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遊記》的「修煉」文化解讀當代時下的生活1

作者:仟僮仁
圖為清彩繪《西遊記》。(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8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前言

12月,在南嶺後山腳下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寺院,一位自稱對唐朝玄奘法師頗有研究的、有功能的和尚和我聊起當下國內外時事,他說疫情是人類有妖魔應業而來,包括美國總統一事,凡是正義得不到伸張時,疫情就會急增,叫人不行,天來做。

他說現在人類有三類人,黑、白和中間色,凡為共黨和影子政府賣命的人,都是黑的,它們中的權力人物企圖奴役世界,它們的未來是不樂觀的。另一類是有著普世價值的有神信仰的人,守著傳統規矩,身體是白色的,他們在堅守人的文化和正統生活中被帶領未來。而灰色的中間派,對什麼都沉默,沒有態度,其實是很自私的,也是很危險的……

「共黨?影子政府?」他的這些說法引起我的興趣,「你對美國總統的事感興趣嗎?」

他說,不是感興趣,而是人類選擇太重要,一不小心就玩完。他說自己每天拜佛,求佛祖讓共黨快滅亡,共黨與美國影子政府有關,美國政府若投共,那世界還了得!

「你作為出家人,這不是參與政治了嗎?」我問。

「我作為社會人,洞悉世事與修佛無關,這不是參與政治,比如我現在正在看大唐玄奘翻譯的佛經,我就拿《西遊記》故事來給你說清。唐僧師徒在取經路上經歷過寶象國、烏雞國、車遲國、小兒國等,孫悟空為國王打掉妖怪,使國家消災迎福,君民身心健康,甚至還救活了國王的命,扶正王位……那這些孫悟空是在參與政治嗎?多個國王要求唐僧留下來託付一國尊位,唐僧留下來了嗎?孫悟空是為當國王打妖怪的嗎?我有政治訴求和要什麼權位嗎?」

這讓我想起了在中國大陸社會中修煉的另一群人,他們經常向中國人講真相,我就收到過他們很多信息,主要是講共黨要毀掉人類的伎倆。我也曾問過他們:「你這不是在搞政治嗎?」他們說,他們也沒有政治綱領和政治目標,只是說反天反地反人類的無神論中共不僅用暴力和謊言迫害他們,更是迫害全體中國人,他們在陳述事實,並希望別人能分清善惡正邪,保持人的正義與良知本性而已。對,他們就是法輪功學員。

我對這位和尚另眼相看,我在寺裡住了十多天,和他對《西遊記》進行了深入而系統的研讀,並作了詳細交流,回家之後,再次研讀《西遊記》,發現《西遊記》不僅寫出了「人性生活」的很多道理,面對邪惡和各種災禍人怎麼樣才能生活幸福,而且泄露了很多人成神的天機,給現代人生活提供了啟發,自以為參悟不少禪機,下面,我把我悟到的思想寫出來,與讀者分享。

一、從孫悟空的學道看人的生命不一般

《西遊記》是一部講述修煉的小說。吳承恩,有人說歷史上沒有此人,是後人取名為稟承上天之恩的意思,不管有無,收集編寫這部小說的必是一個了不起的修道中人。為什麼《西遊記》古往今來有這麼多人喜歡,它必符合人性中「真」的一面。我姑且把它當作真實的故事來看,看看它對現實生活的意義。

先從主角孫悟空說起。因為我認為,他是小說中,在天地間比唐僧還早、還系統地就安排的一個傳播修煉文化的生命。因為後來他要在修煉路上經歷千辛萬苦,所以一出生後就自由、快樂地成長,特殊的本領讓他享受成王的順利與威名。但是,他畢竟是石猴,生命中有妖性,因此,歷經近十年的萬般艱難,靠枯松筏子和竹竿獨自漂過東西洋二大海,歷經南贍部洲、西牛賀洲。其間學成人像,穿衣著鞋,在市塵中學人禮,習人話,朝餐夜宿,終於到了學道的靈台方寸山。

他這一路,學的其實不是穿衣著鞋、吃喝走相,而是做人的道理品性,說清楚了一個道理,要修道,先要學會做人,要有起碼的人品和禮節,做個好人。當然,他的求道之路還告訴人們,求法求道,是極不易的,必須要有強大的毅力的堅韌的意志。路上,他「見世人都是為名為利之徒,更無一個為身命者」。修道者的人生觀與碌碌紅塵俗世的凡夫不一樣,這也說明了學道,根基也很重要。

就孫悟空這學道的一路過程,《西遊記》說明了不少道理,要做正確的大事,是不容易的,即使本是上天安排的生命,同樣要經歷眾多驚險考驗和錘鍊。

菩提祖師是有宿命通功能的,當然知道猴王的來歷,他叫徒弟開門迎進外面的求道者,卻又喝令把他「趕出去!」當然既是試探,也說明師是不容易拜的。在眾多的徒弟中,孫悟空的心性很好,心很誠,而且悟性最好,能悟透三更半夜去學長生妙道,這令菩提祖師非常高興,因為學道的悟性甚至比根基還重要,這也許就是祖師給他取名叫悟空的原因吧,佛家講空,祖師可能已知道他最終會入空門。

也許有人會說,這都是吳承恩所構寫的。前面筆者說了,吳承恩必定是個修煉中了不起的人物,他說出了修煉中的某一部分的「真理」,符合了一定層次道理。然而,孫悟空在祖師那兒畢竟是學「術」,還沒磨掉妖性,就難免他在眾師兄弟面前顯示他道術的「偏得」——七十二般變化。對學道人來說,顯示心可是大忌,因此,他又被祖師趕回了花果山。

過去的學道是很嚴格的。在趕去花果山前,祖師也傳示了另一個暗示:修行的人,口開神氣散,舌動是非生,要修口。祖師的天目早看到了孫悟空未來會闖禍(大鬧天宮),因此,一再告誡:「你只是不惹禍不牽帶我就罷了!」「你這去,定生不良。憑你怎麼惹禍行凶,卻不許說是我的徒弟。你說出半個字來,我就知之,把你這猢猻剝皮銼骨,將神魂貶在九幽之處,教你萬劫不得翻身!」

這裡,背後透露一個道理,層次有限,祖師並沒有責任或能力消除悟空的妖性,但這兒並不是說祖師怕以後悟空犯錯會連累自己,而是說,師父也不能隨便收徒弟,徒弟造下天大罪孽,師父如果沒有本事或不願意化解或無奈於上天安排,連師父也會跟著遭殃,師徒緣也會受天理牽連,神通敵不過大罪業。

過去的學道,徒弟是否能提高層次,而非是求本事,這是看成能否成為師徒的關鍵要素之一,因為,學道求本事,那是自私的表現,是大忌,因為道本來就是講大自在,是自然的、無私無欲的高境界的生命。

孫悟空畢竟從石頭裡跳出來,就是在斜月三星洞學了本事,生命中還有魔性。這可以從他在花果山的生活中看出來。起初,他在花果山稱王,這花果山也就成了他生命場範圍的世界。後來他從祖師那兒回花果山,花果山都成了妖魔的天地了,狼、蟲、虎、豹、狐、狸……各樣妖怪捉去了不少猴子,整座山荒蕪不堪。混世魔王還占了水簾洞。孫悟空排營練武後,滿山怪獸,共有七十二洞,又都來參拜猴王為尊,後來各路妖王又來進金鼓彩旗盔甲的,紛紛攘攘,日逐習武興師。

這裡就可以看出來,孫悟空的未來,必定有難,魔性越大,難越大。特別是他從龍宮強討得金箍棒後,「又會了個七弟兄,乃牛魔王、蛟魔王、鵬魔王、獅駝王、獼猴王……日逐講文論武,走觥傳觴,弦歌吹舞,常殺牛宰馬,著眾怪跳舞歡歌,俱吃得酩酊大醉。」這樣一個占滿妖魔的世界,孫悟空不入空門,如何保得性命,如何成就大事?他能不犯錯嗎?能不鬧天宮嗎?菩提祖師能容他嗎?不過就是這樣的生命,照樣能成就最後的鬥戰勝佛,可見佛法無邊,慈悲能度一切從良生命,再不好的生命,佛法都有辦法。

孫悟空畢竟學得了長生術,他的魂被勾到「幽冥界」時,對十代冥王說:「我老孫修仙了道,與天齊壽,超升三界之外,跳出五行之中,為何著人拘我?」這是修煉人中說的一句話,就註定了他又是一個不同一般的生命,後來遇到各種困難時註定命得保存,哪怕是大鬧天宮時被關入老君的八卦爐中。

磨難反而成就了他越來越大的本事,大鬧天宮後,還熔就了他一雙火眼金睛,只是被老君錘鍊中,他蹬倒八卦爐,星磚掉入人間變成火焰山,待他日後自己去消除這個罪過,體現了佛家的因果緣解。當然,十萬天兵拿他不住,也是突顯他的本領,為後來取經路上降妖除魔的磨難埋下伏筆。但是強中自有強中手,孫悟空被如來佛祖壓在五行山下,也是為了說明了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的道理。

修煉界的很多安排與修煉天機,在一部小說中不斷暗示,為後世點迷破惑,就看人能否看懂人生真意。能悟到者,會去思考生命究竟是怎麼回事。

人的生命,除了物理部件(肌肉、骨骼、血液、毛髮、內臟等)、生理感覺、情感體驗外,還有品德、精神、思想等,而前三種,動物也有。當今中共宣傳的進化論,就是只強調了前三種而忽視了後三種,那麼,人在物慾刺激下,就會不斷變異、獸化。共產黨不斷強調錢、權力、發展、情慾、私利……讓人醉生夢死,使得當今疫情橫行。在上天眼裡,人已失去了做人的品德與精神,如動物一樣了,沒有再用心於提升境界品性了,這不是很可悲嗎?

二、唐僧發誓與斬斷慾望

唐僧從小出家,觀念純淨,七情六慾也相對淡薄。前世原是如來的二徒,因為不聽說法,輕慢大教,故貶生東土。吃盡十萬八千里路上的八十一難,取經。

佛法是無限寶貴,可見敬重佛法是何等重要!

取經也是小說因果報應主題的一大闡述。取經路上魔難重重,也是唐僧克服自己生命場中魔性的歷煉。自身生命戰勝懶惰、散慢,只有依靠誓願才能實現,為此,唐僧出發前多次發了誓言。

在出發前的廟裡,他徒弟道:「師父呵,嘗聞人言,西天路遠,更多虎豹妖魔。只怕有去無回,難保身命。」玄奘道:「我已發了弘誓大願,不取真經,永墮沉淪地獄。」玄奘遂穿了袈裟,上正殿,佛前禮拜,道:「弟子陳玄奘,前往西天取經,但肉眼愚迷,不識活佛真形。今願立誓:路中逢廟燒香,遇佛拜佛,遇塔掃塔。但願我佛慈悲,早現丈六金身,賜真經,留傳東土。」

這誓言可不是隨便亂發的,人的生命意願自己說了算,老天要依據你的誓願安排你的人生的。如果唐僧沒取來真經,迷戀半途的女色或榮華富貴,那天可能就墮淪地獄了,如果他路中逢廟沒燒香,遇佛沒拜佛,遇塔沒掃塔。不夠虔誠,也許死在半路上了。

這可不像中共國,許多黨員入黨發誓,或是心想騙騙別人的,或是機械麻木跟從,或是為了名利主動把命賣給共黨。當你舉著拳頭對天發誓,本身就是有神論的行為,有一天要還願的。共產黨借毛澤東的嘴巴說要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歷史進入2020年,中共病毒蔓延、歐美覺醒了的國家要與中共算帳、中共國的風雷水火災,正是天、地、人要滅中共了,也應了因果報應。那黨員,豈不是被陪葬了嗎?那黨員不作廢誓言,老天豈能饒你?你發誓時可能是無心的,只是裝個形式,共黨可不是無心的,它認真地把你造冊入籍。共黨遭報之時,你豈不是枉送了小命?

看看世上突然猛增的疫情的國家,是否都是與中共眉來眼去或者是對黑勢力沉默者?@*#

責任編輯:王愉悅

點閱【仟僮仁:西遊解讀】相關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類的一切都是以現實的狀況來表達,而現在是不存在的,只有過去和將來,原因就是「現在」的本身是動的,不是靜止的,可是人們在現實中,絕大多數人都是活在現在,會把「現在」當成是一種靜止的狀態。所以我才說他看到的東西都是一張照片。「太廟起火」可以理解成一張照片,因為他不知道怎麼起的火。
  • 封神榜、封神榜,實際(被封神者)全是修不成的。他們全是逆天意的。所以(封神)是倒著說的——給人以教訓。我以為:我們大多站在人的角度去看待,所以以為封神榜裡面全是神仙,沒有!全是修不成(正果)的神仙。
  • 在元始天尊對姜子牙的囑咐中說:「誰叫你,都不要回頭。」但是姜子牙就回頭;元始天尊也說了,辦了這件事(建封神臺掛封神榜):「把你的一生事俱完畢了。」結果,申公豹說:「你把封神榜燒了,咱們一塊去保紂王。」姜子牙居然跟申公豹打賭,打賭申公豹把腦袋切下來又能安回去,南極仙翁講:「這是小能小術,他把你給騙了,你也太厚道了。」
  • 無論在小說中,還是影片的演繹中,甘道夫對造物主的忠誠如一,善始善終。他因對抗炎魔而死,創世主使他重新復活,並賦予他更強大的能力,協助弗羅多完成了銷毀魔戒的使命,福祉中土。薩茹曼有著聖潔的來源,高貴的神格,卻因嫉恨,和對權力的迷戀,徹底摧毀了自身的神格,落得形神消散的悲慘結局。一個生命,是走向神的復活,還是走向形神消散。天神根據他們不同的選擇,回以不同的結果。
  • 第三十七回確實是整個《封神演義》當中很關鍵的一章節,談這個自然跟修煉有關,所以受我個人修煉層次的限制,我能理解多少,其實已經盡我最大可能地跟大家分享、看到其中的故事,我相信背後可能還有故事,那是我看不到的。
  • 《封神演義》其實是在「半神半人」的環境,與希臘神話有共通之處。他們是神仙,但書中是用人話描繪一切,看的人也就當人話(去理解)——說這哥兒們真神啊!日行千里,然後一土遁、抓把土往上一扔,這個人就沒了,跟傳真機似的就到那頭去了。
  • 我們上回書說到,黃飛虎過了五關進了西岐,然後「鎮國武成王」變成了「開國武成王」,他的所有家將都歸他,原來是什麼官還是什麼官。這是周武王的做法。這種容納百川的概念——來的任何人他不去懷疑——有點兒像今天的美國。只要是正常的人,有明確的理由、概念,他都接納。所以你看美國強大,在於他可以包容一切。
  • 在《魔戒》中,日後成就人王的阿拉貢曾經柔聲地吟唱了一首歌,歌頌中土唯美的愛情。那是在魔苟斯肆虐的時代,精靈公主和人類貝倫的愛戀,為黑暗絕望的大地點燃了榮光。在命運的試煉中,他們以生命演繹的忠貞之愛,成為中土唯美且永久的傳奇……
  • 假美猴王也是妖怪。那人怎麼會產生一個假的呢?這就是《西遊記》裡揭示了又一個天機:就是人在生活經驗中,因為自私和慾望,身體中會產生一個由私慾構成的假的自我,這個假自我一旦強大到占有人的身心後,它會代替人的真實本性。而修煉,就是除掉假我,強大真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