,要求他這麼做,也不排除他自創,但懂行的一看就是在做戲。因為,據技術員說,泥漿是下沉的,人工攪拌泥漿必須探下身子到泥漿底層掏挖,是非常困難的動作。

凡事就怕較真,各位看官,幾十年來,大家都看慣了街上紅布條的造假宣傳和洗腦口號,每到共產黨要捆綁韭菜們出力的時刻,必定出台今天聽起來雞血沖頭的表達,大慶公司網頁上這麼記載的:面對惡劣的自然環境和財力、物力的嚴重匱乏,以鐵人王進喜為代表的老一輩石油人,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寧可少活二十年,拚命也要拿下大油田」,「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這也是電影裡的台詞。不這麼誇張地喊,又怎麼能感動到舉國亢奮呢?

還有不能深想的笑話:被宣揚共產信仰的鏡頭裡那個石油工人「篝火下學馬列」的事,有嗎?據當事人回憶,是有,但根本不是工人們的「思想覺悟」有多高,而是因為弟兄們太苦了,早上頂著星星出工,晚上伴著月亮回到窩棚,卻只給菜窩窩糰子吃,工人們吃不飽,怨氣很大。於是領導就強迫大家學馬列,實際上就是滅火的考量。

前邊說了,別說沒文化的石油工人是大多數,就算甘肅玉門赤貧出身的老王,6歲討飯,9歲就給軍閥出勞役,14歲到玉門油礦做工,也根本沒讀過什麼書。您看老王成名後,黨媒拍他認真攻讀豎版馬列的照片,您就知道,那就是擺拍。現在大家都明白擺pose,過去老百姓哪懂啊,啊,王鐵人學馬列。

下面說說這位感動中國百強之一的人物是怎麼出街的。當年兼任大慶油田會戰指揮部總指揮的石油部副部長康世恩,在聽取大慶油田建設匯報時,當時負責大慶油田第一口油井技術工作的老工程師向他如實匯報了油井完成的過程。康特別對人工攪拌泥漿的事感興趣,就說:「嗯,不錯,應該樹個典型。」

但是他並不想把奮不顧身跳進泥漿池的技術人員樹為典型,為啥?那年代,絕對是政治不正確啊!你康副部長樹個「知識分子臭老九」當革命典型,而不樹工人階級?那什麼,你副部長也別當了啊,發配去調泥漿池好了!

康世恩混到這個級別,當然知道是絕不能站錯立場的,於是轉身對一同前來匯報工作的大慶油田負責人說:找個人選,樹個典型。您聽見了吧,現成的人不找,要再找個人。

油田領導當然心領神會啊,正好推出他的手下、1959年在玉門油礦選上過石油勞模的王進喜。於是,王進喜一夜升騰為中國家喻戶曉的「模範人物」,他做石油工人經歷的稀鬆平常事,也全被總結提煉成模範事蹟。根據黨宣筆桿子寫的和《創業》電影裡演的,就是鑽機運來了,沒有足夠噸位的車拉到井位,老王就指揮工人喊著號子,用滾槓撬杠人拉肩扛,冬天太冷,泥漿池要水,老王就和工人到附近水泡子鑿冰取水,一盆一桶地端過來。特別是張連文鼓著臉上天生的兩坨肉酒窩那個銀幕形象,跳入泥漿劃拉雙臂那些個鏡頭,男人女人都覺得,哇,好men哪!於是,王進喜感動中國。

其實,當年和老王一起選出的模範一共五人,號稱五面紅旗。可沒多久,那四面旗子就不飄揚了,現在網上也查不到啥。上頭開始單挺老王。直到2020年6月30日,才看到網上曝出另一面紅旗——95歲的馬德仁去世的消息,一讀模範事蹟,他領導的1202鑽井隊,業績甚至超過老王領導的1205隊,什麼「創造了9個半月時間打井28口,鑽井進尺31,700米,超過蘇聯格林尼亞功勛鑽井隊的水平,刷新了世界鑽井進尺紀錄」;創造了21項全國高紀錄;1963年,創造全國最高紀錄。1202鑽井隊分別被授予過「衛星鑽井隊」、「鋼鐵鑽井隊」、「永不捲刃的尖刀」等稱號,云云。

不瞞您說,倆人一比,我覺得這位同樣來自玉門參加石油會戰的老馬比老王事蹟更硬啊!為啥沒被當局看上,而且到死才見光一二呢?還有那三位老哥呢,如今還健在嗎?幾萬人裡選出來,肯定都不軟,怎麼都默默無聞了呢?是怕戧了老王的行市還是另有隱情?這位老馬95歲身故才被披露是五旗之一,不是因為生前當過大慶紀委書記,不蓋棺論定一下不合適吧?

有比較就有了鑑別。回頭一看,老王更突出的是政治敏感度,成名後他一路升遷仕途順利。從鑽井隊長、大隊長、指揮部副指揮,一直升到大慶革命委員會副主任、中共大慶黨的核心小組副組長。1964年12月還當了中共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12月26日,老毛開71歲生日party時,老王還有幸獲邀,席間,被毛稱讚是「工業帶頭人」。黨魁欽點,仕途就更剎不住車了,1969年4月老王登頂:中共9大當上了中央委員。

當然,在這個烏七八糟的政體中,根紅苗正的老王也翻過船。文革初期,因為算個不大不小的當權派,王進喜照例被批鬥。據過來人回憶:他頭上戴個尖頂高帽,帽子上寫著「標杆保皇王進喜」,胸前掛個大牌子,牌子上寫著「打倒假標兵」。更扯的是,革命群眾讓他站在幾層凳子上,然後一腳把凳子踢倒,估計是很陰暗的心理:看看這個被走資派樹立的「鐵人」會不會摔壞。王進喜的弟弟王進邦回憶說,他被勒令揭發王進喜「反黨、反毛、反社會主義」的罪行,造反派還在1967年的元月和過年時天天來抄家,逼得他們母親想要上吊。

大慶的事被周恩來知道,就在北京隔空宣布:王進喜在石油大會戰中立了大功,不准再批鬥。老王倖免於更大災難,有了周的撐腰,老王又被推選為鑽井革委會副主任、大慶革委會副主任等等。您看這是不是個亂七八糟的政權。

文革進行到了1970年4月,革命領導幹部王進喜在北京醫院被確診為胃癌晚期,當年11月15日離世,終年僅47歲。他被中共利用的一生就此打住。

節目最後,講兩個花絮。絮叨之前,恭請看官您歇息片刻,訂閱,點讚本片啊。多謝您了!

書接前言。老王過世後的1974年,長春電影製片廠拍了「文革」中攝製的為數不多的故事片之一《創業》。號稱上映後引起全國性轟動,依我們過來人看,這沒啥可吹的,全國人民每天抓革命促生產,誰也不敢搞資產階級的娛樂活動,出台個電影,當然轟動,如果那時計票房,絕對超過任何一部好萊塢大片!沒的看嘛。

但據說《創業》的拍攝和上映過程還十分曲折,為啥,由於影片反映了「文革」前石油工業的成就,遭到中央文革小組長江青的責難,意思大概不允許走資派領導的工業有什麼成就,毛太誰能纏鬥得贏哎,最後毛澤東看完片,親自批了最高指示「此片無大錯,建議通過發行。」《創業》才起死回生。張連文也名聲大噪。

下一個故事有點驚悚。1964年的《中國畫報》封面刊登了一張照片,照片中,王進喜頭戴狗皮帽,身穿厚棉襖,頭頂鵝毛大雪,握著鑽機手柄眺望遠方,身後散布著星星點點的高大井架。就這麼張畫報照片,成就了一大單日本生意。

怎麼回事呢?大慶一開始還是中共最高層定的保密項目,據說當時日本情報專家依據王進喜的衣著,推斷出大慶油田位於齊齊哈爾與哈爾濱之間;還通過照片中王進喜所握手柄的架式,推斷出油井的直徑;從王進喜所處的鑽井和他背後的油田間的距離和井架密度,推斷出了油田的大致儲量和產量。

後來,日本人又利用來中國的機會,測量了運送原油的火車上灰土的厚度,大體上證實了這個油田和北京之間的距離。

此後,《人民中國》雜誌有一篇關於王進喜的文章,提到馬家窯這個地名,還提到鑽機是人推肩扛弄到的現場。日本人便推斷此油田靠近車站,而且推斷就在安達車站附近。

這些看似平常的推斷有什麼用呢?看官,您可能想不到,日本人正是依據這些不起眼的情報,飛速設計出適合大慶油田開採用的石油設備。當中共當局向世界徵求開採大慶油田的設計方案時,日方一舉中標。難怪一個德國,一個日本,這倆二戰戰敗國,在技術上至今讓中共厲害國只能望其項背而無法超越,恐怖啊!

各位看官,通過普通石油工人王進喜被成功包裝上市、感動中國的故事,您會再次感受到中共統治術的洗腦套路。不過,老王從6歲討飯,到47歲進入頂層權力圈,正享受吃香喝辣的好日子,卻因突發胃癌英年早亡,這難道不是命嗎?

歡迎您留言和分享本片到朋友圈,我們下集再見。

欺世大觀》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林輝:還原中共「英雄模範」之彭湃
林輝:還原中共「感動中國人物」之王進喜
張林:邪惡的模範共產黨員
【欺世大觀】董存瑞炸碉堡另有故事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六個州激戰 川普都有哪些高招?
【拍案驚奇】共和黨浪潮 川普曾預言國會取勝
【新聞看點】習賀拜登何意?川普聯軍五線反攻
【有冇搞錯】數字極權主義侵襲 最後的自由之戰
【珍言真語】張崑陽:痛心同伴陷囹圄 堅持抗爭
【新聞大家談】至暗時刻 重現奇蹟關鍵密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