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二十二

華盛頓將軍系列:美國人有兩個祖國

作者:宋闈闈
1778年2月6號,法國王室和政府公開認可了美國作為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雙方建立外交關係。也就是說,法國政府和國王路易十六,明確表態要支持美國打獨立戰爭了。圖為紐約自由女神島紀念諾曼地登陸70週年活動。(戴兵/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3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獨立宣言》的作者托馬斯·傑弗遜,作為人類歷史上最智慧的,同時也是最不愛開口說話的那個人,他說出的話多是金句,他是這樣表達對法國的情感的——我們美國人都有兩個祖國,一個是美國,一個是法國!

雖然拉法葉特對蓋茨將軍深惡痛絕,然而,因為他的特殊身分,這位萬眾矚目的青年貴公子,也身不由己地陷入康威陰謀的漩渦之中。國會和軍中都有一股勢力暗流洶湧地反對華盛頓將軍,可是舉國上下,但凡是個支持美國獨立的,就沒有人會看不上拉法葉特侯爵!他是法國最富有的貴族,巴黎最值錢的、最富有商業價值的地產都是拉法葉特家族的。而在他身後,是國力強勁的法國王室。雖說太陽王統治下的輝煌燦爛,那段鼎盛時期已經成為歷史了,法蘭西的國力,以及國王路易十六的治國遠見和魄力,和他爺爺路易十四自然是不能同日而語,可是,法國軍隊的實力,地球上的人都有目共睹。也唯有法國,可以和日不落帝國抗衡。可以說,拉法葉特小侯爵代表了熠熠生輝的法蘭西,也代表了光輝燦爛的革命成功——爭取到了拉法葉特侯爵,就爭取到了法國的支持,以及獨立建國的馬到功成。這對於剛剛建國一年的美國而言,對於深陷戰火的大陸軍而言,法國的支持實在是太重要了!英國和法國在歐洲互毆了這麼多年,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尤其這個朋友的形象代表,是拉法葉特小侯爵!一個眉目清澈,形容高雅的美少年,戰場上最勇敢的戰士!喜歡他難道還需要理由嗎?所以,即便是康威陰謀的主導人蓋茨將軍,也對這一點毫無歧異。

蓋茨迫切地想取代華盛頓將軍的大陸軍總司令的位置,卻也要對將軍身邊的副官拉法葉特百般拉攏和討好。而拉法葉特對華盛頓將軍所獨有的孩子一樣的深情和依戀,將軍走到哪兒他就跟到哪兒的黏乎勁兒,是所有人都看得明明白白的。彼時的蓋茨將軍主張將戰線拉長,延伸到加拿大魁北克一帶,拉法葉特被分配了一個新的任務,被派遣到加拿大戰線上協助戰鬥。加拿大魁北克是法語區,官方語言至今為法語,魁北克本來是人家法國探險家開發的地盤,也是17世紀法國在新大陸開發的新法蘭西,七年戰爭打下來,1763年,戰敗方法國政府不情不願地把法屬加拿大割讓給了英國人。現在,美國人要鬧獨立了,要和英國人分開過了,諸多國會議員和將軍們的心裡,已經自動把加拿大劃成了美國的地盤。而把拉法葉特派去加拿大魁北克督戰,讓一個法國貴族去對付魁北克講法語的加拿大人,難道不是盡其所用,天經地義的嗎?

要在這樣人心詭譎的時候離開將軍,拉法葉特自然是一萬個不情願,他給新上任的國會主席,也就是他的好朋友勞倫斯的爸爸,寫了一封怒髮衝冠的信,強烈表達自己被置於這樣境遇中的難堪和憤怒,同時表達自己的立場——你們美國人自己再怎麼內訌,怎麼反水,那是你們的事,雖然我一個外人看著也怪替你們難為情的,但是,拉法葉特是屬於華盛頓將軍的,沒有其它的立場!

脾氣是發了,話說回來,他是一名軍人,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再是對這命令和下達命令的人氣呼呼,該履職他還是得出門上路的。1月24號,拉法葉特離開了鍛造谷的華盛頓司令部,帶領著一隊士兵,騎馬向加拿大魁北克方向出發。一路上還需要提防那些神出鬼沒的印地安人偷襲,悲情的印第安人們,他們不但跟同一片土地上共生共存的美國人開打,部落之間彼此也積怨甚深,為著一個必須要開打的理由,你打我,我打你,在寒冷的山谷密林間打得不可開交。拉法葉特和他的隨從士兵們,在路上走了十多天,路上少不了撞上這些印地安人和他們的戰爭。拉法葉特作為一名法國人,天生就具有一流社交家的基因和天賦,能好好說話的時候他是不肯動刀動槍的。何況人家印地安人敵人已經夠亂的了,何必摻一腳呢?所以,這一趟魁北克之旅,拉法葉特還為大陸軍招募了一批印地安部落的士兵。

二月份的紐約以北,朔風吹雪,越往北走,天氣就越寒冷,拉法葉特給將軍寫信,孩子一樣訴說道:「我越來越往北走了,沿途都是壞天氣,我們的頭頂上有時候是風雪,有的時候是冰雹,我感覺離你越來越遠,我們的距離越來越遙遠⋯⋯」

在另外一封信裡,他依然如一個迷惘的孩子寫給他的父親,「我離開你越來越遠,可是我時常迷惘,我穿越冰天雪地和寒冷的雨水天氣,來到這裡是為什麼,我感覺其實他們也並不知道他們在哪裡,為何而來,意義何在。」

在魁北克度過迷惘的一個多月後,拉法葉特接到了國會的命令,原計劃讓他對魁北克發起進攻的計劃被取消了,他需要返回鍛造谷,回到華盛頓將軍身邊去。於是,拉法葉特又往回走。從加拿大返回鍛造谷的拉法葉特,走到紐約地帶,就得到了一個最好的好消息:1778年,2月6號,在巴黎,法國王室和美國駐法大使富蘭克林簽訂了《同盟條約》,建立了美國與法國共同對抗打擊英國的軍事同盟。除《同盟條約》外,雙方還簽訂了《友好通商條約》,旨在促進兩國的貿易往來,通商互惠。

這表示,法國王室和政府公開認可了美國作為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雙方建立起外交關係。也就是說,法國政府和國王路易十六,明確表態要支持美國打獨立戰爭了!這對於美國人民、美國國會是怎樣豔陽高照山河一新的好消息!以至於拉法葉特乍聽到這個消息,喜悅到雙目盈淚,泣不成聲⋯⋯因為他知道,鍛造谷的大陸軍和華盛頓將軍,是多麽需要這樣一個美妙的消息!

而《獨立宣言》的作者,托馬斯·傑弗遜,作為一個人類歷史上最智慧的,同時也是最不愛開口說話的人,他開口說出的話,必然是金句,他是這樣表達對法國的情感的——我們美國人都有兩個祖國,一個是美國,一個是法國!◇#

點閱【華盛頓將軍系列】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783年12月23日,對於硝煙剛剛散盡的美國來說,是一個無比重要的日子。因為這一天,大陸會議將在安納波利斯舉行一個隆重而樸素的儀式,美國獨立戰爭之父、大陸軍總司令喬治.華盛頓將軍將在這裡交出委任狀,並辭去他的所有公職。
  • 1781年10月19日,法國羅尚博將軍在約克鎮接受英國軍隊投降(Rochambeau recevant la reddition des troupes anglaises à Yorktown, 19 octobre 1781)。(維基公共領域)
    看看在240年前美國發表獨立宣言的那個時代,在舊制度末期的法國是如何作出決定,投入極大的熱情、勇氣和決心來支持新興的美利堅合眾國,以政治權力中樞的身份促進其獨立活動,最終幫助其贏得戰爭,建立了這個偉大的新興國家吧。
  •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領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譯為福吉谷,也有直譯為鍛造谷,而這兩個名字,都蘊含著深刻天意,十分寫照現實。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陸軍的鍛造之地,淬火錘鍊之地,是絕境中的華盛頓將軍在白雪皚皚的森林深處,單膝下跪,獨自對天哀鳴禱告的祈禱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鍛造谷的大陸軍,已然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當後世的人們回望這場歷時八年的獨立戰爭,會油然慨歎:鍛造谷,的確是獨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這樣的一封信,深深地溫暖了將軍的心。雖然將軍沉靜少言,自小就具備強大的自我約束能力,素來喜怒不形於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於肉體凡胎,只要是人,就會有對於冷暖和傷痛的感知。在內外交困的鍛造谷,他對內需要安撫無力舉炊的軍隊,對外需要面對國會和同僚對他百般設限的刁難。
  • 紐約帝國大廈(Empire State Building)曾是世界最高的建築,並是一座鋼材結構的摩天大樓,高達1,454英尺102層。自1931年5月1日在紐約市竣工以來,它一直是美國最獨特,最著名的建築之一,也是現代風格--裝飾藝術(Art Deco)設計的最佳典範之一。
  • 兒時的喬治·華盛頓,就顯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腸,身處在複雜關係中,周到地維護著這一大家的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密聯繫。
  • 美國總統就職典禮
    美國總統就職典禮是國際社會近期關注的焦點之一。這次的就職典禮有重兵把守,而且因為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而禁止民眾到現場觀禮,所以格外引起人們的關注。人們可能會好奇,在美國創建初期,總統就職典禮是什麼樣子?
  • 瘟疫
    有人說,歷史總是不斷重複;也有人說,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我們從近代的流行病爆發,似乎可以驗證這樣的說法。從1720年到2020年,每隔100年就有嚴重的疫情出現,這是偶然發生的嗎?以下概述這幾場瘟疫:
  •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Trego的油畫《進軍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領域)
    1777年的冬天,華盛頓率領部隊來到費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讓軍隊休養生息,渡過美國東部漫長的寒冬。後來的史書傳記都說,這個冬天大陸軍處境最為淒慘,日子最不好過。
  • 那段驚心動魄而又溫暖人心的空中救援行動,已成為歷史中的輝煌一筆,記錄下全世界聯手抵制共產主義獨裁的智慧和勇氣,始終閃耀著追求和平自由的人性光輝。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這,也是當今世界裡,人們所需要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