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除歷史 加國對破壞視而不見的高昂代價

加里·鮑勒(Gerry Bowler)/翻譯:周行

人氣 358

【大紀元2020年09月09日訊】在一週前的一個週六下午,一個小規模、「大部分和平」的遊行,在一些激進分子對麥克唐納爵士(Sir John A. Macdonald)紀念碑的襲擊中結束。加拿大第一任總理的雕像被年輕的示威者拆螺栓、拉倒、塗鴉,這些示威者自帶了繩索、斷線鉗、扳手和噴漆罐。

在抗議活動中散發的傳單,將加拿大的開國元勛描述為「白人至上主義者,通過建立殘酷的住宿學校系統,策劃了對原住民的種族滅絕,並倡導攻擊原住民及其傳統的其它措施」。

此事件包含很多令人困擾的問題。

首先,這是一種通過抹除過去來表達當前流行觀點的行為,這是斯大林過去經常做的事。一些照片中,前蘇聯獨裁者的身邊本來有一些政治局委員或祕密警察首領,因為他們在政治清洗中被謀殺了,照片也必須修改,使得像齊諾維耶夫(Zinoviev)、加米涅夫(Kamenev)或亞戈達(Yagoda)這樣的人,好像根本沒存在過。

另一個問題,是像CBC、BBC等新聞媒體,給了這些破壞者發聲的平台,卻不去採訪批評方的意見。那些新聞報導把那些人描述為「年輕的倡導人士」,這正是那些故意破壞者在其傳單中給自己起的名字,他們應感謝媒體幫助放大了他們的聲音。

最近,加拿大人可能都注意到了,警察和一些政治領袖有時會對某些群體採用有分別性的執法。蒙特利爾的遊行有數十名警察陪同,但他們選擇(或受命)不干預。這種面對公開違法行為的不作為,在過去幾年已多次發生,當局對各式各樣的激進分子靜坐、占領、擋路或無所顧忌的恐嚇視而不見。

值得注意的是,在旁邊觀看激進抗議者非法行為的警察,會嚴厲地去對付那些反對抗議的人士。

目前為止,此類行為還沒有嚴重損害民主制度,但已經在侵蝕社會公德。左派現在已經完全不尊重警察,這種侵蝕也已經在影響中間派和右派。

安省警察在喀里多尼亞(Caledonia)的無骨氣表現令人驚訝。面對管道、公路和鐵路被抗議者封鎖,城市交通被中斷,以及完全故意的破壞行為,警察持被動態度,這一切使中產階層的許多人感到疑惑,是否真的只有一部適用於所有加拿大人的法律?

放任這些團伙的行為,將鼓勵其所代表的人無視合法的抗議渠道,無視政治及司法系統,可能也在說服所有加拿大人,這些社會保障系統沒用。

歷史的辯證法是:一方的極端行為,總是在另一方引起極端的反應。

加拿大人真的希望暴民和武裝團伙在街上玩政治嗎?如果我們不希望這樣,那我們的民選代表和司法部隊,最好是拿著納稅人的錢,去捍衛歷經數百年建立的憲政民主制度。

責任編輯:岳怡#

相關新聞
美一小城市居民起來反抗白人至上組織
意圖暗殺奧巴馬  白人至上主義者認罪
白人至上主義頭目被幼子槍殺
川普抨擊白人至上主義者 誓言法辦弗州肇事者
最熱視頻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美大選有盼頭
【嚴真點評】喬州現「內鬼」華府揪出大鱷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