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有話】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雨

作者:史多華
勞倫斯‧阿瑪‧泰德瑪(Lawrence Alma-Tadema),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Les roses d’Héliogabale)》, 1888, 132x214cm, Collection privée, Mexico。(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760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一個華麗的古代宮殿裡,夢幻般的宴會正在進行。青年男女們躺臥在大片散落成雪堆般的玫瑰花瓣中嬉戲。年輕的羅馬帝王埃琉卡巴勒斯(Heliogabalus)身穿著金色的長袍,俯臥在殿堂長沙發上,悠閒而漠然地注視著下方的賓客縱情在奢華的感官享樂中……花瓣不斷從空中飄散下來,這群青春男女們被繽紛的色彩、濃郁的花香與輕柔的觸感包圍著,渾然忘我……

但這場景真的那麼浪漫有趣嗎?

這個故事(真實性待考)取材自《奧古斯都史》,佚名的作者這樣描述:「帝王讓花瓣大量灑落,直至許多人被淹沒,無法露出表面而窒息死亡。」而殘忍的帝王竟以此為樂!

埃琉卡巴勒斯是羅馬帝國塞維魯王朝帝王,西元218年─222年在位。他是羅馬帝國建立以來,第一位出生自東方(敘利亞)的帝王。在卡拉卡拉遇刺身亡後,東方軍團擁立這位流有塞維魯王族血統的少年繼位;218年在戰勝馬克里努斯之後,埃琉卡巴勒斯成為羅馬帝國的帝王。年輕帝王即位後,將帝國東方奢靡荒淫的宮廷風氣帶入羅馬,他無心治國,卻嫉妒他受人歡迎的表弟亞歷山大,最終引發臣民強烈的不滿,222年受到暗殺身亡。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局部,穿金色長袍的羅馬帝王埃琉卡巴勒斯冷漠注視著即將「滅頂」的賓客。(公有領域)
勞倫斯‧阿瑪‧泰德瑪《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局部,被美麗與歡樂迷惑的男女,渾然不知危險已然迫近。(公有領域)
埃琉卡巴路斯(Héliogabale)帝王頭像,作者不明。(公有領域)

畫面美麗的視覺景象和它殘忍病態的內涵形成極大的對比。十九世紀末的許多學院派藝術家作品美則美矣,卻經常帶著一絲絲頹廢或悲觀的意味。這位英國畫家勞倫斯‧阿瑪‧泰德瑪也不例外。泰德瑪擅長於將古代場景逼真重現,畫面中每件物品都是參考了古羅馬時期的文物,而且非常細心地描繪每個細節。他的藝術在當時獲得極大成功,名利雙收。因此泰德瑪完全不必遷就顧客而自由創作自己想表達的內容,這幅畫就是一個例證。泰德瑪本人非常看重這個主題,他甚至將自己也畫成其中一個受邀請的賓客(畫面右邊著綠袍者),眼神直視帝王,仿佛在努力保持清醒和警覺,有點「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味道。

勞倫斯‧阿瑪‧泰德瑪《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局部,右方著綠色衣服的男子為畫家的自我投射:一個清醒的旁觀者。(公有領域)

同時他還將觀眾視線置於和花瓣堆中的人們一樣的高度,讓觀眾有身臨其境的感覺,或許在暗示人們不要像畫中享樂的人們一樣,被眼前美景和歡愉所迷,對危險毫無所覺,最後樂極生悲!@

——轉載自《藝談ARTIUM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西方藝術史,我來說故事!大家好,歡迎來到大話西油!今天是大話西油的第一個番外篇!咱們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1825年一個初春的深夜,奧地利首都維也納一座略顯荒蕪的大宅子裡,二樓主人臥室中突然傳出一陣聲嘶力竭的狂呼:是我殺死了莫扎特,是我殺死了莫扎特!
  • 押寶海盜成為教宗,美第奇躋身名門!無冕僭主締造輝煌,美第奇榮光猶在!
  • 《雅典學院》這幅壁畫的出現,可説將文藝復興盛期的藝術成就再次推向高峰,從構思的完整到壁畫技法的成熟度,比起同時期的壁畫、同時期的前輩藝術家有過之無不及。年輕的拉斐爾證明了自己完全有能力勝任教廷所需的構思龐大、意涵深刻的巨作,不僅使他在當時競爭激烈、人才雲集的羅馬藝術圈脫穎而出,奠定了不可動搖的名聲與地位,也為西方繪畫史留下一幅不朽經典。
  • 朱利亞諾·美第奇少年英俊,他和佛羅倫薩之花之間的一段傳奇愛戀,傳為一時之佳話!洛倫佐雄才大略,將佛羅倫薩帶入了一片繁華似錦!14歲的少年天才米開朗基羅被洛倫佐發現,悉心培養,視如己出!終於成就了一代曠世奇才!野心勃勃的修士薩伏納羅拉,靠著如簧巧舌宗教狂熱篡奪了佛羅倫薩的統治權。
  • 窗邊讀信的少女, 維梅爾
    一位年輕少女站在敞開的窗戶前,全神貫注地讀著一封信。在畫面前景的桌子上,一只盛著水果的盤子看似倒了,幾顆水果掉到一條鮮豔又充滿編織圖案的「地毯」上。或許,這名女子匆匆地放下水果盤,只為了想趕快讀這封信。
  • 秋天了,在生長著不知名小樹和已開花的蘆葦的荒郊中,一母一子兩頭牛,也不知是要回家了還是想換個地方吃草,母子倆一前一後,在傍著經受長年風吹雨打,表面堅硬光滑的石塊的山路上走著。
  • 「翡冷翠名門」美第奇傳奇之一:和教宗翻臉遭暗殺,臨大軍壓境退強敵! 他締造了翡冷翠的黃金時代,把文藝復興帶入全盛,他被尊為「文藝復興教父」!他是揮金如土的一代雄主,他是高雅睿智的人文教父!
  • 第一次訪問馬德里給我留下了三個記憶:時尚地區女性的無盡優雅,馬德里麗思大酒店(Ritz Madrid)豐盛的西班牙蔬菜冷湯(gazpacho),以及在普拉多博物館(Prado museum)看到的油畫《宮娥》(「Las Meninas」,又名《美尼娜》)
  • 梵蒂岡的壁畫《雅典學院》(The school of Athen)無疑是拉斐爾最有名的經典作品之一。1508年,年方二十五歲的拉斐爾初到羅馬,在同鄉親友布拉曼特(Donato Bramante)的引薦之下獲得教皇儒略二世(Julius II)的重用,委任他裝飾梵蒂岡對公衆開放的大廳,《雅典學院》就是其中最早完成的《簽署大廳》内的主要壁畫。
  • 路易十三親政後,他母親瑪麗卻依然戀棧權力!法國宮廷裡王黨和後黨之爭成為限制法國前進的巨大阻力! 法蘭西歷史上最偉大的鐵血宰相黎塞留成功調解了這對母子間的矛盾,成功躋身權力中樞。並成為執掌首相大權長達18年的一代名相!
評論