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鐵礦石點死穴 鋼鐵藏中共興衰祕密

人氣 19494

【大紀元2021年01月02日訊】在《卡內基傳》這本講述世界鋼鐵大王卡內基傳奇一生的書中,有一句經典的話,每一塊鋼鐵裡都隱藏著一個國家興衰的祕密。

2020年的中國,在中澳貿易戰的背景下,鐵礦石迅速脫穎而出,價格一路狂飆,中鋼協還出面喊話,要將鐵礦石像糧食和石油一樣,列為國家的戰略性資源。

就在中共為鐵礦石瘋狂的時候,在西非的小國幾內亞,一條長達110公里的南北向山脈靜臥在東南腹地,這條山脈,翠綠的植被與紅褐色的土地交替呈獻,植被之下,就是高品位的赤鐵礦。位於幾內亞的這個西芒杜鐵礦床,潛在總儲量大約100億噸,僅次於澳洲和巴西,而鐵礦石的平均品質達到65.5%,在全球範圍內僅有巴西淡水河谷的卡拉加斯可與之媲美。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和消費國,這麼一個優質鐵礦,又地處中共一向大手筆提供援助的非洲,中共就沒有任何盤算嗎?

這期節目就和大家聊聊這個被中共認為是「澳洲鐵礦殺手」的西芒杜鐵礦床。先來看看這幾個月,中國大陸鐵礦石的情況,儘管中共密集採取行政以及技術干預,但是鐵礦石的價格仍然呈現上升之勢。

鐵礦石價格全年漲73%

截至12月31日,普氏62%鐵礦石價格已經漲到了每噸159.2美元,就這一年,該指數價格已經上漲了73.14%,但這還不是最高的,12月21日,這個指數曾一度飆升到176.9美元,和2019年年底的價格相比,漲幅超過90%。

中國的鐵礦石品級不行,對外依存度已連續5年超過80%,占全球總貿易量近70%,所以,鐵礦石的價格浮動,實在是牽動著中共的經濟命脈。中國對澳洲率先發起了貿易戰,但唯獨這個鐵礦石,卻讓中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成了中共的死穴。

當然,中共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弱點。這一二十年來,中共也是一直在尋找著鐵礦石進口的新渠道,自然,礦藏豐富的非洲,也一直在中共的謀劃之內。

非洲西芒杜引關注

目前在中國的鐵礦石進口量中,約80%來自四大礦山——澳洲的力拓(Rio Tinto,NYSE:RIO)、必和必拓(NYSE:BHP)、FMG(Fortescue Metals Group ,ASX:FMG),以及巴西的淡水河谷(NYSE:VALE)。澳洲的優質鐵礦對中共舉足輕重,也因此,對中國的鋼鐵行業來說,能夠有一個像西芒杜這樣制衡澳洲鐵礦巨頭的項目,這個機會,中共一定會拚力抓住的。

說起這個西芒杜,媒體經常以「儲量最大」、「品位最高」、「品位超過澳洲礦山」等來形容西芒杜的鐵礦床。對於礦藏如此豐富的西芒杜,在中共也想分一杯羹之前,世界鐵礦巨頭當然已經更早關注到。

目前西芒杜共有1號、2號、3號、4號四個區塊,早在1997年,總部在澳洲的力拓集團,就已經獲得了西芒杜全部四塊礦區的開採權,但在過去20多年間,該礦藏實際並沒有得到開採,原因,既有幾內亞政權的幾度變更,也有開採權的交替。總之,錯綜複雜的產業格局、難以承受的基建成本,再加上變幻莫測的政治和商業風險,讓這個優質鐵礦,始終沒有走出幾內亞的深山密林裡。

那,這個西芒杜現在的情況如何呢?中國到底有沒有分到一杯羹呢?

2019年11月,贏聯盟打敗全球第四大鐵礦石巨頭FMG,中標了西芒杜北部1號、2號礦塊礦權。

贏聯盟是由韋立國際集團、魏橋集團、幾內亞聯合礦業服務公司(UMS)、中國煙台港集團等4家企業組成,分別持股45%、22.5%、11.25%、11.25%,幾內亞政府持剩餘10%乾股。韋立國際集團是新加坡航運企業,創始人孫修順祖籍是山東,在青島、大連發家。而魏橋集團是中國最大的鋁業民企。

西芒杜南部3號、4號區塊的採礦權,則由力拓集團、中鋁集團等組成的合資公司Simfer SA持有,其中幾內亞政府持乾股15%,力拓集團持股約45.05%,中鋁集團為首的中方聯合體中鋁鐵礦控股有限公司持股39.95%;同時,中鋁集團本身持有力拓10.32%的股份,是力拓集團單一的最大股東。

這些年中,中共似乎已經成功地把手伸到了西芒杜礦藏,但按照大陸業內人士的評述,這個中鋁卻並非是鋼鐵業中人,在投資力拓時曾出現巨額虧空,並且作為非控股股東對於力拓頗為依賴,並沒有獨立開發的舉動。

而力拓,這些年中,卻一直沒有開採西芒杜,業界普遍認為這是一種戰略性拖延,因為力拓已擁有澳洲低成本鐵礦資源,現在向市場釋放非洲鐵礦資源,必將引發鐵礦石的價格下跌。

一邊是鐵礦石價格的瘋狂飆升,一邊是已經到了手邊的西芒杜礦藏,對中共來說,中澳貿易關係緊張的當下,西芒杜這個資源能不能真正利用上,又何時才能利用上就成為一個迫切關注的問題。8月份時,陸媒財新網曾報出過獨家消息,力拓表示正在和中鋁集團合作推進西芒杜項目。

但是,遠水解不了近渴。巨型礦產的開發,不是紙上談兵這麼簡單。在項目開發層面,不只是涉及對礦藏挖掘的投資和投入,還要考慮礦藏附近的配套設施建設,比如鐵路、碼頭、港口等一系列物流設施,這些都意味著難以控制的預算成本。而且長達5到8年的建設周期,也會讓商業回報難以保證。

在2019年6月時,中共商務部就曾發布消息說,力拓團隊曾研究如何從幾內亞運輸並出口鐵礦石,因為幾內亞政府要求西芒杜的鐵礦石出口須經過幾內亞的港口,這樣就需要建設一條長達650公里以上的鐵路線,而這項建設預計總投資將超過200億美元。

有熟悉資源開發的投資人士認為,像這樣的大型開發,需要一個高超的創造交易的人,來協調各方面的利益和風險承擔機制。比如,對內如何協調中國過剩的鋼鐵行業,對外,如何協調好幾內亞國內各方訴求,以及世界鐵礦石巨頭角力,而中國,目前還缺少這樣的交易創造者。

此外,對於國際上環保、勞工等方面的要求,也讓中國的海外投資變得艱難。

在此前的節目中,我們也曾簡單分析過,也許十幾年後,非洲的礦藏可以大規模的開採並運輸到中國,但目前,至少5年之內很難達到。另外,各項成本的增加,也會削弱西芒杜鐵礦石的價格競爭力,2019年時,全球成本最低的10座礦山的礦石生產成本都低於每噸20美元,而這10座礦山都屬於現在世界四大鐵礦巨頭。

海外收購屢屢折戟

而在非洲這種政局動盪的地區投資,更是充滿了不確定性。有業內的朋友透露,曾經到過幾內亞駐華大使館辦事,儘管當時的使館其實破舊的完全不像一個使館,但館內的大使仍然高興地對這位朋友說,他現在住的院子、樓房一切都是中共政府給的。中共在非洲一直慷慨大撒幣,或許非洲豐富的礦藏資源就是動力之一。但是最大的問題還是非洲政局的不穩定,一旦發生政變,之前的投資很可能就要打水漂。

所以,有全球的礦業巨頭排在前面,如果沒有這些因素,好的礦山,怎麼會輕易輪到中共出手?

我們就以中國寶武武鋼集團有限公司舉例,2009年金融危機之前,武鋼瘋狂進行海外收購,包括加拿大、澳洲和巴西等地的礦山。以巴西為例,巴西最厲害的鐵礦石公司——淡水河谷(Vale)的董事長,他的影響力有多大?有業內人士曾這樣描述,因為企業牛他也牛,他的一個電話,就能把巴西總統約出來吃晚飯。你武鋼去投資巴西的礦山,這個淡水河谷會給你優質礦藏嗎?只有那些他們不要的才會給武鋼。所以武鋼在巴西的礦業投資,損失的很厲害。

2009年,武鋼高興牽手巴西MMX礦山項目,到了5年後的2014年,曾是武鋼驕傲的巴西MMX礦山項目破產了。破產加上停產,讓武鋼的4億美元投資回報慘淡,不僅股票收益談不上,而且連礦也運不回中國了。

投資預算恐是無底洞

此外,西芒杜還存在著投資預算可能被大幅度低估的各種變數。在2006年,中信泰富曾投資4.15億美元購入位於西澳州的一座磁鐵礦。2007年,中信泰富和中冶集團簽署了澳礦項目的總承包合同,合同金額17.5億美元,合同工期為43個月,原計劃投資42億美元,在2009年建成投產。但是項目開工後,投資一路追加,項目幾度陷於停滯,7年後的2013年,才首次裝運礦石出港,而當時的項目資金投入已經接近了百億美元,如果要徹底完工,還需要追加投資。這項嚴重超支的投資項目,也讓負責人——67歲的榮智健,2009年從香港中信黯然離去。

面對澳洲這樣具有成熟礦藏挖掘經驗和技術的地區,都存在著這樣的情況,更何況是在非洲地區。而且中企投資海外超預算,也表明了中共這些企業的投資效率非常低下,其中也不排除存在貪污、挪用的情況。同時,中共的國企出海收購國際礦業資源總是有一層政治色彩,離不開國家任務。

中共特色的鋼鐵產能過剩

雖然這些海外收購的例子,真實的折射出了中國鋼鐵行業從過去,現在,一直到未來所面臨的困局。但在礦產資源獲得一直面臨成本風險的局面下,中國鋼鐵業仍然存在嚴重的產能過剩。

在中共建政之初,1949年中國鋼產量僅有15.8萬噸,占全球鋼產量的0.1%。那麼,中國的鋼鐵產能過剩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全民大煉鋼鐵」這句話,可能很多人都熟悉,中共在1958年開始「大躍進」時,開始鋼產量過剩了,不過都是廢鋼。

然後,在2008年時,中共推出了4萬億投資計劃,讓整個鋼鐵行業產能過剩加劇,當時除了中國內部出現了價格戰外,在大力出口過剩產能的過程中,也影響了國際市場。人們形容,在鋼鐵產業,中國人不僅把自己人拖進去了價格戰的泥潭,而且把全世界的同行,統統拖進了地獄來廝殺。

「跌,又跌,還在跌!進入2014年,鋼材價格下跌態勢依舊穩固。」這是2014年時,大陸多家媒體發出的警告,稱「(2014)上半年,重點統計鋼企的鋼材銷售結算價格降至3212元/噸,相當於每斤1.6元,與超市白菜價格相差無幾」,報導直指,「無論從國內外宏觀經濟形勢判斷,還是就鋼鐵業供需關係進行考慮,低價微利、產能過剩、需求不旺都已成為鋼鐵業必須面對的常態。但如何應對,政府和企業仍在苦覓出路。」

到2015年,鋼鐵行業產能過剩加劇,鋼材價格一度降至20年來最低,導致整個行業出現嚴重虧損。然而中共並沒有吸取教訓,2019年,李克強又推出一個新的4萬億經濟刺激計劃。

到2020年12月,產能過剩的情況下,鋼鐵航母中國寶武的年產鋼又突破了1億噸,成為全球鋼企粗鋼產量第一名。

然而,不到一個星期,中共工信部就發文稱要堅決壓縮粗鋼產量。

財商天下》的特約經濟分析師蔣天明認為,為了讓GDP數字不難看,中共長期以來依靠投資來拉動經濟發展,即使已經供大於求。現在中國存在很多行業產能過剩,包括近期熱議的鋼鐵行業和電力系統。這些低效的投資除了讓GDP的數字光鮮亮麗了一些外,帶來的是巨大的浪費資源以及金融風險。在2020年初疫情全球大爆發時,曾一度導致國際礦業的開採和運輸停滯,而中國在疫情衝擊經濟之下,習近平走的仍然是投資拉動經濟的老路。

此外,中共發起的對澳貿易戰還在持續,但是,在遙遠的西芒杜礦藏還無法為中共提供助力的情況,在這新的一年中,只怕鐵礦石還會繼續讓中共鬧心。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李曉彤、財商經濟研究所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中共盤剝美國 隱密的經濟手段
【財商天下】震驚與難忘 2020十大財經看點
【財商天下】華爾街「養肥」中共 背後交易內幕
【財商天下】2021趨吉避凶 解析財富與平安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2021凶險?蓬佩奧打中共七寸
【秦鵬直播】民主黨窩裡反 拜登被奪核武權?
【軍事熱點】中共南海部署戰機 台海衝突升級
【微視頻】耶倫打擊比特幣 馬斯克壞華爾街好事
【財商天下】習點讚航天股價大跌 二十大開戰?
【重播】中共強摘器官研討會 多國議員專家參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