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看時事】含淚出征 拜登對華政策觀察

人氣 8042

【大紀元2021年01月20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唐青看時事

今天歷史翻開新的一頁。帶著遺憾和未酬的壯志,川普揮手告別白宮。拜登呢?他帶著眼淚踏上了征途,因為美國成了對抗共產主義的最前線,成了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成了戰場。

拜登身邊,前有狼後有虎。所以,這個總統不好當。拜登稱呼習近平,為什麼從朋友變成了惡棍?拜登的內閣提名人紛紛對中共強硬表態,至少四箭齊發,中共不免膽戰心驚。拜登內閣對中共的強硬和川普內閣有何不同?今天我來說一說。

道不同不相為謀,瀟灑的川普不參加拜登的就職典禮,提前離開白宮。有人說打破了150年的傳統。川普從來是一個打破僵局的人。他在他的告別演說中,祝福新政府。同時,讚揚自己糾正了過去的政策,重振了自由世界的聯盟,「動員世界各國前所未有地站起來對抗中國(中共)。」川普還宣告,將以某種形式再回來。

在川普離開白宮的時候,中共外交部早已按耐不住,宣布對川普政府中的蓬佩奧、納瓦羅等28個官員實施所謂的制裁,包括早已離開白宮的博爾頓、班農等。什麼制裁呢?就是這些人及其家屬被禁止入境中國大陸和港澳地區,他們的關聯企業、機構限制跟中國打交道、做生意。

蓬佩奧殺回馬槍

蓬佩奧是首當其衝,因為他被中共視為頭號敵人。

蓬佩奧在撤離白宮之前,19日對中共殺了一個回馬槍。他代表美國政府宣布,中共當局在新疆犯下了「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

國務院官員說,蓬佩奧查閱了「(中共)自己在新疆的政策、做法和暴行的詳盡文件」後,做出了上述認定。

蓬佩奧自己在推特上說:「我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PRC)在新疆針對維吾爾穆斯林和其他宗教和少數族裔犯下了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這些行為是對中國人民和世界各地所有文明國家的侮辱。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共必須被問責。」

這個認定,是美國國會去年12月立法,要求美國政府在90天內確定,中共對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強迫勞動或其它罪行是否屬於反人類罪或種族滅絕罪。隨後,川普政府內部進行了激烈辯論。經過嚴謹的程序,蓬佩奧做出了上述宣布。

大家知道,這一招是非常厲害的。人們可以說,中國共產黨是進行種族滅絕的獨裁政權。它對新疆,對西藏,對法輪功,對其它宗教群體,都是實施這樣的滅絕政策。那這個政權有何臉面在國際社會存在?其他國家跟它打交道也要三思,就像納粹政權一樣,你是實施種族滅絕的獨裁政權。這一句話,就把你判了死刑。

所以這把中共打得痛啊。我說是蓬佩奧在撤離前,殺的回馬槍,回頭給中共致命一擊。

於是,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女戰狼華春瑩又在推特開罵了,罵蓬佩奧是世紀小丑。胡錫進也在推特開罵!不知道為什麼推特不刪中共戰狼的帖子,偏偏把川普總統的帳號整個都封了。把班農的推特也關停了。

班農也被中共制裁了。班農發不出消息,當天通過朋友在推特回話說,自己受到中共制裁,是中共給自己的「巨大榮譽」,自己會更加努力為中國「老百姓」爭取自由而鬥爭。班農用了Laobixing的拼音。

川普政府當中這28個被中共制裁的官員,我感覺都是功臣,打痛了中共。有點像唐太宗的凌煙閣24功臣,是值得人們懷念和讚頌的。

拜登含淚出征

我說過,川普總統遭到國內外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勢力的圍剿。這是他失敗的原因。但是他和他的團隊也有巨大的成功之處。是什麼呢?就是讓全世界都看清楚了,國內外共產主義勢力的真面目,教育了很多的民眾。大家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在這樣巨大的民意下,包括拜登和拜登的團隊都不得不改變自己,順從民意。我等下會講到他們的改變。

我先說拜登,今天他是主角,正式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他中午發表演講,強調團結和癒合。下午,他一口氣簽了17項命令,這個數目是歷史之最,旨在推翻川普的政策。但是沒有涉及對華政策,因為那個有強大的民意基礎,他也不敢隨便動。他表示,疫情危機、經濟危機和氣候危機三大優先議題。

拜登,昨天在家鄉德拉瓦發表感性的演講,準確啟程趕赴白宮。他講話時哭了,幾次哽咽,一度淚流滿面,甚至談到了自己的死。

拜登曾在德拉瓦州擔任參議員超過30年,拜登含著淚水說,他有一個遺憾,就是長子已經不在了,因為當總統的應該是他。

他還說,據說愛爾蘭詩人詹姆斯‧喬伊斯(James Joyce)在臨終的時候告訴一位朋友,他死的時候,「都柏林將被寫在我的心上。」 好吧,請原諒我的情緒化,當我去世的時候,特拉華州將被銘刻在我,我們所有人,以及所有拜登家族人心中。

拜登78歲了,離別家鄉,赴白宮上任,為什麼給人風蕭蕭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感覺呢?這也不難理解。拜登要去接手的是一個困難重重的戰場,世紀大瘟疫,經濟大衰退,國內意識形態分裂,盟友分離自顧不暇,而且前有狼後有虎。前面有中共戰狼全球出擊,後面有極左勢力裹挾他,虎視眈眈,讓他全盤社會主義化,他身不由己。

拜登稱呼習近平從朋友到惡棍

拜登是一個老政客,縱橫政壇至少47年。年輕的時候也曾對中共強硬,要求人權等等。但是隨著和中共交往多了,兒子在中國做上生意了,對中共的態度就變了。

他在奧巴馬時代和習近平建立了不錯的工作和私人關係。2011年6月,拜登和習近平在意大利羅馬碰面,頭頂稀疏的拜登告訴一頭黑髮的習近平說,「如果我有像你一樣的頭髮,我就會是美國總統了」。同年8月拜登應邀訪問中國,拜登又重覆了這句俏皮話。

至2012年2月習近平率團回訪美國時,拜登全程陪同;期間,兩人還出現一邊開會,一邊一起吃巧克力,雙方善意地哄堂大笑,被中共官媒捧為中美友誼的經典畫面。

隨著川普上台,中共戰狼抬頭,四處出擊,川普反擊,大力揭露中共和社會主義的真面目,中美友誼成為泡影。

去年2月25日,民主黨總統參選人辯論會上,民主黨總統參選人互相指責對方支持威權主義。這引起了前副總統拜登的強烈回應,他說習近平是惡棍,根本不懂民主,但必須和他談判。

拜登是這樣說的:「到我們卸任的時候,我跟習近平接觸的時間比世界上任何一位領導人都多。這是一個骨子裡沒有『民主』這兩個字的人。他是一個惡棍,THUG,事實上,他把一百萬維吾爾人關進再教育營,就是集中營。現在香港發生的事,也是因為他。我說服了他加入《巴黎協定》,因為你猜猜怎麼著?他們需要參與進來。」

拜登把習近平稱作惡棍,大家知道,這在中國是要掉腦袋的。拜登是美國總統,當然有豁免權了。但是據中國官員說,中共政府就非常警覺地關注美國新政府,認為拜登稱習近平為「惡棍」是一個值得警惕的信號。

當然,去年5月,拜登還不認為中國是美國的競爭對手,「中國會吃掉我們的午餐?COME ON。拜託」。但在10月時已經改口稱中國是美國的最大競爭者。

當選之後,拜登對中國的態度更為強硬。他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說,不會撤銷目前美國對中國的商品關稅,也表示會全面審查與中國現有的協議,並會與盟友磋商,要求中國按照國際規範行事。

四箭齊發 中共膽戰心驚

拜登對習近平的態度轉變,當然拜川普之賜。川普和中共打貿易戰,打疫情戰,科技戰,情報戰,香港戰,台灣戰,一系列動作像好萊塢大片,把全球的眼光都吸引過來了。世界各國人民也都在這個過程中目睹了中共的所作所為和它的真實面目。尤其美國兩黨和人民,更是對中共同仇敵愾,遏制共產主義,阻止中共的挑戰,群情激憤。所以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拜登和他挑選的內閣成員,也必須順應民意做出改變。

在昨天19日,參議院多個委員會就拜登提名的五位內閣人選召開確認聽證會,對待中共挑戰的態度就成了焦點。

聽證會之前,內布拉斯加州共和黨參議員本·薩斯就發表聲明:「曾擔任過國家安全職務又回歸的提名人選必須要能夠說明,他們對中國的看法如何隨著中國的變化而變化。他們在此前的職位上對中國的認知哪些地方錯了,為什麼錯了?如果當時有現在對中國的這種認知,他們的工作會有怎樣的不同?他們現在又會如何應對中國?」

中共當然說緊張地關注著。可以說拜登4個內閣要員的回應,猶如四箭齊發,讓中共膽戰心驚。哪四箭?

第一,外交。

國務卿提名人布林肯是外交沙場老將,本來就對中共持強硬態度。他長期擔任拜登外交政策的左膀右臂,一旦確認,是很有權勢的人。因為拜登是弱主,而且拜登要忙於疫情、經濟、內部裂痕等內政。所以拜登政府的外交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布林肯。

布林肯在聽證會上怎麼說的?他認為川普總統對中國採取更強硬態度是對的,儘管不同意他所有的做法。他稱,毫無疑問,中國對美國構成最重大的挑戰。

他還非常同意蓬佩奧宣稱,把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的打壓認定為「種族滅絕」。而且還表示自己會執行這項政策,禁止進口新疆生產的商品。

台灣問題上,布林肯表示,拜登將堅守美國確保台灣有自衛能力的承諾;他又希望看到台灣在世界上發揮更大的作用。當然,他這裡提到的是確保台灣自衛能力,沒有像川普政府一樣,賣給台灣的好多是先發制人的震懾性武器。這個支持度有很大差異。

第二,經濟。

拜登提名的財長人選耶倫認為,中國是美國最重要的戰略競爭對手,拜登政府將使用所有可用的工具,打擊中共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她說,中國一直採取一系列政策,包括非法補貼、產品傾銷、盜竊知識產權及對美國商品設置壁壘,削弱美國經濟。

第三,情報。

拜登提名的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在聽證會上表示,美國應該對國所構成的威脅,採取「強勢」立場。她又稱,將優先把更多資源投入到應對中國方面,並希望利用情報更好地支持打擊中國「不公平、非法、挑釁、脅迫的行動以及侵犯人權行為」的工作。

第四,軍事。

國防部長提名人奧斯汀表示,中國會是美國未來最大挑戰,將把戰略重點放在亞洲,尤其是中國,並確保中國軍力不會超越美國。

所以,拜登內閣提名人,一個個對中共強硬表態。中共官媒今天已經開始發聲警告布林肯了。

中共外長王毅1月13日在印尼訪問時,還特意批評「偽多邊主義」,只會製造新的分裂、引發新的衝突。這句話就是警告拜登的。因為,一般認為拜登上台後,會改變川普的單邊主義外交,重視跟盟國的關係,聯合盟國一起對付中共。所以,王毅批評拜登這種多邊主義是「偽多邊主義」。

對中共強硬 拜登和川普大不同

當然,我這樣一說,大家也不要過於樂觀。拜登對中共的強硬和川普對中共的強硬是有很大區別的。拜登打擊中共畢竟是被形勢所逼,不像川普和蓬佩奧,是真正認識到中共的本質,認為它是美國和世界的威脅,所以必欲除之,這是我的話。用蓬佩奧的話說,就是讓全世界和中國人民聯合起來改變中共。

從對中共的定位上看也不同。川普政府把中共定位為「敵手」,而拜登政府將中共定位為「戰略對手」。所以兩者雖然都對中共強硬,但是拜登方面是整個差了一個數量級。因此未來的實際操作也會出現差異。

在美國外交用語中,從好到壞有六個級別:盟友(ally)、朋友(friend)、夥伴(partner)、對手(rival)、敵手(adversary)和敵人(Enemy)。在共和黨主導的文獻中,敵人這個詞一般只用在朝鮮、伊朗和恐怖分子上,民主黨還會把俄羅斯加上。

美國以往定位中國,好的時候認為是「夥伴」(Partner),壞的時候是「對手」(Rival)。奧巴馬就是,一會兒夥伴,一會兒對手,就是玩遊戲,從不認真對待中共的威脅。當然美國在談論到軍事、間諜等特定事務上,也會暗示中國是「敵手」。

去年,眾議院的共和黨議員主導成立了中國任務小組。他們在9月30日發表了第一份報告(China Task Force Report) 。報告從六大方面歸納了中共對美國的威脅,怎麼應對,提出了超過400項政策建議。

這個報告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在官方文件中罕見地把中國定義為「戰略敵手」(Strategic Adversary)。報告的主持者麥考爾議員用一句話總結就是:「中國共產黨是美國最大的長期威脅」。

而報告中這樣寫道:「我們今天面對最大的世代挑戰,這就是中國共產黨的威脅。病毒大流行至今在全球範圍殺死了一百萬人,摧毀了世界經濟。其結果就是美國已醒過來,正如我們中的許多人已經談論了一段時間,認識到中共是我們的戰略敵手,一直把欺騙和惡意影響散播在全世界。」

所以,我說川普和他的國安團隊,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揭開了中共的畫皮,教育了全世界的人民,共產黨是什麼。所以,今天的拜登也不得不對中共強硬,拜登忍痛斥責習近平為惡棍,究竟是競選時的政客謊言還是無心之語,還是真心話,有待於實踐來檢驗。

但是拜登今天的17道命令,很多是社會主義還魂,形勢不容樂觀。但是咱們也不應該放棄希望,或者自暴自棄。民意最關鍵,民意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我們都代表民意,都可以到處現身說法,教育親戚朋友,揭開共產主義的畫皮。

好,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謝謝您的收看。

唐青看時事》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唐青看時事】習打虎保權 中南海今年如履薄冰
【唐青看時事】川普遭圍攻 蓬佩奧痛打中共
【唐青看時事】川普猛打中共 習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唐青看時事】可防可控祕訣 砸了中美關係的鍋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論審查 波蘭也受夠了
【拍案驚奇】川普早識破習近平?美視中共頭號挑戰
【珍言真語】劉慧卿:47人無罪 中共毀港令人痛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