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六

【西安事變‧蔣宋夫婦】國難壓頂 力主大局

作者:章閣
在全球圍剿中共之際,我們藉由「西安事變」,回顧蔣公夫婦對共產之惡的超前洞徹,蔣公致力於剿共的苦心遠見。(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0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題記:本系列文章,筆者以蔣宋夫婦的視角,回顧西安事變前後的歷史,一覽蔣公「安內攘外」決策超越時代的洞見,同時呈現蔣公伉儷的做人理念、傳統價值觀。雖鼎鑊在前,刀鋸在後,蔣公身在虎穴威武不屈,為萬世樹楷模,留正氣在人間。本系列也將再現信仰的力量。面臨國難壓頂,蔣夫人宋美齡於難中不亂。聖誕之日,上天再降神諭。蔣公夫婦依靠正信闖過危難,南京四十萬國民歡迎國主安然歸來……

蔣介石被扣,國府群龍無首。這期間,黃埔軍校派出學生代表來到宋美齡處,懇請她向軍校訓話,急切地要求宋美齡發表營救指示。

1924年5月2日,蔣介石受孫中山任命,擔任黃埔軍校校長,兼任粵軍總司令部參謀長。他身為一校之長,處處言傳身教,為學生做表率。

陸軍軍官學校為國父孫中山創立,蔣中正任首任校長,創校於廣東廣州黃埔,故世人也因此稱其為「黃埔軍校」。(公有領域)

蔣介石很注重對黃埔軍校學生的「軍人精神教育」。他認為,身為一名軍人,應該具備「親愛精誠、勇猛精進、進德修業、仁民愛物、忠孝信義」,以及「以一當百(當千)不怕死」等精神。學生畢業,或部將有功,他會贈予佩劍「中正劍」,上刻「成功成仁」,劍柄裝飾梅花。

面對內憂外患的時局,蔣介石對軍官的教育加強了黃埔軍人精神的形成。凡是他親自教育的黃埔軍校學生,都成為他的忠實追隨者。即使蔣後來成為總裁、總統,他的部下仍尊稱他為蔣校長。其中,包括戴笠。

西安事變爆發後,各方各界發表「討張宣言」。黃埔軍校全體畢業生的「討張宣言」,就出自戴笠之手。戴笠曾是黃埔軍校第六期騎兵科學生,終生尊稱蔣介石為「校長」,一生崇信、效忠於蔣。1932年3月,他被蔣任命為復興社特務處處長。同年9月,成立了軍事委員調查統計局,戴笠任二處處長,負責掌握各軍隊動向。據台灣「國史館」藏檔披露的「戴公遺墨」,完整地保留了這份「討張宣言」:

戴笠隨侍蔣介石檢閱重慶特警班。(大紀元資料庫)

張學良劫持革命領袖蔣先生,我全體七萬餘同學聞之髮指眥裂。竊以九一八之變,張逆一夕之間失地三省,全國譁然,獨我領袖能諒之。回國之後,彷徨末路,人不能容,獨我領袖優遇之。此兩次之經過,我領袖代受朝野之攻擊,為何如乎……」文中說到918事變一夜之間,張學良就使中國失去了三省土地,舉國震怒,惟獨蔣介石能夠原諒他,能夠優待他。蔣介石對其投之以桃,張學良等人如何能以武力劫持相報呢?

當時的局面,舉國上下各階層百姓都對西安叛變者的行徑,憤怒到極點。面對軍校學生代表的訓話請求,宋美齡無法拒絕,於是召開集會,公開向學生表示,在沒有了解真相之前,不可擅自妄動,遇事一定鎮定,不要感情用事。

宋美齡不希望軍校學生再用行動和語言刺激叛軍,「凡誠意悔悟者,應開其自新之路,則談判之途徑,自當勿令壅塞。叛逆如有悔罪之誠,我黃埔諸生當寬大為懷,迎其來歸,不究既往。」如果叛軍能夠幡然悔悟,自贖罪責,宋美齡希望軍校的學生能夠寬容以待,既往不咎。

面對無解膠著的局面,宋美齡做出一個驚人的決定。她告訴諸公,要親自飛往西安斡旋。此話一出,眾議譁然,都認為「不可」。西安事變後,眾人不知真相究竟如何,一時之間謠言四傳,說那裡是一個紅色恐怖世界。更有人悲觀地認為,即便蔣委員長還沒死,最終也難以倖免。

國府官員勸告宋美齡,要麼說她去了絕對沒有收穫,要麼說她去了只會做無意義的犧牲,要麼說她去了就會被囚禁,只會讓叛軍多一個要挾蔣委員長的藉口。聽到眾人的話,宋美齡感受到四周悲觀、失望的氣氛,令她難以思索真理,但她力排眾議,闖了過來。

宋美齡致力於尋求和平的解決辦法,她不惜一切代價,甘願放下生死榮辱,甚至自己的生命。她反問自己:難道我們為救生民於水火的努力,已經到了最後的絕望時期?難道我們復興民族,建立國家的計劃,果真從此就毀滅了嗎?

艱難中,她思考了很久,但都不得其解;不過有一點,她始終堅持自己的信仰。一夕之間,她恍然大悟——惟有「信仰可以移山」,要想糾正錯誤的一切,惟有堅持對神的信仰。

西安事變,帶給宋美齡極大的精神壓力,使她的承負力幾乎達到了臨界點。幸有孔祥熙、宋靄齡夫婦,兄長宋子文等親友安慰陪伴,為她分擔壓力。宋美齡很感謝孔祥熙能夠兼任代理行政院長,即代理蔣委員長為一國行政之首。宋美齡同樣感受到,此時此刻孔祥熙所處地位的艱難,然而他能謹奉職守,同時堅持宋美齡的主張,為尋找和平解決途徑,竭盡全力。

「青天白日勛章」授予保家衛國、抵禦外侮功勛卓著的人員,蔣介石與夫人宋美齡均榮獲此殊榮,她也是此勛章唯一的女性得主。(林伯東翻攝/大紀元)

先前,中共向其主子共產國際請示下一步指示,也得到了回覆。電文表示:爭取和平解決西安事變,釋放蔣介石。對於斯大林來說,作為能夠帶領中國的抗日領袖,張學良資歷不夠,毛澤東能力還很薄弱,「蔣介石雖是一個可憎的敵人,但他是中國唯一有希望的抗日領袖,在抗日中他也許可以成為我們的合作者」。

自從918事件以後,日本占領東北全境,蘇聯感受到來自日本的威脅。斯大林希望藉助中國的力量,由蔣公帶領中國抗日,為其擋住日本這一仇敵。

斯大林知道,倘若蔣介石被殺,何應欽和汪精衛共組親日政府的可能性會大增,這會給蘇聯招來災禍。於是斯大林命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向中共傳達指示:倒蔣會引發內戰,這會有利於日本。命令毛釋蔣,並與蔣友好對話,和平解決這場事變。在外國主子的授意下,這才有了毛、周、朱宣布中共主張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電文。

1931年,斯大林(左)與作家高爾基。(公有領域)

斯大林下達嚴辭給中共:立即釋放蔣,否則我們將斷絕與你們的一切關係。並表示如果中共不利用他們的影響使蔣獲釋,莫斯科將斥責他們為「土匪」,並將在全世界面前予以譴責。在斯大林的授意下,共產集團犧牲了張、楊二人。蘇共的傳聲筒《真理報》公開譴責張、楊為賣國賊,是日本的代理人。

當蘇聯外交部向南京政府聲稱:蘇聯與張學良,與中共沒有任何關係,甚至聲稱共產國際與蘇聯也沒有關係,對中共的行動不擔負任何責任。南京國府並不相信這套說辭。12月13日,南京政府行政院副院長孔祥熙召見蘇聯駐中國代表,明確提出:「西安之事,外傳與共黨有關,如蔣公安全發生危險,則全國之憤慨,將由中共而推及蘇聯,將迫我與日本共同抗蘇。」

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長陳立夫也不相信蘇聯外交部的聲明。西安事變發生後,陳立夫通過遊走於各派勢力的潘漢年交涉,給共產國際發電報,借共產國際的影響對中共施加壓力。孔祥熙則通過蘇聯駐中國使館官員,請蘇聯出面對中共施壓。

而共產國際指示中共「和平」解決,為的是共產黨的生存利益。蔣介石剿共長達十年,若不是西安事變從中作梗,他只差一步就會滅了中共。共產國際為了自身利益著想,不使中國落入日本掌控,也讓中共能夠生存下去,指示其和平談判,轉而釋蔣。

蔣介石在其專著《蘇俄在中國》中講述到,中共所謂的「和平談判」,是緩兵之計,是「喘息戰術」,其真正用意在於:或掩蓋共匪的武裝變亂,或延緩國民革命軍對共匪的攻擊,或使自由世界產生「兩個中國」的印象。「其實共黨的『和平談判』不是和平的途徑,而是戰爭的一種方式。所以他的和談,不是為了達到和平的結果,而是為了達到作戰的目的。」

參考資料:
1. 蔣介石:《和平談判與停戰協定》,《俄共在中國三十年來所使用的各種政治鬥爭戰術及其運用辯證法的方式之綜合研究》第八章,《蘇俄在中國》補編,《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卷九(中正文教基金會),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105:2014-06-12-01-44-34&catid=173&Itemid=256。

2. 台灣「國史館」藏檔:144-010114-0001-071。

3. 宋美齡:《西安事變回憶錄》,《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言論選集》一、論著(中正文教基金會),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278:2015-04-20-05-51-14&catid=453&Itemid=258。

4. 裴毅然:《西安事變被隱淡的史實》,https://5455.org/history/110485.html。

5. 孔祥熙:《西安事變回憶錄》,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6年。

6. 葉永烈:《毛澤東與蔣介石》(四川人民出版社 華夏出版社),http://www.dushu369.com/mingrenzhuanji/mzdjjs/。@*#

點閱西安事變‧蔣宋夫婦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Trego的油畫《進軍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領域)
    1777年的冬天,華盛頓率領部隊來到費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讓軍隊休養生息,渡過美國東部漫長的寒冬。後來的史書傳記都說,這個冬天大陸軍處境最為淒慘,日子最不好過。
  • 這樣的一封信,深深地溫暖了將軍的心。雖然將軍沉靜少言,自小就具備強大的自我約束能力,素來喜怒不形於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於肉體凡胎,只要是人,就會有對於冷暖和傷痛的感知。在內外交困的鍛造谷,他對內需要安撫無力舉炊的軍隊,對外需要面對國會和同僚對他百般設限的刁難。
  • 寒冷的夜晚漸露曙光,亦如黑暗終將過去。12月25日早晨,蔣宋夫婦迎來聖誕日的萬縷光芒。燦爛的陽光,似乎帶來莫大的光明和希望。
  • 宋美齡提醒眾人,不能健忘共黨過去犯下的殘酷行為。今日,共黨雖然一時沉默,但是他們的存在對國家具有很大的危險性。共黨對國家構成的威脅的還沒有滅掉。更有人告訴宋美齡,共黨早已放棄了昔日的政策與行動。然而,宋美齡也不願相信這些無稽之談。她不僅提醒自己,也警戒西安人士,告訴他們勿要中了共黨的詭計。
  • 西安事變之前,張學良和中共有過數次密談,每次密談都會討論到是否能得到蘇聯的援助。他打算投靠蘇聯,聯合中共在西北割據。他想做獅子,不想做綿羊。因此公開叛蔣,發動了西安事變。然而,蘇聯為了自身的利益打算,犧牲了張學良,中共為了自身的生存,出賣了張學良,使張的計劃落空,造成他騎虎難下的局面。
  •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領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譯為福吉谷,也有直譯為鍛造谷,而這兩個名字,都蘊含著深刻天意,十分寫照現實。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陸軍的鍛造之地,淬火錘鍊之地,是絕境中的華盛頓將軍在白雪皚皚的森林深處,單膝下跪,獨自對天哀鳴禱告的祈禱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鍛造谷的大陸軍,已然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當後世的人們回望這場歷時八年的獨立戰爭,會油然慨歎:鍛造谷,的確是獨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宋美齡一行抵達張宅後,張學良即問她,是否要馬上見蔣委員長。宋美齡說她先喝杯茶,以此表示她對張的信任,願意將個人安危全都寄託在他的掌握之間。所以,蔣介石還不知道宋美齡已經抵達西安。宋美齡不想讓他焦急等候,所以提前告誡眾人,不要去通報。
  • 當時宋美齡對解決西安事變做了一個比喻,譬如修建一間屋子,顧問端納已經打好了地基,兄長宋子文已經樹好了柱壁,至於上梁、蓋頂這些最後的工作,實在是她責無旁貸之事。
  • 華盛頓將軍高貴的純金一樣閃亮的人品,在軍隊裡擁有的絕對的感召力,也是國會的諸位議員們所畏懼看見的——他們既忙著趕走一定要對他們行使統治權的英王喬治三世,也提防著喬治·華盛頓成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這樣一種微妙心態下導致的制衡和對華盛頓將軍的壓制,在獨立戰爭期間從來沒有停止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