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七

【西安事變‧蔣宋夫婦】心不畏死 神予慧智

作者:章閣
在全球圍剿中共之際,我們藉由「西安事變」,回顧蔣公夫婦對共產之惡的超前洞徹,蔣公致力於剿共的苦心遠見。(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0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題記:本系列文章,筆者以蔣宋夫婦的視角,回顧西安事變前後的歷史,一覽蔣公「安內攘外」決策超越時代的洞見,同時呈現蔣公伉儷的做人理念、傳統價值觀。雖鼎鑊在前,刀鋸在後,蔣公身在虎穴威武不屈,為萬世樹楷模,留正氣在人間。本系列也將再現信仰的力量。面臨國難壓頂,蔣夫人宋美齡於難中不亂。聖誕之日,上天再降神諭。蔣公夫婦依靠正信闖過危難,南京四十萬國民歡迎國主安然歸來……

當時宋美齡對解決西安事變做了一個比喻,譬如修建一間屋子,顧問端納已經打好了地基,兄長宋子文已經樹好了柱壁,至於上梁、蓋頂這些最後的工作,實在是她責無旁貸之事。

12月22日,宋美齡動身前往西安。臨行前的最後時刻,國府高級長官聚集在宋的住所,堅持請她留下來。當時張學良也來電告訴宋美齡,如果她無力阻止中央軍進攻,千萬不要去陝西。即使她去了西安,一旦中央軍開戰,他的軍隊也沒有能力保護她。

宋美齡還是選擇深入虎穴。12月22日,宋氏兄妹携蔣鼎文、端納、郭增愷、戴笠等人飛往西安。國難當頭,時局危險,誰也不知道,夫人一行究竟是福是禍?然而此時此刻,宋美齡神志清明,鎮定堅決,所有的怯意在心中已蕩然無存。

宋美齡獨自思量著:倘若蔣介石不能生還,中國很快陷入分裂與滅亡;倘若有幸脫險,平安離開,那會更加促進國家團結,可怕的禍亂,或許會蛻變成國家一大慶。宋美齡想到這些,心裡萌生「禍中得福」的頌辭。

宋美齡一行先抵達洛陽,她與當地的中央駐軍、空軍將領面談,堅囑洛陽空軍司令,沒有得到蔣委員長的命令,切記不要派轟炸機飛近西安。叮囑空軍司令後,宋美齡啟程飛往西安。此次一去,前途如何,在眾人心裡留下一片懸念,是焦慮的、沉沉的、無解的懸念。每個人都在等待著最終的答案。

飛機在西安降落之前,宋美齡掏出一把手槍,交給端納,堅持請他一旦遇到軍隊譁變,場面失控時,讓他當機立斷槍殺宋本人。

老子說過一句話:「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簡而言之,當一個人心裡沒有了怕,其它什麼威脅對他都沒有用。準備以死殉難,這已經不是蔣夫人的第一次。

有一年,宋美齡隨蔣介石去江西某一行營。深夜裡,突然傳來激烈的槍戰聲。她趕緊起身,趁著微弱的燭光緊急整理布防的機密文件,以免落入敵手。儘管在寒冷中,宋美齡被凍得直打哆嗦,然而她心裡泰然自若,身處危境,反而沒有了恐懼。她拿著手槍做好了準備,萬一被敵軍圍攻,無法衝出重圍,她寧可舉鎗自斃,也不想落入敵軍之手。此次西安之行,她同樣做好了殉難的準備。

至於應如何面對那些劫持蔣介石的叛將,她在飛機上思考了很久。宋美齡深知成敗只在一念之間。最後,她決定對待叛將的態度,即使對方行為暴戾,她也必須強力克制自己,儘量保持常態。以溫良言辭勸導叛軍,儘早化解這場危機,是宋美齡此次飛往西安,救出蔣介石的惟一目的。

飛機著陸後,張學良率先登上飛機,歡迎宋美齡一行。宋美齡看到他容貌憔悴,又面帶侷促愧色。為緩和尷尬局面,宋仍像往常一樣,和張學良寒暄。下機時,只以不經意的語氣,請張學良讓他的部下不要搜查她的行裝,她不喜歡紊亂,東西散亂會不容易整理。張學良悚然說:「夫人這是說什麼話,我怎敢這麼做!」

楊虎城也接踵而至,宋美齡也坦然地和他握手,彼此一陣寒暄。看她的表現,就像是偶然到訪此地的常客一樣,令眾人卸下心中的防備。

宋美齡言談間,流露出平和與堅定,使這些叛軍在她面前,不敢肆意妄動,甚至表情都流露出窘迫的顏色。他們看到宋美齡如此從容鎮定,其內心的侷促、焦慮和不安,又都很快釋然。

即使身在虎穴,宋美齡仍是一如往常,堅持向神祈禱,讓心隨著神啟行事。當她得知張學良為事變一事憂煩困擾時,也勸他可以試著向神祈禱,懇求開示。

宋美齡所說的祈禱,並非今人所認為的臨時抱佛腳,而是在生命歷程中,有著長久的薰陶和堅持。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宋美齡在美國《論壇雜誌》發表了文章《我的宗教觀》。她在文中說到,由於受到其母親的影響,她在幼年接受的宗教訓練,使其養成了做事有恆心的習慣。

關於祈禱的問題,宋美齡對此有一個深刻的教訓。她的母親在去世之前,一直臥病在床。時逢日本侵奪中國東北三省,宋氏兄妹一直對母親保守著這則消息。

有一天,宋美齡與她的母親談起日本入侵的話題,日本虎視眈眈地威脅中國,國府面臨著日方步步緊逼的緊急情況。講到這件事,宋美齡言語激切,突然大聲地喊到:「母親,你的祈禱很有力量,為什麼不祈求上帝,用地震或類似的災禍懲罰日本呢?」

她的母親用嚴肅的目光,看著宋美齡說:「當你祈禱,或求我替你祈禱的時候,切不要拿這種要求侮辱上帝,我們凡人尚且不應當有此存心,何況祈求上帝呢?」

母親對她的教誨影響很深。因為這件事,宋美齡對祈禱有了新的認識。她說:「我知道日本國民因政府對華行動的謬妄而受到苦痛的很多,所以現在也能替日本國民祈禱了。」信仰使她跳出狹隘的個人情感,對人的博愛超越了民族、語言,甚至戰爭本身帶來的創痛。

祈禱,很多人向神祈禱,祈求上帝賜予金錢財富、世俗名望,或者巨大的權力。宋美齡祈禱不是為了這些。她知道人的智慧是有限的,「上帝的智慧是無限度的」。提及神與人智慧的區別,她曾舉過一個例子,她說:「我們在山中旅行,只見前面峰巒重疊,一山復一山,莫知其始,莫知其終,但倘有高升天空的機會,那末一切都清清楚楚,可以看明真相了。這或許就是上帝的智慧與我們的智慧的分別。當我向上帝祈禱的時候,他就把我高高地提升到空中,那裡就一切釐然,盡在眼底了。」

因為信仰的緣故,使她看待人生和紛爭,有其透徹的一面。宋美齡認識到超越人之上的力量會更偉大。她曾說:「我知道宇宙間有一種力量,祂的偉大,決不是人們所可企及的,那就是上帝的力量……」她相信:「祈禱時就有比自己更大的力量來幫助我們。」她也深信:「上帝決不會把我們引入歧途的。」她像所羅門一樣,祈求上帝賜予智慧。

宋美齡飛往西安,直面叛軍。在虎穴,她與叛將、共黨斡旋,言談間流露的鎮定與智慧,看待問題的清晰與透徹,都是吾人吾輩今日難以企及。至今,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她是「永遠的第一夫人」。單就在信仰層面,在當時紛亂的時局下,宋美齡仍能躬身垂範,世所罕見。

參考資料:

1.陳鵬仁主編:《西安事變回憶錄》,《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言論選集》一、論著。中正文教基金會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278:2015-04-20-05-51-14&catid=453&Itemid=258。

2.陳鵬仁主編:《閩邊巡禮》,《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言論選集》一、論著。中正文教基金會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273:2015-04-20-03-22-16&catid=453&Itemid=258。

3.陳鵬仁主編:《我的宗教觀》,《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言論選集》一、論著。中正文教基金會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272:2015-04-20-03-09-00&catid=453&Itemid=258。@*#

點閱【西安事變‧蔣宋夫婦】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Trego的油畫《進軍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領域)
    1777年的冬天,華盛頓率領部隊來到費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讓軍隊休養生息,渡過美國東部漫長的寒冬。後來的史書傳記都說,這個冬天大陸軍處境最為淒慘,日子最不好過。
  • 這樣的一封信,深深地溫暖了將軍的心。雖然將軍沉靜少言,自小就具備強大的自我約束能力,素來喜怒不形於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於肉體凡胎,只要是人,就會有對於冷暖和傷痛的感知。在內外交困的鍛造谷,他對內需要安撫無力舉炊的軍隊,對外需要面對國會和同僚對他百般設限的刁難。
  • 寒冷的夜晚漸露曙光,亦如黑暗終將過去。12月25日早晨,蔣宋夫婦迎來聖誕日的萬縷光芒。燦爛的陽光,似乎帶來莫大的光明和希望。
  • 宋美齡提醒眾人,不能健忘共黨過去犯下的殘酷行為。今日,共黨雖然一時沉默,但是他們的存在對國家具有很大的危險性。共黨對國家構成的威脅的還沒有滅掉。更有人告訴宋美齡,共黨早已放棄了昔日的政策與行動。然而,宋美齡也不願相信這些無稽之談。她不僅提醒自己,也警戒西安人士,告訴他們勿要中了共黨的詭計。
  • 西安事變之前,張學良和中共有過數次密談,每次密談都會討論到是否能得到蘇聯的援助。他打算投靠蘇聯,聯合中共在西北割據。他想做獅子,不想做綿羊。因此公開叛蔣,發動了西安事變。然而,蘇聯為了自身的利益打算,犧牲了張學良,中共為了自身的生存,出賣了張學良,使張的計劃落空,造成他騎虎難下的局面。
  •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領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譯為福吉谷,也有直譯為鍛造谷,而這兩個名字,都蘊含著深刻天意,十分寫照現實。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陸軍的鍛造之地,淬火錘鍊之地,是絕境中的華盛頓將軍在白雪皚皚的森林深處,單膝下跪,獨自對天哀鳴禱告的祈禱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鍛造谷的大陸軍,已然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當後世的人們回望這場歷時八年的獨立戰爭,會油然慨歎:鍛造谷,的確是獨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宋美齡一行抵達張宅後,張學良即問她,是否要馬上見蔣委員長。宋美齡說她先喝杯茶,以此表示她對張的信任,願意將個人安危全都寄託在他的掌握之間。所以,蔣介石還不知道宋美齡已經抵達西安。宋美齡不想讓他焦急等候,所以提前告誡眾人,不要去通報。
  • 1924年5月2日,蔣公受孫中山任命,擔任黃埔軍校校長,兼任粵軍總司令部參謀長。蔣公身為一校之長,處處言傳身教,為學生做表率。他上任伊始,發表過二篇訓詞,一則是《犧牲為革命黨惟一要旨》,另一則是《怎樣才是真正的革命黨員》。
  • 華盛頓將軍高貴的純金一樣閃亮的人品,在軍隊裡擁有的絕對的感召力,也是國會的諸位議員們所畏懼看見的——他們既忙著趕走一定要對他們行使統治權的英王喬治三世,也提防著喬治·華盛頓成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這樣一種微妙心態下導致的制衡和對華盛頓將軍的壓制,在獨立戰爭期間從來沒有停止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