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與《推背圖》預言的應驗與變換1

——破解《啟示錄》的時空支點
作者:古金
圖1:《啟示錄》「婦人生子」預言實為天象,精確指向2017年9月24日。(作者古金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5489
【字號】    
   標籤: tags: , , ,

推背圖》和《聖經》,都是當代東西方閱讀量最大的書籍之一。《推背圖》是唐初天文學家、天象學家李淳風所作(據《桯史》),在北宋時期就達到了家家都有的程度。它預言了從唐初到當代及未來的歷史大事,迄今100%應驗無失。《聖經》的《舊約》記錄了猶太教的起源、發展、劫難,並預言耶穌濟世,以及末後彌賽亞救世;《新約》是基督教徒對耶穌傳法、使徒傳道的記載,其最後的《啟示錄》預言了末世對救主及其聖徒的迫害,人間的大難與救贖。

撥開歷代對《聖經》預言的錯解,大家能看到那些西方的經典預言,與東方的《推背圖》等預言殊途同歸,共同聚焦於當代的劫難與救贖,特別是瘟疫大劫。

(一)室女生子,天象定時

《聖經‧啟示錄》預言:

「Rev12:1天上現出大異象來。有一個婦人,身披太陽,腳踏月亮,頭上是十二星的花冠。(garland,中譯本一直譯為冠冕,意境相同)。

Rev12:2她懷孕了,在生產的艱難中疼痛呼叫。

Rev12:3天上又現出異象來。有一條大紅龍,七頭十角,七頭上戴著七個王冠。

Rev12:4它的尾巴拖拉著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龍就站在那將要生產的婦人面前,等她生產之後,要吞吃她的孩子。

Rev12:5婦人生了一個男孩,是將來要用鐵杖管轄各民族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寶座那裡去了。

Rev12:6婦人就逃到曠野,在那裡有神給她預備的地方,使她被養活1260天……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意義非凡的預言,因為它事關人類末後的大劫難——「七封印-七災」,以及「新天新地」——更新後的宇宙展現人間的時刻。兩千來年,基督徒和歷史學家都想破解它,特別是當代,但是一直都沒有成功。人們都知道《啟示錄》是象徵隱喻,但是其中的婦人、龍、大淫婦、巴比倫、所多瑪、埃及、耶路撒冷……都象徵著後世的什麼?天象給出了破解的支點。

圖1:《啟示錄》「婦人生子」預言實為天象,精確指向2017年9月24日。(作者古金提供)

一個婦人」:見上圖1,指室女星座。室女座長期被誤譯為「處女座」,所以在坊間流行的「星相算命」中稱處女座。星相學和天象學是兩回事,前者是占卜算命,後者可以展現天道。

懷孕生子」,指木星的運行,在室女的小腹部,「落入小腹投胎(2016.12.28進入角宿)-順行-留(拐彎2017.2.6)-逆行-留(拐彎2017.6.10)-再順行下行-出生(2017.9.24)」。見上圖,10個來月,猶如懷孕-生子的過程,比喻很貼切。

木星以外的其它四顆行星,金星、水星、火星、土星,它們雖然也經行室女座的範圍,但是它們的「順行-留-逆行-留-再順行」的範圍,不是太長就是太短,無法吻合「室女懷孕生子」的腹部區域和時間,所以,這個隱喻只能是指木星。

「身披太陽,腳踏月亮」:見上圖,指太陽在室女座的肩上,月亮在室女座的腳下。星星的位置表示時間,所以,這個室女生子的時間,精確地指向了2017年9月24日0~10時(東八區),超過這個時間範圍,月亮就跑出室女的「腳下」到天秤座裡邊去了。

頭上是十二星的花冠(garland」:見上圖,指此時刻,室女座頭上方有12顆亮星,形成似冠冕的形狀。

星星的亮度,天文學以「視星等」來劃分,即目視星星的等級,星星越亮,星等值越小。太陽為-26.7等(負值),滿月為-12.6等,金星最亮時-4.9等。全天空有一等星21顆,二等星46顆,三等星134顆,四等星458顆,五等星1476顆,六等星4840顆。1等星的亮度是6等星的100倍,6等星以下,肉眼基本上看不見。

圖中室女座的頭上,是獅子座,獅子座在室女座的頭部只有10顆亮星(4等以上),並且不呈冠冕形狀。但是,2017年9月24日,水星和火星行至這裡,正好和其中3等以上的4顆亮星,構成冠冕的骨架(圖中黃線的交點),另外6顆4等亮星點綴在周圍(圖中白線的端點,2號星接近水星,但有距離),構成12星的花冠。

可能有讀者會問:天象是循環的,你怎麼認定就是2017年9月24日?歷史或者未來,如果還有別的時間,能吻合上圖「室女生子」的天象,那就可能是別的時間啊?

(二)室女生子與木星循環

木星在古代叫做歲星。中國古代天象學除了有28宿,還把星空等分為12星次,木星大約12年左右轉一周天,約每個年歲經過1個星次,所以又把木星稱作歲星。但這只是木星的運行周期,並不是留守周期。

在天象學上,行星的運轉周期意義不大,留守周期意義重大。木星留守,一個循環周期大約344年。見圖1。

也就是說,每隔344年,木星留守的位置基本又回到了原位,雖然1673年也形成了「室女生子」的樣子,但是頭上只有4顆3等以上的亮星和6顆4等較亮的星,構不成冠冕,此外,月亮、太陽的位置也相差很多。

有人猜測:「處女座生子」的天象,是不是對應耶穌降生的西元元年前後?

不是。西元前30年~西元30年,木星都沒有這樣的天象,雖然西元前48年9月1日有,但是太陽、水星、火星的位置,都和預言中描述的相差很大。而且剛才說過,處女座是誤譯,應該稱室女座,所以,沒有必要用這個天象去附會耶穌的降生。

何止是5000年的歷史中,前溯1億年,後推1億年,也是唯有2017年的木星軌跡,符合「室女生子」、「太陽披肩、月在腳下、12星花冠(兩星匯入)」,這幾個極為苛刻的條件(年代太久星座形狀都變了)。所以,《啟示錄》預言的時間,無疑是指向2017年9月24日。

(三)曆法獨特,指向中國

身披太陽,腳踏月亮」,這句預言蘊含曆法。地球文明的古代曆法,可分為陽曆、陰曆、陰陽曆三種。

1. 陽曆:以太陽定年,不顧及天象。

陽曆是以太陽定年,一年365天,間插閏年,就像現在的西曆。每年同一天,太陽又轉到了幾乎相同的位置。

陽曆不考慮月相,從曆法上看不出月亮的圓缺,不能直接展現天象。但是簡單方便,為世界通用。

2. 陰曆:以月亮定年,也不顧天象。

陰曆不考慮太陽,是以月相周期定年定月。每月29或30天,每天的月相一致,每年12個月,這樣一年有354天左右,和陽曆太陽年誤差越來越大,造成陰曆的節日會依次出現在春夏秋冬四季,往復循環。當前伊斯蘭國家的回曆就是這種陰曆。

因為不考慮太陽,所以從曆法上看不出太陽的位置,也不能表達天象。

3. 陰陽合曆,兼顧日月。

陰陽合曆,是既體現太陽位置,又展現月相方位。

(1)簡單的陰陽曆疊加

一些伊斯蘭國家,傳統的回曆和陽曆同時並行使用,每一天既能看到陽曆,又能看到陰曆。雖然這樣能看出日月的大致方位,但是無法準確得知天象。

(2)猶太曆的陰陽合曆

猶太曆,是一種陰陽合曆,每19年插入7個閏年,這一點和中國傳統曆法相同,但是它的曆法宗旨是以宗教信條為本,讓曆法的時間安排根據信條調整(如為保證節日而改動年的大小),而不是讓人的曆法根據天象而變。所以,它也無法準確展現天象。

而且,因為回曆和猶太曆,總是把新月月牙出現的第一天定為初一(相當於漢曆的初二),所以日食會發生在他們的陰曆二十九日或三十日。而且他們每天的開始,是日落的時刻,而日落時刻每天都在變化,所以回曆的每天開始的時間並不固定(日落的間隔不是24小時)。這樣的曆法,難以表達天象。

(3)中國的漢曆,天人合一,合於天象。

中國傳統的曆法,農曆是俗稱,陰曆是誤稱,因為它是陰陽合曆,所以稱為漢曆是妥帖的。

漢曆同時考慮太陽月亮的位置。每月按照月相有29或30天,每年12月,每19年插入7個閏月,月的安排以二十四節氣為綱。所以,漢曆平年12個月354天左右,閏年13個月384天左右。閏年和平年天數差別這麼大,是不是不準確呢?

不是,漢曆的太陽位置更準確。我們知道清明節一般在西曆4月5日,個別會在4月4日,極個別的在4月6日,為什麼有這個差別?因為對於太陽的定位,西曆並不是特別準確,但是簡明;而漢曆24節氣(如清明)有精準的時分秒,準確展現太陽方位以指導農耕,上合天象,下合物候,因為精準,所以複雜。

而近代中國,從民國時期引進了世界通用的西曆,與傳統的漢曆並行。這樣,既借鑒了西曆的簡明,又體現了漢曆的長處——簡明地查證月相、方位,能準確地展現天象:如日食總是發生在初一(古代極個別的日食不在初一,是因為曆法制定有偏差,沒有根據天象修正),月食總是發生在十五前後等等。

可見,《啟示錄》預言的「身披太陽,腳踏月亮,頭戴12星的花冠」:

①定時精確,兼顧太陽、月亮,唯有中國古代傳統的漢曆——陰陽合曆,能符合這個要求;

②簡明直觀地展現天象,唯有當今中國現行的西曆和漢曆並行,能做到這一點;

③這在隱喻天象,唯有中國承傳了系統、精確的天象文化體系。

由此可見,《啟示錄》預言指向了當代的中國。從此能看出《啟示錄》預言的末後的人類大事:大劫難、正邪大戰、新天新地,正在和即將發生在中國,而所有的外國名詞,都是隱喻象徵——歷代聖經學者都知道《啟示錄》用了象徵的寫法,一度把象徵的地點,從字面上的亞洲以色列周邊,解讀為歐洲大陸,卻忽略了中國。

中國歷史上有很多先知,留下很多預言警醒後世,如果《聖經》的這個重大預言喻指中國,中國古代一定會有經典的預言與之呼應。當我們把「室女生子」的天象,換成中國天象文化背景時,大預言《推背圖》的一個千古謎團,也隨之找到了答案。(未完,待續)@*#

-點閱【《聖經》與《推背圖》預言的應驗與變換】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天文學家表示,木星與土星將在冬至(12月21日)相合,這是800年來這兩顆行星最接近的一次。另有占星師稱,這種罕見天象將會給人類社會帶來重大變化。
  • 本文首次發現兩次日全食的中間日期2020年12月14日正是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選舉人團推舉總統的終選時間,也對應《聖經·啟示錄》中的末世正邪大決戰(Armageddon),意味著人類命運走到十字路口,面臨「大選」。其預言了什麼結果呢?
  • 1818年馬克思出生日食帶及其後兩次轉輪周期日食帶,預兆了共產主義與政權的興衰壞滅。歷史很快就要展現起結果。
  • 以史為鑒,可知興亡,包括個人和國家的興亡。歷史是給當今奠定的,誤解歷史的真機,也就無法明白歷史給當今奠定的真正意義。先知們預言的1999年大劫,為什麼關聯著每一個人,為什麼連帶著後面的劫數災難,包括當今此起彼伏的瘟疫?歷史的規律,給出了天道的答案。
  • 1818年馬克思出生日食帶及其後兩次轉輪周期日食帶——1872年和1926年日食帶都出現了長達99年的影響力,預兆共產主義與政權的興衰壞滅。
  • 注意,《但以理書》說「7個7」和「62個7」,破解此謎要顛倒一下,因為62個7是434年,人間救世的「人子」壽命不可能那麼長。所以要換位解讀,以「7個7」的49年,來界定彌賽亞的兩個關鍵時間點。換位解讀在破解預言中很常見,如前文《金陵塔碑文》預言中的「二四八,三七九」,解讀為「六八」和「三九七」,三個9,一個7,指1999年7月,漢曆六月初八,對應西曆1999年7月20日,人間如期應驗。
  • 天象確定時間,喻示地點,使得《聖經》預言的謎底有了明確的答案:耶路撒冷、巴比倫大城,象徵的是北京,因為他們都曾集中殘酷迫害,流聖民的血,而時間則一致指向了1999年。
  • 預言是謎語,常用雙關法設謎。「獸」一語雙關,既喻中共,又喻指中共當時的掌控者、掌舵人。中共這個獸掀起宇宙正邪大戰,褻瀆天上和地下、流「聖徒的血」,是這個惡靈,操縱人間的代理人,實施迫害。前期一直是江澤民掌握實權,所以該「七頭十角獸」又喻指江澤民。「七頭」也是一語雙關,江澤民搞迫害時,政治局常委是7人,當時中共有七個頭,江是獨裁的總頭。
  • 宇宙之主,更新了一切,當然把宇宙也就更新了。所以,這婦人象徵的是新天新地,新宇乾坤。因為婦人插翅而飛,躲避起來,所以世人當前還看不到她,暫時還看不到新宇宙的樣子。
  • 兩千多年來,只信奉《舊約》的猶太教,和同時信《舊約》、《新約》的基督徒一直爭執、抵觸,甚至發展為仇殺。其實《舊約》《新約》並沒有矛盾,是後人自執誤解,造成了彼此的難解心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