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坡志林》中蘇軾記錄的神異之事

文/劉曉
羅浮山自古就是一座仙山,至今還流傳著許多神仙的故事。圖為羅浮山風景。(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327
【字號】    
   標籤: tags: , ,

北宋大文豪蘇東坡,博學多才,對儒釋道三教均有研究,其不僅知曉自己前世是和尚,而且信佛,且與大德高僧多有交往。他還寫了一本記載了各種神異之事的小書《東坡志林》,頗有意思。

官員看見羅浮山異境

有個官吏從羅浮都虛觀到長壽院去遊覽,半路上看見幾十間道士居住的房子,還有個道士坐在門檻上,但他看見官吏過來並不起身問好。這讓官吏大為光火,就派人前去斥責他。奇怪的是,等所派之人走到那裡時,卻發現道士和院落都無影無蹤了。由此可知,羅浮山這個地方是凡人與仙人混雜居住的地方。

蘇東坡看來,這等奇異境界,即便是終生修行的人都未必有機會見到,這官吏是何等人物,卻獨獨可見!即使一個普通的道士見到自己而不起身行禮,又有什麼好生氣的呢?這個官吏如此驕縱,卻能夠見到如此異象,應該是前世種下的緣份吧。

蘇氏筆下提到的羅浮山,在廣東省南部,橫跨博羅、增城二縣。《藝文類聚》卷七引《羅浮山記》曰:「羅,羅山也;浮,浮山也。二山合體,謂之羅浮。在增城、博羅二縣之境。」

羅浮山自古就是一座仙山,至今還流傳著許多神仙的故事。根據《列仙傳》和《神仙傳》所載,周靈王時,有仙人浮丘公帶著王子晉上嵩山修道,後來曾雲遊到羅浮山修行。秦時有個叫安期生的人在東海一帶賣藥、救治病患,時稱千歲翁,曾經在羅浮山澗中采菖蒲服用,今菖蒲澗因此得名,後據說在此飛升。除此之外,秦朝時還有桂父、霍龍,漢時有朱隱芝、華子期,三國時期的葛玄等,皆在此山修行或得道成仙。因此,蘇東坡言及的異象應並非虛言。

有個官吏從羅浮都虛觀到長壽院去遊覽,半路上看見幾十間道士居住的房子。圖為清 周鯤《仿古山水冊(二)冊.倣趙孟頫仙山樓閣》。(公有領域)

黃僕射一別人間歲月多

蘇東坡聽虔州的平民賴仙芝說:連州有一個名叫黃損的僕射,他是五代時期的人,僕射應是他出任南漢時的官職。不過,他沒到退休的年齡時就選擇了歸隱家鄉。突然有一天,黃損不知去向,人們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也不知道他的生死。沒辦法,他的子孫就將他的畫像懸掛在家中祭拜。

沒想到,三十二年後,黃損出人意料地回到家中,並坐在大堂前的台階上,呼喊家人。他兒子剛好不在家,只有孫子出來見他。黃損索來筆硯,在牆壁上寫道:「一別人間歲月多,歸來人事已消磨。惟有門前鑒池水,春風不改舊時波。」寫罷,投筆離去,他的孫子也無法將他留住。

等到黃損的兒子回來,詢問來人的相貌,他的孫子說很像畫像中的老人家。他的後代有很多做官之人。

史載,黃損是後梁龍德二年登進士第,後官至南漢尚書左僕射。他為人耿直、重義輕利,為百姓做了很多好事,曾經捐資修築高良之邪陂,灌溉非常之廣。按照蘇東坡的記述,黃損應該是位修道者,而且有所成就。

爾朱道士得道成仙

一位名叫爾朱的道士晚年住在四川眉山,因此不少蜀地之人都記述過他的故事。爾朱曾對他人說,他的師父當年告訴他:「你今後如果遇到白石浮,就可以飛升成仙。」不過,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後來,爾朱離開了眉山,客居涪州。他很喜歡那裡所產的丹砂,因為當地的丹砂雖細微但都像箭頭,而且通體晶瑩沒有雜質。因此,他選擇留在那裡煉丹。數年後,竟然在涪州白石仙去,大家這才明白他的師父所言不差。

爾朱選擇留在涪州煉丹。圖為明 仇英仿趙伯駒《煉丹圖》局部。(公有領域)

高僧重辯肉身不腐

信佛的蘇東坡的好友中有幾位是高僧,比如佛印、辯才,還有韶關南華寺的住持重辯法師。堪稱書法大家的蘇東坡曾應重辯之邀,寫下了柳宗元的《賜諡大鑒禪師碑》,用於在南華禪寺刻石立碑。

重辯圓寂後,蘇東坡在嶺南回來的路上前去南華寺憑弔,時間是在北宋元符三年(1100年)十二月十九日。他來到寺中,詢問法師的墓塔。有僧人說:「師父本來應該葬在南華寺東邊幾里地的壽塔,但寺中有人不同意,所以就葬在別處,如今已有七百多天了。現在長老明公不顧反對之聲,已經將師父的法身挖了出來,重新葬在壽塔中。在打算給師父更換棺木、重新更衣時,發現師父肉身如同生前一般,衣服也依舊光鮮有香氣,那些不喜歡他的人又慚愧又佩服。」

肉身兩年多不腐爛,這說明重辯果真是得道之人啊。

太白山山神恢復爵位

陝西太白山是秦嶺的最高峰。蘇東坡當年曾在法門寺的所在地扶風做過地方官。

有一年春天大旱,蘇東坡就問當地父老是否有祈禱下雨之處。有老者說:「以前太白山非常靈驗,有求必應。但近些年向傳師做太守時,曾上奏請封山神為濟民侯,從那以後再禱雨就不靈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蘇東坡想了一下,查閱《唐會要》後得知,「唐天寶十四年,有個方士上報,太白山的金星洞中藏有寶符靈藥。皇帝派人去果然取到了,於是下詔封太白山神為靈應公。」

蘇東坡這下明白了,原來太白山神從被封為「靈應公」到「濟民侯」,實際上是被貶低了。因為世人不再尊重山神,山神也就不再顯靈了。(古代爵位分公侯伯子男五個等級,公爵最高,侯爵第二。)

唐天寶十四年,有個方士上報,太白山的金星洞中藏有寶符靈藥。皇帝派人去果然取到了,於是下詔封太白山神為靈應公。圖為唐 張諲《太白山圖》。(公有領域)

於是,蘇東坡馬上上報太守,並派人再去向山神禱告,並承諾,如果靈驗了,就奏請恢復山神的公爵爵位,同時專門派人用瓶子裝水送回郡裡。水還沒送到,雲霧和大風漸起,接著下了三天大雨,也因此大旱解除,莊稼豐收。

大雨後,蘇東坡將所發生的事情一一奏報,並請皇上下詔封太白山神為「明應公」。他還寫了文章記述此事,並修了山神廟宇。那一年是宋代嘉佑七年,即1062年。

看來,人不敬神,祈禱也是沒用的啊。

陳太初得道成仙

蘇東坡八歲時進入學堂學習,拜道士張易簡為師。在近一百名的學生中,張易簡唯獨誇讚東坡和陳太初。陳太初是眉山普通人家的孩子。

隨著東坡漸漸長大,學問見識也日益增加,後來還考中了進士。與此同時,陳太初仍是郡裡的小官。後來,東坡貶官寓居在黃州,眉山道士陸惟忠從蜀地來,告訴他陳太初已經成仙。

當時蜀人吳師道為漢州太守,陳太初在他家作客。正月初一,他去拜見吳師道並索求衣食錢物,然後與他道別。奇怪的是,他把索要的東西都給了窮困之人後,又回到州府衙門前坐下,很快就沒氣了。

吳師道遂派兵卒將其屍體抬到野外焚化,兵卒覺得晦氣,不覺抱怨道:「這是哪裡來的道士,讓我們大年初一抬死人!」沒想到,陳太初竟然面露微笑,睜開眼睛說:「不再麻煩諸位了。」說罷,他起身從州府門前步行到金雁橋下,盤腿坐化而去。火化時,全城的人都看到陳太初的影像出現在煙火之中。

從蘇東坡親身經歷和聽到的神異事情看,這個世界神、佛、修煉果然都是真實存在的。@*#

參考資料:《東坡士林》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唐時期,僧人無漏,俗姓金,新羅國王的次子。少年時即搭乘海船來到中國,他想去天竺禮佛,一路西行長途跋涉,穿越了沙漠,來到新疆于闐,後又抵達蔥嶺,進入了一座大寺院。
  • 南宋瘋僧濟公,「有時結茅晏坐荒山巔,有時長安市上酒家眠」。平日穿大街,遊小巷,悠然暢遊喧囂鬧市。或與孩童呼洞猿,或縱身一躍大翻筋斗。濟公「非俗非僧,非凡非仙」,看似瘋瘋癲癲,卻又不時大顯神通。他以袈裟罩山、古井運木,神奇事蹟在中華代代相傳。
  • 北周和隋朝時,馮翊武鄉(今陝西省高陵縣)有個叫楊伯丑的人,以陰陽術數聞名。他喜歡讀《易經》,對其有獨到的見解。他常年隱居在華山,而華山自古就是修道人修行的所在之一。
  • 很多人都聽說過「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的說法,對此,古往今來的修煉人都知道,這並非是神話,而是因為不同空間存在著不同的時空概念。就連現代科學家也承認,時間只是一個相對概念,離開特定的空間,地球的「時間」也將不復存在。因此,古書中記載的許多修行之人在短暫造訪仙境後,返回人間發現過去了幾十年、上百年之事,絕非是虛妄。
  • 大唐晚期,黃巢禍亂天下。唐僖宗效仿唐玄宗,亦前往四川避難。在這場國難中,僖宗鍾愛的三皇子出家為僧。此事,在正史中沒有留下隻字記載。直到明朝,明成祖為昭彰歷代僧人神跡,御著《神僧傳》,收錄了這位唐朝皇子的事蹟。皇子騎虎而行,解救罪龍,一泓清澈的龍湖水,訴說著皇子的高德美名。
  • 唐代時,東吳的鍾陵縣的中秋節異常熱鬧,婦女們在朦朧月色中玩著一種「踏歌」的民俗歌舞,有一位女仙也出現在陣列中,留下一則神仙故事。
  • 在現代,「幸」作為姓氏是極為罕見的,即便在古代,以此為姓氏的人口也不多。據說,其主要來自於君主的賜姓,其先祖是周文王的後裔。西晉時,在豫章建昌(今江西省奉新縣)就生活著一個幸氏家族,其中一個名叫幸靈的人在歷史上留下了鮮活的印記。
  • 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六年,中共發動了慘絕人寰的「文化大革命」(簡稱文革)。文革期間,中共煽動批鬥、武鬥、告密、抄家等行為,導致中華傳統文化與道德淪喪。在如此險惡時局下,慈悲的上天另闢蹊徑,為有心求道者,打開一扇天窗。福建有位僧人法號寬淨,於一九六七年黃曆十月廿五日,在九仙山彌勒洞打坐煉功,元神離體來到極樂世界,帶回許多醒世奇聞。他的事蹟,為心存善良的世人,帶來許多慰藉。
  • 在唐朝諸多或者好道或者信佛的皇帝中,中晚唐時期的唐憲宗李純(778年—820年)算得上是有仙緣的皇帝之一。唐憲宗是唐朝第十一位皇帝、唐順宗的長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