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修煉故事:于洋

鐵血丹心兌誓約(上)

現居舊金山灣區的法輪功學員于洋。(于洋提供)
人氣: 553
【字號】    

【大紀元2020年09月30日訊】文:俞元・大紀元
2002年初的瀋陽,籠罩在極度的紅色恐怖下,街道小區時時響起警笛聲,每天都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法輪功真相傳單光盤,是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唯一的「武器」,令江氏集團寢食難安,摧毀真相資料點是各地公安局的重中之重。瀋陽市不斷有資料點的同修被抓,被重判或被打殘、打死。

多處租房做真相資料于洋,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感覺危險正一步步向自己襲來。一月的一天,他突然接到同修老馬的電話,對方氣喘吁吁地說:「我被警察跟蹤了,我把做資料的設備放到你的一個庫房去了。」

頂著凜冽的寒風,于洋騎著自行車向庫房飛奔而去。在真相資料堆積如山的庫房裡,于洋拿了一個大型切紙刀和一些資料,利落地裝在一個大袋子裡。他走出庫房剛轉過一個彎,一回頭看見一輛摩托在轉彎處急剎住,騎車人與于洋四目相對。于洋知道自己被便衣盯上了,他順勢將自行車停在旁邊一棟樓的四單元門口,假裝修自行車。這時另一個穿皮夾克的禿頂男人從于洋身邊走過,進了三單元,在一樓半緩步台從窗戶盯著他。于洋迅速把手機裡的電話卡折斷銷毀,一邊假裝打手機,一邊推車向外走,他觀察到跟蹤自己的便衣有騎自行車、騎摩托車和開汽車的。

于洋洞悉警察暫時不抓他,是想放長線釣魚,抓捕更多與自己聯絡的同修。他將計就計,故意在路邊一個IC電話機假裝打電話跟人聯繫,然後慢悠悠地騎著自行車,把便衣引到自己有出租商舖的五愛國際批發市場。一到批發市場,于洋立刻把裝資料的大袋子放到自家商舖,然後一口氣跑到批發市場的五樓,從另外一個樓梯下到地下一層的兒童服裝賣場,再從小門上到一樓。于洋借助商場擁擠的人群和複雜的通道,甩掉了跟蹤的便衣,坐上一輛三輪摩托出租車,從一條單行線逆行離開了批發市場。

修煉故事:2002年于洋在瀋陽五愛服裝城,擺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于洋提供)

在那血雨腥風的飄搖歲月,于洋智勇雙全,在中共警察多次非法抓捕中全身而退;他俠肝義膽,挑戰中共把持的公檢法,並組織律師團為被抓的法輪功學員做了全國首例的「無罪辯護」;他詼諧戲謔,面對無理的審訊他玩起魔術來,警察輸得原地轉圈;他生死無懼,在一輪輪酷刑折磨下,他堅信師父的法理不覺疼痛,施暴的警察卻累得夠嗆;他矢志不渝,偷渡泰國,輾轉到海外,又在多個國家的景點上向中國遊客講真相。傳播真相,他從未動搖過,也沒有放鬆過,那是他心中神聖的誓約!

神奇得法,夢中見巨佛

于洋幼時家窮,父親是個正直孝順的人,盡心贍養自己的奶奶到89歲;父親看到有困難的人樂於幫助,看到不公平的事情就去管,為弱者出頭。深受父親影響的于洋,很喜歡看歷史故事,敬佩秦皇漢武的雄才大略、岳武穆的精忠報國、關雲長的義薄雲天;景仰聖人孔子、宗師達摩、真人張三豐;道家的智慧,佛家的慈悲,儒家的仁義,在于洋的頭腦中激盪著,他立志像文天祥一樣——「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做個真漢子。

1996年的一天中午,在批發市場做服裝生意的于洋打了個盹,特別清晰地夢見一尊頂天立地的巨佛,身上射出萬道金光,落到地上變成了像小西瓜般大的紅棗,入口即化。于洋剛吃完「紅棗」,就被身邊的一聲吆喝驚醒,他那一天都沈浸在夢中,感覺自己暖暖的沐浴在佛光中。三天後,一位大姨來到于洋的商舖買衣服,跟旁邊的人聊起來法輪功。于洋越聽越感興趣,想跟大姨學功。大姨滿口答應,第二天給于洋帶來了《轉法輪》、教功掛圖和煉功磁帶。

于洋回家打開《轉法輪》看見書裡的照片特別面熟,仔仔細細地端詳,突然驚呼起來:這不就是我夢見的那尊金光閃閃的大佛嗎!于洋滿心歡喜地捧起《轉法輪》,越看越愛看,簡直愛不釋手。于洋按照教功圖把腿雙盤上,第一次打坐就坐了45分鐘。

「修真」如山,堅持盤腿看完講法

隔了一天,大姨通知于洋到附近的一個電影院看師父講法錄像。于洋到了會場坐好,看到影院裡有上千人,他發現坐在自己兩邊的阿姨都雙盤著腿聽師父講法,他也把腿盤上,同時發了一個願望「我要盤到師父講法結束」。雙盤到一個小時,于洋感覺腿很痛,想拿下來,轉念一想:法輪功講「真、善、忍」,我第一天來聽法如果因為腿痛就違背了自己發的願,違背了「真」,那以後還怎麼修呀?必須堅持!

雙盤到一個半小時的時候,腿又開始劇烈疼痛,于洋真想把腿拿下來。這時傍邊的一位阿姨小聲對別人說:「你看,這小夥子第一天來聽法就盤了一個半小時。」于洋一聽有人看著自己,那更不能把腿拿下來了。于洋那天盤腿兩個多小時,一直堅持到錄像放完。雖然腿痛得頭都發木了,但他一念如山,兌現了自己盤腿時的心願。這不禁令人想起:當年釋迦牟尼在恆河邊菩提樹下打坐,發誓非成無上正等正覺不可。

風雲突變,誓死護法講真相

修煉前的于洋愛好廣泛,朋友多。雖然他豪情仗義,但不曉得人生在世的真諦,與朋友整日吃喝玩樂,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修煉法輪大法,于洋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返回到人先天的善良本性上去。

于洋凡事先考慮別人,以寬厚平和的心對待得失。他撿到手機送還失主;冬天看到老人摔在冰上起不來,好多圍觀人怕被訛詐不敢攙扶,于洋想都沒想就把老人扶起來。于洋在外企做銷售,客戶服務細緻認真,很多客戶對于洋說「沖著你一諾千金的人品,不買你東西,也要交你這個朋友」;于洋用心鑽研業務,經常無私地把自己的經驗分享給其他銷售,深受領導同事讚賞;公司每年給他3萬美金的報銷額度,他只花一萬多,而其他銷售都是超額報銷,中國區CEO經常當眾說:「于洋是有信仰、有原則的人」。

「修己利於民」。修煉法輪大法,于洋身心輕快,每天充實快樂,身邊的同事朋友也因他受益。可是好景不長,1999年7月江氏集團傾一國之力,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造謠抹黑、妖魔化法輪功;尤其江氏一夥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煽起了受騙群眾對法輪功的仇視。

看到師父和大法被造謠污衊,于洋心如刀絞,對著師父的像起誓:「弟子誓死捍衛師父和大法的清白,迫害不停,講真相不止!」

屢屢全身而退,惡警抓捕家人

于洋在服裝批發市場甩掉圍捕的便衣,令瀋陽的警察很沒面子,那麼多警力居然讓一個小伙子在眼皮底下消失了!于洋成了公安局的重點通緝對象,警察欲抓之而後快。然而于洋機智勇敢,加上師父的呵護,他一次次躲過了抓捕。

2002年2月26日,惡警非法抓捕了于洋的太太,隨後潛伏在他家樓下。于洋從家騎摩托出來,他們突然開汽車竄出來攔路堵截,車上跳下4個警察向于洋的摩托車撲去。于洋一擰身子,一加油門,摩托車呼嘯著衝出重圍,警察沒抓住于洋,把他摩托車後面的箱子拽掉了,再一次眼睜睜地看著于洋跑了。

惱羞成怒的警察,回過頭來抓捕了于洋的媽媽,強行把她往汽車裡塞,使勁擰她的胳膊,把她眼鏡也打掉了,鞋也掄飛了,她的頭上被打了好幾個大包。于洋媽媽光著腳被抓到鐵西雲峰派出所,關了一會就被放了。抓不住兒子,拿無辜的母親狠狠出氣!大陸的警察濫用警力,已到了無所忌憚的地步了,就像明代的錦衣衛、東廠西廠一樣。民間早就流傳「過去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所言不虛!

2002年11月,于洋在瀋陽和周邊城市幫同修建立了很多小型的家庭資料點。當時懂技術並能出差的同修很少,于洋受邀請去內蒙古通遼市,幫一位女同修建立家庭資料點。電腦、打印機、刻錄機都安裝好了,正在調試時,女同修先生回來了。毫不知情的先生看到這些設備,非常害怕,和太太爭執起來;男主人一氣之下把房門反鎖,在門外大喊報警。于洋當時正被公安通緝,情況非常緊急。于洋打開窗戶,站在她家五樓的窗台上,撲向旁邊的排水管,順著排水管道下滑到了地面,再一次逃脫險境。

于洋再次脫逃 同修魔難中康復

2002年11月下旬,于洋去遼寧的一個縣城幫資料點維修電腦,路上與他同去的同修褲兜被小偷用刀片劃開,雖然沒丟什麼,但于洋覺得此行可能「有漏」,一時也想不到問題出在什麼地方。到了女同修家,電腦時好時壞怎麼也修不好,當晚本應該住在這位女同修家。可是當地有一位于洋熟悉的同修,晚上十點多專程把于洋接到了他家住。結果第二天早上九點多,于洋聽說那個資料點被警察闖入查封了。那位資料點女同修被抓,嚴刑拷打審訊中,她從公安局三樓窗戶跳下去,骨盆摔成粉碎性骨折,腹腔出血。

後來她保外就醫來到瀋陽,于洋每週都去看她。她下肢不能動,但她很堅強在床上練功,一個月後能拄著雙拐下地,兩個月後拄單拐能行走,三個月後可以自己正常走路……如果正常人骨盆粉碎性骨折,三個月石膏還沒拆掉呢!女同修非常感謝師父的加持、呵護!自己能儘快完全康復,完全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奇蹟!

2004年,于洋又去遼寧省的一個縣城資料點,傳授做資料的技術。有一天于洋正在教一位新同修技術,突然響起敲門聲。新同修開門一看是街道辦事處的一男一女,說調查非典疫情,看有無外來人口。他們倆看新同修說話前言不搭後語,就闖進屋裡看到大型複印機,又從床下翻出來許多粉筒,立刻打電話報警。

于洋見狀,趕緊走到另一個房間穿上鞋和外套,順手把床上法輪功書帶上,告訴同修快走,那同修沒動。于洋毫不猶豫向大門口走去。這時,身高1.85米的男工作人員大喊「站住不許走」,于洋沒聽他的疾步向前走,他伸手去拽于洋,于洋身子一晃躲了過去,衝下樓就跑,那人追了一段沒追上⋯⋯于洋脫險後立刻通知其他同修趕快撤離周邊的出租房。其他同修半小時後去了出事地點,看到那裡有許多警車,從房間搬出幾十箱複印紙、大量粉筒和大型複印機,當時被列為錦州市「大案」,那位沒跑的同修被非法勞教兩年。

連遭狂毆酷刑,正念顯神威

2004年7月,于洋坐公交車去一位同修的辦公室(資料點)維修設備,半路上公交車突然壞了,全車人都下車了。于洋換乘其它公交車來到辦公室,用鑰匙開門時,鑰匙居然折在鎖孔裡了,他用腳踹開了辦公室的門。兩個小時後,警察破門而入,抓了他和另外兩位同修。于洋這時才如夢方醒,原來公交車出故障和鑰匙折斷,都是慈悲的師父點悟自己不要去辦公室!

于洋被帶到了和平警察分局九樓國保大隊。在審訊室,于洋拒絕說出與自己聯繫的同修名單,立刻過來五六個員警對他拳打腳踢,大隊長李朝英也過來打了他幾個耳光。

于洋感到臉上火辣辣的痛,渾身傷疼。他想起了師父的講法:「在各種迫害中,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惡人,包括用拳腳打學員者。」于洋就在心中不停的發正念「把痛傷轉到行凶的惡警身上去」,漸漸的,于洋只感覺他們的手腳在揮舞,而打到自己身上的疼痛感,越來越輕。

大隊長打累了,帶著手下出去了,只留下一個惡警繼續審問于洋。他惡狠狠地說:「我就是明慧網上說的惡警,看我怎麼收拾你!」說完一伸手把于洋的頭髮揪掉一把,然後拿一個鐵腿椅子壓住于洋的腳,然後整個人坐在上面使勁輾壓。他看見于洋的腳面出血了,就換一個地方繼續用椅子鐵腳壓,然後再換一個地方再壓,于洋的雙腳鮮血淋灕……整個過程,于洋不停地發正念,沒有一絲害怕,也沒有疼感。那個惡警卻累得滿身大汗,看用刑不見效,就轉身出去了。

不一會兒,又進來兩個國保大隊的人。他們看于洋還是不說,就把他的腳捆住,手銬過去,然後把捆腳的帶子和手銬捆在一起,用力往上提他。于洋不停地發著正念,手銬雖然卡在肉裡,他卻沒感覺有多疼,他深深知道是師父在保護自己。他們用了一陣刑,看對于洋不起作用又出去了。

沒多久,進來一個警察叫李洪飛,愛看佛學道學的書,他問了于洋許多關於道的問題,于洋給他一一解答,又給他講了法輪大法的一些法理,李洪飛很願意聽。這時又來了五個警察,他們都在旁邊發默默地聽著。于洋給他們講了「佛性與魔性」,「相生相剋」等法理,還不時解答他們的問題。當于洋講到「德和業力的轉化」時,前面對他用過刑的那個警察說:「那剛才我的德都給了你唄!」于洋心想:看樣子,他們聽明白了。#(待續)

修煉故事:于洋來到海外仍是四處講真相,把希望帶給民眾。(于洋提供)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9月26日教育版

每週為您獻上舊金山最新消息

責任編輯:李曜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